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被玷汙了的民主女神
2012/03/07 05:45:48瀏覽579|回應0|推薦82

                        

加拿大的保守黨在去年五月的聯邦大選中,終於如願以償地結束了幾年少數黨執政的難堪局面,而獲得國會過半的席位,以多數黨執政的姿態組閣;哈帛總理在未來的四年中,也得以意氣風發地施展抱負,不用再戰戰兢兢地擔心幾個在野黨會聯合起來,隨時可能威脅倒閣。

 

然而,這一個星期來,一個叫「設定電話傳訊」Robocalls的醜聞卻震撼了加拿大的政壇,也可能動搖了保守黨執政的基礎:

 

所謂Robocalls就是利用裝在電話的電腦軟體,而將事先錄製的訊息自動發送到特定人士的電話機上。這種事情完全合法,而且因為省時、方便,又有效率,在商業廣告或訊息傳播上用得極為廣泛與平常;選舉競選期間,也為各個政黨爭相採用,作為宣傳政見、傳達消息之用。

 

不過,根據許多人的投訴,去年大選期間,很多「設定電話傳訊」有違常理,而且極可能已觸犯法律,讓他們深感憤怒。

 

首先,有很多選民說他們在投票當日接到自稱是「Elections Canada(相當於台灣的「中選會」)人員的電話,告知投票場地因故更改;但是,當這些人抵達新的地點後,才發現被騙。許多人因為時間不足,或嫌麻煩,甚至其他理由,就沒再回去原來(正確)的地點投票。

 

還有,許多人在三更半夜曾接到自稱是自由黨選務人員的電話,請他們把神聖的一票投給該選區的自由黨候選人;也有猶太裔的選民抱怨說:有自稱替自由黨助選的義工,在他們特別宗教儀式進行時分,打電話拉票,讓他們不勝其擾。

 

在第一個做法中,被誤導者的投票意向為何,投訴者自己沒有表明;第二種近乎騷擾的做法,其目的不外在讓接電話者對「自由黨」心生惡感,而把票投給其他黨派的候選人。其幕後的導演者,應該不是自由黨的工作人員;他們不會拿石頭匝自己的腳,這大概是可以斷言的。

 

消息傳出之後,全國嘩然。自由黨把矛頭指向執政的保守黨哈帛總理;而保守黨中央則不甘示弱地反擊說:那是自由黨自導自演,利用美國境內的公關公司做出的勾當。好笑的是,後來,出來承認曾經使用美國境內的公關公司,做「設定電話傳訊」的,竟然是幾個保守黨的國會議員,雖然他們強調絕沒有做任何誤導或騷擾的情事。

 

                           

 

截至目前為止,向加拿大中選會投訴的民眾,已達三萬餘人,而且擴及全國三十多個選區。根據該會負責人表示,此次對選舉異常而投訴的人數之多、涉及範圍之大,都是史無前例的;並說該會已積極進行調查中。

 

在這「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各黨互相指責,各界議論紛紛之際,新民主黨首先主張舉辦公聽會,以查明真相;而原來只要國會舉行特別辯論的自由黨,現在也附合了舉辦公聽會的要求。不過,哈帛總理則仍是「若有實證,就請拿出來!」一付事不關己的態度。

 

這「設定電話傳訊」的醜聞會怎樣演變?它會不會真的扯上保守黨,而把哈帛拉下來?我們只有靜觀事情的發展了。 不過,不管哪個黨派是始作俑者,這種貽笑大方的做法,真的是玷汙了民主政治的本質;說難聽點,就是強暴了民主女神!

 

本來自從人類有民主政治以來,就有選舉;有選舉,就會有輔選、助選等爭取選票的活動;這是天經地義的道理。加拿大自1867年立國,實行內閣制的議會民主政治以來,聯邦大選至今已經歷經了41次。競選期間,小疵不少,不過,一般說來,加拿大的候選人比較少會不擇手段地以「污衊」或「栽贓」等下三爛的手法來打擊對手,以達到其勝選的目的。

 

另一方面,中華民國的民主政治,表面上始於一九四零年代淪陷之前的中國大陸;國民政府遷台以後,一面實施戒嚴,一面卻還是官樣文章地舉行各項選舉。

 

當時的總統和副總統是由「萬年國代」選出的。而且,候選人中,除了先後有蔣家父子之外,還經常有模有樣地「配上」了青年黨或者民社黨的「候選人」。我還記得當時中國廣播公司每六年都會煞有介事地「現場播報」開票過程:「蔣XX一票,蔣XX一票,蔣XX一票,蔣XX一票,YYY一票,蔣XX一票,蔣XX一票,蔣XX一票,蔣XX一票,YYY一票,蔣XX一票,蔣XX一票,蔣XX一票,蔣XX一票,」。聽來十分可笑!

 

至於地方選舉,國民黨更是絕招百出。候選人登記之後,先對對手的「黨外人士」威脅利誘,希望他們會知難而退地「主動」撤消登記。這一招如果沒有收效,競選期間,就會有「黨外候選人」因某年「曾觸犯法律」,或「曾涉及某案」,而被捕、或被取消資格。要是這些做法再無法奏效,那麼,在選務人員都是「自家人」,而又沒有監票人員的情形下,雖有熱心民眾在開票所觀看開票過程與結果,「停電以換票箱」、「預藏已圈好的選票」或「將圈黨外候選人的票唱成國民黨候選人的」等等不法的手段,都是當年幫助國民黨候選人幾乎戰無不勝的利器。

 

至於買票的風行,做法之明目張膽,更是叫人搖頭嘆息!曾將國庫通黨庫,以致黨庫富足的國民黨,有的是錢;對於貪婪和窮苦的老百姓來說,當年五十、一百塊台幣就可以輕易地打發了。後來,也許是民智提高,買票的效果不如預期,於是神明也被逼牽扯到政治活動了。買票者通常會神密兮兮地請出預藏在身上的神像,告訴他買票的對象說:「天知、地知、神知、我知,你拿了我的錢,這一票該投給誰,不用我說,你也知道的。」如果有哪個敢捻太歲爺的鬍鬚,法院也會「聽從指示」配合行事。記得以前有某個候選人買票,被逮著正著,開庭時也有不怕死的民眾指證歷歷,結果那個人還是全身而退,理由竟然是「買票者不是當事人,而是他的競選總幹事,當事人並不知情」。這種恐龍法官,在那個年代比比皆是。

 

這幾年來,由於民進黨慢慢壯大,選民的民主素養逐漸升高,有些選務人員的公義心也開始抬頭,加上准許啟用監票人員,因此,作弊比以前要收斂,其手法也不得不講究加強,買票手段也隨著升級。

 

   

 

就以剛結束的總統大選為例:以前將國有財產收充為黨產的國民黨,口口聲聲要處理黨產,卻只是雷聲大雨點小;而變賣了的產業,鉅款也不曾歸公,而又回到黨庫,作為選舉龐大軍費的一部分。試想,一個要以小豬籌款的民進黨,和坐擁大金庫的國民黨競爭,難道不是大衛與巨人哥賴雅戰爭的再版?

 

而且,在競選期間,國民黨又重施故技。首先慫恿打手爆料,又偽造、塗改文書,企圖栽贓,以污衊對手;又說該事件不會因為選舉結束就了結。結果呢?不僅對偽造、塗改文書的違法舉動,只推以「疏忽」與「文件繁雜」,而道歉了事;該員選後果然升官,而當初曾信誓旦旦要查個水落石出的案件,卻從此沒了下文,在大眾心中成了羅生門。

 

更令人嘆息的,買票風氣依然盛行,只是神明較少派上用場。新的手法是在對方的大票倉,用金錢將選民的國民身分證拿來暫時保管,有的甚至連投票通知也一併拿走,以造成放棄投票的效果。這種做法的用意至為明顯,且已收到預期的效果。

 

其他,開票時的舞弊也層出不窮。有證據顯示,在監票人員不足的投票所,竟有選務人員竟然可以在開票前,關門十五分鐘,以便作大家心知肚明的安排;而且,有唱票人員不唱票、或不亮票。這些做法實在居心叵測,但是,中選會又曾作何處理呢?

 

馬總統四年的政績乏善可陳,這是連他的支持者都承認的事實。他這次雖以將近八十萬票的差距,勝了蔡英文,但是,不僅競選過程依然瑕疵多多,最後還得靠中國和美國,以及一些「錢進中國、債留台灣」(記得馬總統答應的為「中大企業舒困」的三千億台幣?)的企業巨子撐腰,才贏得這場很不光榮的選戰。不過,拿人手軟,美國政府已經藉由「美牛」開始施壓,而使馬總統窮於應付了;後面等著他「回報」的,除了那些騎在勞工頭上的大財主和對台灣虎視眈眈的中國之外,更有等著「黃金十年」美夢來臨的六百八十九萬選民呢!那時焦頭爛額的馬總統,可能就真的會感嘆著「總統不是人幹的」了。

 

「民主政治」是以人民為主的制度,但是若是為了爭取人民的選票而不擇手段,甚至強暴民主女神的話,在加拿大也好,在台灣也好,都是民主之恥!都該被唾棄!

 

不過,不管政客欺騙、耍弄的手段再高明,民主的落實仍然是操之於選民素質的提高。如果人人能拒絕賄選;如果人人都能提高警覺,辨明是非;如果人人都能不受威脅、不怕施壓;如果人人都能將眼光放遠,為自己的社會與國家的前途投下神聖的一票,那麼,民主政治的真諦才有可能真正實現的一天。

 

記得我小時候有一次在外婆家時,正值選舉期間,剛好有人去拉票,而且在宣傳單中夾有鈔票。只見我的外婆把錢推了回去,而且,直接了當的告訴那個人說:「歹勢,我的一票已經答應給別人了!」她後來告訴我她要選的,是那個平時勤於為鄰里服務的阿土兄。

 

現在想起來,覺得我那沒念過多少書的外婆真有智慧!

 

但願世界上所有的選民都和我外婆一樣,拒絕出賣自己,只為選賢與能;只有如此,民主女神才能永遠聖潔、不被玷汙,人民的幸福也才有保障

 

                               taiwanese culture 

 

( 時事評論政治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su43&aid=6183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