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拉拉手: 「第一次」 重作馮婦當學生
2015/06/01 00:00:00瀏覽1879|回應0|推薦135

     

本以為拉拉手活動已經結束,不料,格友謎謎(思無涯)來邀,要我也談談我的「第一次」。

 

其實,每個人的人生裡,都有無數「第一次」各種不同的經歷,不管是喜怒哀樂、愛恨情仇,都有它們當時酸甜苦辣的體驗與學習,也有日後回顧時值得再三品味、追憶之處。在我步入古稀之年時,就趁這機會,讓我抖出當年重回學校當學生時的糗事,作為諸位格友茶餘飯後的笑料吧。

 

那是1969年的秋天,我偕同內人抵達猶他州的鹽湖城,稍作安頓之後,就等著開學。那時,心中有憧憬著嶄新學習生涯時的興奮,卻也有即將面對「鴨子聽雷」窘境的恐慌。

 

我當年申請就讀的是州立猶他大學的語言學研究所。那個年代台灣的所有大學裡,沒有語言學系,甚至連語言學概論或導論之類的基礎課程也少有人開。我念過聲韻學、文字學、訓詁學等“非文學性”的科目,對於語言學「是圓是扁」卻毫無所知;只憑著有心出國唸書的勇氣,就和準備去念社工研究所的內人闖到了鹽湖城。

 

雖說是初生之犢不怕虎,但是想到即將要在全部使用英語的環境裡,攻讀那完全陌生的課程,心中忐忑不安,自不待言。我對於自己的英語程度心知肚明;雖然托福考得還算可以,也沒有被猶他大學要求選修英語課程,我知道那全是紙上談兵而已。要用英語聽課、答問、讀書、討論、寫報告,為我來說,幾乎都是難如登天的事。

 

當我把我的處境向幾位台灣來的同鄉請益後,有人建議我上課帶個小錄音機,把教授的講課錄下來,回家後再慢慢聽、慢慢學。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情形之下,我覺得這倒是可行的辦法。不過,又有同鄉警告我說最好事先取得教授的同意後,因為有的人不喜歡被錄音。

 

這個不是難題,因為內人生長於英語幾乎是國語之一的菲律賓,我於是要她教我用英語如何說「我來自台灣,英語不好;麻煩讓我在課堂上以錄音機錄下您講課的內容。」之類的話。我把她教我的寫下、念好、也背熟,以備第一堂課上課前就先向授課的老師請示。

 

那個令人緊張的日子終於來臨了。第一堂課是大學部的語言學導論,因為我從未修過語言學的課,因此,這堂課是系裡幫我排的第一個學期該修的三門課之一。因為是大學部的課,選修的同學很多,授課的地點就排在一間戲院式的階梯教室。

 

我一踏進教室,只見已有大約七、八十位年輕小伙子在裡面;當中,作嬉皮士打扮者不少。他們看來都是相識的老朋友,談得非常起勁;我想他們大概都在談論剛剛結束的暑假的趣事吧。一方面,我與他們素不相識,另一方面,我的破英語也派不上用場,於是,我匆匆找了個接近教室門口的位置坐了下來,以備有機會「先下手為強」,把內人教我的幾個句子「背誦」給教授聽,希望得到他的首肯,讓我錄音。

                                          

時間在等待中悄悄地過去,上課的時間慢慢逼近了,我內心的緊張也與秒劇增;一顆心幾乎就要跳出來。就在那時,有一位身著西裝、頭髮油亮的大塊頭中年人,手提著個大公事包,大步地走進了教室。

 

「終於來了!」我緊張地迎上前去,擋住這個高我幾乎一個頭的「教授」的去路,同時,把背得滾瓜爛熟的幾句英語很快地在他面前背了出來。背完之後,我心中緊張、卻表面裝得平靜地等待他的回答。幾秒鐘過去了,只見他皺著眉頭,低下頭說:“I beg your pardon!”啊!這句話我懂;也許我講得太快,也太小聲,他沒聽清楚吧?他要我重新說一次。於是,我清清喉嚨,又仔細地、慢慢地、大聲地,一個字、一個字清楚地講了一次。心想:我這次講得又清楚、又大聲地,連前幾排的學生都聽得見;心想他應該可以明白我的要求了吧?

 

哪知,我心裡想的還沒畫上句點,前面兩、三排的同學卻都已嘩然大笑,更有的捧腹、抱頭,而笑得前俯後仰。我一時愣住,不知是哪裡講錯,心中也納悶著。就在我手足無措地呆立在那兒時,這位大塊頭不好意思地對我說:“I am sorry. I am not the prof; I am only a student!” 因為他講得很慢,我完全聽懂他說的。我腦子頓時「轟」了一下,一時怔在那兒,不知如何自處。好一會後,才在笑聲中訕訕地逃回自己的座位,一方面羞愧得無地自容,另一方面,竟有些後悔我不自量力地遠渡重洋,所來究竟何為。

 

正在我五味雜陳、哭笑不得的當兒,一個身穿全套牛仔裝、留著小鬍子、戴著墨鏡的年輕小伙子幾乎是又蹦又跳地進到教室。我看了他一眼,心裡正想著「怎麼這麼多嬉皮士啊?」之時,只見他一腳踩上講台,就地坐了下來。就在我還沒弄清楚狀況之前,他摘下墨鏡,一邊用手指撥弄著他的小鬍子,一邊開口說:Good morning, guys! My name is Ray Freeze, your instructor.

 

啊!他竟然是授課的教授?!我的頭又像是被五雷轟頂般地撞擊得七葷八素,差點沒昏死過去...。就這樣,我當然失去請求他讓我錄音的機會,而那堂課也在似懂非懂中迷迷糊糊地過去。

 

這就是我當年在美國第一次上課的糗事!事隔四十多年了,現在想起來,當時的窘境、無助卻依然歷歷在目,自己也不免為之莞爾。這事後來也常被我用來鼓勵ESL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的學生,要他們好好利用優渥的學習環境,以便努力充實、提高自己的語言能力。

 

交差了,謎謎格友!現在,我就不點名,請格友自動繼續談談你們的「第一次」吧!

                             

                                                                                              (感謝 a.y.t.)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su43&aid=23529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