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詩詞人生
2011/02/28 21:45:28瀏覽1394|回應4|推薦6

在網上貼文,有些時候主要是為了回應他人的提問。但是,往往一旦做出回應,卻又引來更多的質問、批評。看來是永遠不可能了清債務。這也好,所謂債多不愁,索性愛理不理。 

此刻,我比較想繼續談談我所喜歡的詩詞。 

我最喜歡的詩詞作者,大概與許多人一樣,是蘇東坡。幾乎他的每首詩詞,我都喜歡。我最喜歡他的一首〈卜算子〉:「缺月掛疏桐,漏斷人初靜。誰見幽人獨往來,縹緲孤鴻影。驚起卻回頭,有恨無人省。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尤其最後的兩句,更是我在心中常常唸叨的句子。 

他的〈江城子〉:「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讀來要不落淚也難。 

蘇氏從海南島獲釋回中原,在船上吟詩,最後兩句是「杳杳天低鶻沒處,青山一髮是中原」。想來沒有多少人會像我這樣,光是讀這兩句也會跟著神傷。 

蘇氏還有好多句子,都像是神來之筆:「明月如霜,好風如水,清景無限...」、「...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荷盡已無擎雨蓋,菊殘猶有傲霜枝」。那種美感、那種感性之深刻、意境的悠遠,想來是不懂中文的人永遠無法領略的。從某個意義來說,僅僅是因為這樣,中國人就享受著他人所享受不到的一種生活意境。 

我也很喜歡陸游的詞,特別是一首〈詠梅〉:「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這裡所表達的心境,我覺得特別能有體會。 

其實,我也喜歡毛澤東的一首詞,顯然是和陸游上面的詠梅詞:「風雨送春歸,飛雪迎春到。已是懸崖百丈冰,猶有花枝俏。俏也不爭春,只把春來報。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 

如果就胸襟、氣魄來論,毛更勝於陸。只是,陸的詞似乎更能表現一種幽微而貞定的心志,是更難表白的一種心境。 

另外,辛棄疾的句子「醉裡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我也很有感觸。和我讀麥克阿瑟最後在西點軍校的演講詞給我的感覺有點類似。 

曹操的句子:「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何枝可依?」我也很佩服詩文所表達的意境,曹操不愧是個才子梟雄。 

我取筆名慕陶,當然也得提到陶淵明。他的〈歸去來辭〉裡的句子,我也非常喜歡:「歸去來兮,田園將蕪胡不歸?既自以心為形役,奚惆悵而獨悲?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雲無心以出岫,鳥倦飛而知還。」特別是「雲無心以出岫」這一句,光是想像那幅景致,就讓我神往。 

李白、杜甫的詩,好的當然也不可勝數。李白的「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銷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杜甫的句子:「無邊落木蕭蕭下,無盡長江滾滾來」,和「群山萬壑赴荊門...獨留青冢向黃昏」。李的狂放,杜的沈鬱,都藉著詩文充分流露。 

崔顥的詩:「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余黃鶴樓。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日暮鄉關何處是? 煙波江上使人愁。」應該也算是一絕。 

李商隱的「滄海月明珠有淚, 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情可待成追憶, 只是當時已惘然」、「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巴山夜語」究竟是什麼景致,詩人其實沒多說,卻讓我迷上自己對「巴山夜雨」的主觀想像。 

杜牧的「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白居易的「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夜深忽夢少年事,夢啼妝淚紅闌干」。可說句句都是經典,都耐人尋味。 

李後主的詞:「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胭脂淚,相留醉,幾時重?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寫人生的無奈、愁煩,後主當是一絕。 

柳永的〈雨霖鈴〉也已經成了台灣的校園民歌:「寒蟬淒切,對長亭晚。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念去去千裡煙波,暮靄沈沈楚天闊。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古龍拿「楊柳岸,曉風殘月」當做是江南美景寫照,有些不通,那更是一種心情吧。 

宋末蔣捷的「聽雨」,也是膾炙人口、感人至深的詞:「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壯年聽雨客舟中 ,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而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矣,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 

明朝狀元詩人楊慎寫的:「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雖然意氣蕭索,文字卻極具美感。不知是誰把它擺在〈三國演義〉一書做卷頭詞,竟讓人誤以為詞是羅貫中所做。


詩詞說不盡,篇篇都是中國文化的瑰寶,而且不是人人都能享受的。只有在中文的語境裡能領略主觀意義的人才能享有。我們何其有幸,而能擁有。 

我不是中文系學生,但是大概因為生性多愁,所以與這些古人詩詞好像格外貼近,尤其臨老心緒蕭索,對於這些詩詞裡所表現的一些心境更覺心領神會。光是沈浸在這些詩詞天地裡,我的人生就已經很富足。只是,要能吟詠在古人詩詞裡,好像其實是很奢侈的事,現實人生,另外有許多挑戰、許多疑難。我好像有自己的悲歡離合的劇目,得要去面對、去承受。我的人生大戲會怎樣收尾呢?會適合用哪幾句詞來描寫呢?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ag&aid=4932654

 回應文章

kjmor
2015/05/26 03:10
讚!

joycelinlin愷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用字更正
2011/03/01 10:10

是"灑脫"。


joycelinlin愷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潚脫的心境
2011/03/01 08:25

也許慕陶老師的心境調適一下,在應對人生這悲歡離合的當兒,儘要回味曾經的和專注目前現擁諸美好,賞些潚脫的詩詞。從前我落寞的時候腦中喜歡唱鄭板橋的"道情":"老漁翁,一釣竿,靠山涯,傍水灣。扁舟往來無牽絆,沙鷗點點晴波遠,荻港簫簫白晝寒,高歌一曲斜陽晚。一霎時,波搖金影;驀抬頭,月上東山。"


joycelinlin愷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既近又遠的美感
2011/02/28 23:24

從前我對於這些例子中的幽遠意境加上聲韻抑揚,感受絕美、甚至感受其孤寂也美、惆悵也美,就覺是另外一個世界既陌生又情切般牽人,卻始終無法靠得夠近。這有着一份百思不解。現在,我畧知覺我們的生命情調,不是那個樣子之故,我們那能漫入人生的惆悵之中,良久不出來呢?我們的生活步調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