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東南歐浪遊(十一)科處拉島
2019/08/22 09:19:57瀏覽529|回應1|推薦21

東南歐浪遊(十一)科處拉島

五月十五日至二十六日參加了曼香團在歐洲旅遊,旅遊四個由前南斯拉夫獨立出來的小國家:波黑(Bosnia and Herzegovena)、蒙特尼哥羅(Montenegro)、克羅埃西亞 (Croatia)、斯洛維尼亞(Slovenia)。一團四十六人,有二十八人從華府出發。

~~~~~~

五月十九日(週日)下午四點左右抵達在Orebić的渡輪碼頭。要搭渡輪,目標是佩列沙茨海峽(Strait of Pelješac)對岸的科處拉島(Island of Korčula)。等、等、等,在 碼頭邊竟然等了三十分鐘,渡輪的時間不易掌控呀。Orebić是個小鎮,天色雖然濃雲密佈,也遮掩不住小鎮的閑適淡然;偶爾幾許雨滴飄落,一群單車騎士仍然從容來去;碼頭旁免費的公用廁所🚾,也靜靜地服務著遊人;潮汐起落,浪波不驚,為了去對岸不遠的島嶼,觀光或回家,渡客願意耐心地等著。

渡輪終於來了,大車小車井然有序,依次開上。這渡輪比兩天前的渡輪好多了,較大又有寬敞的室內休息室,還有專人在賣甜點、咖啡,據稱教皇也曾搭乘此渡輪。

科處拉島是克羅埃西亞的一個島嶼,位於亞德里亞海達爾馬提亞海岸(Dalmatian Coast) 附近,面積二百七十九平方公里,是亞得里亞海的第六大島。島上居民僅一、二萬人,絕大部份是克羅埃西亞人,是克羅埃西亞上千個島嶼中人口最多的海島。與本島隔著狹窄的佩列沙茨海峽,寬僅九百公尺至三公里。有多條渡輪航線頻繁往返,是著名的旅遊景點。

科處拉島很大,遊人稀稀疏疏,我們沒有僱請當地導遊。我們的隨車導遊馬佳是斯洛維尼亞人,她可以在斯洛維尼亞為團員們做公開講解,但在其他國家就不行,如果違反,她的導遊執照可能會被吊銷。曼香團長已經來此三次,熟門熟路的,所以由她為我們指引、講解。我們只在老城區的景點間走走逛逛,很隨興自在,之後還有一段自由時間,很充裕悠閑,最後在老城區晚餐,一團四十多人將小小的餐館全部坐滿、塞得水泄不通。

科楚拉島上最吸引遊客的城鎮也叫科楚拉,是個有城牆碉堡環繞的老城小鎮。四世紀時希臘人來此建城,十五世紀時威尼斯人為科楚拉古城興建了二十公尺高的城牆,馬蹄形的城牆順著海岸線圍起,擔負著防禦的重任。古城的街道有曲有直,設計獨特,古城是一個突出的小型半島,三面環海,就像一尾魚在海洋中,街道有如魚骨般對稱地排列,中央是主要幹道,兩側的巷道略有交錯,可以防止海風直接貫穿,冬季迎風面的街道是彎曲的,避開海風,另一邊則是筆直的,可看到海,更可讓夏季的西風吹拂入城,達到「冬無冷風颼颼、夏有涼風習習」的設計目的。

島上最大、最高的教堂是聖馬克教堂(St. Mark‘s Cathedral),就位於老城的正中心, 聖馬克是威尼斯的守護神,教堂是哥德式文藝復興的樣貌,正門可看出當時科楚拉石匠的石雕技術與風格。大門中央正上方是聖馬克端正坐著,他左手持書、右手指天,左右兩側各有一隻石獅子拱衛著,石獅子爪下各有一隻動物(像是羊),再下方分別是亞當和夏娃,裸體蹲著,兩腳大開地蹲著,仔細端詳,會令人臉紅心跳、或會心一哂。石製的門框做工精細,門框之外疊立著兩環細瘦螺旋花紋圓柱,柱雕精緻,大門左右對稱,對稱中有不對稱的細膩變化

科楚拉老城中最吸引人的就是旅行家馬可波羅的老家。馬可波羅在此出生,他的老家是一棟三層樓的房子,離聖馬克教堂僅有咫尺的距離。我們去時,它正在整修中,我們無法得其門而入,只能在門外到此一遊。門口那條窄窄的巷弄,名為望海巷,順著窄巷望去就是海,直走幾分鐘就到海邊,馬可波羅東遊的啟蒙就是這條窄窄的望海巷吧

其實,馬可波羅(Marco Polo1254915日~132418日)是否生於科楚拉?是個 謎,是個傳說。他的身世之謎,歷史學家也難有定論(無充分證據也),也許是個永遠的話題。當然,科楚拉人是深信不疑,「名人的故居」是個光環,更可以刺激觀光。馬可波羅是威尼斯共和國的商人、旅行家及探險家,曾隨父親和叔叔經絲綢之路到過中國,還擔任過元朝的官員。他的《馬可波羅遊記》激發歐洲人瞭解中亞和中國的興趣,對東西的發展與交流有很大的貢獻。也間接導致一個多世紀後歐洲的地理大發現(Age of Discovery) ,影響世界的歷史,旣深且遠。那時的明朝在鄭和七下西洋的壯舉後,卻開始實施海禁,東西實力自此一消一長。過往已如雲煙,思之仍然令人長嘆。

自由行階段,我與大非兄[註一]一馬當先,發揮金門前線的精神(我姓金、他姓門,都當過中華民國陸軍少尉預官,合稱「金門戰隊」),勇往猛進,沿著海岸邊一路走去。遊人不多,忽見岸邊某一遊艇上有四位黑人女士在跳舞,隨著音樂起舞,像是排練,也像是即興表演,她們的朋友們在遊艇旁為她們鼓掌叫好,很嗨!我與大非兄也立即加入觀眾團、鼓掌團、叫好團、攝影攝相團,我倆的安可聲,讓她們欲罷不能,加跳一場。萍水相逢,互樂一場,有人起鬨,有人表演,有人鼓掌,各司其職,共謀各自的心欣愉悅。

在岸旁邊的圓形石柱上,我也即興「金雞獨立」,是運動,是表演,也是發揚太極拳於海外,引來陌生遊客的眼光與陣陣的掌聲鼓舞。繼續向前閑盪,看到一群年輕人邊嘻笑、邊喝酒,我與他們互看對眼,互相搭訕,我跟他們打賭,我可以雙腳立定跳到座椅(在岸邊)上,他們也愛看戲、喜起鬨,或在內心暗笑,「看你這老頭子怎麼跳上座椅?或可看個狗吃屎!」我裝模作樣地將衣褲口袋內的雜物取出以減輕重量,並拉拉雙腿、舒筋展骨一番,隨後用力一跳⋯⋯沒有跳上座椅,而是跳過座椅,出乎他們的預期,令他們驚奇、讚賞、叫好。其中一人還立刻倒了二杯紅酒,一杯給我,一杯給了大非兄,以示友好與敬意,那是產自斯洛維尼亞的紅酒,他們是來自斯洛維尼亞的旅人。

旅遊中,就要敞開心胸、自娛娛人,當年馬可波羅遊走四方、探訪險境時,也是如此心態吧!

[註一]:大非兄,中文名是門建中,英文名是Duffy,我喜歡叫他「大非」,因為他看破大是大非,不時走遍世界,遊山玩水。他有個極少的姓,多數人「門都沒有」,就只有他有門,可以做「門神」,當然,閻羅王也有門。我與他二十多年前一同在FHWA/R&D工作時就認識了,曾同住在一個城市,週末也常打球;工作之餘,吹吹牛、打打網球、參加網球比賽是常有之事。十餘年未見,這回來參加東南歐之旅,真是不期而遇呀!看來我也邁向看破大是大非的境界了。


相片:

▲Orebić的渡輪碼頭,濃雲密佈下的單車騎士

▲Orebić的渡輪碼頭,海岸一景

▲Orebić的渡輪碼頭,免費的公用廁所🚾

▲Orebić的渡輪碼頭,海岸一景

▲Orebić的渡輪碼頭,渡客願意耐心地等待著

▲Orebić的渡輪碼頭,渡輪終於來了

科楚拉古城一景,常見「Discover the World of the greatest explorer(探索最偉大的探險家的世界)的標語

這集水池肯定也是古董

科楚拉古城街頭一景,盡頭是古城的城門

馬佳為我們照團體照

科楚拉古城的城門,威尼斯翼獅(Winged Lion)標誌高掛

科楚拉古城的城門,這「大狂歡之塔」(Tower of Big Revelin)建於14世紀,於2003年重新裝修

科楚拉古城老街一景

科楚拉古城老街一景

聖馬克教堂的大門

聖馬克教堂

聖馬克教堂前的空地與小巷

馬可波羅遊歷圖,牆的後方就是馬可波羅的故居

牆的後方就是馬可波羅的故居

科楚拉古城某一商店的窗前

馬可波羅故居門前的標示

沿著海邊的一段,一排高大的松樹,樹形壯麗,風光旖旎

松樹下、海岸邊,來個金雞獨立

這木椅巨大,試坐一下

為團員方興村、吳洵伉儷照一張

岸邊一隅

遊艇上四位黑人女士聞樂起舞

特寫一張迷人的撩姿

金雞獨立以娛嘉賓(這張是誰照的?🤔將金雞照成😜似的)


岸邊一隅

古城岸邊一景,學做狗仔隊偷照一張

古城圍牆城堡一隅,當年扼守海峽的堡壘,絕大部分是切成塊狀的石灰岩所


古城一隅,紀念傳統的石藝,科處拉石藝的傳統,在威尼斯共和國(1420-1797)統治期間達到了頂峰

古城海邊一隅

古城海邊回望古城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n8673&aid=128683627

 回應文章

老魔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8/31 16:24
好特別喔, 姓 "門"! 他有兒子嗎? 因為大家都說 "門兒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