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就讓國民黨再分裂吧!
2021/09/15 10:45:55瀏覽2517|回應6|推薦15

國民黨已經分裂過多次,如果不把國共分裂計入,光是在台灣,至少就有集思會(台聯黨前身)、新國民黨連線(新黨前身)、宋楚瑜(親民黨)等多次較明顯的分裂過程,至於像陳履安、邱毅...等人的出走,或可視為較小規模的分裂。總之,國民黨分裂,是持續進行中的狀態。而現在,大概又到了要進一步分裂的時刻了。

我是國民黨的失聯黨員,早已經不算是國民黨員了。但是,長期以來,我仍然是國民黨的支持者,也持續關心國民黨的發展。我一直認為,國民黨是中華民國的中流砥柱,也是當前台灣相對理性路線的推動力量。當然,國民黨當前的頹勢,我也不會視而不見。只是,我和很多對國民黨失望的泛藍人士可能有些不同之處。譬如說,我認為我所謂理性路線的推動力量主要是來自國民黨的上層,而比較不是國民黨的基層。一些基層人士,比較屬於一般所謂深藍,這些人的部分作風,有時候太過激情,卻可能並不是那麼理性。

近些年,我其實越來越不想再碰觸台灣的政治議題,因為很少能夠讓我覺得樂觀的事情,特別是國民黨。但是,現在忍不住卻還是想提出一些自己的看法。就姑且再雞婆一次吧!

直白地說,我和泛藍人士中的某些對國民黨失望的人士有些不同的看法,譬如之前一度被稱為“韓粉”的那些人士(現在恐怕不適合再被稱為韓粉,因為韓似乎已經引退)。這些人的主要特點就在於他們很多人對國民黨中央失望、不滿。這種不滿,部分是源於他們對綠營的不滿,而在對綠營無可奈何之際,因此回頭對國民黨更覺得失望,認為國民黨應該抵制、扭轉綠營執政者的作為而卻毫無作為。

這些人中可能很多人可以被稱為“深藍”,他們一般對中國有很深的認同感(如果藍代表有中國認同傾向,他們被稱為深藍就大體沒有什麼不妥。不過,其中有些人可能已經染紅。就此而言,“深藍”就又已經不太適合用來稱呼他們了)。這種中國認同,使他們極度不滿綠營的台獨路線,並且認為國民黨沒有能強力扭轉台灣的台獨路線,是非常無能的表現。

有些人的失望,可能與一些更切身的問題有關。譬如蔡政府的年金改革,很多退休軍公教人員就非常反感,進而則歸咎國民黨的抵制、反對不力。

我們大體可以把藍營裡像馬英九、朱立倫、蔣萬安、連勝文...這些人看作是一個大類;而韓國瑜、張亞中這種人或可視為第二類;我所謂失望藍則宜另外歸為第三類。其實,這裡的第二類和第三類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有些重疊,也就是說,他們大體不屬於國民黨高層的主要構成者,也常常對國民黨中央抱持不滿心理。不過,第二類與第三類還是有必要做一區隔。第二類至少是曾經參與過國民黨的重要選舉或甚至成為高層成員的人。我所謂第三類則比較是基層人士,而且不曾介入高層事物的一群。(如果一定要對江啟臣主席也進行歸類,他也許應該歸屬於第四類,和前述三類都有區別。這個議題本身也很複雜,此處暫且不論)

必須強調的是,這裡的第三類絕不是在國民黨裡毫無影響力的一群。反之,他們可能曾經是所謂的國民黨鐵票部隊。也就是說,國民黨相當依賴這些人提供的票源。而且,他們在黨內的選舉中,也持續扮演重要的影響勢力。若失去這些票源,很難在國民黨內的選舉中出線。不過,這種鐵票部隊的性質,已經逐漸淡化。這是社會變遷及思潮改變帶來的影響。當然,國民黨本身的性質改變也會牽連到這個鐵票部隊的改變。上述國民黨的系列分裂,中間就也包括因為這個鐵票部隊分裂所帶來的影響。

以之前的“韓粉”為例,這些人可能很多是之前的國民黨鐵票部隊的成員。但是,他們一度因為對國民黨失望而不再票投國民黨候選人(而轉向新黨、親民黨...),導致國民黨在選舉中更嚴重的慘敗。而韓國瑜參選帶起的熱潮,一度讓他們再度回歸(他們也是熱潮的構成成員)。但是,韓國瑜的失敗,似乎讓他們再度對國民黨累積又一次的不滿。

但是,我一直比較同情包括馬英九政府在內的國民黨中央。國民黨的無力,歸咎於國民黨中央的軟弱,我覺得是不恰當的。我認為國民黨的處境本來就非常困難,在這種處境下,很難抱持強勢姿態。適度退讓,反而是維持國民黨生機的理性做法,更是讓台灣整體獲得生機的必要做法。

我幾度在網路上嘗試提醒國民黨的一些人,請他們參考大陸歷史學者劉仲敬的關於國民黨的一些見解。在我看來,劉是位天才歷史學者,見解獨到而深具洞察力。是很值得參考的意見。我並不完全同意他的說法,但是,他說“國民黨的未來就是沒有未來”;“未來的國民黨只能夠獲得10%的支持率”,而這是國民黨的真正基本盤。我大體是傾向同意的。即使事實會有出入,恐怕也不是能夠導致局勢逆轉的那種出入。

我非常希望那些“失望藍”能夠細細咀嚼劉仲敬的這些看法。簡單說,美好的日子已經不再了;期望回復美好的舊日大體是不實際的夢。面對現實,尋找最佳出路,才是理性的態度。持續攻擊國民黨中央,只能加速國民黨的弱化。

以年金改革為例,那不是用什麼“政府沒有信用”這種說詞可能扭轉的。那涉及到階級矛盾問題,是可能導致革命的危機。這是任何執政者都必須面對的危機。所以,簡單講,年金改革是不可能回頭的(小幅修改則另當別論)。再以此為題去吵,只會讓國民黨流失更多的支持者。

至於中國認同,這是個更麻煩的議題。這裡只能簡單一敘。一個簡單而根本的事實是台灣現在偏向台獨的比例明顯佔絕大多數。而國民黨卻基於先天因素,不可能走去中化的路。而對兩岸關係保持模糊立場,也不可能為國民黨爭取到比較有利的位置。我以為,為了台灣的真正福祉,國民黨有必要趕緊就兩岸關係提出大論述。並且積極說服台灣民眾接受這種大論述。這個大論述不是走向台獨,卻也不是走向統一,而是務實地維持現狀,並且保持未來統一的可能性;重要的是,維持我們是中國人的認同的可能性。放棄這一點,台灣很可能會走向死路。但是,向統一走快一步,台灣也同樣可能會陷入悲慘境遇。最後這一點,恐怕需要繁複的論證,否則上述的失望藍人士很可能很不以為然。很多失望藍已經有染紅的趨勢,這種人越多,國民黨在台灣就越不可能再執政。而且,他們的影響,會讓台灣陷入大危機。

今天(9/14)早上,媒體人(兼歷史學者)楊照先生在廣播節目(NEWS98?)中詳細分析了當前中美之間的矛盾關係。並且警告說,台灣當前面臨到重大危機,必須審慎以對;同時也提到國民黨與民進黨的親中、親美不同立場的影響意義。他似乎在暗示國民黨要檢討其親中路線。

說國民黨親中,未必公允,至少是過於籠統。泛藍陣營裡,確實有些人非常親中,甚至是親中共。但是,國民黨的高層其實主要是抱持一種認同廣義中國卻防衛中共的態度。就此而言,說國民黨親中,就並不妥當。而且,國民黨高層會遭到基層或上述所謂失望藍的不滿與攻擊,一個重要成因也就是在究竟應該如何對待中共這一點上。失望藍民眾中有不少人已經被說服相信中共現在已經是個值得肯定的統治群體。既然如此,國民黨高層為什麼還那麼防衛中共,為什麼不肯向親中(包括對中共親善)的路線大步前進。但是,國民黨高層卻很難大力論述中共的問題面(要和中,卻又大力批評中共,這當然是不當的策略)。但是,不把問題說明白,卻又難以說服這些失望藍。這是國民黨高層的重要困境之一。

回到整體台灣的處境來說,台灣現在確實面對著重大危機時刻。但是,藍綠鬥爭卻多半維持過去的模式,就是好像危機還很遙遠,還可以盡情把問題歸責於對方,罵完後就沒事了。這顯然不是面對重大、緊迫危機的應有態度。

我個人的基本立場是,我仍然認同自己也是中國人,但是,我非常不願意接受中共的統治。我認為那些表示“中共很好啊”的人,看法是有問題的。而持這種看法,會讓台灣危機更嚴重;而這種態度同時也會影響到他們對國民黨中央路線的不滿。因為國民黨中央顯然偏向暫時不統一(所以被中共視為另類台獨)。問題是,要維持暫時不統一,越來越難,壓力越來越大。如果缺少足夠強烈的反對態度,統一恐怕就會更快走到檯面上。

這裡,對於中國民族主義與台灣民族主義(或者說本土路線),我都有不以為然的地方。理性路線和這兩種感性路線始終會存在扞格。非常希望那些把民族主義路線視為尚方寶劍的人能夠跳出既有觀念,並對之做出檢討。

我不樂見國民黨再分裂。但是,我以為,必要的時候,應該考慮壯士斷腕,該割捨就割捨。否則,無法讓理性思維主導的路線得到伸張與貫徹。多方妥協的路線,最後可能是更糟糕,更沒有明確的主張、沒有方向。這樣的黨,又如何能夠帶領人民走向美好未來呢?與其如此,不如打斷重煉,帶出一條真正有希望的路!

我也希望,大家在這個過程中,看清楚誰是投機者,誰才是能夠理性思考、理性領導的人,不要被表象所迷惑。

願國民黨能夠重生!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ag&aid=167735473

 回應文章

華英雄
2021/09/22 17:45

個人非常認同您的觀點。很多泛藍已經被紅色嚴重滲透,根本不是泛藍。

我其實很想問那些假裝是泛藍其實已經磚紅的人?紅色一直在毀滅中華民國,你怎麼忍心和有臉?

(n@nnn.com)

狐禪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9/20 12:26

4樓 回版主

關鍵在職業道德。公司不賺錢,經理得走人,老闆得關門賠錢。政客拆了爛污,卻什麼切身後果都沒有,所以才讓此輩放心假公濟私。真心為社會的人,會被認得出的,但現在就是沒有啊--柯吏幾乎是例外。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21-09-30 08:09 回覆:

“公司不賺錢,經理得走人,老闆得關門賠錢。政客拆了爛污,卻什麼切身後果都沒有”

我對這些話沒有太多意見。我只想補充一些我的想法。問題的重點在“責任釐清”。

李鴻章簽馬關條約,被人罵他是“宰相有權能割地”。但是,細緻去了解李鴻章簽約的過程,就知道李鴻章不是輕易就簽約的。人家派人打他黑槍,子彈卡在他臉頰上,最後他因此致死。即使是這樣,他都沒有答應簽約。總之,割地的事情,真能夠怪到李鴻章頭上嗎?所以他應該下台嗎?李鴻章真下台了,對大清朝或中國會有好處嗎?


狐禪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9/18 16:58

2樓 回版主 

中國歷代政治結黨(自東漢起),皆以天道與古聖之意為宗以自奉。反而是在荒年興起的流賊,卻是以救天下蒼生為號召,但終遭剿滅,因為畢竟缺乏社會資源。至於第二個問題,邏輯上與我所提的無關。但西洋史上的戰爭與近代的兩次世界大戰,也於謀民生福祉不相干,所以「政客不仁,以民眾為芻狗」,可能是普世的現象。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21-09-19 18:51 回覆:

我現在的思路稍有不同。我比較不特別強調政客的惡,或政治的惡。被認為是政治的惡,其實往往是利益衝突的問題反映。簡單說,任何政治決定,都會牽連到部分人的利益得失,特別是都會導致部分人的損失。問題是,得益的人往往沒有太強烈的感覺,損失者卻常是痛苦萬分,也反彈劇烈。所謂“擋人財路如殺人父母”(這其實是對“利益”概念的窄化)。從而,一般民眾的印象往往是,政客很少幹好事,甚至是從來不幹好事。舉例來說,台灣的年金改革,有不少人是痛恨無比。但是,我認為這個改革是必要的,是拔除階級革命或族群衝突的重要舉措(小幅度調整或有必要)。重要的是,連旁觀者都可能只注意到反彈、不滿的現象,而無視政策利民的一面。如此累積的觀感,自然是負面居多。

政客是不是都唯利是圖?是不是都比一般人民更不道德?我比較不持這種論點。政治家與政客只能從具體表現來區分,而無法從其職業身份來分。而被許多人罵的官員是不是就真是惡,其實也難說。對群體的行為我的一般評價並不高。(想想看,張自忠就曾經被罵為漢奸。如果以當時、當下的民眾評價為準,張自忠就會被列為惡人陣營。但是,事後再看,事情卻並不是這樣)


小子心 —— 四平圓無限,方寸環空間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9/17 16:32

國民黨真的須要打掉重煉~~就是完全改頭換面,才能新生。否則永遠甩不掉那些舊包袱。

可惜,也正是因爲背著舊包袱,讓國民黨的“忠貞黨員”捨不得那塊“歷史的名牌!”


狐禪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9/16 14:06
未能以社會福祉為念,是中國(含台灣)政黨的特色。所以難致共和。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21-09-16 14:24 回覆:

我大體同意你這個說法。但是,這句話其實還很籠統,如果進一步追究,還有許多待檢討的問題。我相信,如果追問說誰比較是你說的不以社稷為念的人,那麼,答案可能是眾說紛紜,大家可能會吵翻天。

再者,如果說這是中國人的特質,這又是什麼意思?是不是外國人就比較不會這樣?再者,這是中國人的惡根性、是難以擺脫的?還是...?

對此,又會回到我一直想強調的一點:近代西方受益於基督教倫理,促進了行為的自律與共善傾向。這種傾向至少在同一個社會內部是足夠強,以致於這個社會內部的互相拉扯向下的力量也就相對比較小。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9/15 13:39

中國國民黨不改黨名「中國」,民進黨永遠有理由說國民黨親中

就算中國國民黨改掉黨名「中國」,永遠也會被「轉型正義」算帳,因為搞威權統治的就是蔣介石蔣經國留下來的這個黨

這個黨就算分裂也沒有救,只有重新投胎才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