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那如月光般皎潔的生命....
2018/08/07 16:21:12瀏覽1121|回應4|推薦35

(圖片若侵權,請留言告知,感謝!)

他,29歲,未婚,淋巴癌,由爸爸跟繼母輪流照顧。從小信奉天主教,信仰虔誠。爸爸是台商,在大陸再婚。繼母自稱是個沒見過市面的大陸鄉下人,但我覺得該說她是個很傳統、一切以家庭為重的保守派女人。

那天是母親節前夕,病房舉辦母親節活動,他跟繼母一同參加,坐在我旁邊。園藝老師發給大家每人一小盆非洲菫,繼母幫他選了一盆紫色的,問他這個顏色好嗎?他說都可以,看來繼母很重視他的意見。

發完花,老師教大家摺紙,用五彩繽紛的色紙摺兩隻小蝴蝶,然後把小蝴蝶隨意放在花盆裡,最後用小卡片寫上心願,黏在花盆上。志工做的盆景等下要分送給在病房裡不克參加的病人跟家屬,現場病人或家屬做的盆景可以自己留著,也可以送給想要送的人。

繼母的手很巧!她折的小蝴蝶很漂亮,放在紫色的小花中,栩栩如生,尤其一對小翅膀像隨時要振翅高飛。繼母要他在卡片上寫下心願,他說他沒有力氣寫字,請繼母代寫,他緩緩唸出「健康快樂」四個字,還要繼母把這四個字用四種顏色的彩色筆寫,說這樣才漂亮。

「終究還是個孩子啊!」我心想。

他把那盆有著小蝴蝶跟祝福卡的紫色非洲菫送給我,還祝我「健康快樂」,並且謝謝我曾幫他按摩、幫他洗澡。

現場有點熱,也很吵,他說他想去閱覽室比較安靜涼快,於是我推他去閱覽室。

閱覽室果然安靜涼爽,數個書櫃靜靜地靠牆而立,各種宗教叢書、安寧療護還有靈性關懷的書分門別類地放在書櫃裡。他說他第一次到閱覽室,我本以為他會選天主教書籍,結果他選了一本由兩位外國安寧護理師,記錄關於病人的「臨死覺知」寫下的「最後的擁抱」。

他說他忽然很想喝咖啡,我說沒問題,隔壁的志工室就有咖啡機,按鈕一按就有得喝,我請他等兩分鐘,然後一溜煙去隔壁倒兩杯咖啡,陪他度過這個鬧中取靜的「小時光」。

他隨意翻翻那本他選的「最後的擁抱」,然後欲言又止的問我:「阿姨!你相信人死後會到他所信仰的神的身邊嗎?比如說,佛教徒去佛祖那邊,天主教徒去天父那裏。」

我說:「我沒有辦法回答你的問題,因為我也不知道。我照顧過、從安寧病房離開的病人也從來沒有一個回來告訴過我,他有沒有到他信仰的神的身邊....」

他笑笑,露出未脫稚氣的笑,死亡在這裡,從來就不是禁忌的話題。

我接著說:「我的工作只是陪伴跟傾聽,你的問題我想也許宗教師可以回答你。」

他點點頭,用小到不能再小的聲音,幽幽地說:「我有點擔心天父不肯接納我...」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擔心,願意說說嗎?」

「我想,天父只接納潔淨的生命...」

「我不懂天主教,不過我對天主教粗淺的的認知是,只要一受洗、人的所有的罪就都得到赦免了,生命也就潔淨了,不是這樣嗎?」

「我從小就上教堂、是聖歌班的團員,我沒交過女朋友、一直都很乖,好好讀書、努力工作,沒有犯過大錯...如果不是那件事,我的生命該是很潔淨的,那件事是我心裡的陰影...」

「嗯...我想你自己跟你的家屬一定都希望你能很坦然、很安心、沒有罣礙的走完這段路,有事情藏在心裡面,我猜一定很難受!如果你想說,我們可以安排專人幫你解決,好嗎?」

他沉默著開始掉淚,我遞給他面紙...門外傳來活動的歡呼聲。

「我是一個個性很怯懦的人,從小就怕做錯事被處罰...我這麼乖,總是努力的在配合別人,可當兵的時候...還是遇到一個處處看我不順眼的長官..他除了用言語霸凌我,有一次..逼我去舔狗的生殖器....我一輩子沒有做過這麼髒的事!這件事會一直跟著我到死嗎?」他泣不成聲。

我攬著他的肩,告訴他:「骯髒的不是你!」

這時,門外傳來悠揚的歌聲,不知哪裡來的合唱團,正在對面病房唱「母親像月亮一樣,照耀我家門窗,聖潔多慈祥,發出愛的光芒....」

那日早晨,我去他的病房奉茶,一名修女跟神父正與他低聲談話。病床旁的小桌上擺著一串十字架項鍊、在晨光下發出慈悲的光。他看見我,對我笑著點點頭,指指自己的胸口,然後比出大拇指,我想他是開心的,內心的綑綁應該已經得到釋放。

當天中午他出院回家了,我知道他接受了心理輔導,神父跟修女也常來看他,跟他一起禱告。

安寧病房的病人出院並不代表痊癒,有的是選擇回家離世,有的則是因為疼痛得到控制,回家休養,他是後者。

後來我經過閱覽室時,總會想起他,那個年輕、憂鬱、善感的大男孩。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naadi&aid=113808226

 回應文章

浮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8/13 23:05
面對生死這個問題
有人坦然勇敢
有人忐忑不安
但這男孩透過宗教信仰
寬慰了不屬於他的過失
也從而獲得心靈支撐的能量
如斯(chinaadi) 於 2018-08-16 20:22 回覆:

謝謝浮生

死亡的事情在還沒真正發生時,很多人都說得瀟灑,但死神到門口時,很少人能勇敢坦然面對,大部分是被迫接受,這是我在醫院觀察得到的經驗

這個男孩靠著宗教的力量釋放心理的傷害,我想這是宗教對人類最大的貢獻


華碩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8/08 23:44
難怪有洪仲丘事件!
如斯(chinaadi) 於 2018-08-09 17:37 回覆:

謝謝華碩

台灣許多事情都被政治化,這會失焦,對社會、對當事人都於事無補,


賈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姥姥說對了,
2018/08/07 22:28

骯髒的不是這男孩

而是玩弄階級的長官

   

如斯(chinaadi) 於 2018-08-09 17:35 回覆:

謝謝賈媽

不知道那個長官從中到底得到了怎樣的快樂?怒


馮紀游陸游:遠古母愛及悼大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8/07 17:41

動人的「小故事」....但在受苦者心中卻是唯一的大事!您的智慧及付出令人敬佩!

讚啦

如斯(chinaadi) 於 2018-08-07 19:48 回覆:

謝謝陸游

我非常心疼那個男孩,我想他一定經過長時間煎熬的痛苦

我只是陪伴病人而已,跟辛苦的醫護人員還有社工師比起來,真的沒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