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文憑人與教育人
2009/09/09 20:23:09瀏覽517|回應0|推薦4
 暑假開始了一週,學校要求家長伴隨著孩子到校。我平時人在台灣,沒法子陪著孩子,當然希望藉著這個機會,多了解孩子的學習狀況。

 一早,就和孩子步行到了學。學校是合肥著名的明星初中,升學率是頂尖的。校園中一路上,看到孩子們面部表情僵直平板,到了教室,只聞得惡臭衝鼻而來。

 這讓我不禁想到先前遭遇的類似場景,孩子在念小學的時候,我坐在校長室中,聽到校長陳說學校附屬於合肥的一流大學,如何優秀,有多少學生甚至由外省不遠千里負笈前來就學,我留心的卻是鼻中卻充塞著隔鄰廁溷飄來的酸敗腐臭味,校長室外頭煙蒂處處、垃圾隨風滾動。任著校長舌燦蓮花,我只能暗暗搖頭。

 校長帶著我到孩子的教室,我走上樓梯,在樓梯轉角見到一位老師,以手擤鼻,將鼻涕甩至地上,再將手指向牆壁上塗抹,我趕緊閃避。教室中桌椅破爛陳舊,四壁全無裝飾。

 孩子的媽受不了,先是觀察到學校要求孩子們七點到校,老師卻是在八點上課才進入教室,任由孩子們在教室打鬧喧擾。於是每天早晨為孩子們清掃教室,然後說故事,或是上些英文課。孩子的媽更購買了兩套小桌椅,放上象棋、圍棋,並且放置了一個書架,從家裡選了些孩子適合閱讀的書籍,讓孩子們下課時間能夠沈靜下來。

 這些行動觸發了其他幾位家長的共同努力,他們聚集了全班絕大部份的家長,週末將教室打掃乾淨,重新粉刷,並且將四壁貼上各種教育掛圖或是野生鳥類圖片。教室,總算成為一個像樣的學習空間。

 到了初中,面臨高中升學的壓力,不比小學,更沒有家長再在意教室像什麼樣,課桌椅有多破舊,教室燈光有多昏暗,更不要說教室旁的廁所蛆蟲翻動、尿液橫溢,走廊上污跡處處,中庭垃圾充盈。他們在意的是上年度學校升學率達到合肥最高,孩子的成績是不是班上前幾名。

 枯坐了一個多鐘點,孩子們的喧鬧聲中,物理老師先上了講台:「各位同學,物理是門新課程,很不容易懂,課本又非常艱難。老師希望你們暑假中找人補補習,至少要念完半學期的課程,這樣開學了才趕得上。」 旁邊的家長交頭接耳︰「聽說這老師有家教班,補過的學生成績都特別好,一定要趕緊報名。」兩岸的升學主義、惡補求分,還真是不分軒輊。

 政治課老師說:「同學們,答題不要自己隨便答,一定要找到課本後面的標準答案直接鈔上,因為這樣才能拿高分。自己思考所得,拿不到高分,千萬要記得。」 這讓我想起孩子在台灣上小學時,老師在上課時候根據當時新改的教科書說到「日治時期」,孩子不解,詢問老師是否該稱為「日據時期」,政治立場鮮明的老師幾次呵斥孩子,孩子堅持不改,被老師用藤條狠狠打了手心。看來,教育上思想僵化,難容異議,兩岸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最後一位老師上台,誠懇地說:「各位家長中,如果有在研究單位或是大學工作的,請特別注意增加孩子們的甄選籌碼。可以利用自己工作單位的資源,為孩子做些研究,讓孩子的表現不凡,方便進入好學校。」好一個道德教育!這簡直是公然教導孩子說謊作假。

 聽到此處,著實令人難以忍耐,我對孩子說:「延極,我們走!」孩子有些茫然:「我是班長,還要幫忙發課本。」我提高了聲音:「我們走!」孩子無奈,跟著我走了。我問孩子:「你不是一直覺得學校教的太淺、太鑽牛角尖,希望爸爸來教你嗎?」孩子點頭。我說:「爸爸決定,你從今天開始,就不要再浪費生命了,爸爸自己來教你!」「那學校呢?」「這個學校就不必來了,以後我們的學校在小團山!」

 現代的教育脫離了自然,脫離了人群,沒有基本的道德、倫理教學,沒有宏觀的思維,沒有勤奮堅毅的心志,除了知識的學習,其他都成為無足輕重了。

  但是即令是限縮到知識範疇,因為教育的熱情不見了,考試本來是為了檢驗學習的進度和成果,文憑本來是學習成果的證明,但是現在學習只是為了考試、為了文憑。教者、學者全無精神灌注,只要文憑到手,教者責任就了了,學者也有了求職的憑依。但是人人心知肚明,雖有文憑,不過繡花枕頭罷了。大學畢業求職不得者眾,因為大學文憑已經成了刷爆的信用卡。

 我給孩子的第一個作業是要他整理詩經,找出小團山有的詩經植物。他花了幾天時間,找出42種,做了個電腦的投影檔案。課本上的植物只是文字和圖案,自然課教的植物和語文課教的植物毫無關連,我們要的不是這種鹵莽斷裂的、抽離現實的知識,我們要的是整合的、貼近自然的知識。做完投影片,我覺得孩子的自發性夠了。初步測試通過,我們開始進一步的工作。

 暑假我們在山上辦理夏令營,我要孩子當我的助手,其中幾個課程要他在我的指導下準備好,由他教課,還要他照管其他孩子的生活。其中一個單元是柏拉圖立體(Platonic solid)的製作,所謂柏拉圖立體是我們在3度空間能找到僅有的5種正多面體,包括正4面體、正6面體(也就是正立方體)、正8面體、正12面體和正20面體。柏拉圖及後世的許多西方哲人都認為它有特殊意義,甚至跟西方的四元素(土、水、風、火)說相比附(立方體→土、正20面體→水、正8面體→風、正4面體→火,正12面體則對應以太,也就是真空)。他耐著性子,將摺紙精準摺出所需單元,再組合成正12面體和正20面體。夏令營中的孩子們的年齡和延極相仿,延極卻能夠將多面體做得特別挺刮,還不厭其煩地教導其他孩子製作。我覺得孩子的成熟度夠了。

 我多年來早已在網路上蒐羅了大量教材,於是直接採用英文原本教材,開始教孩子物理和數學。另外再為他選了大量的科普、史地書籍,任由他閱讀。每天他也必讀紐約時報或是BBC的英文新聞,並且瀏覽維基百科首頁。孩子有了更多的時間閱讀課外書籍,可以自由參加社會上的活動、講座和展覽,最令他高興地是離開台灣之後中斷了三年的圍棋和鋼琴學習,都可以再重新開始。

 二十世紀是科學世紀,養成了大批的科學從業人員,科學似乎達到空前未有的盛況,但是卻造成了始料未及的異化。有些社會學家發現,科學家(scientists)人數雖然增加,但是過去傳統科學人(scientific persons)的人數卻衰減了。所謂科學人,是關心科學發展,對科學各部門有較寬廣的視野與認知的,在生活中也遵行科學理性思考的作為。科學家卻只是科學從業人員,把科學當成是求職謀生的技術,對科學本質全無熱情,毫不關心,對科學的理解也只限制於關於自己謀生所需的狹隘專業中,生活上可能極端迷信,全不在意科學上的指涉。在科學教育中,也發現科學盲(scientific illiteracy)愈來愈多,原因在於教育上只重科學專業教育(science education),而不注重科學素養教育(scientific education)。

 受到這些觀點的啟發,我們可以回頭檢討海峽兩岸的基礎教育,更大的危機更在於連教育的本質都異化了,教育養成的不再是「受教的人」(educated persons),而是「文憑人」(diploma persons)。我在小團山—劉銘傳練兵處,希望能另闢蹊徑,回歸教育本質,鍛鍊孩子的意志,陶冶他的性情,放寬他的視野,更重要的是—讓他找回對周遭世界的熱情與關愛。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ikuo&aid=3283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