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華盛頓州】Dry Falls 乾瀑布曾經是世界上最大的瀑布 / 大洪水地形之一
2014/05/23 02:59:57瀏覽3334|回應0|推薦65

 

我們開車上 90 號州際公路。90 號公路由西雅圖往東一直開,橫越美國,可到達到東岸的波士頓。我們今天只開到華盛頓州中部 Moses Lake 城附近。開車去波士頓,以後再說。

華盛頓州雖然號稱是 Evergreen State(常青州),那是指 Cascades 山脈以西,過了 Cascades 山脈,越往中部走,那景象可是越來越不常青。

華盛頓州東邊(Eastern Washington)是指 Cascades 山脈以東簡單說來,夏熱冬寒,氣候乾燥。華盛頓州中部類似沙漠,然而,靠著哥倫比亞河(Columbia River)的強力灌溉,生產全美國 72% 的蘋果及其他種類繁多的農作物。華盛頓州叫 Apple State 蘋果州似乎更為恰當。

車過了Cascades 山脈上的 Snoqualmie Pass 隘口,景觀隨著車車往東移動,漸漸開闊。

長久住在華盛頓州西邊,每次到了東邊,面對截然不同的景致,感覺像是到了另一個國度。

開 90 號公路往東過哥倫比亞大河,總是叫人興奮。

老公開車,當乘客的我可以用力拍照。

遠看,大河就在前方,車子俯衝過橋,過橋後,旋即左轉沿著峭壁爬高。車子節節高昇,壯闊的哥倫比亞河(Columbia River)在我們的左邊。

哥倫比亞河的主流的水由北邊的加拿大過來,永遠不缺水。廣大流域裡,主流加上大、小支流,大小水壩超過 450 個,堪稱世界第一。

爬高到高原大平台,繼續往東開。四面八方平坦無高障物,極像是到了「Big Sky」Montana(蒙大拿州)。咦?我們華盛頓州也有「大天空」!

我們在 169 號出口下高速公路,往預定的步道入口開去。這一路的景象,平板荒涼。詭異喔,介紹上寫,這還是垃圾掩埋場。

停車場只有 5 輛車,我們是第 5 輛。剛開始我們還走錯步道,沒帶船幹嘛往湖邊走?我們後來跟著另一家子、也是從西雅圖地區來的人走,才走對路。我想,只有我們這種都市裡來的土包子,才會對這種當地人習以為常的景觀感興趣。是的,從頭到尾只見這兩家子城市土包子在步道上行走。當地人都在水上釣魚。

這個地方叫做 Potholes Reservoir 蓄水庫,南面的 OSullivan Dam,擋住了水的去路,就像日月潭,看起來自然,其實很不自然。

我們大約在步道上走了 3 小時,來回約 5 英哩多(8公里)。這裡的景觀對我們來說是非常新鮮的,諾大的蓄水庫裡,有上千個沙島。(我們視野低,當然看不到上千個。)腳邊植物的強韌生命力,讓人驚訝。原路徑走回頭,時候不早,這時風呼呼地在耳邊轟轟作響,真不知道天上那些小燕子如何能在強風中依然輕盈飛翔。走完,那停車區只剩我們的一輛車。

到 Moses Lake 城裡,找了一家平價汽車旅館 Motel 6 住一晚。

隔天,去看沙丘。

沙丘在 Potholes Reservoir 蓄水庫的東邊,不是中東沙漠夕陽下那種金黃燦爛,也不是奧瑞岡州(Oregon)海邊那種帶點金黃色的沙丘,是最不浪漫的灰色沙丘。我以後聽到 sand dunes 這兩個字,都不會再有美麗的幻想了。

接著,上 17 號公路往北開,目的地 Dry Falls(乾瀑布)。

沿途到 Dry Falls 這一路上的景觀太吸引人了,我們忍不住停下來猛按快門。由南往北,先到(1)Soap Lake,再(2)路邊停車,又到(3)湖邊峽谷地平台,在低處觀景,然後到(4)Lenore Lake Caves Trail 步道,走了不小一段上坡步道,由上往下眺望峽谷。

想像 18,000 到 15,000 年前的後冰河時期,現今 Montana 州西邊有個 Glacial Lake Missoula估計有 40 到 80 次,擋住的冰壩撐不住決堤,造成大洪水外流,以最高大約高速公路上的車速,往低處尋找出路。這種冰河後期的大洪水給大地的震撼,不亞於火山爆發。大洪水到達到前 30 分鐘,就可聽到隆隆聲響。大洪水最終是流到哥倫比亞河入海,但大洪水的威猛,改變了流經的地區,造成了華盛頓州中部及東部特殊的 Channeled Scablands(超級大洪水沖成廣大河溝地形)

其中有沖到 Grand Coulee 這邊的,沖刷成 Grand Coulee。Coulee 是洪水沖成的深谷。Dry Falls 是 Grand Coulee 一系列大洪水沖成的峽谷湖潭中,上下 Coulees 的斷層。

開車到了 Dry Falls,我們把最美麗的留在後頭,先來挑戰 Dry Falls 峽谷底的 Umatilla Rock Trail 步道。

步道入口,只有我們一輛車;步道上,只有我們兩個人在行走。其他的人都開車行走大路,往 Dry Falls Lake 去划船。我們家沒有船,只好在步道上苦行。讓我想起有一年七月,日頭焱焱,老公跟我在華盛頓州東部的 Snake River 河谷邊的乾燥步道上行走,步道上只有我們兩個人,我羨慕地往下看別人家在河面上悠哉坐船,欣賞美國最深的 Hells Canyon 峽谷。

走完 Umatilla Rock Trail 步道,卻一點都不悔恨 。一來四月的華盛頓州東邊不算熱,還有點涼爽,二來步道還算平坦,最重要的是,可以體會 Dry Falls 的偉大,雖然這只是狹義 Dry Falls 的一部份。Umatilla Rock 是狹長型,順時鐘繞走一圈,去程走了 2.5 英哩,繞到另一邊,走回 2.5 英哩回步道口,總共走了 5英哩,約 8 公里。

堅強的 Umatilla Rock 在數十次的大洪水沖擊下,屹立不屈。

走完 Umatilla Rock Trail 步道,重頭戲是回到峽谷上面,去感受 Dry Falls 的壯闊。

開車由谷底繞到峽谷頂上的遊客中心。從遊客中心往下眺望自己剛剛在峽谷底走過的路,亂有成就感的。

狹義的 Dry Falls 寬約 3.5 英哩(5.63 公里),高 400 英呎(120 公尺)。雖然看 Dry Falls,不像美國大峽谷那樣,大到看不到大全景,感覺自己像一隻螞蟻,但 Dry Falls 也是夠大的了。

Dry Falls 的美在於它是乾的,給人無窮的想像。Dry Falls 的美也在於它的曲線,下面的 Dry Falls Lake 也是彎彎曲曲,像是婀娜多姿的美女,百看不厭。


五點多了,該回家了。開 2 號公路回家。

開到蘋果城 Wenatchee 前的 2 號公路,是我們從沒開過的路段,我們開在高原的大平台上,一路上左右兩邊看見的,幾乎都是同一種不知名的綠色農作物。

開到了蘋果城 Wenatchee 的哥倫比亞河邊,發現一個蘋果園的蘋果花開了,忍不住停車下來拍照。我們闖進果園主人的地盤。還好,主人只是出來看看,便任我們隨意拍照。

繼續在 2 號公路往西 Leavenworth 城開去。

路邊都是果園,小白花開滿了樹梢,後來才知道那是是梨子樹,我們倆真的是城市鄕巴佬。

接著老公把車開進一條小路,說要去 Pinnacles State Park 州立公園。公園入口沒找著,車子延著小路爬高,路邊都是果園。這一個看管果園的西裔人家,在 Pinnacles 山下開滿梨子花的果園內的小屋外烤肉,彷彿遺世獨立,讓人羨慕。

由高點下望 2 號公路,放眼望去,能開墾的都開墾了,整個山谷幾乎都是開了小白花的梨子樹。

天色已晚,應該心無旁騖,專心回家了。在 Leavenworth 小城的麥當勞補充能量。補充完咖啡因,吃飽出來,天已經全黑了。由 Leavenworth 往西,大部分路段是單線的山路,彎彎曲曲,沒有路燈。老公,誰叫你要選 2 號公路回家?


隔天星期一,老公已沒力去上班。我們在家裡悠哉補眠,中午不做飯,上吃到飽餐廳,犒賞自己一番,因為我們已經吃了兩天的美國速食了。


感謝老公提供照片。


(April 19/20, 2014)

 

【華盛頓州】玄武岩柱之旅 / 大洪水地形之二

【華盛頓州】壯觀的華盛頓州州瀑 Palouse Falls / 大洪水地形之三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i0065&aid=13535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