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兩岸關鍵時刻,從喀布爾的陷落說起
2021/08/17 12:36:17瀏覽1644|回應9|推薦16

看到阿富汗首都喀布爾陷落,心中不免感慨!也不免讓我再度想起當年越南淪亡的往事。



當年南越淪亡,我們也看到西貢倉皇撤離的景象。當時,還有駕駛美國直升機的越南軍人,直接把直升機摔落海中,因為美國軍艦無法讓直升機在甲板上降落。總之,那種場面看了讓人揪心!之後,則是到處飄零找不到安頓處的大批越南海上難民。往事已矣,卻不想類似的悲劇現在又再度上演。



我曾經為文提到越南淪亡的故事,希望讓一些過度樂觀的獨派人士能夠更多些警惕之心。不過,我現在已經沒有心情再去強調什麼美國不可靠這種論調。我來試著大膽推論一下老共的可能動向吧!我不是這方面的專業人士,說的話如果顯得可笑,網友們就不妨大笑!當然,我自己是笑不出來的。



很多人都在臆測中共的可能動向,特別是中共究竟會不會對台灣動武。



我認為會。



有人說,中共沒有那麼愚蠢,所以不會幹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世人皆曰不可,何必冒大不韙去做。也有人說,中共如果對台灣動武,中共政權會先垮台(因為內鬥激烈)。



我恐怕這兩點都未必成立。



我其實也相信中共內部的矛盾是很深的。權力過度集中,就很容易形成內部矛盾。但是,如果是以統一大業為號召呢?這個具有神聖性的旗幟可能足以壓制異議聲浪,反而會讓那些可能想要揭舉反旗的人暫時不便行動。



至於外部的反對聲音會不會遏阻對台動武呢?其實,現在就有可參考的類似情境出現。新冠疫情爆發,世界多國也都對中國大陸嘖有怨言,尤其西方主要國家更是快要形成一個反中聯盟來對付中國大陸了。但是,中國大陸有沒有因此屈膝認錯呢?沒有。不但沒有,而且大聲反嗆。



總之,中國大陸並沒有形成獨立而強有力的民意,可以約束統治者的行動。反之,民意常常可以成為政府行動的支持力量,至少表面看來是這樣。即使其實可能有異議,似乎暫時也是可以被忽略的。從而,外面的批評聲浪也就可以不予理會。



外國的批評或許終究還是會影響中共,但是,眼前卻出現了少見的局面。面對因為香港、新疆、貿易戰爭、疫情...等議題所引起的國際批評,中共是越走越橫。尤其是面對疫情所引起的批評,中共顯然是絕不會認錯的。因為如果這是一項錯誤,不管是有心無心,都是幾乎任何現代政權都難以承擔後果的錯誤。



總之,這種多方不利議題紛至沓來的局面,反而會讓中共更鐵心不理會國際的批評輿論。既然如此,那麼,再因為武統而受到國際的進一步批評,又關什麼痛癢呢?何況,這很可能是值得付出的代價,可以贏得內部的掌聲。



還有個可能關鍵的影響因素當然是習近平個人的行動意向。他會不會想要採取武統手段呢?



簡單說,我認為習有可能會打算打台灣。



習近平會要求修改任期制度,我相信他一定是有提出某個重大的理由,足以說服全代會同意修改任期制度。那是什麼理由呢?還是統一大業。



我估計,中共在自覺實力壯大以後,就處心積慮要實現統一大業。這個目標在強烈的批評聲浪中會變得格外具有急迫驅動力。而習近平個人大概也有很強的企圖心要親身完成此項壯舉。我猜想他是想要成為中國歷史上的創業偉人。實現統一就是成為創業偉人的具體行動。



習近平個人的企圖心與集體的急切目標一致,所以,全代會接受修改任期制的要求,讓習近平有較充裕的時間及身而成就統一事功。習近平所表現的意志力與自信大概也在修憲之事上起到重要影響力。這仍然和統一大業有關。因為要完成統一大業,所以習近平的意志力與自信資質就變得更為重要。而全代會大概也期望在不改變領導人的條件下,能夠有利於完成統一大業。



習近平未必想要採取武統手段,至少這應該不是他的理想途徑。但是,他還是可能覺得武統是不得不的選擇。因為台灣方面似乎並沒有展現出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台灣在言詞上、在意識上、在行動上顯然都是在持續朝向獨立建國的方向緩步前進。是可忍孰不可忍?



而習近平是夠強悍的領導者,既然不得不採取武統手段,那就不必猶豫,也不能心軟。



唯一的顧慮,也不是國際的批評聲浪,而是在美國。中美的實力對比究竟如何?美國的可能動向為何?美國有多強的協防台灣的意志?



美國的實力當然不可輕估,而且,美國顯然會積極介入兩岸事務。但是,如果美國因故陷入某種困境中,那麼,中共武統台灣的機會或許就來了。究竟有沒有什麼事情會讓美國陷入困境中呢?



其實,眼前似乎就有。疫情控制不佳,就讓美國陷入困局。現在,又有阿富汗的事情。雖然美國已經決心抽身,而且也已經實際採取撤退行動。但是,問題恐怕並不因此就能夠結束。



當年越南的海上難民,最後還是美國出面收容了最大宗。但是,這也還是經過幾年的磋商、折衝,最後才達成這樣的局面。美國也並不是輕易就能做出相關決定。總之,越戰讓美國付出了極大的痛苦代價。這次呢?我恐怕美國還是不容易解決善後事宜,總是要頭疼好一陣子,並且要實質上付出很大的物質與聲望代價。而這對中共而言卻是機會。



當然,如果武統戰爭延宕,中共不能快速拿下台灣。情況就可能轉而對中共非常不利。中共真有可能因此失去政權。



戰爭會不會延宕,部分取決於台灣的準備與反共的意志;另外當然就是美國的實力與作為。這些往往要事情發生才會知道結果。在甲午戰爭爆發前,清廷方面也曾經評估與日本的軍事實力對比。而重要的是,主戰的光緒帝似乎得到比較樂觀的評估意見。



習近平有可能錯誤地低估了台灣的抵抗力,或者低估了美國協防台灣的意志,從而不當地發動了戰爭。但是,台灣方面會不會也低估了兩岸軍事實力的落差,從而也低估了戰爭爆發的可能?



在以上這些分析之外,我還覺得,不宜低估習近平的執念。執念既關乎固執個性,也關乎念茲在茲的意圖。後者既反映企圖心與價值觀,也牽涉到人的思考框架。也有些大陸人對台灣想要獨立抱持同情態度。這種人當然極少。但是終究也還有。部分大陸出逃的民運人士就有同情台獨立場者。但是,習近平可能是另外一種極端,比較是狹隘的民族主義者。從這種觀點出發,統一就有無比的神聖性及不可寬容性與不可妥協性。無論如何,既然統一神聖,那麼,就沒有其他斟酌餘地。既然如此,那還有什麼好猶豫的?覷準時機就動手吧!



總之,從我的推想,習可能會對台灣動武。簡單說,因為他想要成為歷史偉人。想要成為偉人的人有可能實際上是妄人。問題是妄人永遠只是別人的評價,而絕不是當事人自己的認知,至少不是當下的自我認知。



有沒有辦法讓他意識到統一未必是那麼神聖,甚至可能只是一場妄想(因為即使軍事行動達到了形式統一,實質上卻是新的巨大整合困難的起點;也許對多數台灣民眾來說,那只是噩夢的開始)?這裡也許還有可努力的空間。有識之士也許可以多朝這個方向使力。這可能比論證台灣還屬於日本,應該有更大的說服力,特別是對廣大的中國民眾而言。是不是這樣呢?



又及:



有朋友提到阿富汗政府軍快速崩潰投降類似於1949年國府之於中共。



雖然我的主文重點在嘗試指出中共會不會在近期內對台灣動武,不過,關於國府敗於中共,乃至南越政府軍敗於北越,是不是有類似的決勝因素?是不是共同反映失敗一方的腐化?這個議題確實也很值得討論。



我大體同意是的,失敗與腐化程度有關。不過,我也想引用一下臉書“Chenglap 文章筆記”(8/16)的文章。該文指出,問題不在腐化(因為敵對雙方都會腐化),主要問題在於與美軍合作的一方必須配合美軍的分工體系,以致於他們往往缺少構組完整作戰體系的操作機會。這樣的參與模式會限制這些美軍的合作者。對於這位作者的論旨,我也有些商榷意見,不過,我大體還是同意他點出的另外問題點。配合美軍作戰的兵員,一旦美軍離開,很可能一時間會失去主心骨,變成一堆散兵游勇,這群人短期間內很難展開自主協同作戰。反之,敵軍可能本來就是自主式打游擊戰的型態,獨立作戰並沒有什麼問題。



但是,話說回來,我認為腐化問題仍然是值得重視的議題。腐化仍然是導致政府軍失敗的重要成因。雖然敵對雙方的人性本質其實很可能是高度相似的,同樣容易腐化的。但是,促成腐化與否還有另外一個要件,就是機會,或者是受誘惑的程度。我相信雙方在這一點上情況還是很不同的。那些躲在山洞裡的塔利班,比較沒有機會在物質面被腐化。也就是說,在當下他們還是比較沒有被腐化的。但是等他們掌握政權以後,他們也可能很快腐化。不過,那終究是日後的事情。在當下,他們的腐化程度還是比較輕微的。從而,他們的精神力比較能夠展現,同時內部成員之間也比較能夠團結。



另外還有一些因素會影響精神層面的向心力。以美國為主導的(政府)團隊,估計很難真正讓阿富汗人對它向心,包括政府中的阿富汗人在內。阿人與美國人彼此恐怕多半是互相利用、又彼此歧視的心態。大概通常是美國人歧視阿富汗人,但是,阿富汗人其實也會“歧視”美國人,至少覺得非我族類其心必異,而對美國人心存疑慮,乃至又因為文化隔閡及被歧視,而更生反感。



當年的美國史迪威與蔣介石(及其部屬)之間的矛盾、摩擦,其實也反映類似的難以同心的“合作”狀態。國共內戰,最後也是以“穿草鞋”的一方打敗“穿皮鞋”(?)的一方。情況其實也類似。



南越政府敗於北越,似乎情況也有類似之處。都是更有機會受到腐化誘惑的一方(同時也是行動上必須“配合”美國的一方),敗給了相對比較貧乏而情況較單純的一方。



但是,也正是因為幾個例子都有類似情節的發展,反而足以支持如下的看法:腐化雖然是人性,不過,嚴格說來,並不是“人性”的差異導致了勝敗結果(人性基本上沒有太大差異),而比較只能說是不同的腐化程度影響了勝敗結果(腐化程度大體是人性與受誘惑程度的綜合結果,或者思想會在其中起化學作用,不過,影響幅度對大眾而言大概有限)。



而我倒是還想到另外兩個值得討論的決勝因素(與前述未必沒有重疊):首先可能是民族主義情感。哪一邊更能夠凝聚民族主義情感很可能是決勝的關鍵因素。對此,答案很可能是不言自明的:與西方勢力結盟的一方比較是疏離民族主義情感的一方,或者說,他們更強調另外的價值,譬如所謂的普世價值,而相對較輕視民族主義價值。具體來說,當年的國民黨、南越政府與現在的阿富汗政府在表達民族主義情感方面可能做得不夠,也或者是比較容易被質疑。



此外,可能還有一層也是比較微妙,不易觀測的問題層面。雖然“集體意識”這種概念在社會學以外很少被人討論,也很少被理解,但我還是很關注這個議題。一個長期存在的社會,多少會形成一套主流集體意識,包含共同的情感、信仰與各種思維模式等。相對於所謂普世價值,各群體的集體意識可能與之有出入、有扞格。群體裡雖然可能有些人比較傾向普世價值,但是,極可能有更多人是不甚自覺地擁抱著集體意識。與此集體意識相近的勢力也就容易得到民心支持。民族主義情感也許是這種集體意識的一環,卻未必是其全部。在伊斯蘭世界裡,伊斯蘭信仰及其倫理很可能是這種集體意識的主要構成部分。當然,中國、越南則又有不同的集體意識內涵。



集體意識很可能與傳統文化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但是,也可能另外有一些反映時代精神或其他集體心理的成分。其中或許包含某種“仇外”心理。義和團的集體意識、太平天國的集體意識都可能有這種內涵。越南人也可能有仇恨西方(乃至仇恨中國)的這種仇外心理。



中共的得以崛起很可能與中國人的仇日、仇西帝的心理有關。國民黨這方面的表現相對比較緩和,也可以說是比較理性。但是,在那樣的時代裡,也就比較不被民眾悅納。從而,國民黨在獲得民心上就處於比較不利的地位。同樣地,南越政府親西方(法國與美國),也就比較與越南大眾疏離。所以最後也成為失敗的一方。



我另外還有一點懷疑。在阿富汗塔利班勢力內部,階級的矛盾大概較小,而在阿富汗政府及其附屬群體裡,內部的階級矛盾可能比較大。具體來說,政府及其附屬群體裡,可能有些資產階級人士,過著較充裕的生活。但是,政府軍卻未必屬於這種階級。政府軍可能屬於底層階級。他們和資產階級,甚至上層階級之間其實存在著階級矛盾。所以政府軍未必願意為這些不同階級的群體去拼命。這可能是政府軍不能打仗的真正重要原因。當年國府敗於共產黨,很可能也有類似的背景因素。



在上面這些例子裡,失敗的一方不但會失去許多權利、地位、資源,而且還會被嘲罵為腐敗、顢憨。但是,共產黨的勝利與伊斯蘭的勝利,以及親西方勢力的失敗,對這幾個國家來說究竟意味著什麼,其實值得玩味。從我的關注點來說,這意味著這些國家將迎來一種新的秩序狀態,只是這種秩序狀態很可能在個人人權層面是令人失望的,而其總體的整合程度也會是很大的問號。神學士政權會不會再度恢復那種令人恐怖的懲罰模式,還有待觀察,但是,對此我不樂觀。且讓我們大家慢慢觀察吧!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ag&aid=166569655

 回應文章

ST60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8/22 04:53
版主看錯問題!以中國國家利益來說,對台灣動武是需不需要、而非會不會!

台灣只是美國的棋子,美國玩不下去退出亞太,台灣政府馬上就崩潰!中美雙方綜合實力變化來看,已經過了黃金交叉點,美國還能在亞太撐幾年?既然如此,何必勞命傷財動武?和塔利班一樣坐等美國走人傀儡政府垮台!

美國扶持的阿富汗、南越政府為什麼站不住?和抗戰時期汪精衛南京政府一樣,只有無恥之徒才會為撈錢而加入偽政府當走狗,不是為國為民,怎可能站的住?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21-08-22 08:27 回覆:

"需不需要、而非會不會"。這兩個概念並不互斥。會不會發生,部分是需要所導致。至於需要與否,又可以進一步區分是主觀或客觀上的需要。譬如戰略上,中國大陸如果不能控制台灣,而由敵意的對方所控制,那麼對中國大陸就非常不利。如此,就會產生客觀上需要。但是,中國大陸也有主觀的需要想統一台灣。簡單說,中國大陸的多數民心是希望統一台灣的。這是歷史使命,也是想要雪恥的期望。而民心的主觀需要,也會成為領導者客觀的需要。這些需要,最後就會構成會不會的條件。

阿富汗政府未必那麼無恥,那麼廢物。這一點我很希望能夠為他們稍作辯護。雖然我並沒有真正研究過他們。但是,正是因為類似的悲劇故事情節已經有好幾樁,所以倒讓我們更容易進行推論。

我簡單提出三點理由來解釋阿富汗政府顯現的軟弱無力。第一,政府軍的組成和政府(特別是高官)的組成很可能是屬於不同階級的次群體。前者可能是無產階級,後者比較可能是屬於中產階級或上層階級。所以,阿富汗政府及其附隨者和他們的軍隊可能大體屬於不同的階級,所以內部有階級矛盾。反之,山洞裡的塔利班大家都接近一窮二白,也就”比較“沒有階級矛盾。這就可能使得政府軍容易離心,也就比較不能打仗(軍人可能想:我們幹什麼為你們賣命,讓你們過好日子?)。

這種內部階級矛盾的問題,我相信當年南越政府是類似的。甚至更早以前的國民政府也面對類似處境。

再者,親西方的阿富汗政府,在意識形態上很可能與一般阿富汗大眾的意識形態有很大距離。底層大眾對西方的意識形態是容易覺得格格不入的。這使得上下層的人更離心離德。這種意識形態的差異會強化上述的政府及其附隨者的內部階級矛盾;也可能讓塔利班比較能夠得到民心支持。就好像當年共產黨得到中國大陸民心、越共得到一般越南大眾民心類似。

另外還有一個因素影響阿富汗政府軍的戰力。就如我主文說的。政府軍一直是”配合“美軍作戰,美軍一走,他們就變成散兵游勇,難以組成可以自主並且協同作戰的軍隊。這不完全要怪美國,但卻也不能說全是阿富汗本身的錯。

戰力嚴重不行,加以和大眾可能離心離德,在這種情況下,政府官員也很難堅持抵抗。當年劉永福要守台灣,沒多久就跑了。為什麼?他怯懦嗎?他跟法國人打仗並不怯懦啊!重要的是他無法號令台灣的軍隊。那繼續耗下去有什麼意義?


Taig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8/20 08:48
更正:老蔣講的「三分軍事,七分政治」

Taig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8/20 08:28
版主說:特別是中共究竟會不會對台灣動武。我認為會。

毛澤東說要打「人民戰爭」。「人民戰爭」一詞一向被国民黨污衊為不恤民命的「人海戰術」;其实「人民戰爭」是「戰爭是爭取民心的戰爭」的意思。老蔣講的「三分政治,七分軍事」是同樣的意思。

中共要不要收回台灣,那是百分之一千,板上釘釘的事。會「文統」還是「武統」,那看台灣這方面的態度而定,像馬英九那樣的話,就是「文統」;像蔡英文這樣的話就是「武統」。

習近平是個胆大心細的人,他「打貪」拉下那麼多的幹部,居然不見硝煙;相比之下,毛澤東為了達到同樣的目的(拉下幹部)而發動「文化大革命」,我個人覺得習近平要比毛澤東高明。由於習近平的這種人格特質,我認為兩岸的統一,在習近平時代是最好的時刻,絕不會血流成河;換作是他人,將來不管是胡春華或丁薛祥或他人,恐怕都不會有習近平的胆識和手腕。堅決和果斷才能大事化小,遲疑和猶豫反而容易壞事。

狐禪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8/17 21:01
美國是去那兒打蟑螂的,打掉了,就要收工走人啦。別太自作多情,以為他要搞什麼兼善天下。別扭曲了事實--哪有什麼玫瑰園。。

一畝桑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8/17 15:20

分析有理

世事難料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8/17 14:46

兩岸會打?版主太小看買辦的力量了


1962年阿富汗的時髦女性
2021/08/17 14:17

神學士垮台逾20年 女性仍難回到社會...7張照片緬懷阿富汗女性自由時代  

https://www.storm.mg/article/377604  

1970年代的阿富汗女學生。

1962年阿富汗街頭的時髦女性。

1980年代的阿富汗街頭。

今日阿富汗 明日台灣。。。?
2021/08/17 13:53

46年前的今天:南越政權陷落 大批難民倉皇出逃(組圖)

http://blog.udn.com/amlink/21981891

圖為1975年,南越芽莊撤離現場,大量難民湧向已嚴重超載的美軍直升機,一位美國官員一拳將一個男子打倒在機艙外。Rolls Press/Popperfoto/Getty Images

爾後台灣淪陷?。。。。


一群畜牲白豬及日豬 帝國主義
2021/08/17 13:17

反共!反攻!反攻大陸去!

大陸是我們的國土。。。大陸是我們的家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