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選播與刺繡
2018/04/05 13:34:29瀏覽1147|回應2|推薦29

  圖/想樂

賞文迴響/小說選播與刺繡

上月22日讀到陳得勝的〈黃梅調與代工歲月〉一文,令我想起童年「客廳即工廠」的年代,就連我那個性文靜、沒有經濟壓力的乾媽也投入毛衣的繡花代工行列。她說:「反正閒著也是閒著,我本來就喜歡繡花,這錢不掙白不掙……」隨後捏捏我的臉頰,說:「等乾媽領了工錢,帶妳上館子吃鹽焗雞和廣東炒麵。」乾媽沒有食言,那時她中午常到校門口等我放學,帶我上館子打牙祭。

由於我的媽媽是職業婦女,早期沒有安親班,乾媽家是我放學後的唯一去處,每天下午陪伴乾媽繡毛衣的,除了我用鉛筆寫作業的沙沙聲,還有她最喜歡聽的中廣節目「小說選播」。

「小說選播」每天晚上八點到九點播出,隔日下午兩點到三點重播,乾媽晚上看電視,都聽隔日下午的重播。播音員以情感豐富的聲音念出小說文字,並配合背景音樂,時而柔美、時而輕快,對應情節,有時也透過音效增添氣氛。例如播《彭莊新娘》時就不時加入氣氛詭異的音效,我聽著害怕,往乾媽的方向愈坐愈近,有時連上廁所都要她陪。至於對話的部分,也由多位播音員擔綱不同角色,厲害的播音員還可以一人分飾多角呢!說完小姐的詞兒,馬上又能變聲成小孩或老太太。

我跟乾媽就在「小說選播」的播音聲中度過無數個靜謐的下午,乾媽更不知繡了多少件毛衣,直到她戴上第一副老花眼鏡。我記得那時選播的是瓊瑤的《彩雲飛》,開頭會由播音員感性地念出一段詩詞:「彩雲易向秋空散,燕子憐長嘆。幾番離合總無因,贏得一回僝僽一回親……」

我雖然不懂其意,卻覺得文字很美,後來從小說內容知道這段詞是納蘭性德寫的,便問乾媽:「納蘭性德是哪國人?」乾媽想了一下,說:「聽這名字應該是外國人,妳乾爹有一本泰戈爾詩集,是印度人寫的,聽說印度是個古國,有很多有學問的人,我想納蘭性德大概也是印度人吧?」我對乾媽的推想深信不疑,等上了國中,才知道納蘭性德是清朝的貴族。

《彩雲飛》播完後,乾媽因為眼睛不好,就從代工界「退休」了。多年以後,乾媽失智,但她一直記得我們一起聽小說選播的日子,是那段緩緩流動的溫柔歲月啊!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naadi&aid=111418424

 回應文章

童言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4/20 19:57

我國中時很瘋歷史名人廣播劇,常常熬夜收聽凌晨十二點才播放的。

記得有一次收音機壞了,我很心急地到處借收音機,晚上才能繼續收聽呢!

那股熱情,現在想起來特別有意思。大笑

如斯(chinaadi) 於 2018-04-21 09:33 回覆:

謝謝童言

歷史名人廣播劇?我好像有印象耶!記得聽過「岳母刺字」,岳母問岳飛:「疼嗎?」

岳飛說:「不...不疼..娘!孩兒不疼...」

現在聽這樣的對話覺得很搞笑,不疼才有鬼!不過當時可是覺得熱血沸騰,不自覺地高唱「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


賈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好溫馨的一段童年回憶
2018/04/06 20:56

讓我想起來,我也曾和外婆躺在床上聽收音機入眠

外婆只聽得懂台語。  開場的音樂,播音員磁性、溫暖的聲音

還有書名我都還記得 -- 【恩怨情仇奈何天】

那時我剛上小學,大字都不認識幾個,喜歡學舌

覺得這 .. 恩怨、情仇、奈何天 .. 非常、非常 ... 不凡

如斯(chinaadi) 於 2018-04-08 08:12 回覆:

謝謝賈媽

那個年代小說選播很盛行,國、台語都有

不知道賈媽有沒有聽過廣播電台播的鬼故事?我記得有個台語鬼故事節目的主持人好像叫「吳影」,配樂很恐怖,聽完常常不敢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