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詠嘆
2020/01/14 12:53:32瀏覽1873|回應90|推薦13

詠嘆

局勢難由人,禍福出天心;
悲樂或無本,慧道需法門。
溝通兩岸民,格局務開新;
敵對無好果,和平賴知音。

我深深希望能夠有人開創兩岸新格局,不要被簡單的二元思維所限。所謂知音,在這個複雜議題上,也必須賦予複雜涵義。了解中國,是至關重要的事情,但是,我們往往囿於舊思維與既有的立場、觀點,以致也限制了我們所能看到、能想到的事實狀態與可能有的選擇。我們應該嘗試跳出窠臼,重新理解、重新想像。

後記:

選舉結束了。由於長期的政治立場,我當然是感覺遺憾的,實在不樂見台灣走向與中國大陸敵對的路,那是會帶來悲劇的路,是台灣的悲劇,也會是整個中國的悲劇,而兩者都不是我所樂見。

有些人為了大選結果能打臉北京,或者能支持一個願意守衛台灣的政權而欣慰。這類的想法,從我的觀點來看,是對問題的太過簡單化的想法。

我並非完全無視於中共政權對台灣方面的打壓(乃至恫嚇),但是,這同樣需要用智慧來因應,而不是感性地回應說誰怕誰。我們是應該害怕,不怕才是奇怪的事,是鼓氣硬撐。

鼓氣硬撐也許有必要,但是,接著的其他反應還是要講究。激怒對方,最後對我們必無好處。

龍應台女士最近又有一篇新作“野蠻,有沒有限度”,其中的一段話是:“我們依然相信...世界的良知還存在,我們深信,野蠻總有限度,它必將在人性面前毀滅,這一切在我們的道德觀念裡已根深蒂固。”但是,作者的意思其實是要警告大家:野蠻可能沒有限度,或者,這個限度已經遠遠超乎我們所能忍受。

龍女士的大文隱然是在提醒台灣的(青年)朋友們,野蠻可能沒有限度。但是,她沒有明白告訴大家,她所暗示的野蠻勢力是誰。

我認為,重要的也許不只是野蠻有沒有限度,以及誰是那野蠻勢力,而是說,這個世界並不像我們以為的那樣,會有個至高而正義的力量,會出於維護正義的原則而來保護我們,因為我們是站在正義的一方。這種想法恐怕是太天真的、不夠務實的。

對我來說,至少在俗世裡,正義何在是永恆的爭議議題,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聲稱。各方的人都主觀認為正義在己方,而且通常會堅持這麼認為。同樣重要的是,誰來維護那個真正具有超然意義的正義,其實是沒有保證的。這可能是出於我個人的悲觀觀點。但是,悲觀未必不符合事實。

台灣坊間發生過幾次如下的悲劇案例:女子被前夫或前男友強迫要求復合,女子堅決不從,還拿話辱罵男子,結果遭到殺害。重要的是,這時候,我們所期待的正義力量何在?或者,以為對方會野蠻有極限,結果有嗎?

問題可能其實是:我們誤以為我們的世界是個公正世界,以及我們總是容易相信自己屬於正義的一方,所以總是能夠得到保護。而這裡涉及的一連串信念,事實上可能有些是或全部是出於誤判。遺憾的是。悲劇已經造成。

兩岸之間誰是正義的一方?或者,在台灣內部,統獨雙方誰是正義的一方?

大家各自都有答案。我們也不難想像大家的答案。比如說,年輕獨派現在不但是在慶賀選舉勝利,而且在揶揄老人世代,明示、暗示他們是冬烘,或者昏聵,甚至是不識時務的既得利益者。

這些說法未必不對,但是,也可能不盡然正確。而只要把不盡正確的面向的權值改變,整體的正義判斷就可能改觀。(而權值的決定最終是很主觀的)

跳開這些比較瑣碎的議題,兩岸關係又究竟應該如何?我的化繁為簡的答案就是“和為貴”。和並不容易,尤其要有尊嚴的和更難。但是,事情未必已經絕望。重要的是,並不是因為和平已經絕望,所以不和,而是認為對抗才是正義,因為對方是不正義。這個認知有可能其實才是問題的最深根源。

中國大陸方面的種種作為是不是不正義?我再度要強調,其實沒有簡單的答案。我們以為答案明確,其實是出於特定的觀點,甚至是被誤導而產生的觀點。美國在這裡扮演著重要的引導(誤導?)角色。

蔡總統選後對北京喊話,表示北京如果攻台,必須付出重大代價。這個說法可能是真,但就像兩岸和平可能有多種形式,兩岸對抗也可以有多種形式。重要的是,只要是處於敵對的狀態,對岸就可能會選擇較少代價卻足以傷害台灣的各種做法,或其他認為划算的行動方式,而台灣很難免於被傷害。

和平還是可能的,只是需要努力!有尊嚴的和平更難,也更需要智慧,卻並非不可能,端看我們是否願意付出更多的努力,包括思維、心態的調整。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ag&aid=131544843

 回應文章 頁/共 9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中國不重視其國民的人命(二)
2020/02/04 14:37

但專家認為流感完全不能與武漢肺炎或非典相提並論。一是病死率不在一個數量級上,非典的病死率是10%,武漢肺炎的病死率是3%,而流感按照美國一千多萬人感染,近一萬人死亡的說法,病死率也只有0.05%。嚴重程度不同,而且許多流感有對應的疫苗。

華春瑩在這裡拿美國流感說事,有意忽略了中國的情形。其實,根據『南方都市報』去年9月21日引據『柳葉刀』的報道,中國每年8.8萬人死於流感,遠超官方發布的數據。

中方區別對待美俄

華春瑩拿這個例子的目的其實是要說明美方不夠意思。從華春瑩發言來看,中方指責美國的主要是美國對中國疫情“做出特別反應採取過度應對措施,顯然與世衛組織建議背道而馳”。

為預防疫情,緊鄰中國的俄羅斯近日封鎖了4250公里的俄中邊境,切斷兩國鐵路線,限制航班,限制中國遊客,中止對中國勞工發放簽證。更有甚者,俄羅斯總理周一宣布,將採取把俄國境內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驅逐出境的嚴厲措施,這一措施也被視為是針對中國人而來。

俄羅斯此舉有網民評論,“封城、驅逐外國人,也就只有集權的強人才能做得出這種反人道措施”。

但是中方對此極端措施不置一語。


中國不重視其國民的人命(一)
2020/02/04 14:32

武漢疫情當國人還蒙在鼓裡中方早已通告美國 -- 安德烈

中國外交部周一例行記者會,發言人華春瑩火氣十足,在記者就美方表示中方拒絕美國提供的幫助提問時,華春瑩指責“美國政府迄今為止未向中方提供任何實質性幫助。”華春瑩甚至拿美國流感死人說事,被指轉移視線。

但是中方是怎麼做的呢?華春瑩稱,中方本着負責任的態度,“自1月3日起,共30次向美方通報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兩國疾控中心就疫情相關情況多次進行溝通”。

這條消息引髮網民憤怒的是,本次武漢肺炎愈演愈烈,形成全國性恐慌,關鍵的一個問題就是民眾知情太晚,當局一開始不但沒有及時向社會通報疫情,反而打壓八名敢言的醫生,勒令一些醫生簽下類似悔過書之類的文件。

星期一,許多中國人第一次從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嘴中聽到了,自1月3日起,就是當絕大多數中國老百姓還蒙在鼓裡的時候,中方已經開始向美國通報疫情信息,一共通報30次。而一般中國人知道事態,大約是鍾南山院士1月20日透出武漢肺炎人傳人的信息之後。但是湖北和武漢當局領導人1月21日還在“團拜”,觀看文藝演出。武漢人乃至全中國直到武漢23日被封城後才萬分驚恐。也就是說,直到武漢疫情徹底失控之後!

目前公認的最早發現疫情的時間是12月8日,即使北京當局如果能在1月3日向美國通報疫情的時候向本國大眾通報,疫情也不至於蔓延到後來的地步,武漢市也不至於在23日深夜突然宣布封城,造成眾人措手不及,人人恐慌的結果。

有網民議論:“1月3日就告訴美國人了,,卻沒告訴我們湖北人,如果不是官方親口宣布,真xx不敢相信啊”。

另有網民評論:中國官方稱元月初起向向美國通報中國疫情30次,“犯眾怒! 一邊捉拿公布病毒真實信息的醫生,不告訴民眾實情,一邊向美國不停地通報! 整整隱瞞民眾關鍵點20天,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政權,視民眾為草芥芻狗!”

公民記者陳秋實評論:外交部說漏了吧?從上到下都全知情,唯獨隱瞞中國人,這是有多恨中國人才能幹出這種事來。

拿流感比武漢肺炎被指無知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在批評美國未對中國進行實質性幫助時居然舉出美國流感的例子來與中國確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做比較,說“美國2019-2020年流感季已經導致1900萬人感染,至少一萬人死亡”。


一百萬年後人類很可能早已經滅絕
2020/02/01 18:40
看到超級好笑的論述,竟然去談一百萬年後的文明。人要關心的是現在自己要過什麼樣的生活。當然也要考慮後代子子孫孫的生活,但一百年已經很多了ˊ。天曉得一百萬年後會怎樣?一百萬年後人類也有可能全部滅絕。地球曾經遍佈恐龍,誰曉得有一天恐龍全部滅絕?是否有一天發生大災難,全球人類全部滅絕誰知道?

羊點在說外國話?
2020/02/01 17:33

台灣的每日口罩生產量為根 188 萬片其中 超過 7 成供內需。據 2019 年數據,台灣一年下來出口 1.71 億片一般口罩、 1,300 萬片 N95 口罩;而進口則有 4.32 億片一般口罩、 420 萬片 N95 口罩。相減下來,台灣是口罩「淨進口國」,每年淨進口 2 億多片口罩。

台灣以一年生產 300 日推估,台灣去年的口罩產能約 5.6 億片,現在經濟部協調下,每日產量提升至 390 萬片,就算 365 天不休息全力生產,一年下來最多也只有 14 億片。若是疫情升溫,就算加上原本的戰備口罩 4,000 萬片,也不夠供應工作人口及學生每日使用的份量。

中國大陸的口罩產能是台灣的 10 倍,每年台灣從中國大陸進口 4 億個口罩、台灣也出口給中國大陸 193 萬片,台灣要擔心的反而是中國切斷外銷口罩,影響台灣內需的口罩供應


羊点
2020/01/31 22:58

To 79樓. 狐禪

我们的眼光不妨放长远一点。人类的文明史不过才几千年,历史的一瞬间而已。不要说一百万年后,就是一百年后的人类是什么状态,你能想象吗?人类文明刚刚起步,怎么就能从婴儿时期断言成年后?!

To 一直纠缠的台独

我对包括蓝绿在内的台湾人强行秀优越感的无聊反智连一丁点反驳的兴趣都没有,武汉刚发生疫情,台独政府立刻宣布禁止口罩出口,这充分体现了你们这群人的格局,台湾至少有800多万进化失败的垃圾。


羊點實在太好笑了
2020/01/23 18:22
竟然說別人是單向思維。 中國是一個專制的國家, 從教育和媒體全面控制, 看任何事才會有單向的思維。自由開放的社會可以消除單向思維 。 在中共的體制下, 除了有獨立思考的人之外, 絕大多數的人是被中共引導的單向思維。

我父親的一張判決書(四)-謝幼田
2020/01/23 18:13

畢竟那是四十多年前的舊事,我並不主張以暴易暴的複仇方式,起碼應當把

這段空前的殺人事實揭露出來。有了揭露,才能警醒世人,才能防止悲劇重演。猶太人在戰後五十年,修了多少博物館、紀念碑?開了多少紀念會?可是中共的這場大屠殺經中共的刻意隱瞞,在中國知道的人已經不多,當年二十餘歲的人已經七十歲左右,當年受害頗深的中老年人,多已離開了人世。所以中共的整人機關可以繼承“鎮反”的“光榮”傳統,一有機會就殺人整人。這套專政機器仍然在轉動!富順縣法院是機器上的螺絲釘。

富順縣的地方官們,他們早已明知殺錯,頂了好多年,就是不平反。最後公開要我的家人以捐獻我們原籍的房屋為交換條件。中共富順縣委大院的核心部分,就是我們的祖屋。畢業於上海美專的我的母親,自己按照園林設計了房子。如今,縣委書記住的是我父母親的臥房,會議廳是我們的堂屋改裝,上百年的黃???????蘭樹如今仍屹立庭院中……他們殺了人,霸占了房屋,以平反為名,使霸占合法化。隨平反書寄來的,還有一千元“冤獄費”,以此交換住房、我父親的頭顱和我們一大家人幾十年的悲慘生活。

這是什麼世道?!天理何在?!

收到了家姐近日寄來的父親的“平反”書,從“人民法院”的紅印上,似還

看見滴著我父親的熱血;一行行文字,似牢獄的鐵條,與現代社會如此格格不入,與改革的潮流,如此難容

作者:謝幼田

出處:北京之春

整理:2003年1月31日15:16


我父親的一張判決書(三)-謝幼田
2020/01/23 18:07

一九八零年代初期,我從四川省司法部門知道,中共政權初期四川省分成四

個省級行政區,以胡耀邦為行署主任的川北殺人最少,川東的王維丹次之,而以李大章為主任的川南和李井泉為主任的川西殺人最多。富順縣屬於李大章管的川南。

李大章是江青的入黨介紹人,以“左”著稱,“文革”十年中,眾老幹部都被打倒後,他出任中共中央統戰部長。在富順縣的“鎮壓反革命運動”(簡稱“鎮反”)中,文官保長以上,武官連長以上,全部被處決。我父親被殺那一次,一次被處決三十多人。這種集體大屠殺共有十幾次。小小一個縣城,有一千人左右被殺。四川有二百幾十個縣,起碼有二十多萬人被殺。以全國二十五省算,這場“鎮反”運動最少有四百萬人被屠殺。公安部長羅瑞卿後來的報告中承認只殺了七十萬,實際應為此數數倍。

這是中國人殺中國人哪!

現在給我父親“平反”,應當是這數百萬冤案中的得到“照顧”的極少數,因為中共中央文件明定:平冤假錯案一律不涉及“鎮反”。

這是由於我祖父在近代史上的地位不容抹滅,就連中共一直稱許的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上,我祖父也是五人主席團成員之一;國民黨中央黨史會在一九八九年舉行了我祖父逝世五十週年紀念會,“近代中國”雜誌有紀念會專輯;我祖父的傳記出版多種,去年在“中外雜誌”上又有王成聖社長寫的小傳,《歷史月刊》以長文論國民黨分合(《世界日報》全文轉載),我祖父是主角,“謝持文集”也即將由國民黨中央出版。

毛澤東王朝的整人運動不斷,以直接公開大屠殺講,沒有任何運動能比得上“鎮反”。但至今已覺悟的大陸知識分子論及中共的整人運動時,只從五七年“反右”起始,難道他們不知道空前的“鎮反”大屠殺嗎?劉賓雁先生在最近一期的《北京之春》上提到中共整人的三部曲:即反右、四清、文革。

中國知識分子從“五四”以後經常被激情,而不是被理性所支配,對於解決中國盤根錯節的社會問題,一些人看中了階級鬥爭的暴力革命藥方,毛澤東這種滿腹帝王思想的權術家也就如魚得水,並且趁全民抗戰而壯大;戰爭破壞了中國社會,無暇內顧的國民政府千瘡百孔,使中國許多知識分子投入了中共的暴力洪流,那時一首流行的歌曲“跟著毛澤東走”的最後一句是:“獨立、和平、民主、幸福、光明,就在我們的前頭!”

毛澤東在成功取得政權後,第一步通過“鎮反”,從肉體上消滅了中國文化的保存者鄉紳,從而使共產主義的整套價值觀得以推行而創造出“中共文化”;通過鎮反,摧毀了存在數千年的民間社會,實現了國家與社會合一的空前專制政權。之後通過反右肅整昔日同盟軍,通過文革肅整黨內當權人物。故在第一步“鎮反”期間,對中國廣大知識分子總的來說還未被整到頭上,大多參加土改工作隊去發動農民鬥爭地主,這些人也是幫兇,是幫助殺人者。他們如今批判中共,自然不提鎮反了。

希特勒殺猶太人六百萬,毛澤東在鎮反殺人多於一半數字,怎能抹去鮮血如海的歷史?


我父親的一張判決書(二)-謝幼田
2020/01/23 18:01

宋教仁案發生後,袁世凱以“血光團”名義逮捕任參議員的我祖父,我祖父

脫險至日本。四川老同盟會人懼袁氏滅後,送我父親至法國唸書,與蔡元培、李石曾先生住在一起。中途曾返國探親一次,由胡漢民、張繼先生介紹加入國民黨。在法國八年,後畢業於巴黎大學經濟系。受法國一些人影響,我父親對政治無興趣,並由於中山先生去世後國民黨內的紛爭,民國十六年國民黨的總登記即不與登記,而自行脫黨。從一九三二年起,以高級經濟專家身份,在上海中央銀行經濟研究處任協篡(相當於今的一級研究員),抗戰勝利回上海,繼續任此職。

民國三十七年國軍失利,我父親曾飛到台灣,住在他的老同學魏道明先生家,時魏任台灣省長。後在台北找好住房,準備回上海搬遷。但是,已八十高齡的我祖母守著在四川的國葬墳不走,作為獨子的我父親不可能棄之不顧;另有一要因是,我祖父和父親都受教於周善培先生,週以眼光遠長出名,以周的地位,他庇護了中共的最重要的盟友張瀾和羅隆基,與周恩來也有往來。他告訴我父親,中共將會需要我父這種有名望的經濟學家。我父對家人講,他“一生不問政治,馬克思主義在巴黎就研究過,不過憑本事吃飯,不必怕。”於是就留下來了,並且返川侍候老祖母。中共到川時,我父返回原籍富順,抗戰時曾在那裡住過。以為共產黨會請他這位名經濟學家出山。

當我父親在原籍被捕時,我家人多在成都、上海等地,在富順陪伴我父的母親立即寫航空快信到上海(由嫂子步行來回二百里寄出,怕被截),要我大哥找周孝懷先生,要周找陳毅(陳毅在法國與我父親有舊)。週鄭重告訴我大哥轉家母:“不必急,你父親遲早會受歡迎的。”週沒找陳毅。當時,週很忙,“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號即由他取,毛澤東到上海數次登門請益,周到北京也被毛請吃飯。於是我母親沒找在北京教大學的姑父,他可以找李濟深和周恩來,週在法國與我父亦有交情。

我母正等待我父親出獄,得到的是惡耗,我母親當即昏倒長久不省人事(我外祖父是辛亥烈士範秋嵐先生)。

我上面兩代人都是清廉自持。祖父去世後,眼見家境日下,國民政府財政部長徐堪先生念舊,送錢在原籍貫買一塊地,以作為我祖母將來的喪葬費用(約十畝地),此是地主之源。若按中共的土改“政策”,我們十三口人的主要生活來源當然不是十畝地,不能算地主;就是算的話,我父在中共來之前三年一直在上海,也沒參加“剝削”,也不能算。對父親的“罪名”,我們一直不知真相,直到我們通過地方渠道了解到真相時,才知道是由於我祖父早期在國民黨高層反對共產主義的打擊報復。我父親的冤魂將難以消散!

不過,我父親的血,僅僅是中共建立政權之初的大屠殺的血海中之一滴。


我父親的一張判決書(ㄧ)-謝幼田
2020/01/23 17:55

我父親的一張判決書

謝幼田

近日收到家人寄來的“四川省富順縣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書中稱:“經

本院複查證明:原判認定謝德堪犯惡霸罪證據不充分,判處其死刑屬錯殺,應予改正。”據此,改判如下:撤銷富順縣人民法庭一九五一年三月十四日第十一號刑事

判決中對謝德堪以惡霸罪處以死刑的判決。”

此判決書中以大陸術語說,是“留尾巴”。意即我父親謝德堪先生仍然是惡霸,只是“證據不充分”而已。

我父已被冤殺四十餘年,連屍骨都無存;數十年聚集的一切,被沒收搶劫一空;我們三代人,從此過著奴隸不如的痛苦生活……。到今日,迫於事實,迫於統戰需要,給予平反,殺人者手中卻仍然拿著一頂“惡霸”大帽,隨時準備給冤魂扣上,再對我們這些苦難之後的倖存者施以迫害,可謂一副猙獰相暴露無遺。

前年,我們通過地方渠道,已經知道我父親的死刑檔案內容,共兩點:其一是,我父是國民黨中央委員的右派核心成員;其二是,我父親有血債。法院辦案人員告訴我家中人:他們已查明,我父連國民黨員都不是,所謂我父欠血債所殺的人,現在八十幾歲,仍活著。他們以惡霸之名判決了我父親,早已真相大白,但仍以“證據不 分”留尾巴,可恨之至。

我先祖父,是謝持先生,是中華民國的開國元老。在東京成立中華革命黨,我祖父是總部主持人;中國國民黨正式成立,共三個部,我祖父是黨務部長;直到改組,又是孫中山先生的任職最長的總統府秘書長;曾擔任國民黨代總理;在國民黨高層是第一個舉起反共產主義的人,被譽為“反共先覺”,也是西山會議主要主持人;他去世時舉行國葬,蔣介石先生提字“功垂黨國”。

中共對我祖父銜恨至深(見張國濤、陳獨秀的文章,也見於中共多種史書),而施報復於我父,冤哉!

頁/共 9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