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空氣
2009/01/27 19:29:47瀏覽590|回應0|推薦3

 鄉間山上空氣好,自無庸論。

 銘傳鄉的面積大小有半個台北市大,但是人口只有四萬人,在此很難和他人呼吸同一口污濁的空氣。縱使小團山是個荒山,還是有不少草原植物、灌木,由光合作用釋出的新鮮空氣儘夠你如饕餮般地吞吐。

 在台北這樣侷促氣悶的空間待久了,大人小孩都有了呼吸道過敏發炎的症狀,每到了季節轉換的時刻,噴嚏鼻水不斷,還經常併發感冒。

 到了合肥之後,症狀一時減輕不少。可惜好景不常,合肥市區由於大力建設,工程不斷,塵土蔽天,2007年暑假甚至同時整修、擴建兩百多條道路。雖然工業污染不嚴重,但是出趟門總會讓人灰頭土臉地回家。

 2006年初到小團山,並沒有太強烈的好感,她就好像亂頭麤服的村姑,乍見之下並沒有特別吸引人的地方,但是最令人感覺不同的則是在山上的呼吸。

 我們順著山坡一路走上,雖然沒有明顯的路徑,常常必須在草叢中繞行,但是也並不困難,坡度不陡,但是因為久囿案頭,鮮少運動,在半山處就開始微微喘息了。然而,調勻呼吸,深吸緩吐,有頃,竟然毫無阻難,鼻子不塞、氣息不喘了。走到山頭,伸展手腳,胸中濁氣盡吐,好不暢快。

 此後,每次到山上,都是種心靈和身體的洗滌,發炎、過敏症狀因而減輕,神智清明,工作更有效率。在書齋中工作,悶了、思慮窒塞了,出外遠眺,看看遠處的大潛山,山前道路邊上是劉銘傳的故居劉老圩,再後方則是項羽屯兵的霸王墩。如果溼度大或是煙塵起,霸王墩就見不著。四季變換,周遭的景色也不同,四月遍地黃花,開的是油菜;暑假紫色的沅花柔和而醉蝶花燦爛;秋天則菊花或紫或黃。飄來的空氣也或乾或濕,或暖或寒。我們在山上種植了各種香草之後,薰風過,沁人心脾,塵慮都消。

 由山西來的朋友說到山西的採煤、煉鐵所造成的污染,由北京來的朋友論及沙塵暴和汽車排氣、天津工業污染,都盛讚此地的空氣好。唯獨本地人,如魚在水,不識不知。

 然而,每年總有幾天山上的空氣讓人受不了,大寒、清明是當地人上墳的時節,春節則各處鞭炮齊鳴,都常有處理火苗不慎,引致火災的案例。大潛山區樹林茂密,一燒起來,就是一、兩天,風向若對,懸浮煙粒會嗆得人咳涕不止。除了這些固定的時節,只要是農家燒起桔桿,就會黑煙直上,叫人咬牙。

 蘇東坡在赤壁賦中說:「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爲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他恐怕未曾想到,千年後的今天,空氣不再任人享用無盡,而是必須時時刻意保護的了。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ikuo&aid=2595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