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美麗的真面目~2011.4.19更生日報副刊
2011/04/19 18:51:30瀏覽326|回應0|推薦6

◎王如斯

我這兩年簡直倒楣透頂!都是因為我把我那間空了好久的小套房租給一個叫「美麗」的女人。我對房客向來是很挑的,租過我的小套房的房客,不是老師就是科技新貴,個個水平不錯!去年如果不是因為我那愛管閒事的老公給人作保,虧了一筆錢,加上我那不爭氣的兒子沒考上公立高中,我急著要給他籌私立學校的註冊費,我才不會把我的房子隨隨便就租給像美麗這種貨色。

那天,我正在社區的佈告欄貼「吉屋出租」的紅紙條,美麗牽著她的那隻又老、又臭、又瘸、又瞎還淌著口水的老花狗~小美出現在我身邊。
「請問你有房子要出租嗎?」美麗笑盈盈的問我,她身上散發出的廉價香水的味道跟她牽的那隻老狗的身上所散發出的惡臭,兩者融合成一種令人厭惡的味道。我看看她,她繼續對我笑,還刻意擠出她嘴邊的那對梨窩,一雙假睫毛像兩幅小扇子般快速的上下擺動著。我對眼前這風騷的女人沒有半點好印象,但一毛錢逼死英雄好漢,迫於現實,我不得不把我那間空套房租給她。

美麗搬進我那間套房後,我的耳根子就沒清淨過。跟她住同樓層的三姑六婆們三天兩頭的向我報告昨晚又有男人來找美麗。這些男人們有的是美麗的表哥、有的是美麗的堂哥、還有的是美麗的乾哥哥,看來她的感情生活十分豐富。
而美麗的工作也像她身邊的男人一樣,換了又換,一直沒換的是他身邊的那隻老臭狗小美。美麗搬來沒多久,小美就死了。美麗還把小美的骨灰擺在家裡,天天為牠誦經,她的鄰居向我抱怨,美麗的頌經聲半夜聽起來還既哀怨又詭異。

   
美麗的惡行還不只於此,最讓我無法忍受的就是常有一群婆婆媽媽向我抱怨,美麗「很沒有意思」,她不是介紹人去參加互助會,最後會頭卻跑得無影無蹤,就是向人推銷她賣的保養品,害人家擦了以後臉腫得像個大麵龜,要不就是吃了她推銷的健康酸梅,號稱可以減肥,美麗當然不忘同時展示她那二十四吋的小蠻腰。結果有人吃了酸梅以後,體重確實減輕了,不過是因為狂瀉肚子,院住好幾天的成果。對這些林林總總,美麗除了喊冤,或說:「唉呀!你們就體諒一下我這孤單女子,在這世上謀生不易啊!」
除此之外,美麗從沒給個讓人滿意的說法。如果人家再鬧下去,美麗就喘著大氣,拿出隨身攜帶的氣管擴張劑朝著自己的口內猛噴,然後說:「你們不要逼我喔!你們該知道,像我這種有氣喘的人,是不能生氣的喔!否則會出人命的。」
我猜美麗根本是在表演,她壓根兒就沒甚麼氣喘,她一定是因為不敢拿槍,才拿那只氣管擴張劑嚇人。

對於美麗的種種惡行跟街坊鄰居的種種抱怨,我實在很無奈!因為我已經跟美麗簽了一年的租約,我若毀約我就吃虧了,而且美麗對我倒還算客氣,她從沒遲交過房租,雖然這筆錢常常都是由不同的男人代墊的,但每個月有了這筆錢,我兒子的補習費跟註冊費就都有著落了。所以當那群三姑六婆向我抱怨美麗的總總時,我只好講裝很公正的說:「美麗的確很不像話啦!但是你們之所以會吃虧,還不是因為貪圖美麗的利錢?至於跟她買甚麼保濕霜減肥酸梅的…,那只能怪你們自己笨,幹嘛相信那種女人的話?」
經由我的「曉以大義」,那群長舌婦兼笨女人果然安靜了一段時日。

後來,我聽說美麗居然在社區四處募款,還說甚麼她會把交錢的人的名字交給一個很靈驗的大師,大師會替他們祈福招財。我心想,美麗不知又在玩甚麼把戲,這些交錢的人,到時「哭無目屎」事小,牽拖到我事大,所以我沒聽完就趕緊離開。


去年的三月份,我到榮總去探望我國中時的同學秀英。當我們在中年重逢時,她負責打掃我們社區的大樓。秀英是個勤快、和藹的單親媽媽,實在很難理解,這麼一個生活單純、不菸不酒的女人卻患了肺腺癌,而且發現時,已是癌症末期。

秀英患病後,唯一的心願是能在六月份參加獨生女兒珍珍的大學畢業典禮。為了延續生命,她決定跳過健保的療程,選擇自費服用一種治療肺腺癌的新藥。但是這種藥一顆就要價兩千多塊,這對在清潔公司上班的秀英而言,簡直就是天價。雖然秀英的娘家及公司都對她伸出援手,但任誰都沒把握,昂貴的藥物是否真能幫助秀英實現心願?以及有限的金錢來源到底還能供應秀英多少顆藥?

秀英見我來了,免強拿掉氧氣罩,吃力的對我說:「為了我的老母親,為了女兒,無論如何我都要堅強。我相信我的意志力一定可以戰勝癌細胞。這世上一定有奇蹟,對不對?」
面對此時此景,我不得不點頭。

這時,美麗穿戴著全身的BLING BLING,宛如一顆閃亮璀璨的聖誕樹,肩上掛著假的LV包,扭腰擺臀的進來。我訝異美麗的出現,直覺是她該不會募款目道這而來吧!她一見秀英,就冒出一句:「秀英姐啊!恭喜妳啊!唉呀!房東太太也在這裡啊?」
對癌症的病人說恭喜,她有沒有搞錯啊?我忍不住白了她一眼,她仍逕自說著:「我剛剛在電梯遇見妳的主治大夫,他告訴我,妳吃了那個藥以後,肺部的腫瘤開始縮小了。秀英!你要堅強!我們社區裡的人都在替妳加油,大家都在幫妳。我相信,妳不但可以參加珍珍的畢業典禮,還可以參加她的婚禮,甚至還可以參加妳外孫的婚禮。」
美麗說著說著,從包包裡拿出一個信封袋,還有一張寫得密密麻麻的紙,她對珍珍說:「這些都是我向鄰居募來的錢,他們雖然都說曾經被我騙過,不過講到秀英姐的事,大家還是很幫忙,他們都希望能幫妳買到很多顆藥,讓妳的病快快好,這都是妳平時做人成功啦!」
沒想到我們社區這麼有人情味,美麗居然會為了幫助秀英去做好事,看來我誤會美麗跟那些我平時不怎麼喜歡的鄰居們了。我的內心正泛起一絲絲慚愧時,美麗接著說:「還有就是,我告訴他們我認識一個師父,幫人祈福招財很靈驗,我會把他們的名子拿去給師父祈福。我跟他們說啊,前幾年我表姊捐錢幫助一個植物人家庭…,後來我也是把她的名字拿去給師父祈福,結果我表姊中樂透頭彩耶,他們不相信可以去台中打聽。我表姊就住台中。」
募款的事終於真相大白了,我原本認為的一樁溫馨美事,原來竟隱藏著一份人性對「善有善報」的有所求。珍珍熱切的問:「這位師父在哪裡?他可以幫我媽媽祈福嗎?」
美麗笑得全身抖動,說:「傻孩子!祈福要是真那麼靈驗,這世上還會有苦難嗎?不過大家有善心最重要,至於是不是真的可以善有善報那就看天意了。不是每個人都有我表姊的好運,不然中樂透的應該是我才對。」
美麗接著說:「這張紙是他們的簽名還有捐的金額。珍珍!妳點點看!」
美麗看了我一眼,然後眼睛又開始不安份的邊瞟向正在鄰床看診的幾個年輕醫生,邊說:「這些錢我是不會A的,我美麗很知道事情的輕重跟善惡。」我暗自哼了一聲。 同一時間,秀英的淚水自眼角滴在枕邊。珍珍握著信封袋,流著淚不斷的說:「謝謝!謝謝!」只是不知道到底在謝給誰聽,因為美麗早就擠進鄰床的醫生堆裡,搭訕著說 :「歹勢!醫生!請教一下....」

我離開醫院前,親自給了珍珍一個紅包,我才不會把錢交給美麗咧!誰知道她會不會從中搞鬼?還有,她說的那個甚麼祈福大師,是否真有此人我都很懷疑,搞不好根本是美麗虛擬的一個人物。

其實美麗說的沒錯,秀英吃了藥後,肺部的腫瘤的確縮小了,但是腦部的癌細胞仍繼續擴散。雖然許多人都在幫秀英延續生命、實現心願,但是眾人的努力還是沒能創造奇蹟,藥物的療效還是趕不上癌細胞擴散的速度,秀英還是沒能參加珍珍的大學畢業典禮。

   
同年秋天,警察通知我,美麗被人發現死在小套房內,氣管擴張劑倒在美麗的手邊不遠處,警察猜測,美麗可能氣喘忽然發作,還來不及拿氣管擴張劑就窒息死了。我一直以為美麗在裝病,沒想到她真的患有氣喘。

我跟警察到了小套房後,警方在美麗的抽屜裡找到一大疊美麗捐給公益團體的善款收據,有流浪動物之家、世界展望會、罕見疾病基金會、創世紀基金會.....。我們還找到了一本美麗的筆記本,上面除了記錄著她的情史以外,有句話令我印象深刻,平時既三八又風騷的美麗居然寫道:我幫助那些可憐的人、可憐的動物,我從不要求上天會給我回報,我只希望他們以後能平平安安的活在這世上,不要再有苦難了,苦難啊!會把人的心都磨狠了,我千萬不可以這樣。

我這才知道,原來美麗也有她善良的一面。雖然有人批評她,她只是藉著做善事來彌補自己平時的惡行。但嚴格說來,美麗的惡行其實只是可笑的小惡,美麗如果真的夠狠,她應該早就賺大錢了。美麗的心其實還是很美麗,至少,她作的那些所謂的「善事」是我平時想作,卻又以經濟因素或時間因素為由沒去作的,但在我眼裡極不堪的美麗,卻做到了。

美麗死的那天深夜,我想起美麗生前的種種,竟不自覺的流下淚,不知是為美麗的死感到哀傷,或為自己的心感到羞愧而哭泣。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naadi&aid=5113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