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颱風與柴火
2016/09/28 18:05:23瀏覽558|回應0|推薦16

小時候,家裡燒柴火,所以呢,颱風過後,媽媽一定帶著我們幾個小蘿蔔頭上山,將倒下的樹幹搬回家。能搬多少算多少。

我們兄弟多,二人一組,少說一口氣就能運回三棵大樹,曬乾後,好久都不必外出撿柴,最高興的,當然是媽媽了。有時候運氣不好,空手而歸,也不是沒有的。

風災後,哪裡都是一片狼藉,到處都是水窪爛泥,幫忙扛樹,可是唯一可以盡興玩泥水的機會。我們腳踩塑膠拖鞋,故意在泥漿地裡啪嗒啪嗒的跳著玩,後腿肚和裙背上,全都濺滿了泥漿,也不會挨罵。

「髒死了!」

不知道誰喊了一聲,我們看來看去,每個人都髒,說誰呢?

扛樹的人家可不少,都是全家人一起出動,難免會碰到鄰居或同學什麼的,顧不上打招呼,大家都忙著找樹、搶樹。平常老因為貪玩而遲回家,沒少挨罵的哥哥們,這個時刻,像極了尋找獵物的獵人。


「妮妮,妳和依邕抬這棵回去!」

媽媽和哥哥,會把較小的,離家較近的樹幹,讓我和妹妹帶上年幼的弟弟,一起拖回家;他們,拿大棵的。如果碰到拖不動的,就讓我們在原地看守著,以防被別人拿走。如果拖到一半拿不動時,我們會在原地等待媽媽和哥哥們的到來。

我已經記不清楚,哪種樹幹容易燃燒完全,哪種樹幹燃燒後會產生濃煙嗆得很。

我們家的後院很大,就算扛回再多的樹幹,也不怕沒地方堆。

這些被淋濕的樹幹,要曬好一陣子才能拿來當柴火燒。

那陣子,我們會在樹幹上跳上跳下的耍玩,或者學體操選手的架勢,雙手平舉走樹幹,看誰的平衡感比較好。

「走,我們比賽紙船去。」

屋前有一條蜿蜒泥巴小路,每到颱風天,大量雨水從山上沖了下來,就在這裡形成一條水道,水深及踝,無法行走。三戶人家,不知道是誰想出的主意,先挖出一條泥溝,把雨水引入,再在泥路上鋪上磚塊,就可以避免滿腳爛泥的尷尬。

一看到這條水道,我們幾個蘿蔔頭就高興了起來。先將單光紙裁成不同的尺寸,然後折成大大小小的紙船,再拿到小水道去比賽,看誰的紙船走得最遠?

一艘艘白色的小紙船,漂在小水道上,漂亮極了。可惜,單薄的單光紙,很難躲過沈船的命運,能夠穿過自家門口的距離,就很了不起了。

「哇!你的小小紙船好厲害喔!」

試了又試發現,小船似乎比大船漂得遠些,所以我們的紙船,越折越小。

颱風的夜晚,一定停電。

早早吃了晚餐,把雞鴨餵飽,我們一起躺在爸媽的榻榻米房,聽他們說些家鄉事。


黑黑的夜,只有風聲、雨聲,以及一盞照亮上廁所的微微燭光,我們卻一點也不害怕。


( 休閒生活生活情報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uhsin300&aid=75992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