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甲溝炎
2018/09/17 10:14:30瀏覽1333|回應3|推薦13

一天,剪腳指甲時過於莽撞,右腳大拇指的指甲剪得太短搓入肉裡去,隔沒幾天,一個小米粒大小的粉紅色肉瘤長了出來,疼痛不堪,連包鞋也不能穿,正忙著事,先沒管它。


一週後連走路都受影響,我去醫院看了外科。坐定後,老醫師眼睛只輕輕一瞟:「喔,甲溝炎,讓護士幫你擦個藥,我開個優點,你拿回去擦擦,下週再來看。」


護士幫我上了藥,包紮了傷口,醜醜的。我在藥房買了紗布、酒精、套指網條後,又騎著摩托車回去。然後努力爬網,瞧瞧什麼是甲溝炎?患者的經驗是什麼?我看到的,開刀的人不多,好多都是自療成功的。心想,我也應該可以吧?


那一個星期,我很努力的忍痛撥開傷口清潔、點藥,傷口依然疼痛。小米粒卻慢慢長大了。


第二週再去看診時,竟然換了一個年輕醫師。又是只瞟了一眼傷口就問我:「可以街受手術嗎?」

我愣了一下。


於是排了十天後的上午動刀。想是老醫師的手已經不穩,不再操刀了吧!


那幾天,在我每天三次細心的護理下,傷口有了不少進展。至少疼痛感下降了,紅腫的部位縮小了。隔了幾天,姪兒來家做客,一看我的傷口,立刻帶我去藥房買甲溝炎的外用藥,要我趕緊擦上,以免引起蜂窩性組織炎。他曾因延誤治療,不肯開刀下,吃了好久的抗生素才醫好。於是我問了他的主治醫師名字,上網掛了號。

我也再度上網研究甲溝炎到底要看哪一科?外科、皮膚科、整形外科,都有人建議,理由滿滿。


一級教學醫院,永遠人滿為患。皮膚科的候診室空間有限,病患又多,許多人只能站在走廊上等候。我在門上的過號報到表上填好名字,就在一旁等候。好不容易輪到我,中年醫師認真的看了我的傷口,開了甲溝炎的藥膏,並讓我到隔壁的治療室找護理人員上藥。


沒說要開刀?也沒說要回診?我很開心,以為自己護理得當。


護理師很仔細的拿出長長的沾了咖啡色藥液的棉籤,在我傷口處慢慢下壓數秒,來回幾次,想是要讓藥吃進去。我問他,不需要回診嗎?他和我說:「你的傷口之後會變色,可能會結疤、脫落。」

我高興的交了貴鬆鬆的門診費,打電話去原來就醫的醫院取消排定的開刀手術,每天都很認真的撥開小米粒,擦藥。果然,小米粒增生的尾端部分,隔沒多久竟然剝落了,但是頂端的部分仍是粉紅色的,靠近大拇指頂端的紅腫還在,仍會痛。心想:離整個剝落的日子不遠了。


說也奇怪,之後的小米粒,不管我怎麼細心呵護,竟然沒有任何進展了。


二週後,女兒回來。曾經自療過甲溝炎的她一看,覺得狀況不對,問了我這段期間的治療經過,建議我去找找她的皮膚科醫師,也和我說恐怕逃不掉動刀的命運。我們邊討論,我邊上網開始研究動刀的可能性。看到的就是痛!痛!痛!在手術時痛得哀聲連連的人不少,甚至有人連動三次甲溝炎手術的紀錄。我的心理建設,第一次完成。


做好了萬全的心理準備,決定捨棄遠遠的三重,就在離住家四、五公里,網路CP值不錯的外科診所動手術。出門幾次,都被雨給阻擋了,終於等到一個陽光普照的週六早晨,我掛上了號。

那是一家公寓式二層樓的診所,一樓大廳除了小小的櫃檯外,所有空間都放上候診座椅,一路排到電梯口。除了一樓的看診室外,後面還有一間換藥間,復健在二樓。看著牆上掛著三總、榮總、台大招牌的醫師陣容,以復健科病人為主,八點半開始門診,中午也沒有休息,超猛的。九點不到,我已經掛到三十幾好了。


等了半個小時吧,終於輪到我了。


胖胖的醫師和氣地聽著我這一陣子的治療過程,然後拿出紙筆勾勒了一個大拇指的圖案,然後在小米粒旁邊大約0.1的指甲部位,用密密的斜線畫滿整個指甲,告訴我這就是手術拔掉指甲的範圍,又要我自費三百元上麻藥,以及護理程序、之後的復健過程、大約可以穿鞋走路的時間,並要我忍痛一下。

躺上病床,只覺大拇指一陣清涼,護理師幫我做好消毒工作後,由醫師親自操刀。首先將二支麻醉針,從指甲頂端部位紮入,二度問我痛嗎?看我沒什麼反應,然後告訴我要拔指甲了,要我繼續忍耐一下。在我還沒反應過來前,手術已經完成,護理師幫我上藥、包紮,要我在大廳用等候一下。整個過程迅速俐落,說也奇怪,我竟然毫無疼痛感,和預期的狀況完全不同。


血,滲出了紗布。護理師要我緊捏著傷口下端處止血。整整二十分鐘後,血終於止住了,護理師幫我拆掉紗布,幫我換上至少五六公分厚厚一疊的紗布,再用膠布裹好,要我二天後來換藥。醫師囑咐我,傷口深,需要做深入清潔、塞藥布,怕傷口感染,再三交代不要自己換藥。


傷口包裹得真夠誇張的,竟沒有一雙鞋子可以穿下,幸好那天我穿去的涼鞋可以調整帶子,否則還不知道該怎麼回家呢!照片拍上家族群組,嚇壞所有人,以為很嚴重呢。二三天就回去換一次藥。


護理師告訴我麻藥退去後會開始疼痛的現象——沒有發生,

止痛藥吃完後的疼痛感——沒有發生,

每次換藥拔出沾黏在傷口的紗布痛感時——也沒有發生。

醫師聽後,十分滿意。


術後幾天,我試著走了二公里路,傷口竟然也完全沒有問題。


前後讓我焦慮了二三個月的甲溝炎,就在動完刀後二週結了疤,第三週開始可以碰水了,但是因為指甲生長速度緩慢,傷口還在,因此出門時,必須用OK繃保護好以免感染。

想想,很蠢。如果一開始沒被網路文章嚇到,說到要遭受滿清拔甲酷刑有多麼痛苦,我也不會繞那一大圈。二個多月沒能好好洗腳了,在我拿掉紗布的那一刻,可是仔仔細細的把腳給清理個乾淨。


忍痛指數極高的我,對這個小刀之所以有點畏懼,主要是那段期間,正在照顧換人工關節的小弟,被他術後痛苦的復健路給嚇到。開刀,並不可怕,多以自己嚇自己的成份居多,或是沒有收集資料、仔細研究手術前後的護理、復健,可能會碰到的難處。


看著這陣子只能穿涼鞋,又不願擦防曬霜,被曬得醜醜的雙腳,以後剪指甲,還是要很小心。不能穿鞋是小事,開刀也是小事,但是影響我旅行,才是讓我真正擔憂的事。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uhsin300&aid=116056563

 回應文章

馮紀游(陸游:約旦古城傑拉什及安曼)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9/28 06:43
抱歉,2F有兩處筆誤:1) 成功「嶺」; 2) 陪了「我」。
恩旺(chuhsin300) 於 2018-10-13 12:42 回覆:
謝謝陸游留言!沒事,電腦人,都知道這是常態。

馮紀游(陸游:約旦古城傑拉什及安曼)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9/28 06:39
我也經歷過同樣的過程。那是民國54年暑期在成功受預官訓結業的長途行軍,在颱風雨中走到彰化大佛時,把左腳姆趾內側割傷感染。當時物資貧乏,沒醫生可看,就這樣時好時壞地過完大四。入伍前才拔掉,讓它重長。從手術到復原的全程都沒痛過,而且又乖乖地陪了50多年。哈哈哈
恩旺(chuhsin300) 於 2018-10-13 12:43 回覆:
陸游真幸運,我同一個患病的拇指另外一側,開始作怪。還在觀察。

twback
2018/09/18 17:34
很棒,贊。搪胶公仔 手提袋
恩旺(chuhsin300) 於 2018-09-23 11:47 回覆:
謝謝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