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從王婉諭女士的死刑主張再談“廢死”
2019/12/26 12:15:11瀏覽2908|回應2|推薦12


我曾經幾度在網路上表達我不贊成“廢死”的主張。一如既往一般,我的論述性的意見沒有得到什麼回應。我猜想這可能有兩個主要理由。雖然台灣民眾多數人反對廢死主張,但是,也因此,看到一篇反對廢死主張的貼文就沒有什麼特別值得注意之處,這只是一般的多數意見罷了。當然也有人是主張廢死的,卻也未必有意願費力去和反對者辯論。他們可能寧願繼續自豪於自己人道理想主義的立場。至於說貼文能讓主張廢死者因此放棄廢死主張,我完全不敢期待有這種事。如果能因此激發一些有意思的辯論,已經會是我最滿意的結果。不過,這種結果畢竟也沒有發生。

最近,王婉諭女士的一些發言再度在媒體上引起大家關注。她呼籲對王景玉處以極刑。後者是公然殺害王女士幼女的兇手。兇殺悲劇固然值得大家關注。而王女士的處刑主張也引起一些討論。因為台灣社會目前還在為是否廢死進行角力。而且,王女士是屬於時力陣營,這個陣營一向是主張廢死的。聽說王女士也曾經表示過廢死主張。而她現在卻主張對兇手處以極刑。

其實在此之前,已經有些反對廢死的人有過類似的說法:主張廢死的人士是因為未經人生慘痛犯罪被害遭遇,如果經歷過,就不會再如此主張。那麼,王女士的遭遇與行徑是不是正呼應了這種預期呢?

拿一場慘痛悲劇的受害者的態度轉變來論證一個是非命題,實在不是值得稱道的事。但是,如果它能促使對究竟是否應該廢死議題得到較有說服力的答案,這個貢獻的價值倒也是不小。

我以為王女士的最後態度,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人性對惡行的忍耐極限。換言之,如果法律強迫人們做出超過這個程度的寬諒,很有可能會激出反效果。可能使許多人因此對“這個世界是公正的”的信念破滅。這種信念破滅的影響有可能是非常糟糕的。當許多人覺得這個世界根本就不是公正的,他們對這個不公義世界的不滿甚至會讓他們不再認為遵循社會規範是應該的。從而,社會秩序可能會瀕於瓦解。

總之,我不贊成廢死的主張。我的理由主要可從兩方面來闡明。

首先,我認為人性裡確實有惡的部分,我們不可能完全抹消惡性,任何制度都做不到。而對於超過界限的惡行,社會必須給予嚴厲處罰,甚至予以完全隔離(終身監禁並不能做到這一點),以杜絕該罪犯的再犯可能。

王婉諭女士現在主張對王景玉處以極刑,大體上就是在實踐上述這種處罰主張。就我所知,王女士原先是主張廢死的。所以她現在的主張就特別有重大的參考意義。她現在的主張,我認為是人性忍耐限度的具現,也是法律懲罰必要性的經驗檢證。

我們不妨想想,希特勒如果不是在戰爭末期自殺,而是活著被逮捕,人們應該如何對待他?總之,人道主義思想其實暗示對人性的一種光明預期。但是,這種預期未必符合真實。而面對極大的罪惡,我們的人道底線就有必要調整。

另方面,反對廢死的人往往被主張廢死的一派認為是嗜殺者,因此往往對他們的反對意見嗤之以鼻。其實,我相信,多數反對廢死的人同樣也贊成盡量避免死刑判決,以讓犯罪者還能多一些自我改善的機會。

但是,“盡量避免死刑判決”如果變成法律上的“廢死”,那意義就又大不同了。廢死之後,再怎麼樣的罪惡都不得判處死刑。其後果很可能會超出那些人道主義者的預期,很可能會產生嚴重的反效果。最糟糕的就是什麼所提到的問題:它有可能使人們喪失“公正世界信念”,並且從而否定社會規範的積極意義。如此,人性中的惡念會更容易表現出來。我以為,美國社會槍擊案之所以常常發生,部分就是因為人道原則無意間造成的鼓勵效果。這種鼓勵不完全是因為懲罰輕微而減輕自我警戒,而也可能是對這種“過度”寬縱罪惡的體制所產生的不滿反應。

當然,辯論雙方可能都有些命題是出於推論。反對廢死者可能預期死刑式的隔離與嚇阻能有效減少犯罪(這個命題其實並不必要)。主張廢死者則可能認為人性本善,或者,不管是什麼樣的罪犯,每個人都有改過遷善的可能性;或者認為死刑式的隔離與嚇阻不能有效減少犯罪。我們很難證明這幾個命題的真偽。目前應該都還只是推論。

至於說,人們究竟會不會因為覺得懲罰不足(因為認為某人應該判死刑卻沒有判死刑,或沒有執行死刑)而喪失公正世界信念,並因而否定社會規範的意義,這當然也是有待論證的議題。

人們願意遵守社會規範是因為人們相信這個世界基本上是公正的(不公正大體是少數、是非常態)。事情是這樣的嗎?會不會其實不然呢?到了這個思考層次,許多事情會變得更不確定。

我們的結論推定裡顯然還藏有許多不確定的部分。但是,我們大家卻已經站定立場,而且異議者間互相對壘。

不過,廢死畢竟是一種改變,而且是大膽的改變,是在缺乏充分論證與經驗證據基礎上進行的制度改變,恐怕還是要更審慎些才是。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ag&aid=131388841

 回應文章

GolfNut — 無心的邂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1/02 09:44
王婉玉痛失幼女,當時精神有點失常主張廢死情有可原,我們不必追究。死刑本來就應該,這有什麼好討論的?該殺就殺,廢話少說,不必辯論。

狐禪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2/30 09:43
能存至現今的社會,未有不動死刑的。這看來是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