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培養"泛同理心"(pan-empathy)
2021/07/28 23:30:35瀏覽1627|回應47|推薦12

心理學裡有"同理心"(empathy)一詞。我想在前面加個"泛“字,”泛同理心"(pan-empathy)。為什麼要加個“泛”字,我後面會解釋。



在一般的翻譯裡,將empathy 譯為“同理心”,而sympathy譯為“同情心”(我覺得這個翻譯可能是有點顛倒了)。兩個詞在日常使用上常未明確區分,但如果要予以區辨,按照心理學上的說法,empathy必然涉及情緒層面,是去感受他人所經歷的感覺;而sympathy可以只是“認知”他人受到的痛苦,而未必會有自己的情緒捲入。(按:我以為既然以有無“情緒”捲入作為分辨,那麼,empathy應該譯為“同情心”才妥當。不過,後面的進一步討論卻又使我放棄了這個主張。)



同理心(empathy)就是惻隱之心,也就是孟子說的一種良知良能。而孟子還說:無惻隱之心,非人也。這也就是說,只要是人,就會有同理心,就能夠知覺、感受他人的痛苦。



但是,問題恐怕並非到此就已經完全釐清了。不同的人是不是有不同強度的同理心呢?會不會對不同的事物有不同強度的同理心呢?所謂“婦人之仁”是不是暗示只對特定而狹小的圈子裡的人才有特別強烈的同理心(而對更廣大範圍裡的其他人卻缺乏同理心)呢?不同的文化與生活經驗會不會影響同理心的發展呢?



中文裡的“人情冷暖”一詞,所暗示的往往更多是現實世界裡人際的冷漠。這常常是許多人對現實生活多所體會以後的感慨。換言之,同理心的表現似乎常常是不足的;人們似乎吝於表現同理心。



有部華語電影短片“車四十四”,曾獲第58屆威尼斯電影節評委會大獎(2001年)。片中,公車女司機在車子行經偏遠地區時遭到三名乘客強暴,其他乘客中只有一人出來嘗試救助,卻遭暴徒打傷。稍後,女司機在再度開動公車前,強行要求救她的男子下車,而其他乘客也催他下車,以免繼續耽擱時間。男子只好委屈下車。女司機接著就把車子開下了山溝。



這部電影涉及(缺乏)同理心的議題。車上的乘客中,暴徒不論,其他多數乘客也顯得非常冷漠。結果,也因為冷漠而遭到懲罰。



會有這樣的電影,多少是想要反映社會的真實,至少是某一面的真實。電影裡的那位女司機顯然是對社會人性非常失望,所以採取了最激烈的棄絕行動。



是不是有些社會中的人比較顯得缺少同理心?我相信差異是存在的。只是,這種不同社會之間的同理心的比較特別困難。即使有人嘗試提出評量數據,也未必叫人信服。特別是評比結果差的一方很少會同意這種評比結果。



不難想像,在越大型、異質性的都市中,人們可能會越表現得冷漠(有研究顯示,middle town的居民彼此間關係最緊密。換言之,偏鄉居民之間的關係未必是最緊密的)。不過,這可能不是唯一影響此等表現的因素。



馬克思思想強調“鬥爭”,這從他的“共產黨宣言”的正文第一段文字就可以看出。而毛澤東常常被引用的一句名言是:“與天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註一)。當時,還有些人突出如下的一段話“毛主席教导我们:“ 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的哲学”。斗则进,不斗则退,不斗则垮,不斗则修”。總之,曾經“鬥爭”是許多共產黨人樂意高喊的、代表革命精神的口號。



強調“鬥爭”,很可能會抑制同理心的發展與表現。雖然共產黨的鬥爭是有特定階級對象的。但是,以文革期間各派系之間的鬥爭(未必是“造反派”與“當權派”之間的鬥爭)來說,很可能已經沒法真正弄清楚誰是什麼階級了;總之,路線、意見不和就鬥吧!從而,同理心的發展很可能也是全面性地受到壓抑而變得微弱。即使僅限於階級鬥爭,既然把“鬥爭”行動作為意識聚焦所在,同理心也難免會被邊緣化。



傳統中國文化並不存在明顯鬥爭理論。不過,傳統中國社會可能也有些不利於同理心發展的因素。儘管儒家思想裡早已經有孟子所開展的“惻隱之心,仁之端也”的說法,但是,實際上,首先由於長期、普遍的匱乏,使得惻隱之心常常被迫要收斂。我們不難看到一些“求人難”這種勸世歌。它反映人民吝於施捨的現象。而吝於施捨未必是因為缺乏惻隱天性,而有可能是因為匱乏,所以不得不吝嗇。但是,這樣的社會對同理心的發展終究也缺乏鼓勵與誘導。



另外還有一個因素可能也值得提出。傳統中國社會裡,有很強的家族主義價值觀,人常常被要求為家族獻身。反之,在家族之外,人們的善意往往就會限缩。從而,就會出現“在家千日好,出外一時難”的感觸。而在移民眾多的城市裡,幫派勢力就變得很大,那是用來取代家族組織以形成秩序、提供服務的代替機制。而這都反映人們對家族以外的他人會限縮同理心的現實。



基督教刻意強調博愛與服務,這樣的倫理在傳統中國社會並不發達。總之,傳統中國文化對同理心的發展,主要是限制在家族成員之間,而比較沒有給予在大範圍中實踐的鼓勵。



進入到共產主義時代的中國社會,傳統家庭倫理受到嚴重打擊,卻又碰上鬥爭哲學思想流行。如此,同理心的發展環境始終處於惡劣狀態。由此形成的民眾同理心,事實上恐怕難有好評。



史懷哲、德瑞莎等人深入偏鄉傳教、服務。基督教徒的類似行動,在台灣也並不罕見。西方基督教徒在台灣偏鄉服務數十年,這也已成為一個引人注目的現象。當然,這只是舉例,基督教的博愛倫理的實踐,體現了同理心,很可能同時也激發了更多人的同理心。



為什麼需要討論同理心這個議題?簡單說,就是因為同理心的發展可能不足,甚且因此造成悲劇。



有人曾經比較如下兩場戰爭的死亡人數:清末太平天國之亂、美國南北戰爭。前者死亡人數超過2千萬人;後者則是約60萬人。即使以死亡率來說,清末中國的戰爭也遠超過美國南北戰爭。在清軍攻入南京城後,也曾肆行屠殺,造成約二十萬到三十萬人的死亡。這是不人道的殺戮。在缺少同理心,又是在仇恨與恐懼等心理背景下,殺戮就成為可能。實際上,1940年代末的國共內戰,同樣也出現了大量的傷亡。



中國人口過多(?),似乎容易使人命顯得輕賤。但是,對每個人來說,身家性命還是非常寶貴的。殘酷殺戮頻頻上演,究竟是為哪樁?



殺戮或傷害行動當然也都有理由。典型的理由當然就是強調對方的可惡。譬如“你們是漢奸”、“你們意圖顛覆國家”...,這往往就是充分的殺人理由。總之,只要能夠指出對方可惡至極,就有理由殺人。至於對方的那些具體行動,真的可惡至極嗎?往往是由掌握殺人權力的人說了算。換言之,從他人的觀點看,事情未必就那麼可惡,未必就應該給予極端懲罰。



這裡,其實就有同理心的作用在。缺少同理心是殺戮悲劇的重要根源因素。



有件事曾經讓我很感慨。當年越戰方酣,美國派了勞軍團赴南越,為美軍勞軍;幾乎同時間,美國兩位著名藝人珍芳達、瓊拜亞卻跑去北越,為北越軍民獻唱。這兩個人回到美國當然也引起軒然大波,大概也有不少人對她們兩人進行口誅筆伐。關鍵是美國政府並沒有對她們施予任何懲罰。這兩個人繼續在美國活得很滋潤。這背後反映的是一種寬容精神,也有同理心的作用。



換個場景。在華人世界裡,光是為了“你不是中國人”、“我不是中國人”這種事情,就可以彼此罵成一團。



加拿大可以容忍魁北克進行獨立公投,英國可以容忍蘇格蘭進行獨立公投,但是,當台灣有人提出獨立主張時,中共則是表示:“台獨膽敢挑釁,中國有權利採取任何需要的手段予以制止”,並且強調武力犯台仍是中國選項。



當然,中共方面常常提到,當年美國南方想要獨立,豈不也是遭遇了戰爭?但是,那畢竟是在19世紀,而且,在南軍戰敗以後,南軍的指揮官李將軍不僅沒有受到懲罰,還能夠去擔任大學校長。



華人傾向以狹隘的民族主義要求標準,去嚴厲懲罰被認為不符合標準的成員。許秀中女士本來是個中國愛國青年,和許多其他中國青年人一樣。但是,她在去了澳洲以後,發覺過去的態度有問題,開始去關注維吾爾人被壓迫的問題,並且為他們發聲。結果,她被幾十家中文媒體稱為“妖女”丶“漢奸”,還把她描述為淫蕩不堪的女性。這裡面,少了尊重,更少了人道與同理心。



我這些年越觀察到這種問題現象,就越難過,亟思改變這種心靈狀態。但是,難度實在很大。人是很難接受批評的。集體更容易抵制、反制對集體的批評。批評集體的人很難有好下場。



我曾經對一位中醫師直率指出說中醫固步自封,需要改變。我認為這不是針對他個人,但是,結果這個中醫師從此再也不主動跟我說話。



我批評中共與中國大陸,也是頻頻遭到痛罵。幸好是隔著網路,比較能夠做到眼不見為淨。但是,批評希望能夠促成的改變,那就很渺茫了。



用言語或其他攻擊手段讓異議者噤聲,這其實並不能讓問題消失,倒是會讓問題積澱而惡化。缺少同理心,只能夠讓中國社會(或華人社會)內部永遠緊張,隨時存在爆發衝突的危機。這不是走向長治久安的好途徑。



擁抱同溫層,打擊異議聲。在一定程度上,這是自然的人心反應。人就是如此自我中心、我群中心的存在。但是,如果希望社會能夠有秩序,而且是比較文明的秩序,不是由高壓形成的秩序,那就應該培養同理心。豐富的同理心,能夠讓人更寬容、理解異議者。異議也就不再是會導致社會崩解的因素,反而是讓社會顯得豐富、多元、有活力的因素。這種多元性也會是創造力的泉源。



有人也許會辯解說:擁抱同溫層也是一種同理心的表現啊!我對我們團體(we-group)就充滿了同理心啊!這有什麼錯?



同理心顯然不能只是對與己性質相同的對象產生感同身受的感覺。社會永遠包括許多異己者,人如果不能對異己者產生同理心,社會就很難真正和諧。所以,感同身受,還要有理性思考框架來支撐,讓人能夠對異己者產生理性理解。我們不僅是要知道異己者有痛苦,而且,能夠體會他們為何會覺得痛苦,覺得如果處於同樣情境條件下,我亦會覺得痛苦。這樣的同理心,含有理性理解的成分,稱為“同理心”也就並不為過。



在中國社會裡,許多人可能因為經歷過許多的痛苦,所以收斂了同理心,變得冷漠。他們的冷漠可能其來有自。但是,成員如果缺少同理心,很可能又會讓這個社會更容易讓人陷入痛苦中。這會是一種惡性循環的悲劇。要打破悲劇循環,就要更自主地去培養同理心,減少冷漠、減少無積極意義的懲罰、攻擊行動。



當我們開始意識到,對異議者、異己者應該抱持更多同理心時,我們很自然會發現,應該發揮同理心的對象其實是無界的。我們曾經以為的不可理喻或絕不可原諒的對象,其實往往都只是我們狹隘思維下產生的決絕敵對心態。當我們先放下某些橫亙在心中的樑木時,對象竟然也往往變得友善、容易相處了。不共戴天,可能只是出於狹窄心態看待事物的結果。從而,同理心可以普遍使用在廣大的範圍內。這是一種“泛同理心”。從這裡出發,我們也許發現,視野之內根本沒有敵人。



培養泛同理心,應該是我們當前重要的教育目標!



註一:

毛澤東的三“鬥”說流傳於文革時期。晚近卻有人指出,毛澤東1917年時寫的原文是三個“奮鬥”,而不是三個“鬥”字;並且詮釋說“奮鬥”的意思應該是指合作努力做到最好,而不是要與誰“鬥爭”。毛澤東當初的原意究竟為何,我偏向認為是“compete with”,而不是"fight with"(原初語意沒有這麼強),但也絕不是強調合作精神的“fight together with”,因為這種解釋會使整句話失去行動對象指涉--“fight with whom?”。會有這種新詮釋大概主要是反映時代思潮的改變。在文革期間,“鬥爭”很可能並不給人不好的感覺,反而是革命時代的重要精神特色;而現在會提出強調合作精神的新詮釋,大概是晚近比較講究內部“和諧”使然,是“維穩”時代出現的新心態。而原先毛澤東應該是受到嚴復翻譯天演論時提倡的“人定勝天”思想的影響,所以要與天地人相爭。至於把他人作為“鬥爭”對象,這應該是他接觸馬克思思想以後的事。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ag&aid=165846086

 回應文章 頁/共 5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_+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21/08/01 10:13
鴉片戰爭180年。盲打打錯字。

!#@$%^&*()_+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21/08/01 10:08
三腳貓就是三腳貓。

很多三腳貓拿明末清初的傳教士說廢話。如果傳教士真能把中國科學帶起來,土耳其也是世界強國了。傳教士在中國奇技淫巧的時代,土耳其還是鄂圖曼帝國。而且到17世紀,原則上還算強大,還造得出他媽的軍艦和大砲,歐洲人還會怕。

結果咧?土耳其好歹有一塊算是歐洲。從來沒和基督教斷過交流。和歐洲的資訊流通可能是中國的一百倍、一千倍、一萬倍。後來有沒有完成現代化?

義大利都不算歐洲科技的第一梯隊。為了傳教過來的傳教士,能比兒童英語班的John老師好多少?

事實很簡單。沒有戰爭,沒有進步。中國在和平時代沒完成現代化。中國被打了以後,大約150年就已經現代化了。到現在鴉片戰爭已經170年,內戰大致上底定70年,中國初步具備在第一島鏈戰場清除日本和美國的實力。

日本1858年明治維新。1904年打贏日俄戰爭。俄國從來都不是海軍強權。日本有甲午戰爭賠款,俄國艦隊繞了半個地球到達戰場,日本還有英國撐腰。也要花將近半個世紀才能打仗。

文科為什麼是垃圾?就是因為文科連自己的問題都不懂,都無法解答。

Taig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8/01 08:22
版主在給「路人乙」的回覆中提到了我,玆簡覆一下。版主說:「Taiga把他們帶來的事物,稱為奇技淫巧。這是中國官方想要人民形成的看法。…湯因為修訂曆法差點枉死。中國官僚就是這樣對待他的」

我的「奇技淫巧」四個字是加上引號的,表示這是引用來的,不是我本人的看法。

不過,我小的時候看人在路邊賣藥,他拿了一個試管,裡面裝了紅黑色的液體,他說這是一個身體不好的人的血液,加入了他的藥粉後,搖一搖,試管內的紅黑色液體立刻變成鮮紅色,他說他的藥有「清血」的功能。

利瑪竇等人來中国主要的任務是傳教,他帶來他本人擅長的幾何學和製作地圖技術這是為了吸引「觀眾」(信眾)的手法,說它是「奇技淫巧」是蔑視了它的「知識深度」,当然不對;但對中国士大夫所重視的「経世濟国」大業來講則是小事一樁。

比如說,明朝有個皇帝沈迷於「木工」,做木工也是需要「知識深度」和「技術深度」的,但這對他幹皇帝這個工作不但毫無幫助,甚至是有很大的妨碍的。

徐光啟無疑是個IQ200的人,他行有餘力,幹禮部尚書之外學了很多「奇技淫巧」,那是上帝對他的厚愛,可不是每個人都這麼受上帝眷顧的。

一群畜牲民主
2021/08/01 01:32

>> 我不是“您“,我熱衷探討人的"情緒".有什麼矛貭?

當然矛盾囉!人家文章主題在探討台獨、大陸及兩岸,而你卻說你在探討“情緒”,閣下“情緒”性的發言與探討“情緒”,是否應去看精神科醫生,探討“情緒”,比較適當。恐怕您跑錯了地方?

>> 任何什麼“共匪野鶴”發表了什麼言論,為什麽會引起你强烈的回應? 在UDN裡有其他格主天天罵支那豬,你為什麼不去回應?

野鶴確實發表了毛匪當初在大陸鬥蔣,挑撥仇恨的做法,這是事實,樓下有抄錄野鶴全文,有什麼不對?俺可沒說是現今富強的中國與中共。UDN裡有其他格主天天罵支那豬,應該說UDN為什麼不去回應或刪除?另外,俺怎麼可能會跑去污濁的綠蛆處發言,髒了俺的手。但此處是泛藍文章與發言處,怎麼能讓綠蛆橫行,甚至偽裝身份?


外星人大轉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你在加國心繫台灣,是你,你很了不起,
2021/08/01 01:01
我不是“您“,我熱衷探討人的"情緒".有什麼矛貭?

任何什麼“共匪野鶴”發表了什麼言論,為什麽會引起你强烈的回應?

在UDN裡有其他格主天天罵支那豬,你為什麼不去回應?

情緒本身不存在,不會自己存在,背後必有原因,
情緒不會無中生有,所有的情緒都來自"你相信什麼是真的”!

你儘管継續憤怒的用文字帶圖來滿足表達你的內心需求.我不會去干涉的.你對我也不產生威脅!

你的口氣和某位格主很相似.

一群畜牲民主
2021/08/01 00:42

那您的意思為何呢?莫說路過,就連俺都看不懂,憑白無故的冒出個 "...但是版主從未使用三字經、粗穢字詞...";

那麼是誰在使用三字經、粗穢字詞駡版主呢?

您說:"您不須知道任何漢奸與台獨之間關連,生長生活生存在加拿大已有足夠挑戰、責任和義務要承當...",

那麼版主所探討的眾多文章當中,就是在探討台獨、大陸及兩岸問題,而您又說,生長生活生存在加拿大已有足夠挑戰、責任和義務要承當,不須知道任何漢奸與台獨之間關連,那麼閣下來此,不是自相矛盾嗎?

怎麼俺也是來自加拿大,自已也有足夠挑戰、責任和義務要承當,怎麼就可以在此關心國事呢?發言不離題。


外星人大轉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路過人不必來找麻煩,
2021/07/31 23:36
"請勿栽贓、張冠李戴".....
"指桑駡槐".....

在下出文字定義之前,把全文看仔細,若理解力不足,扭曲原意或擅自詮釋,就是自找干擾,

我不湏知道任何漢奸與台獨不獨之間關連,生長生活生存在加拿大已有足夠挑戰、責任和義務要承當,

把全回應文看清楚;一個省破產,何湏出軍鎮壓?

你要問問自己為什麼我的回應會激動你的情緖反應?

路過
2021/07/31 22:59

固然版主未使用三字經、粗穢字詞,但也未見任何其他網友對版主使用三字經、粗穢字詞。所以請勿栽贓、張冠李戴,才是。

倒是只見這位老兄 - 筆名“生銹野鶴”使用粗穢字辭、仇恨字眼,煽動挑撥省籍仇恨、潑糞及栽贓族群,例如什麼:

"...本省人又醜,又土,又笨,只能當奴才..." 在威權時代,靠著外省人精英才創四小龍之首的經濟奇蹟. 唉唷,說來說去,"人的種就是賤"....

蔣光頭逃到台灣的外省人,第一代第二代吃香喝辣,既得利益者衆,...眷村,是否為外省人既得利益? 外省第二代走後門、靠闗係、靠送紅包...等等,不管"肚裡是草是糞",都輕易順利入學就業;入出境管理局、煙酒公賣局經理、糖廠廠長、電視台"下三爛"導播、...各大小國、黨營事業中,"蹲在茅坑不拉屎"的大官小工,"廢材廢料一堆"...

所以情節相當嚴重,不自愛,因此有網友回擊,實乃咎由自取也。

閣下應該不須知道"那些"外省漢奸的來龍去脈,只須知道外省漢奸與台獨之間的關連標準,即可。

...不管魁北克未來會不會再有公投或公投成功,如果加拿大聯邦要動用軍隊鎮壓,那是加拿大主體的決定,閣下不能替他們做決定。

至於閣下說道這位版主充満fear-based的情緒,難道是指"出岫閒雲"版主閣下嗎?還是指桑駡槐,另有其人?


外星人大轉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今天在這裡,各自發表觀点,版主包容心夠大,雖然版主有太多繆論和悖論,
2021/07/31 21:10
但是版主從未使用三字經、粗穢字詞.

有回應者給我update,

1.我不知道不認識那些 "外省漢奸"的來龍去脈.

2.英、法是世仇,法裔魁省在過去吵鬧要獨立、公投也未過半,近10年不吵不鬧了,為什麼?因為過去公投結果,只帶來経濟不振萎縮.
法裔魁省在很久以來,一面不斷要求公投独立、一面不斷依賴聯邦財力支助.
不管未來會不會再有公投或公投成功,聯邦都沒必要用軍隊鎮壓,因為獨立等於一個省破産,有什麽意義?何湏鎮壓?
如果魁省從以前就有智慧,積極努力發展経濟,讓該省富裕不湏依賴聯邦財力支援,日後吵嚷公投獨立才有意義.

3.至於台灣的問題;我離開太久,早就脫節.吵吵鬧鬧駡來駡去都在用fear-based的【情緒】,問題永遠迴轉.

這位版主充満fear-based的情緒,誰也無能為力去做出任何改變.
我要强調一次: 仇恨,來自Fear, Fear是種子,仇恨是生根茁壯的大樹.
一個個體所有的內、外在活動與表現,是一個整体、群体的反映.

!#@$%^&*()_+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21/07/31 15:58
你说你公道,我说我公道,公道不公道,只有天知道。

科學家發現連很多低等動物都有公平的觀念。什麼下等貨色都能覺得自己被虧待。下三濫從來看不清楚自己。怎麼怨天尤人都不奇怪。我也不想辯了。

如果北京想讓台灣長治久安,自然要想辦法清除有害人口。今天不感激蔣介石的,明天還會是社會的毒瘤。

當年在大陸的世代也許有資格討厭蔣介石。因為後來多數人讓共產黨執政。在台灣的,沒幾隻小貓有資格說蔣介石壞話。沒有蔣介石,現在他們還在日據時代當佃農。下等人就是下等人。他們也不會得到九年國教。

琉球人在1945年4月被他媽的大和人強迫玉碎。在美軍登陸以後集體殉他媽的侵略琉球國的大日本帝國。死掉了好像有1/3人口。戰後在美國軍管下任由美軍控制。聽話的才能做美軍的生意。到今天琉球還是日本最窮的地方。而且美軍有治外法權,在全日本犯法都不在乎。

真是下等人。在日據時代學不會標準的東京日語。只有九州、四國的窮人願意到台灣。到現在還不懂日本歷史。中國強大以後也不會跟過去。反而以當日本的奴才為榮。實在是活該被日本人看不起。

受了蔣介石那麼多恩惠。要是知道感激,說不定還能得到日本人敬佩。被日本人當成可敬的對手。現在這個樣子,換成我是日本人,歧視早就藏不住了。
頁/共 5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