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該告別時,那就告別吧!
2015/10/07 09:19:53瀏覽3110|回應29|推薦39

我真沒想到,國民黨真會來搞「換柱」的動作。我對朱立倫主席非常失望。我覺得他是純粹的政客。

 

有人說,必須維持兩黨制衡,甚至強調,這是為了台灣好(而非出於一黨之私)。(而要維持兩黨制衡,就要維持國民黨的一定席次。)

 

我並不反對走向兩黨制衡,但愚見以為,兩黨制衡本身不是最終極的價值,而只是策略,是手段。而且,作為手段,兩黨制衡也未必一定在任何階段都帶來對整體最有利的結果。以新加坡為例,他們至今並沒有實現兩黨制衡,但他們的進步之速,大家有目共睹。事實上,台灣早期也是一黨獨大,但是也進步快速。所以,兩黨政治本身的實際利弊得失也還有待分曉。總之,那不是一個絕對的終極價值,值得我們犧牲一些重要原則去實現這種制衡。

 

再說,要實現兩黨制衡,也要看條件。現在的情形是,如果要維持國民黨的一定席次,就可能犧牲國民黨的既有原則與大方向(還可能不成功)。這我是非常不贊成的。我寧可看到國民黨分裂。也許浴火之後還可以重生。但是犧牲原則的做法,就不可能浴火重生,而是繼續腐爛。

 

此外,在大選前最後階段,忽然大動作換柱,我也認為是個非常沒原則的做法,會失信於民。國民黨諸大老們早幹什麼去了?

 

國民黨分裂,相信絕不是多數國民黨員及藍營支持者所樂見。但是,國民黨分裂已經是現實,勉強統合,最多也只能是貌合神離。如果讓王金平這樣的政客繼續留在台上,留在國民黨內,這就像之前李登輝留在國民黨內一樣,只會帶來窩裡反。更重要的是,他們所想要帶動的大方向是錯的,至少我這麼認為。

 

台灣現在主流民意的確是傾向反中、反統,對於統一,許多人顯然已經形成極負面的定見。這可能是台灣很多人的態度與立場。也因此,有強烈統一基因的國民黨此刻落入明顯下風。而也有許多國民黨政客因此想轉變方向,想用「獨台」來與台獨競爭。我估計,「獨台」(以中華民國為名而獨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很可能是當前國民黨內的主流意見,其中特別是國民黨內的本土派為然。而且,他們可能認為,這種路線比較符合台灣多數民意(所以是應該循由的路)。但是,很顯然,國民黨內與藍營內還有些人比較傾向中國統一的大方向,而對台獨或獨台都有意見。洪顯然比較是這一種路線。而也因為她的這種路線與黨內獨台派有異,所以遭遇強烈抵制。朱立倫之所以願意陣前換將,估計也是覺得洪的路線與台灣多數民意相左,所以決定扭轉。但是,我認為獨台的主張還是會有問題,而且,陣前換將更是嚴重錯誤的做法。

 

長期以來,台灣是處於夾縫之中,這是台灣的悲劇,但也是事實。我們必須先認識並承認這種事實。我想問問所有主張獨台或台獨的人,究竟是否相信可以和平走向台灣獨立(不管是用什麼名目)。賴清德說了他要台獨,但是不要戰爭。這可能是很多台灣人的心聲。但重要的是:可能性如何?如果可能性低到實際上幾乎不可能(possible but not probable),這種選項作為政策提出,是非常危險的。

 

如果真的爆發兩岸戰爭,台灣的勝率又是多少?又或者,如果是慘勝,值不值得?甚至,一次的戰爭勝利,是否就能為台灣贏得獨立與長治久安?

 

台灣多數民眾傾向獨立(包括以「維持現狀」方式維持實質獨立)的傾向。我相信這是事實。只是,我認為法理獨立是不可得的,而「維持現狀」也並不是真選項。因為要維持現狀,其實還是高難度,裡面要有朝不同特定方向不同使力的複雜操作。而且,最後,仍然不可能真的就維持住現狀。最後決定的因素恐怕在於中美之間的拔河。我們大體只是作為卒子的角色,被犧牲掉的可能性極大。

 

我在另文中強調了「形統實獨」的策略。我認為那可能是在各種危機中最理性的路線選項。而我也認為,藍營中的統派包括洪在內主要的思考也是這種路線。我認為,在這種概括選項中,還有許多可進一步檢討選擇的空間,其中或有實質上最有利於台灣的路線選擇。

 

我當然不足以證明上述這種路線選擇就是最正確的。但是,我認為這大體是國民黨的既定路線,也是應該繼續堅持的路線。誰若有強烈異議,那就應該考慮走人。如果有人要搞台灣國民黨,或著要搞民國黨,都由得他們。有各種不同的路線意見,很好。大家不妨來論證究竟哪條路線是最理性。甚至,實際走走看,看哪條路線才能走得下去。社會的多元性就應該體現在這時候、這種議題上。國民黨已經實質分裂了,那就讓它分裂吧。勉強合一,也只是貌合神離,甚至是內鬥內行,甚至是讓別有居心者可以從中攪和,成為最大臥底反間。分裂以後,各走各路,其中,真正的理性抉擇路線也許最後能浴火重生。

 

該告別時,那就告別吧!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ag&aid=32380033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
2015/10/08 11:33

18樓分享的蘋論,很讚!


驅逐低端人口,這樣對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今天的蘋論,真是觀察入微,不愧社論水準,請上國人士自行繫上安全帶。
2015/10/08 11:05
、、
統一是種選擇,也是言論自由,沒有問題,台灣400年的歷史不管任何時期都不缺祖國派。

現在祖國派(統派)之所以讓人厭惡,主要因為中國對台灣的政策和態度兇惡蠻橫、威權反民主,台灣統派的反應主要不是關切台灣的時事,而是看北京臉色行事,對台灣人民的情緒完全無感,對中國主子情緒的波動,無論多細微都敏銳感知,且唯恐京大人不開心,這種態度讓台灣人民噁心反胃。

此外,統派不只是言論,而是聯合中共意圖推翻台灣民主體制,顛覆民主生活方式,這就超過了言論自由的底線,是絕不能被容忍的。



力阻國民黨新黨化

統派還認定3項歷史性前提:


中國崛起已水到渠成;美日沒落已指日可待;台灣已是中國囊中之物,被統一只是時間的問題。

急統派的這3項獨斷推論,形成了他們對台灣的高傲態度,以上國代理人(買辦)的姿態睥睨台灣,並自認為是先知(耶穌說要門徒小心假先知),為台灣算命,直指台灣餘命所剩無幾,以證實他們選擇祖國的高瞻遠矚和優越意識。


這是洪秀柱敢於力抗黨中央的原因。她和她的急統派老師們的人生目標根本不在乎台灣人的民主生活方式,而是統一。他們理想清晰、矢志完成,對眼前的茶壺波浪不在意,所以要打死不退,緊抓麥克風不能放,用以宣揚統一理念。


準此,朱立倫的拔柱具有壓抑急統的意義,也是本土派與統派的鬥爭。現在民進黨國民黨化、國民黨新黨化、新黨共產黨化、共產黨納粹黨化,國民黨本土派力戰急統派,目的也在阻止國民黨的新黨化。
、、
①美國杜魯門總統丟兩顆原子彈給日本,送蔣介石給臺灣!
②228事件國民黨警備司令柯遠芬説:『寧可枉殺99個,只要殺死1個真的就可以!』
③中正廟牌樓正名先總統石崗一郎紀念歌收尾:『反共必勝,建國必成!』
④如果你是公務員,那能撈就撈,能混就混,拖死政府囉

pearlz (中國威脅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Be calm
2015/10/08 07:30
我看好騎馬的。

為中華民國 請阿柱快下台!
2015/10/08 01:43

,.

★ 2016台獨民進黨選上總統國民黨將被追殺徹底滅亡!兩岸將被中共武力統一


愛台也愛中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10/08 01:00
洪秀柱不就是現代袁崇煥嗎! 只差沒千刀萬剁.


偏綠的都說洪秀柱不對,應該退. 可見得他們都對洪秀柱有所忌憚! 而國民黨的朱立倫竟然從善如流, 毅然决定換柱, 他媽的你到底是那個黨的主席? 我們要這個爛黨幹嗎?


口口聲聲說是為了拉抬立委選舉, 我聽你放屁! 明明國民黨有56席的立委, 結果王金平根本不甩, 只准各黨派出三人來「密室協商」, 决定一切重大議案, 其他53名立委也竟然乖乖地默不作聲, 變成活僵屍! 原來勞民傷財, 殺得你死我活的立委選舉只是爭作一名活僵屍, 俾能在立法院分贓罷了! 


凡此種種匪夷所思的怪象在在顯示台灣的民主政治根本是個笑話! 民粹橫行, 愚民刁民滿地, 在「支那孽畜滖回去」的標語掛滿家家户户之前, 習大大快來護僑吧!

綺纙堆裡埋神劍, 蕭鼓聲中老客星!

岳家軍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5/10/07 23:13
亡黨亡國,指日可待,在劫難逃,咎由自取。

海外中国人,关注格主了
2015/10/07 20:35
作为一个大陆人,老实说,对于基于合理的政治文化土壤,拥有能代表左派与右派价值观的政治势力们博弈最后妥协出的民主制度表示羡慕(好吧,说的就是美国)。
但是台湾,说实在的,受限制的内外因素太多了,几乎没有机会做到像美国那样。

(相对于美国而言)先天不良的政治文化土壤,先天不良的政治地缘环境,发育不全的政党理念与体制,最终结出了什么样的果实,有没有办法去突破与改进?

我想,有生之年我应该能看到。
(xuan.ji@durham.ac.uk)

NOON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2015/10/07 19:00
前 就說 紅心柱 之於 國民黨 的負面, 會更勝 1129 的 連勝文 ( 得票尚有 41% ),你 還 可不信。 但 明年 0116 會證明 給你看 ( 也許 更快就 看得到 -- 換人 )。 因 連 只是 " 權貴 " ,但 洪 卻是 " 深藍 急統 ", 本質上 確不同。 她 及 背站的 都是 深藍、演說 受訪時 提出的 ”一中同表 ”。 ”簽 和平協議 ”。 " 中華民國 不存在 " 。 " 課綱 調得仍不過 " 。 " 支持 核電 " ... 等。 又選 張亞中、張麟徵 及 前連勝文 團隊的 游梓翔 (已請辭)、楊永明 任 發言人。  能得多數 台灣國民 ( 含 籃咖們 ) 的 認同嗎?! 陪上 狗黨的 內鬥、暗箭。 更加上 連戰 近赴 曾 射彈、言詞恫嚇 台灣的 中國 參加閱兵,前後 黨 又 無力處裡。 可確定 洪、馬、連 一起在拉 國民黨  自殺、亡黨 ! 
       有

~^^~
2015/10/07 18:42
我不覺得朱是政客。從他說話可信度高、不昧著良心說話,說話得體且發自內心來看,我覺得他始終沒有忘記他學生時代的初衷:懷抱著成為政治家的理想。

 他與其他政治人物不同,具有讓人信任的人格統一特質,從他選擇的發言人楊偉中來看,就知道朱想走的政治風格是很平實老實踏實的,具良知自省的,不搞小動作與心機,無論做什麼決定其實都是基於良善立意。

 朱現在換柱,必須挑起責任,誰都知道,以他愛惜羽毛的程度,這是走險路。這是基於慈悲,不能硬心不顧小雞哀嚎及脫隊,才會做出這大轉彎的決定。是真心為國家大局及整個國民黨著想,而非為了權謀或頭殼壞去瞎搞。

 由此可看出他的心腸很柔軟,且不固執己見,做事很有彈性,卻又同時謹守擇善固執的單純良知本性,及清新低調風格。

 習訪美時曾說:「隨時而動,順勢而為」。這就是保持覺性機敏,亦是領導人必備原則之一。朱現在所做的正是符合。

 洪的堅持正道高潔人格固然令人讚佩,但她思維不夠慎密,或者說至少她的思維慎密傾向只是偏重某些難以著力之點,而不足以承擔一個國家安危領導。承擔國家的安危所要考量的層面太多太廣,一個人如果常在非必要的地方太過用力堅持、耗損太多精力、過度賣命演出,基於平衡故,自然會在企需要格外用心之處,反而因為精力不足、體力不濟、或自覺無能使不上力而下意識想以忽視來掩飾不足,自然流於輕忽鬆散大意粗線條遲鈍,也毫不在意。常甚至為了掩飾這種明顯疏失錯誤,而輕率作動,反更令人感覺流於輕佻與丑角化。

 這在當事人及戰友眼中是絕對自認神智清醒的正確必要反應。可是明眼人知道,精神正常的人不會老是出現這樣極端的疏忽蠻莽,還不自覺。

 這就是她個人性格與行事風格所帶給大家的觀感及所能預料的景況。

 再看看那些死忠支持她的深藍們的udn為文,老是給她出些什麼餿主意?(比如建議她某時應跳出來強化主張核電)當她迅速採信且做出反應時,卻引來社會譁然、群起撻伐,這樣支持者是害她還是幫她?諸如此類事例不勝枚舉,他們一逕認為自己是最明智、最正義、最正確、最應依循的正統標準,不顧多數人的心聲與感受,這才是最令人擔心的。挑起大眾對於其當選後蠻幹的擔心,這樣當然不但不可能當選,也會引起見微知著人士盡早抵制其舞動空間。

 所以,正是深藍擁柱者,愛柱適足害柱,而自始至終難以自覺孤臣孽子的心態與自說自話,造成柱在許多事上的錯覺錯判,引發全國對於柱派的擔憂,而共同抵制。

 我所看到的換柱因緣,就是這樣一點一滴累積來的。

 話說回來,連若沒赴中共閱兵,或許不至於引起全國政治酣睡者全都給驚醒,進而由此看到、且更進一步看清~深藍所帶給國家人民的危機及種種市井小民原本難知道的不可思議作為。可憐,柱還誤把毒藥當補藥。

 這除了令人內心無言、猛搖頭外,還讓人禁不住疑惑:若非她本人已秀逗,難不成這些泛藍統派都拿了什麼好處,才會個個宛如懷了什麼如意牟尼寶般,難掩喜不自勝的心甜模樣,毫不在意與廣大基層人民的立場對槓?這種大有鬼的印象,更迫使人民更加對深藍者提高警覺,自然不可能再容予有政治迴旋的空間。

 所以,如果朱換柱,卻依然走向統及連艦隊的錢進之路,很遺撼還是救不了國民黨選情。時勢將逼使台灣國民黨盡快產生,才能救回廣大票源。

 確實,屆時深藍及終統者,自然必須摸著鼻子,認清時局,體認到「該告別時,那就告別」。

 這樣反而好,各自尊重自己想走的路。愛自己所愛,且不妨人所愛。喜歡被老共統的,自己去吧。不要幫老共共創不得不依的情勢,害大家毫無選擇餘地只能被逼著被統。嘴裡喊著「是我們要統人家,而不是被統?」誰信?當全島是鬼嗎?

 這種天真謊話,說了比唱好聽,也不害臊。

 說!這樣堅持拐台灣人,到底背後有誰挺?拿誰好處?(這個問題,已是不想被專制極權統治的全民所共有。)

 連我原本完全毫不在意統獨的人,都覺事有蹊蹺。其中隱涵的共生結構,恐怕非市井小民泛泛之輩能一窺究竟。

理性討論
等級:2
留言加入好友
2015/10/07 16:45

一直以來的想法,以台灣目前民主發展的瓶頸,要改變這個國家,有志者不登大位是做不到的,所以如何登上大位是最重要且關鍵的歩驟。柱姐在某些政策論述上可能忽略了這個步驟的重要,以致局面一直打不開。 明白講,統一可以是台灣的選項,但是以現今社會氛圍,大選時直白主張"統"或"獨"都可能是票房毒葯。而"統"的選項雖與"獨"不同,可能是有利於台灣的選項,但全體選民未必明瞭,因此在短短半年的競選期間要說清楚終極"統一"的好處,恐怕時間遠遠不夠。因此柱姐在拋出這些議題時,可謂真誠坦白,可曰一心為國為民,但對於上述我提到的關鍵步驟"先取大位"而言,一點都不討喜。

這樣的考量與蔡英文隱獨而假意主張維持現狀不同,一來"統"的選項可以是好的,不似"獨"的選項完全不好; 二來如柱姐登大位,一定會好好向全民說明把"統"納入選項如何好,慢慢溝通,讓全民了解,並交由全民決定,而蔡英文極可能將台獨選項強渡關山,讓全民共擔後果。因此,柱姊的策士與幕僚犯了選戰上的兵家大忌,就是治國主張與選戰步驟的先後次序與輕重緩急完全沒掌握好,也造成了自破磚後,選戰大局一直無法打開,並陷入內外交迫的困境。

國民黨中央要換柱,一定摻有利益、權謀、個人考量,絕不可能完全是為了國民黨或台灣人民,這些均為想都不用想的必然之理。然則凡此種種,柱姐與柱姐的策士幕僚難道事先沒預料到? 如果柱姐在這三個月把局面完全打開,那國民黨內部縱要換柱,也早已無從施力,不是嗎?舉個最簡單的例子,賴清德在議會疾呼台獨,本來是柱姐可以反攻的大好契機,但柱姐除了在攻擊力道上偏弱,沒有窮追猛打外,自己在數日後亦拋出"憲法終極統一論",這不但中和了賴清德台獨說的傷害,更加移轉了與論的目光,救了蔡英文的選情。敵露破綻未致敵死命,反而迴劍自傷,請問柱姐是哪裡請來的策士?出此下策究竟考量為何?

是故,在國民黨中央換柱在即的此刻,支持者應疾呼柱姐團隊與黨中央好好一談,就選戰路線、協調機制、資源分配種種達成共識,不換柱絕對仍是國民黨首選,但不換柱的前提,勢必是柱姐以勝選考量,能與國民黨共同擘劃整體選戰策略,並達成共識。黨的總統候選人當然可以主導選戰主軸,毋庸置疑,但如果其主軸違反黨的政策時,當然應回頭與黨討論出共識,否則一位政策與黨相違背的候選人如何能代表該黨?而已被提名的候選人如果可以完全不理黨的既定路線,而以新路線作為選戰主軸,而該黨卻無收回提名之機制,則亦不符民主原則,因為黨是要替提名人向全民背書的,不是嗎?

如若柱姐開誠布公的與國民黨中央深談,但仍不獲黨的善意回應,則未來選情完全崩盤,甚至滅黨亡國,歷史責任誰扛,後世自有評說。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