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再論民主化與自律
2021/02/25 00:46:33瀏覽2205|回應43|推薦22

2018年,網路上曾經盛傳一則題為中美這七年的文章,說是由美國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托馬斯·弗里曼(Thomas Friedman)所撰。他也是世界是平的一書的作者。根據網路上的說法,說「美國《紐約時報》震撼對比美中,轟動白宮高層」。這篇文章同時有英文、繁體中文、簡體中文三種版本,在兩岸的社群網站、內容農場、入口平台等流傳。稍後經過檢視,該作者確實在2008年寫過A biblical seven years一文,表達中國在奧運會上的卓越表現令人驚艷。但是,該文與中美這七年一文其實只有前面三段相同,後面則是被人改寫的內容。一個重要的差異在於,中美這七年一文盛讚中國在政治體制上的優越,故能達成顯著的進步成果。

改寫西方人的文章,冒名頌讚中國,特別是中國的政治體制,這種做法既不誠實,更可能誤導,其中隱藏著對反民主思維的宣傳。這實在很糟糕。

最近,我在網路上嘗試對大陸的朋友們鼓吹民主制,結果遭到反駁(其實類似的經驗發生過多次);於是我只好嘗試繼續為文辯護民主體制。意外的是有好幾位好像是台灣的網友也質疑或反對我對民主化的意見,這不免讓我有些困惑。

我其實可以想像,有些人並不那麼支持民主制,兩岸皆然(當然,大陸尤多),但是,似乎這股勢力比我想像要更強大(不知道是不是有受到美國疫情日趨嚴重的情況影響)。對此,我不免覺得有點憂心。不過,從好的一面來說,也許正是這樣的對話與爭議裡面就藏著一些重要的蛛絲馬跡,可以揭露一個可能困擾很多人的問題:為什麼中國遲遲不能走向民主化?

人們的思維會引導、甚至決定人們的走向(如果說決定太超過,那麼就說思維的局限可能局限了人們實際可以到達的境界)。思維無法到達的境界,實踐行動也就不可能到達。麻煩的是:思維既引導、限制我們的走向,但是我們卻常常並不能察覺我們思維裡的偏執或其他局限。

我以為,相對於近代西方人,中國人的這種思維局限或偏執的問題是更嚴重的,近代西方文明相對於中國的優勢,主要是思維局限程度差異的結果(而不是智能差異所造成)。思維模式與社會體制是互相影響、互相為用的。社會體制捆綁/支撐思維,思維也捆綁/支撐社會體制。我們有時候會希望思維能夠帶領改變社會體制,但是,既有的社會體制卻繼續捆綁著思維,使思維帶領突破的可能性也受到捆綁。

回顧中國的民主化歷程,著實是一段令人傷心的故事,裡面充滿了滄桑。展望未來,短期內似乎也難有好景。其實,我並不期待中國大陸出現一夕翻盤、立馬民主化的情景。那樣做很有可能重蹈百餘年前中國民主化的悲劇覆轍。但是,話說回來,如果大家努力的方向總是在強調民主之惡,而鼓勵向反民主的方向前進,那就真糟糕了。我期望,在中國大陸,至少能讓民主價值得到人心由衷的肯定。體制上則不妨漸進調整,甚至必要時可以考慮曲線前進的彈性做法。重要的是,方向不宜逆反。

民主的優越性何在,這裡不擬太多申述。我以為,民主的優點在於創造有利維護個人主體性的制度結構;並且設置安全閥,紓解可能的民怨。至於民主的具體操作,其實目前還有改進空間,也應該容許在不同時空背景下採取不盡相同的形式。但是,對普遍個人主體性原則的維護,這種基本精神應該得到彰顯,不能因為操作形式的考慮而犧牲。

我認為西方能夠率先民主化,部分可歸因於基督教倫理。這個說法的確受到德國社會學者韋伯(Max Weber)的影響。但是,韋伯的說法其實比較嚴謹。他是說基督新教倫理中的某些內涵(譬如現世禁慾(this-worldly asceticism)或者余英時教授所謂入世苦行)可轉化成資本主義所必要的精神特質(從而讓近代西方得以跨越建立資本主義制度的一道重要門檻)。

而我則是放大了說,強調基督教倫理的某些層面有利於民主化。其中的重要作用機制是自律精神(這與現世禁慾大體重疊,但是,可以有更多世俗化的內涵)。

我認為自律是民主化的重要條件。社會缺少普遍的自律習性,民主化就更容易帶來混亂,並且回頭來摧毀民主。

關於自律與民主化的關係,前台灣大學政治學者江宜樺教授似乎有異議。江教授認為各種宗教倫理(包括儒家倫理)都重視自律。但是,並不是各種宗教都促成民主化。所以,他並不認為自律習性與民主化有重大關係。

我承認,理論上每個社會、特別是每種宗教倫理幾乎都鼓勵道德自律。但是,顯然有些社會太世俗化,使道德自律難以深入內心,而容易淪為口頭表述,甚至成為偽飾,適足掩蓋內心真實欲望。往往要基於信仰,乃至某種自我提升的意志,人們才比較會相信某些道德或社會規範具有神聖性或真崇高的意義,從而願意將之內化。許多人由衷願意遵守規範,特別是集體中的權利義務規範,民主體制才得以穩固。

當然,即使是號稱宗教,也有些是比較世俗化的。以儒家倫理來說,它就很少談到超自然的世界,也就是說,儒家思想的關注是很傾向世俗世界的。這很可能會限制其倫理的實際道德化作用。

我大膽認為基督教倫理的道德教化作用是比儒家來得強大的。一個比較外顯的差異是在儀式的層面。基督教要求信徒每週做禮拜,更要時時祈禱。牧師則被要求勤於探訪信眾(乃至其他民眾)。牧師並且被劃分教區,要對教區的人關切其生活大小事。如此,教會的教化作用當然強大。而教區也容易形成有凝聚力、有社會支持力的社區。儒家較少或沒有這些儀式,恐怕也就難有同等的教化功能。

關於道德教化作用的另外一個重要議題是自律他律的分野。他律道德(依照康德的道德觀點,這可能不算是道德)相對較消極,很可能也比較容易儀式化、表面化,並且漸漸失去強度。他律習性重的社會,很可能因為主體意識低度開展,所以比較不在乎民主化;而且可能容易在民主化的初期失去紀律而陷入混亂。唯有自律,才能夠展現、維護主體性。自律與他律之別涉及到主體性的開展與否。自律是主體性的保障。自律不足,主體性就會出問題。即使政治體制維護主體性,這種主體性也可能扭曲發展,甚至因此破壞民主制。我們可以說,民主化與主體性之間可能存在糾纏關係。說是糾纏,因為民主化維護主體性,但過度膨脹(而扭曲)的主體性卻可能反過來破壞民主的運行。當然,這是主體扭曲發展的結果,特別是自律不足的結果。

自律是很重要的人格特質,但是,自律境界如何達到卻是很大的難題。宗教信仰提供的道德教化,可能很容易流於他律,也就是說,宗教社群的影響,以及宗教儀式的影響,往往才是建立與維護人們道德意識的實際主要機制。而唯有高度內化的道德意識才達到自律的境界。真確的感動促成深度信仰,從而有助於深度內化。各種宗教之所以能夠增進道德意識,固然因為宗教對道德整合的關注,而各種宗教未必產生同等的道德教化效果,則又因為感動程度有別。

瑞士心理學者皮亞傑(Jean Piaget)承認,自律必須通過他律。但是,也有很多人相信,他律與自律互斥,他律會阻斷自律,在他律強大的社會,人們固然可能遵守一般社會規範,但卻未必能建立自律習性。換言之,他律習性下,人們習於由他人宰制,被動等待他人來維持紀律。如果維持紀律的他者不在,紀律可能就會崩壞,社會規範也就可能瓦解。越是世俗化的社會,可能越容易如此,因為缺少信仰的力量。

問題是,沒有經過他律,人能夠建立起自律習性嗎?我認為不能。缺少他律,人很難型塑道德意識的內容,也難以產生慣性。但是,他律既成,又往往囿於他律,人再難自主。所以,他律與自律的關係錯綜複雜,兩者很可能是相成又相反的關係。深一層的問題很可能是:自律如何能藉助他律而後又與之分道揚鑣?我覺得這裡有個關鍵改變、昇華的過程,並不是隨意就能夠實現的改變。

我大膽地說,基督教信仰可能成為重要的觸媒,在某個程度上實現了這種可能性,使一些人得以達到道德自律的境界,而不停滯在他律的階段。基督教信仰不只是有力量的信仰,而且是有特定方向的信仰,一種關注超越自我、朝向神的道德境界的理念。我認為這也是基督教倫理和世俗倫理、乃至其他宗教倫理比較有別之處。基督教倫理裡的雙劍觀(神國與俗世二分)在這裡可能有特別的意義。在對照下,俗世往往被預先認定為不公義的,有待改變的狀態。俗世中的人也是非理性的、少靈性的存在。基督教倫理傾向驅迫信徒改變自我的道德意識,也改變俗世的不公義。

相對來說,儒家的道德推力或者說社會支持度,可能沒有那麼強大;而儒家恐怕也比較沒有要超越自我的動機,而是更傾向強調自我實現的生活態度。自我實現是實現人本有的潛能;而超越自我,則要求從心靈深處改變自己。從某個意義上說,受儒家思想熏陶下的人,似乎比較容易自我感覺良好,較少原罪意識。自律習性的養成,靠著背倫理教條是不足的,需要信仰支撐。

新儒家的代表人物牟宗三教授曾經針對上述對儒家思想的批評而提出儒家是內在超越的倫理的論點。相對來說,基督教倫理則是一種外在超越的倫理(而因為外在,故永遠有隔)。但是,這又引起一種質疑聲音,譬如有人說內在無超越。或許也可以說,既是自我實現就無所謂超越,因為理想的道德境界所展現的人格特質是人所本具的(而先前只是潛在未顯)。相對於基督教倫理,儒家倫理對道德的追求似乎並不太強調刻意為之,部分是因為相信人並沒有原罪或惡根性,倒有先天的善性。但是,這種思維對於跳脫他律可能無益。因為自己不需要去努力分辨;因為相信人的本性就是善。至於所謂的本性裡,究竟有多少欲望的成分,而又有多少道德習性是源於社會或他力的作用、其中有無價值可疑的成分,很少人會去深思。

對我來說,基督教的倫理中可能還有個特別值得強調的一點:對的強調。這一點後來轉化成法國大革命的重要口號之一博愛。新約聖經裡對做了長足的詮釋,也把上帝愛人的觀念充分強調出來。它的感動力,很可能也是促成基督徒的道德意識能夠從他律昇華為自律的關鍵力量。

儒家也談仁愛,其實與基督教倫理有相近之處。孟子關於人性的一些討論,其實也很能鼓舞人心,從而也讓儒家思想得以長期矗立,成為中國文化傳統的主流之一。不過,相比於新約聖經裡如下的語句我若將所有的賙濟窮人,又捨己身叫人焚燒,卻沒有愛,仍然於我無益。 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儒家談仁愛似乎又過於抽象化、平面化,少了感動力,少了張力下的選擇指引,也可能少了具體實踐時的明確性。儒家的道德教化如果有什麼問題,或可從兩方面來說。一則,教化強度可能相對基督教較弱。因為它少了許多宗教儀式,也少了那些社會凝聚力與社會支持。

我以為基督教作為宗教信仰,其教義難免多少會帶有神本色彩而相對背離人本主義思維,而後者可能更切近於當代的思維模式;儒家則是相對較少神本色彩、較接近人本主義思想的文化傳統。人本主義思想比較強調人的主體性,神本思想則可能更強調神的主體性,而人的主體性則被限縮。但是,基督教倫理很可能在促成道德自律習性上,產生了更積極的作用。這除了是信仰的力量,也因為基督教倫理內涵的特色。超越自我自我實現的目標朝向,可能產生關鍵作用。不過,近代西方從神本朝向人本轉變,可能對型塑自律性格又有強大的作用契機。

當然不是每個名義上的基督徒都能做好道德自律,教徒裡一定有不少人是掛羊頭賣狗肉、隨時可以藉教欺人的。但是,確實會有一些人做到道德自律的某種程度的要求,並且因此對社會起到正面轉化作用。想想像史懷哲那種遠到非洲、亞洲偏鄉服務大半生的傳教士的表現,或許就不難理解這一點。

談到道德水準的議題,有人會連結到資源匱乏與否的考慮。有人會說到前期中國人均資源匱乏的影響的問題。我相信中國人確實曾經長期經歷匱乏的生活,並且因此塑造了某種長期匱乏社會成員的特殊性格,譬如節儉、勤勞,但是,很可能也促成強烈的零和(zero-sum)思維。後者比較是負面的習性,也很可能是會破壞道德自律的因素。這些最後恐怕會對異質社會產生破壞作用。

資源匱乏的問題,或者其他經濟條件問題,對社會發展的影響力當然不可小覷。但是,經濟條件並不是終極的、絕對的唯一的自變項、決定因。社會的經濟條件的改善是明顯可能的,而這也和人們的思維有關。思維的改變有可能改變經濟條件。

再回到關於中國社會的民主化議題。回溯民國初年的歷史,一方面有些人在勉力推動走向民主化,但是,過程中也出現了許多阻礙民主化的事件。譬如宋教仁被刺,他主張的責任內閣制也就很難發揚。而他的死卻又成為永恆之謎,也就是說,刺殺主使者也永遠不讓別人知道是他所為。不論主使者是誰,但是,可以確定,這是不誠實的行動,而且是破壞民主化的行動。這種行動反映的就是令人遺憾的、缺少道德自律的性格。

袁世凱本人也有一些行動是令人遺憾的動作,譬如解散國會、搞君主立憲制等。我其實無法斷言說袁世凱是完全基於私心、權力欲而放棄共和體制,但是,如果拿袁世凱與華盛頓相比,後者似乎展現了更高貴的品格,也因此為美國的民主制度奠定穩固的基礎。

事實上,當時的國會成員的表現,恐怕也是讓很多人失望的。當時國會的一些過激或惡劣表現可能部分解釋為什麼會出現解散國會的悲劇。

之後出現的諸多地方軍閥,也少能展現高風亮節。以致民國初年的軍閥割據歷史大多是被當作一段混亂的悲劇歷史來描述。

近年來,也有漸多的研究者認為,民國初年時的國共兩黨,因為採取過激的革命手段,其實也對國家的穩定,乃至維護民主體制,起到部分破壞的效果。

我無意將問題完全歸咎於上述相關諸人的個人道德自律問題。其他的資源因素與結構條件因素很可能起更大的作用。但是,如果把其他負面結構條件因素視為固然、視為恰是需要變革的問題所在,那麼,社會普遍缺乏足夠的自律習性,就會成為在關鍵時刻無法穩定推進改革與維護民主體制的核心性問題。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ag&aid=156794117

 回應文章 頁/共 5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驀然回首 (拜登出手? 趙少康主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再回答27樓, 另一個 以前未曾注意處
2021/03/14 15:59

您提到的張汝京和蔣尚義,不好意思,您又自我打臉了!

張汝京是因為先與台灣決裂,才出走 並放棄台灣國籍的。在大陸時,又被台積電聯手美國訴訟整垮的。 蔣尚義 不是最近才又回大陸去的嗎? 而且引起另一位台灣人梁孟松的不滿。都是台灣人自己的人事傾軋。

曾經提醒過格主,討論問題最好不要牽涉到個人恩怨,尤其是複雜的人事關係。

我的朋友楊世光,曾幫助許多台商朋友 調停糾紛, 他最明白所謂「產業幾乎都歸入他人之手」是怎麼回事。 鎩羽而歸的台商, 從來不會告訴你, 因為自己不守法,苛待員工, 或是官商勾結 被查獲.... 等等劣跡。

事實上,不僅在大陸,甚至連東南亞一帶的台商,有很多都是惡名昭彰。


驀然回首 (拜登出手? 趙少康主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和台灣大多數的人一樣見識,您並不寂寞呀!
2021/03/12 06:35

 格主說「在解嚴以後,在後兩蔣時代,國民黨還能存在,主要是拜民主化所賜」。按照您的邏輯,共產黨在70多年前,民主化早就 走在了台灣前面! 因為 原始的國民黨, 一直都保存在大陸,並且受到禮遇,沒遭受台灣式的 被抄黨奪產。

 「在解嚴以後,在後兩蔣時代,國民黨還能存在,主要是拜民主化所賜」。格主天真到了匪夷所思 的地步!建議格主,不要說出如此貽笑大方的話。看不懂台灣兒皇帝 背後的那隻提線手 ? 美國不會容許民進黨,消滅國民黨,也不會容許民進黨,關押馬英九,雖然民進黨很想如此做。 這都是在我部落格裡,準確的預測過。

 這也是為什麼,我總能神準的預測台灣的政治走向。您可以 參考我部落格裡,對換柱,特赦陳水扁,起訴馬英九,韓國瑜三輸,趙少康參選.... 總總預測。

 不帶情緒,沒有偏見,縱觀大歷史,橫看全世界,自然就能預測天下大勢。我曾經如此期許格主,看來只能要求自己了!


驀然回首 (拜登出手? 趙少康主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格主的回應, 一再顯示您對大陸的陌生,與膝蓋式的 典型台灣反應
2021/03/12 05:49

 且不提大陸網路上一抓一大把,對中共的批評。 更有些居心不良的大V, 靠嘲笑「愛國賊」「小粉紅」來標新立異,吸引流量。(真不想一再提醒您這一點。請您勤快一點,自己去閱讀)。

 格主的情緒太多,理性太少。「反正國際上任何對台灣的正面評價,在你看來都是假的」 只要把地點改成「大陸」,這句話 就是您的寫照,非常有趣的現象! 格主的答辯, 總是一副副的自畫像。 我其實對您這種心理現像,比較感興趣。

 我能提出數據 證據 和由此推論出來的論證, 而您只能 情緒性的猜測 Noam Chomsky 左派思想家的心路歷程。 如果我也照閣下的行事方式,早就可以批評 新教倫理說,本身就是爭議頗多,又完全不了解 東方文化下旳一隅之見。(當然對靠此寫論文升等的人,也還是有其價值)

 更有甚者,Noam Chomsky 會批評中國,可見他不是如格主所猜測,憑一己之好惡,而是就自己的認知 來就事論事。(附帶加一句,大陸的空汙已改善,比當今台灣好些,這就是他們的糾錯能力,快速的令人驚訝)

 格主對GDP 的評論讓我驚訝,2020年的GDP已有結論,金額數字都在那裡,誰說2020年GDP的棋局沒有到最後?

 尺有所短,寸有所長。Max Weber 的故國也有這句諺語「Auch ein blindes Huhn findet mal ein Korn」,任何事物都有兩面性。 格主沒必要,把自己降格成 網軍國家隊,也拿水果和芯片來說事。先前說過,我不會和 川粉義和團綠網軍交流。 更何況現在台灣剩下的唯一 護國神山台積電,還是在吃 威權蔣經國時代的老本!


驀然回首 (拜登出手? 趙少康主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很抱歉! 今天才注意到格主27樓的回應
2021/03/11 07:45

對於意識形態衝腦,引用不具參考價值 的宣傳資料,我都沒太用心去看

 耐心看完您27樓的回應,除了主觀的 全球幸福報告,令人啞然失笑。( 井底風光好,台灣難波萬,女人沒有主體性的 阿聯酋, 毒梟猖獗亂殺人的 墨西哥...還排在台灣前面哩!) 台灣是不是每況愈下,純然是主觀 自我感覺良好,或客觀 夜郎自大鬧劇 的觀察角度問題。

 GDP的數據更是錯誤! 又引用台灣的大內宣。 以詐騙聞名全球的台灣,政府玩弄數據的 大內宣, 也都達到了詐騙程度。

 簡單的科普一下 :

1: GDP計算公式,GDP = C + I + G + NX.  其中的NX,代表 出口總值, 減去進口總值的淨出口。台灣窮的去年 進口不多,所以讓 NX 這個數字很好看。

2: 台灣 去年對大陸的貿易依存度, 已經達到了43.9%, 換言之, 若扣除對大陸貿易順差 866.73億美元, 去年台灣 是貿易逆差,絕不會有這種GDP數字 。 還好意思拿來說嘴 ?

 中國大陸才是去年 主要經濟體中, 唯一的正成長, 並且勇冠全世界 達到2.3%。台灣也因此靠大陸 而水漲船高,有了正成長的GDP。

 即使在冷戰結束, 台灣這個 民選政府, 也果然應了Noam Chomsky 所說的「民主國家靠謊言欺騙統治」。讓格主始終 活在政治宣傳中。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21-03-11 21:56 回覆:

作為一位左派思想家,又自認為是自由自由的社會主義者,Chomsky 批評美國社會,並不奇怪。美國學者批評美國社會的,所在多有。我親身接觸過的就有好幾位。不過,中國大陸的學者要批評中共,則要冒遠比較大的風險。Chomsky對中國似乎頗有幾分好感。但是,他也說過:"China is probably the most polluted country in the world – you can't see. It's kind of a totalitarian state, so they kind of force it on people, but the level of pollution is awful。“也就是說,他認為中共對人民有強迫性,不過,污染還是最嚴重的問題。

當然,我並不認為CHomsky真了解中共。西方學者中的左派人士,往往思想浪漫,卻又常常不切實際。

關於GDP的討論,就作罷吧!反正國際上任何對台灣的正面評價,在你看來都是假的,你要這麼判斷,我還真沒轍。這可能就好像圍棋官子一樣。在棋局不到最後的時候,搶著打劫,沒什麼意思。大家只是打泥巴戰而已。

台灣在經濟上依賴中國大陸,是事實。這個事實是個複雜議題。在一定程度上說,我認為台灣是應該感謝中國大陸。但是,中國大陸事實上也喜歡或需要台灣的商品。所以也不需要太強調所謂讓利這個概念。讓不讓不是簡單可以定論。我比較高看台灣的商品,認為中國大陸喜歡台灣商品,包括水果等農產品。當然,芯片是另外一種狀況。重要的是,中國大陸其實隨時在準備利用經濟來挾制台灣。我認為這也是事實。台灣本來就是在風險中求活。既然如此,感謝就會打折了。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21-03-11 21:57 回覆:
自由自由-》自由派

驀然回首 (拜登出手? 趙少康主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是我誤會了格主,您的確沒有刪帖,特此致歉
2021/03/04 02:36

 我樓下的再貼文,是針對您上篇文章 的回應,是我自己弄錯了

談西方的兩面性:對劉兆玄先生”面具與口罩“一文的商榷 - 出岫閒雲的部落格 - udn部落格

  因為格主似乎意難平, 一直糾結於這個主題,我回應多了,也陷入了文字障, 被弄得昏頭轉向。這是現代社會資訊爆炸,真假難分,每個人的煩惱!所以在現代商業社會裡,廣告的疲勞轟炸下,三人成虎,獨立判斷變成了稀珍物。

  難怪精研 言語話術 的社會學大師 Noam Chomsky (社會學大師不是只有Max Weber) 會說 「民主國家靠謊言欺騙統治,專制國家則用棍棒統治」很少人能夠看透,美國是兩者兼具。 而中國走的是,揉合社會主義和中國傳統文化的第三條路。 這也是讓西方 抓狂恐懼的最大原因。在一神教 唯我獨尊的排他性 , 和深藏的種族優越感交織下,「西方中心論」不容倒塌! 可笑的是,還有一堆香蕉人,跟著搖旗吶喊。 唉! 暖風吹得遊人醉,莫把杭州當汴州!

     自憐言語難道斷

     且莫再陷文字障

     葉公好龍不識龍 

     指月之手多迷妄

P.S. 至於格主「拜登勝選的預測」,只要不是 綠色台灣川粉義和團,不是很正常嗎? 藥救有命人,您認為我會 和精神不正常的人交流嗎?


驀然回首 (拜登出手? 趙少康主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重貼文,順便改正 樓下的錯字,是民「主」討論
2021/03/03 12:55

  已經快要破產的西方民主制度中,內閣制比總統制好,而內閣制 也是沒有 連任限制的。 如果施政得民心,就能 一直連任,否則不是被民意趕下台,就是被黨內權力鬥爭逼宮。

  中共的「民主集中制」 是完全同樣的邏輯,只是把投票權 限縮給 有政治專業知識的黨員。我覺得這才是真正 中共的制度優越性

  國家的執政黨,不管名稱是「共產黨」「民主黨」 還是 「XX黨」, 就是中國現在的 政治專業團隊。和西方一樣,想要從政就加入政黨。

  不同的是,投票權只限於對政治有Sense的黨員。所以被選上的,都是從基層幹起,有一定實力和工作經驗 的從政者,也就是說「內行人選內行領導」,不會有 憑外貌和口條,被外行愚民 簇擁上去的繡花枕頭。

, 沒有人願意給密醫治病,也沒人敢搭上沒駕照司機的車子,但複雜度更高,和我們生活息息相關的政治,卻開放給「沒有領執照」的普羅大眾投票決定,不是很荒誕嗎? 


驀然回首 (拜登出手? 趙少康主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民族討論的試煉和 面對真相的勇氣
2021/03/03 12:28

 格主所謂「這句話對我來說是充滿模糊性的一句話」 是您刪帖,模糊焦點吧?您先畫靶再射箭的答辯,顯然缺乏政治學的概念,

  本擬建議您先看過我在樓下科普的 政治學概念,了解人民大會代表 是怎麼選出來的,比靠金主支持選出來的民代,更具民主色彩。 赫然發現,格主居然刪了我那一篇 政治學概念的 回應文, 這就是您的 民主討論態度?

  幸好我早已適應,台灣葉公好龍的民主教徒們,對「喊著民主反民主」見怪不怪,都留有底稿。我還會再PO出來, 試試格主的民主指數。誰理你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21-03-03 17:06 回覆:

我沒刪過這裡任何的帖。你的帖是不是出了什麼狀況,我不清楚。


驀然回首 (拜登出手? 趙少康主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格主對31樓的回應,文不對題喔。我沒有和您對談 認同問題,也不想轉移焦點
2021/03/03 11:51

 早就說過,您除了冷戰 時期的政治宣傳以外,似乎沒有真正 讀過有意義的書。建議您先讀讀, 2015年4月,達賴哥哥 嘉樂頓珠出版的回憶錄「The Untold Story of My Struggle for Tibet」,美國是怎麼 欺騙出賣了  他們兄弟和西藏 (這種手法也不斷地用於 如庫德族...等許多別的民族,用完即丟,非常惡劣) 所以西藏難民應該由美國負責。

  流亡土耳其的新疆人,是聯合國和美國都認定的 東伊運恐怖份子, 新疆的恐怖份子,還有去處。在西方則是 格殺勿論! 更何況美國監獄裏關的 印地安和夏威夷 獨立運動人士, 以及關塔那摩監獄裡,被虐待的伊斯蘭囚徒。 

  按照您對民主的定義「開放討論空間也就是這種安全閥的一種過程。相對來說,專制體制下,不允許討論」。 很顯然,中共民主「開放討論」放寬入籍問題,台灣「專制」強迫吃萊豬。 我在31樓 談的「對照最近兩岸的事務。台灣毫無自主性的被逼吃萊豬。而大陸擬放寬外國人入籍的政策,在開放全國討論 幾個月後,反應不佳,似乎擬收回或再修改, 這種例子多的不勝枚舉!

 所以,我不知道您的答辯和長詩,是在自省,還是自我打臉? 正如 23樓.Taiga 對您詩作的分析, 也是我們願意作您鏡子的回應。 我們都接受過 反共教育,走過洗腦過程,想裝睡還是皆醉,格主可以有自己主體(觀?)性的堅持,我也會有自己客觀性的判斷。 .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21-03-03 12:02 回覆:

"格主可以有自己主體(觀?)性的堅持,我也會有自己客觀性的判斷。"

是的。既然”言語道斷“,暫時也只能夠讓大家各自堅持自己所信。你要認為我是自己打臉自己,就這麼認為吧!

有些話,我還是不便說透,也很難說透。就看未來事態發展吧!

記得我有幾次和人談話。最近的一次是在美國大選稍前,和人談到誰會當選。我猜是拜登,被對方罵了半天,說我不懂時勢、不知優劣。當時的我,能說什麼呢?就挨罵吧!


驀然回首 (拜登出手? 趙少康主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回33樓
2021/03/02 12:04
我不反對,轉貼或引用我的文字, 您有興趣,就請便吧!

出岫閒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3/01 08:41
婉華聲聲


雞欲同鴨講
各囿所觀想
理性溝通阻
切切待加強
思維易陷框
未覺有羅網
慧眼緣何蔽
患恐在心防
西帝固強梁
東鄰有豺狼
豈盡敵欺辱
內亂誘外殃
仇怨氣太昂
早晚動刀槍
悲劇期不再
諒解渙冰霜
專制心難融
獨裁制更傷
以為大好景
山傾不需長
君慰國勢張
我願主體揚
民主雖有困
潛力民間藏
平安斥張狂
整合依善良
人人溫和氣
家家福安康
真理難簡言
同情聽深詳
待到花開日
歡喜共此香
頁/共 5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