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美國大選投票記(刊載在世界日報家園版)
2020/11/16 09:40:02瀏覽412|回應1|推薦20

美國大選投票記(刊載在世界日報家園版)

我應該不算是一個「好公民」。2016年的總統大選,我本來計劃去投票,但工作上有突發急事,早上無法去投,之後一直忙到天黑,也沒有力氣去投票了。會差我這一票嗎?我這心態,常被熱衷政治的朋友們糾正,我若說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帝力於我有何哉?」又有朋友對著我吹鬍子瞪眼睛,道:「那你這小子移民美國幹什麼?」還威脅要跟我劃清界線,真是嚇人。

今年疫情期間在家工作,十一月三日去投票肯定更容易了,不就是多戴著一個口罩唄。

今年的大選,非常兩極,異常激烈。選前四天,老友大非兄也去投了票,這是他來美近四十年第一次投票。他的首投感想是:「我戴著帽子、口罩進去,選務人員只看了我的駕照、問了我的出生年月日和地址,就讓我投票了,如此草率,難怪有候選人要抗議。」總之,老友終於盡了他「好公民」的權利與義務,值得為他喝采。

許多朋友幾週前就已投票,或郵寄或直接到投票所,還鼓勵我也早點投票,說的理由是:「選舉當天才去投票,會擁擠,疫情嚴峻,很不安全。天氣可能很差,也可能發生不可預期的不公之事,例如,以往和諧的選舉氣氛很可能被某黨派的『監督者』破壞,助選員或監選人也可能有張撲克臉。既然有早投機制,為什麼要等到最後時刻才去投票呢?」有這麼嚴重嗎?如果有,我還真想親身經歷一下呢。

我喜歡現場投票的臨場感,看那長長的隊伍,工作人員的服務,以及競選的氛圍,有時還會碰到候選人,則有機會與候選人面對面交流,或許還有地方電台的記者來採訪。早早投票,不易感受到這些民主的氣息吧?與助選員、候選人說說話、聊聊天,讓我這亞洲人的臉也亮亮相、曝曝光,不是也很棒嗎?

選舉當日下午一時許,我抵達投票所。投票地點沒變,仍是社區內的春坡休閒中心(Spring Hill RECenter),但投票所改到地下室的籃球場,場地空曠。過程超級順利,竟然沒有排隊的隊伍,我的前面一個選民也沒有,不,在我前面的選民離我60呎之遠,在我後面的選民也在60呎之外,這距離肯定很安全。室外兩黨的攤位,「近近」相對,靜靜地互別苗頭,卻也和平地吸著相同的自由空氣。兩攤的助選人員都很客氣,看到稀少的「客戶」走近,更是主動問候、遞上傳單,我一視同仁,與兩攤人員笑談選舉、疫情與家常,笑容藉由眼神、透過口罩親切地傳遞出來。

投票所內的選務工作人員和藹可親又專業,對疫情防護的安全措施也很到位。第一關是驗明正身,我出示選票通知單及駕照,選務員查驗後快速過關。第二關是拿取選票,也是五秒內搞定。第三關是圈劃選票,圈劃區有十張桌子,每張桌上有個三面的擋板,投票人間距至少十五呎,我就坐在該區內詳閲兩黨助選員給我的傳單,比較單子上的建議選擇。根據這兩張傳單,我做出了當下的圈選,如此短暫的比較、立即的決定,是 「好公民」應有的態度與方式嗎?我不確知,但總比我聽了看了過多的假新聞、真抹黑、互漫駡、搞撕裂等鋪天蓋地的訊息疲勞後而做決定,我的方式,或許是一種「盡信新聞、不如無新聞」的獨立判斷吧。圈劃選票以往都是用鉛筆,這回改為一隻又小又細的黑色原子筆,或許也是個進步。第四關是投票,就是拿著圈劃好的選票到投票機旁,平著將選票讀入投票機,有兩台投票機。我前面的一位老太太將選票讀入投票機時,未能成功,或許是選票弄皺了,所以選務員請她重新再圈劃一張。我的選票一次就成功讀入,螢幕上立即顯示:你的選票已經紀錄起來了。

輕輕鬆鬆地我完成了好公民的參與及權益。不管最終開票結果如何,生活照樣得過。

 

【本文于11/10/2020 刊載在世界日報家園版】

https://www.worldjournal.com/wj/story/121252/5003659?from=wj_catelistnews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n8673&aid=153214466

 回應文章

Sir Norton 半個國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11/21 12:14
我但想,您投下的一票的結果,受影響最大的,必是您的子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