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談西方的兩面性:對劉兆玄先生”面具與口罩“一文的商榷
2021/02/19 21:20:05瀏覽1621|回應23|推薦9

前行政院長劉兆玄先生近日在聯合報刊文,題目是“面具與口罩”(2021.1.21)。文中說:“西方人,尤其是菁英分子的西方人,通常都戴著一個面具。這個面具的用途十分奧妙,它示之於外的是民主、自由、人權,是他們所創造的普世價值和規範;隱之於內的是霸權、剝奪他族的自由人權,甚至屠殺的黑暗歷史。其實面具後面不完全是歷史,也包括仍在進行的黑暗行為,所以這個面具絕不可摘下。戴著它,行起事來便義正辭嚴;戴著它,「雙重標準」才好使。”

“這種國內行民主,國際行霸權的新帝國主義,在普世價值的面具下遂能內外逢源,長期占領文明話語權的制高點。"

"直到川普當選了美國總統,他的「川普主義」為西方摘下了這個戴了兩百多年的面具。"

"川普的追隨者和反對者同時感到震驚,中下層「鄉民」們有「終於可以口心如一」的快感,菁英分子則感到「不可說的秘密」遭揭的恐慌,一時之間,不分左、右,有識之士一致用盡各種方法,想要重新戴回這個面具。"

我對於劉兆玄先生一向是很尊敬的,對於他的才學與做人都有高度的評價。但是,對這一篇文章的論點,我有不盡同意的地方。
我其實可以同意說西方有兩個面貌,一個是堂皇的民主、自由(乃至平等、博愛)價值的護法者,另一個是霸權與西方中心主義(及東方主義)的維護者。而且前者可能作為後者的掩護與微妙的支持力量。
話說回來,西方是不是就如此如一地拿著民主自由的幌子在進行霸權維護的陰謀呢?也可以說,民主自由是不是純粹作為幌子來欺騙非西方世界呢?
對此,我持否定答案。民主自由有可能作為幌子來維護西方霸權。這很可能屬實。但是,我認為事情並非完全如此。
問題的關鍵很可能在於西方人的世界觀,一種主要源於基督教教義的世界觀。這種世界觀強調,要將不公義的俗世改變成上帝之城。某個程度來說,這也是獨一神論最可能的態度。神是獨一的,善惡的標準也是獨一的。善與惡是有明白區分的,非善即惡。而且必須讓不善改變,以符合善的標準。於是,西方人會要求其他非基督教世界必須依循西方的那一套價值,至少是基本價值,也可以說,對他們而言,是普世價值。
這樣的態度,可能有積極意義,但是顯然也有問題。就其積極意義而言,他們就好像普羅米修斯那樣,為其他人類帶來了火種、文明,或者說新的生活方式。從問題面來說,他們強迫改變別人的生活方式,不僅使用強大的經濟力、政治力來改變他人,甚至也用槍砲來強迫改變他人。總之,被強迫的一方,即使事實上受惠了,卻仍然不甘不願,甚至心懷恚憤。但是,客觀來說,西方的這種作風未必是出於霸權陰謀,而可能主要是一套特殊信仰與世界觀的產物,其中可能蘊涵著主觀善意動機。
重要的是我們從非西方人的立場來思考這個情況,又究竟應該抱持什麼樣的態度呢?大家不妨試想,假定在可以自由選擇的情況下,我們願意恢復西方文化影響我們之前的那種生活方式嗎?
當然,這個問題或許要分從兩個不同層面來問:器物層面和制度與觀念層面。從器物層面來說,答案比較容易確定。大概大家會比較歡迎西方的現代化器物。那麼,在制度、觀念層面上呢?
具體來說,譬如民主化,我們究竟要不要?
這種問題是值得一再深思而不宜輕率下結論的。但是,話說回來,這種事情也不是用西方陰謀論就可以得到否定結論的。我們可以注意防止西方陰謀,但同時,我們仍然應該自己決定是不是要走民主化的道路。即使西方對非西方是有陰謀,我們也還是可以決定要走民主化的道路。這裡的分寸,事關重大,不可感情用事。懷抱對西方的崇拜或疑懼,很容易因此感情用事,千萬慎之!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ag&aid=156574451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驀然回首 (拜登出手? 趙少康主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劉兆玄先生,是島上少數 沒被西方思想殖民的「主體性」學者,也不會對有悲憫初心的左派思想,有個人恩怨
2021/02/23 11:31
馬列左派和 選票民主,都不是原生的中華文化,新教倫理更不是! 

 您不停的強調,新教使命式的「自以為善」 的動機, 但左派共產初心,才是為了拯救當時 的勞苦大眾。兩者的初心再好,碰到了複雜的人性,都會變質。 何況新教倫理 強調「自利利人」的 資本主義, 和用經濟學 涓滴理論去支持財閥 的學者一樣,都有自圓其說之嫌,高度上差了馬列左派一大截!

  大陸的「紅二代,紅三代」有幾個? 能和美,日,菲律賓,印度...各「民主」國家,政二,三代.四代..., 各大政治世家相比嗎? 您選擇性的,只見到「非民主」國家的「樹」,卻見不到所謂「民主」國家的「林」! Deep State 的金主養民主議員, 議員再為金主量身定做法律。 公然的 貪污, 這種合法的錢權交易民主政治, 改稱「金主政治」更貼切一些!

   新教倫理和民主的 主體性, 兩者反差實在太大了!新教相較於舊的天主教,也許多了一絲「主體性」,但和自力救濟的中華文化,或者中共的無神論,新教何曾有過 人本主體思想?

 無視歷史事實,鸚鵡學舌的 相信選票民主,何來思想「主體性」? 要靠世界來界定,中國是不是 「獨裁」? 哪來的國家「主體性」? 被新教強迫「民主」的國家,也失去了自己的「主體性」

 越喜歡強調 「主體性」和「尊嚴」的, 就是越沒有「主體性」和「尊嚴」的地方, 環視當今世界, 無論在文化上,還是國格上, 有資格談主體性的, 除了美國, 就只剩下中國和蘇俄了!

 剩下的不是 小到隨時可以被美國顛覆 ,就是美國的 僕從國,或是 僕從的僕從, 也就是奴下奴! 像當今台灣一樣「以放棄主體性,做他人鷹犬而沾沾自喜」格主形容的, 還真傳神! 我本來不忍心如此 形容 自己生長的地方, 但眼見川普眼中的黃皮奴才, 台灣當政者,奴顏卑膝,唾面自乾,引外力 搞兄弟鬩牆,自卑到 否定自己中國人的身份。尊嚴掃地到 讓我以作台灣人為恥!


狐禪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2/23 09:53

回21樓

你大概忘了看「困難時期」中國大陸人口的生死消長。「忘苦思甜」是與中共「憶苦思甜」的教化不合的--即使他們現在也這樣。


驀然回首 (拜登出手? 趙少康主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前面提過的李安大導演 的忠告, 是我對格主的真心期望
2021/02/23 09:33

 放眼臺美,無論主政者和學術界,大多都是冷戰活化石,這對於中華民族的 崛起再復興,反而是件好事。

 對於見樹不見林的個別案例, 姑且放下不論,否則一一談論個案,會沒完沒了,例如: 新教國家,栽贓侵略 伊拉克 敘利亞...等中東地區,造成的幾十萬生靈塗炭,數百萬難民流離失所, 這些在「獨裁者」海珊治下,尚能安居樂業的世俗國家,卻在新教十字軍下,必須把自己的姓名紋在身上,以防隨時變成屍體時,能被認領安葬.....

 單論 格主所列的「大陸 三千萬 餓死」的謊言, 就是冷戰的政治宣傳! 是蔣經國花了100萬美元 請一個名叫馮客 的寫手所編的書。 即使真是如此, 美國率領世界 制裁中國 (正如現在對伊朗) 沒有人道責任嗎? 更何況 中華民國在大陸執政38年, 人口只有幾千萬 的增長, 而中共 當年治下的貧窮中國, 幾乎每10年就增加一億。

 您近來 真正接觸過 大陸的普羅大眾嗎? 大山裡,被扶貧的 極窮戶, 我只聽朋友談過,但普通的農民工我見多了, 普遍 給我一種 「明天會更好」的 積極樂觀印象。 至於貧富差距的基尼係數, 用常識都不會得出如此結論。自從Milton Friedman重啓美國經濟學界的學術賣身(Academic Prostitution)業務之後,這些統計結果越來越只爲政治服務,就等著國内外天真的象牙塔居民來引用。你只要拿它和近年一些獨立做出的新統計(例如MIT的0.01%富豪財富占比)做比較,就能馬上看出它不對頭。 否則也不會有「佔領華爾街」的活動了,1%對99%,多大的貧富差距! 何況這運動還被「民主的 美國連夜鎮壓,暴力對付記者,沒收一切證據。

 美國的媒體,智庫,學術界,沉淪的越來越快,合力打造 楚門的世界。例如 嚴防死守,大批篩檢,追蹤每一個病例的大陸, 防疫模範生,在大名鼎鼎的 Johns Hopkins大學的網頁,以美國確診人數排名世界第1。近50萬的死亡人數,對照全球衛生安全指數(Global Health Security Index)排名,美國居然 第1名,中國第51名,何其諷刺。Homepage - GHS Index

 又例如,紐約時報最近斷章取義,造謠WHO 新冠的武漢溯源之旅,被多位世衛專家 罵為無恥。例子不勝枚舉。政治菜鳥川普,罵這些媒體是fake news,就像「國王新衣」裡的小孩;不諳政治潛規則,卻常常不經意的說出實話。

 歷史上失敗過,現今也實驗了百多年的 選票民主, 對比於中共 70年摸著石頭過河 的社會改造和政治實驗,漸漸看出端倪來了。

 中共從一無所有, 不曾像那些富裕大國一樣 ,靠打劫,殖民世界,還被封鎖了三十年, 到如今的成就, 最「騎虎難下」的, 應該是被新冠照妖鏡, 照出原形的 選票民主。

 作為中華民族的 知識份子,我不會糾結於那些 改革過程中必然的 小恩小怨。 等著看吧! 兩岸猿聲啼不住, 輕舟已過萬重山。


Taig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2/23 08:33
版主:「鷹犬」這兩個字應該要慎用。因為這是「人身攻擊」,只有無技可施的人才須要做人身攻擊,版主你有氣急敗壞到這種程度嗎?

我記得以前你這兒有位先生成篇累牘的剪貼網路文章堆在你這兒,我跟你說這是「洗板」,希望你「管理」一下,你的回答是要我先定義何謂「洗板」,然後你說你「不善管理」,最後你說你希望「聽聽不同的聲音」。既然你這麼說,我只好鼻子一摸,自討沒趣,算了!

這是你的部落格,設計這個部落格的人賦與版主很多「管理」的辦法,要對付我這種人辦法很多,只是你「不善管理」依舊,但如今卻對「不同的聲音」顯得惱怒,終於口出惡言。「鷹犬」,你得有「對價関係」的證明才能這麼說,否則就是莫須有的誣陷。

我的立場是「藍+紅」,紫色的。這是基於我對未來政治局勢的判斷,還有我對大陸的「尋根」情懷,不需對價來收購。我堅信我的判斷是正确的,我站在未來歷史發展的正确方向。

Taig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2/22 21:59
版主說:「因為很多人放棄了維護主體性,而且以能夠成為他人鷹犬而沾沾自喜。」

我以前總不理解「清談」是怎麼回事,看了版主的文章以後,總算了解了。不過你應該不會誤國,但是會誤人(誤人子弟)。

Taig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2/22 21:48
版主:「以中國大陸上廣大的農民工來說,他們生活很困苦,要他們滿意這種統治,恐怕很難。」

現在有疫情,情況怎麼樣,我不清楚。三年前,我感覺當時大陸的農民工生活並不困苦,頗像「台灣錢淹腳目」時代的台灣。

版主說:「只是,陷身於迷思中的廣大人民並不會意識到自己陷身於迷思中。這是最麻煩的事情。」

這是你把自己抽離普羅大眾,自認為高他們一等,自認為是菁英,當然會有這種想法。許章潤、秦暉等等這些人和你的想法是一致的。所謂「菁英」,我認為不是敢跳出來說些這不妥那不好的人叫菁英,而是那些皓首窮經,孜孜矻矻在職位上努力苦幹實幹的人才叫菁英,那些科學家、工程師…才好稱為菁英,而不是長了一張利嘴,批這個罵那個的叫菁英。如果那些埋頭努力的人無法出頭,而是這些譁眾取寵的人出頭,那麼這個國家就完蛋了,像台灣目前就是這個樣子。

Taig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2/22 21:05
版主說:「我認為民主的精神是在於“彰顯普遍的個人主體性”。說白些,“自己做自己的主人”。至於怎麼才能實現這樣的境界,實際上到目前為止並沒有什麼很妥善的辦法。」

這段話如果要我給個評語的話,我的評語是:「廢話!這用得著你說嗎?」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21-02-22 21:41 回覆:
當然用得著說。因為很多人放棄了維護主體性,而且以能夠成為他人鷹犬而沾沾自喜。

Taig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2/22 19:57
版主說:「不過,我想世界上普遍同意日本是民主體制,而中國大陸不是。如果認為兩者類似,恐怕有打混戰、泥巴戰的嫌疑。」

如果你認為菅義偉上台的方式是「民主的」,那麼你應該說「這樣做合乎日本憲法的規定。」不應該用「世界上普遍同意日本是民主體制」來唬弄。如果「我說你民主你就民主」是十分威權的話,那麼你這句「世界普遍同意你是民主的」少說也有八分威權。

拿頂民主帽子往自己頭上戴很容易,但要求自己有民主心胸是不太容易的,我認為版主是滿口民主,心裡卻沒有多少民主的人。

驀然回首 (拜登出手? 趙少康主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兩蔣過去了這麼久, 反共教育還是歷久長存?
2021/02/22 16:06

 以前一窮二白的大陸, 沒有能力照顧自己的人民, 現在,世界各地的天災人禍, 或當今的疫情中, 中共都把自己的人民, 放在施救第一位, 難道格主不知道? 看來只有生活在外國,並像 大導演李安一樣,從圖書館 裡得到很多 被掩蓋的歷史資料,才會發出像他一樣的喟歎 「原來我們才是壞人」

 現在中共行有餘力, 不但保護自己的人民, 還用疫苗幫助許多窮困的第三世界人民。再看看你所謂的「新教善良人」,疫情初起時,到處搶口罩, 現在又屯積疫苗,吝施援手,在災難面前,原形畢露! 靠海盜,販毒,販奴發家的 新教國家, 到了工業革命以後, 殖民剝削,壟斷資源, 平時裝優雅,民主人權不離口。 亂時現嘴臉, 偷拐搶騙憑本事!

 毛澤東接收的是一個幾乎被 榨乾的中國, 無法累積發展工業的第一桶金, 為了國家不再挨打挨餓, 只能犧牲 一代人。這是長痛與短痛的艱難選擇,也是 中華民族不忍回首的血淚史。

 接受了 西方定義的社會學和政治學 教育,大量的專業知識, 是否反而讓常識消化不良? 我看不出基督新教的善良,看到的只是不民主的排他性 ,和弱肉強食的殘酷性。

 請問格主, 你認為應該怎麼處置毛澤東? 別忘了! 蓄奴並穿印地安人皮靴的 華盛頓,還是美國國父,說 「只有死的印第安人才是好印地安人」 旳林肯, 仍是美國最偉大的總統。

 「如果說民主是彰顯人的主體性」,基督教則是完全相反,既彰顯人對神的依賴性 ,還喜歡思想奴役,容不下異議思想。基督一神教,進化到現代的「民主教」, 仍然排他, 唯我獨尊!用船堅利砲,和強勢話語權,一再剝奪他人拒絕的「主體性」。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21-02-22 21:32 回覆:

“毛澤東接收的是一個幾乎被 榨乾的中國, 無法累積發展工業的第一桶金, 為了國家不再挨打挨餓, 只能犧牲 一代人。這是長痛與短痛的艱難選擇,也是 中華民族不忍回首的血淚史。”




我認識一位劉X先生(密西根大學經濟學博士),他母親家族在1940年代時是很旺的家族,成員中有國大代表、有中研院院士。在國府遷台之際,他們家族也大批來到台灣。但是,劉的母親卻堅持要留在大陸。大概部分原因是想要完成在浙江大學的學業。她和父親大吵一頓之後,果然留下來了。起初,她也順利完成了學業、找到工作、結婚、生子。似乎發展很平順,卻不想,忽然之間開始了反右運動。從此以後,她因為家世問題,每逢運動就要被鬥。文革的時候,她終於垮下來。臨終前,她叮囑兒子“務必離開中國大陸”。而當初她堅持留在大陸的理由是為要“建設新中國”。




我講這個例子,主要是因為感慨。其實,就我所知,在1958以前,中國大陸的經濟並沒有大問題,而在1958之後的4年裡,中國大陸也沒有發生什麼明顯的自然災害(雖然中共把這段期間的大饑荒稱為“三年自然災害”)。遺憾的是,這時候卻發生了大饑荒,非正常死亡了許多人。這是人為的飢荒。所以,劉少奇會對毛澤東說:「餓死這麼多人,歷史上要寫上你我的,人相食,要上書的。」正是這句話,導致劉少奇日後的慘死。




20世紀中期的中國的確是窮,但是,沒有真窮成大饑荒那樣,會餓死3千萬人。之後的文革,不是餓死人,而是鬥死人。廣西武鬥,說是連大砲都搬出來用了。這是怎麼回事?




舉廣西文革為例,其間發生所謂廣西大屠殺,是廣西壯族自治區發生的一系列私刑直接屠殺事件,1980年代中國大陸官方統計的死亡人數為10-15萬。殺戮方式包括砍頭、棒打、活埋、石砸、水淹、剖腹、挖心、掏肝、炸藥炸,等等。在屠殺期間,廣西武宣武鳴等諸多縣區發生了非饑荒情況下的大規模人吃人事件,據部分披露檔案,至少137人被吃、參與食用他人屍體者至少有數千人。而這只是廣西一地。







從文革的實際發生內容來看,裡面絕不是“破舊立新”這樣的口號能夠適當涵蓋的。也不僅是過激的改革行動能夠充分說明的。




究竟現在還要不要反共?這不宜籠統做答。




馬克思的思想傳承,有人分為四個流派:第二國際(恩格斯)、第三國際(列寧)、人本主義馬克思(法蘭克福學派)、結構主義馬克思(Althusser)。其中,第三國際傳承的馬克思思想是最強調鬥爭、最好戰的一種。很遺憾,中國傳承的馬克思思想,正是第三國際這一流派。毛澤東自己也說:...與人鬥,其樂無窮!我父母親從小就經歷了共產黨的鬥爭,淒淒惶惶渡過那段不堪的歲月。




其實可能還有更遺憾的事情。那就是,共產黨的目的本來是消除階級,人人平等。但是,現在的大陸農民工,跟共產黨幹部、官僚、富賈,那是平等的嗎?大陸的貧富差距,其吉尼係數在.49到.73之間---缺乏統一數據,但是,即使是取其最低值,也還是很高,也就是貧富差距很懸殊。這不是共產黨的革命目標吧?何況,現在所謂紅二代、紅三代,氣焰不可一世。這是追求平等的結果嗎?




中共現在是在努力維護一黨專制體制。我不會說這都是為了維護子弟的特權。恐怕騎虎難下才是主要的原因。但是,這是很矛盾的情況。越是危機重重,就得越發抓緊權力;但是,越是緊抓權力,就越引起不滿,從而就越騎虎難下。哪一天會出大問題,不好說,但是,危機重重,我相信是事實。能夠早些開始轉彎,即使緩慢,我相信對終局來說會是比較好的。就好像小蔣在晚年做出許多民主化的轉變那樣。只是,中共面對的恐怕是更嚴峻的處境。


Taig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2/22 15:57
呼應一下13樓的「驀然回首」。

日本的菅義偉如何當上首相的,他是由黨籍國會議員和地方一級政區的「都、道、府、縣」各三票,總計535票選出來的。之所以不由全體黨員直選,乃因為安倍晉三不喜歡石破茂,所以設計了這個選舉辦法。

這是個帶有濃濃日本風味的選舉,日本自古以來的「主政者」大體上都是這樣「喬」出來的。

一個國家怎麼樣選出、推舉出他們的領導人,只要他們自己人認可就可以了,他人不懂這國的政治文化,請勿插嘴或動手干預。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21-02-22 16:35 回覆:
我對13樓的回應,部分是在回應你這裡的說法。請參考。
頁/共 3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