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極短篇 - 愛情微粒子
2020/04/30 00:00:00瀏覽520|回應0|推薦34

雲明小品

極短篇 - 愛情微粒子 

 

歲月悠悠,晃眼過了幾十載,小愛設計的實驗終於成功!

受到情愛意念之影響而被烙上記憶資訊的微粒子確實存在,為完成此實驗而附加開發的量子測定裝置多達九項,由小愛資深教授領導的研究團隊陸續建構,要說各單項測定裝置都可獨當一面競逐諾貝爾物理獎也不為過,畢竟相關測定方式在日後皆會衍生出更多的研究成果。
從「愛情原子核」理論發想至今,歷經三十八個寒暑,如今小愛已身為清華大學核子研究所的資深教授,也從青春女孩轉變成白髮蒼蒼的阿婆。

然而受學界所詬病的是,小愛所述相關理論的起始源頭居然是「冥想」,連小愛讀研究所時的指導教授都認為是鬼扯一通,推敲實驗構想的不可靠性與失敗預估後,教授曾經對小愛直言,實驗若弄不出來,那麼妳也可以去寫小說!殊不知,原子核境界下的諸多量子物理現象還真有鬼魅般之一面,比鬼扯小說還扯。

 

評審諾貝獎的過程十分嚴謹,且相當耗時,某部分的評審內容甚至採秘密進行,評審人員將實際走訪候選者周遭人士,徹底審查有沒有任何不合理或詭異之處,總不能在風風光光頒獎之後,全世界才發現得獎者原來是個騙子或瘋子。
據說,小愛教授的深度冥想是跟一位隱居於市場的印度人所學,評審人員走訪了東門市場附近,根本問不出這兒曾經有過這麼一位隱居的印度人。都已是幾十年之前的事情了,確實不好調查,況且,都說了這位印度人在隱居,又怎麼會讓人隨隨便便就問得到呢?

又據說,當年小愛是跟她的男朋友分手之故才去修習冥想,只為探究愛情之前世今生。初步調查的結果顯示,那位男朋友確有其人,不過與小愛分手,出國之後即音訊全無。詭異的是,問不到有人知道小愛與她那位男朋友交往過,沒有兩人在一起的見證,沒有兩人在一起的影像,甚至連雙方的電話通聯記錄也查不到。
該不會?那時候小愛的愛情單純只是少女的幻想。
都已是幾十年之前的事情了,確實不好調查,後續的審查幾乎只能擱置……

 

撇開私人部分,小愛的實驗至少證實了「愛情微粒子」的存在。
在此之前,物理界對於微粒子的研究只能以大型的加速器讓粒子對撞,藉由觀察粒子撞碎之後,四散飄逸的殘骸軌跡來推論其組成微粒子的特性,手法算是相當粗糙,不過缺乏方法與工具的當代人類,也只能這麼做了。
知名的「上帝粒子」即是以粒子對撞方式而被證實存在的研究成果,相關實驗共經過了四十多年的時間。特別說明,上帝粒子與宗教或神靈完全無關,是其杳無蹤跡的性質讓研究人員嚐盡苦頭,實驗屢屢挫敗,灰心之餘,不免在實驗室咒罵「這是什麼該死上帝」的粒子!走出實驗室,總不能太粗魯,檯面上便美其名為上帝粒子。

粒子對撞之手法到底有多粗糙?
簡單一點譬喻,猶如小孩子想拆解玩具內部,卻只能拿兩件玩具互摔,碰的一聲之後,再探頭看看碎開的玩具彈出了什麼零件。

更深一層的譬喻,也如世間男女總想了解愛情的成分,好奇之下,卻拿著自己的情感與對方互砸,砸開之後的那些微粒子還能屬於愛情嗎?恐怕未必……
依小愛的實驗結果,說得精準一點,只有「愛情微粒子」能保有前愛記憶信息,但是多數的殘骸碎片則已經不算愛情,純然歸屬冷冰冰的現實物質世界。

相較於粒子對撞的研究方式,小愛團隊的觀測研究幫物理界另闢新徑,透過所謂「冥想黑箱」的裝置,毋須分解原子核,即可深入研究內層微粒子的行為表現,能不把觀測對象砸開的研究方法確實比較好!物理上是如此,愛情也是如此。

 

得知實驗成功的好消息,小愛的指導教授開心極了,拄著拐杖去實驗室找小愛。
九十多歲的老頭早已看盡人生風浪,這當頭竟不免內心澎湃,若深入探討這實驗成功的意涵:物質形成了生命,讓這世界更加多采多姿,而生命體之間纏繞出來的情愛意念居然能反過來影響建構物質的基本微粒子?倘若生命如此進化下去,該不會?愛情不只能孕育新生命,有一天愛情更進化到可以孕生新宇宙……
該不會?我們所在這個宇宙便是如此誕生的?
該不會?連我們現在所思所想之一切都只是某個智慧體冥想的一部分?
走往實驗室的幽幽綠蔭小徑,老頭教授的腦海中止不住無止盡的奇幻思潮,腳步不由得輕快許多。

見到小愛,老頭教授仍用開玩笑的口吻:「我想我一直沒看錯人,妳並不是一個寫小說的料。曾經被我大罵『通篇胡扯』的實驗既然被妳弄成功了!終於,我免得再問,妳的小說到底要寫到什麼時候?」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oolcatcom&aid=1330786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