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重貼八年前的貼文“我看宋楚瑜”
2019/12/22 15:29:13瀏覽1383|回應3|推薦11

下面的文字是一篇八年前的貼文“我看宋楚瑜”,現在再重貼於此。照說文字應該重寫。不過,因為個人時間所限,而且重寫內容應該大同小異,也就省略了重寫的功夫。總之,我懷疑宋楚瑜先生心智的某一部分或許已經失去清明,才會總是要出來參選。即使我佩服他的韌性,卻很難苟同他的繼續參選理由,特別是2020年的這一次大選。

宋楚瑜稍前曾經表示親民黨是不藍不綠,但是,親民黨最可能的票源當然還是曾經的泛藍民眾。他的再度出馬,最可能的影響當然是不利於國民黨候選人。那麼,他為什麼還要出馬參選?也許他是為了讓親民黨得以持續發展,所以參選以便拉抬其立委候選人的人氣,並且爭取獲得補助,挹注黨的財政需求。但對我來說,根本的問題是:親民黨作為他長期一人掌控的黨,存在的理由究竟是什麼?

以下是我2011年貼出的原文。

一、概說

宋楚瑜,前臺灣省省長,唯一的一任民選臺灣省長。自新聞局長任內開始,他就成為臺灣政壇紅人。當蔣經國辭世後,他在國民黨中常會裡提出主席人選之議,讓李登輝登上國民黨主席之位,從此,他進入權力核心,一會兒是黨秘書長,一會兒是省長,可說叱姹臺灣政壇。一直到他卸任省長,接著選總統、副總統,雖然都沒選上,仍然隨時能抓住大眾的目光。

宋最關鍵的選舉挫敗,當然還是2000年選總統的那次。選前不久,傳出興票案與美國五棟房子的說法,影響部分選民的態度,最後他以微幅差距輸給阿扁,與總統大位失之交臂。不過,接下來的他,卻每下愈況。5年前,他選台北市市長,僅得了五萬多票。黯然落選,往日風光不再。

不過,選舉上的挫敗,可能還不是宋人生的最大悲劇。最大的悲劇應該是他與李、扁之間的互動。李、扁羞辱他,一而再,再而三。而他卻好像隨時準備回頭,要與他們再續前緣。

二、宋楚瑜敗選後應該走的路

對於宋楚瑜,我也曾抱期待,宋沒能選上總統,我也曾為他感覺遺憾。但是,後來我對他很失望,且一次比一次更失望。

2000年,宋在總統大選中敗選,接著,成立了親民黨,似乎決定走自己的路,不受制於國、民兩黨。初時,親民黨氣勢也非常旺盛,曾有立委46席,居國會第三大黨,隨時可影響重要決議。

斯時,我認為他走對了路,他也許真該好好經營他的親民黨,真走出自己的一條路出來。難道臺灣真的只有兩黨發展的空間嗎?也說不定他的黨能成為兩大黨之一啊。臺灣的統獨如此對立,難道就不可以嘗試第三條路線嗎?

只是十年下來,親民黨並沒有任何進一步的發展,甚至還迅速萎縮。親民黨的存在意義究竟為何?始終不清楚。它並沒有長遠的大方向、大綱領。這段時間以來,宋似乎並不曾嘗試去開展黨綱、政綱等方面的論述,或者請人就此提出論述以作為親民黨的政黨綱領。此外,親民黨好像在程序上也並未依循政黨常規運作,沒有進行常態的政黨編組與開會。親民黨始終是個以一人為中心的、高度個人領導風格的黨。

宋不曾努力去開展政黨的組織、發展工作。我以為,以宋對政治的熱衷,這一點很可能是一大失策。他既然熱衷政治,而又與總統大位失之交臂,何不好好發展他的政黨呢?為什麼不此之圖呢?

當年的親民黨的形成,大體是兩種因素的結合,一是出於宋個人的吸引力,與當時對宋感覺不捨的集體情緒,再是對李登輝領導國民黨的不滿。當然,愈到接近2000年時,國民黨內對李不滿的人就愈多,懷疑者主要不滿於李的親綠、親獨的傾向。

但是,這裡面卻又有些隱然扞格的地方。反李的人跟著宋,但是宋卻長期表示尊李。而且,嚴格說來,宋在統獨議題上,其實從未清楚表態。他之所以能吸引臺灣選民,我認為部分恰也為此。他強調的是他的幹勁、行政能力與親民作風,不是他對統獨的立場。他對統獨並沒有清楚的立場,或者有不少反覆的、不一致的表態,這是我的看法。

總之,當年跟著宋的人,基本上是一群國民黨員或藍營成員,只是因為不滿於李登輝,而又佩服宋的幹勁、行政能力與親民作風,所以寧願出走跟宋。

但是,親民黨缺乏一個嚴格意義政黨所需要的基礎,而一直是個以一人為中心的臨時組合。當那股為宋不甘、不捨的集體情緒漸漸消散,黨的凝聚力也就弱了。

從而,當馬高票當選總統,親民黨幾乎瞬息瓦解。許多親民黨員立即棄親民黨而去,回到國民黨內。當然,還是有少數人堅持不離開親民黨,也有些人雖然回到國民黨,卻對宋仍然保持親近、遵從。只是,這又造成另外一種尷尬。

最後,宋並沒有真正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而陷入藍綠兩陣營的對壘中,而且,他卻又因為依違於藍綠之間,更造成他妾身不明的處境。宋的存在,最後陷入一種全面性的尷尬狀態。說他是泛藍,有時候他還不肯承認,旁人也不好說他是或不是。親民黨在遠見民調中仍然被列入泛藍一類,親民黨的許多成員也以國民黨成員身分參選,但是親民黨的主席是否屬泛藍卻不確定,這算是怎麼一回事?他在2006年台北市長選舉一戰中,最後失敗得很慘,或可說正是他自己在當前臺灣藍綠對立政壇情境下自我定位不清的結果。

三、關於宋楚瑜的人品

宋楚瑜初在臺灣政壇亮相,外表英俊,談吐明快。其後在省長任內,勤跑基層,親民形象深入人心。想必因此吸引不少臺灣民眾,成為他的支持者。

但是,經過這些年來的風風雨雨,總體來說,我對宋的人格評價卻並不高。

當年的興票案與被揭露在美國有五棟房子的事,對宋造成重大傷害。經此一事,宋再不能維持清廉形象,甚至是否誠實也有問題。

此外,宋還有一些舉動,讓我不解,甚至反感。

當年他要選總統,李不讓,他就脫黨競選。為什麼要這麼做?如果他輔助連戰選總統,有什麼不可?如果能藉助於他的民意支持度大力輔選,連戰會落選嗎?連戰若因為宋而當選總統,會不回饋於宋,讓宋擔任要職嗎?之後再要徐圖發展,亦無不可。為什麼宋一定要自己逆勢出頭呢?

他選台北市長,更是橫柴入灶,大家認為他不適合出馬角逐,當過省長、選過總統的人,怎麼會再出馬選市長呢?太突兀了吧。但是,他卻偏要出來,寧攪局也在所不辭。結果落得悽慘敗選。我同樣不能理解這是所為何來。

2004年,阿扁在三一九槍擊迷案後再度當選總統。連、宋聯袂在凱道進行抗爭。但是,隔不久宋又再度搞出扁宋會,還秀出作為禮物的「真誠」匾額。這更是讓人覺得不可思議。宋與扁有2000年敗戰的委屈,又有三一九的委屈,還被阿扁放話說宋向扁求官。結果,宋竟又跑去和阿扁講「真誠」。稍後扁再又還他一記「宋陳(雲林)密會」說。我覺得這樣的扁宋會是大大的不智,而且是很有問題的舉動。

扁宋會至少意味兩點。宋先前被定位為統派,卻去親近搞台獨的扁。這樣的親近,反映宋的統獨立場模糊。

再者,扁與宋之間發生了那麼多糾葛,再去會面,至少要扁先做出重要的、明確的承諾,否則就是自己去找挨打、招羞辱。結果,回頭硬是再被羞辱一次。多次招這樣的羞辱,要怪宋自己,至少是不智。

而且,宋與連當年一起對扁抗爭(為三一九事件),宋要去與扁會面,是不是應該與連共同行動,可以忽然自己跑去會扁嗎?這樣恰當嗎?對連能交代嗎?

晚近,宋與李之間的互動,我也不以為然。宋與李失和,李公開羞辱他,大家都看在眼裡。現在兩人卻又眉來眼去。李、扁、宋好像是在分進合擊。

有人說宋在求官。他究竟有沒有求官?有不少跡象顯示他是在求官。他選總統是做什麼?選副總統是做什麼?選台北市長又是做什麼?這不都是要做官嗎?他幾次跟人搶位子,與吳伯雄搶省長位,與連戰搶總統位,與郝龍斌搶市長位,現在又要與馬搶總統位。這都是所為何來?

唯一能替他做合理解釋的,是強調他有太強烈的「捨我其誰」的為國奉獻的心意。問題是,那他又為什麼要拿馬總統開砲呢?即使是滿腔奉獻熱情,必須要做官才能實現嗎?我們社會裡等著人奉獻的工作不是很多嗎?為什麼必須做官才行呢?王建煊之前去辦學,不是也很能奉獻嗎?

宋對馬總統全面開火,實在是很奇怪的動作。我們知道李、扁都羞辱過宋,連戰也與宋曾有總統大位之爭,就是馬不曾與宋有較大的瓜葛。而馬也不曾公開說過宋什麼話。結果,宋倒像是對馬仇恨最深。特別是阿扁曾羞辱宋,宋還可以去和扁談「真誠」。難道扁的執政成績遠勝於馬,所以,宋可以不計較扁的羞辱,卻就是放不過馬?

我大膽猜想,那是嫉妒或是權力欲,或者皆是。宋心底的想法可能是:大位應該屬我,怎麼會是你呢?尤其,同屬藍營,同是小蔣愛將,我比你出道更早,而且深得民心,怎麼總統不是我?或者:給我權力,什麼都好說,不給我權力,我當然恨你。

對不起,我可能不該做這樣的大膽猜想。但是,我確實無法理解宋的激烈批馬動作。

我不是說不可批馬。但是,批馬也要有講究。譬如宋說馬總統「完全背離民意」。至少我不接受。我難道不是人民嗎?我可不認為馬總統的做法完全背離我意。我對馬總統至今高度肯定。宋說馬完全背離民意,顯然是太自我中心式的判斷,以為他(及他親近者)的感覺就是全民的感覺。

如果宋是綠營成員,我們或許比較能理解或習慣他激烈批馬的動作。但是,他卻又是大體屬泛藍的一員。而且,是正值大選之前。如果使藍營敗選,宋會承受什麼樣的藍營輿論批評?

四、挺宋的理由

時至今日,還是有不少人挺宋,特別是藍營中人。宋如果再度出來攪局,未必不能達到使藍營破局的效果。這些人為什麼還要挺宋?這是個最困擾人的議題。

我認為許多對宋仍然懷抱期待的人,大體有兩個特點。一是強調宋的能力與績效(而相對認為馬無能力、無績效),一是輕忽宋的人品問題。我先說說後者。

我認為宋的一個重要問題就是他的人品,他不是沒有優點,他的優點是有幹勁、有行政能力與親民作風。但是,他也有明顯的缺點:沒有明確立場、太騎牆,太沒有堅定的大原則與大方向、沒有誠信、愛虛誇做秀、對大政沒有長遠規劃、胸襟狹窄、易激怒且易因激怒而有出格的大動作。而且,我認為他的所謂能力,部分是被誇大的。

宋楚瑜之前被人嘲謔,說他做省長時是「要五毛,給一塊」,他這樣的做法有沒有問題?我不敢說完全不應該,但是裡面是否有浮濫,確有可疑。李登輝恐怕就是嫌他過度拿公家錢去收買人心而開始防他。

回頭再說馬總統。我反過來認為,馬總統的能力是被低估的。低估是因為人們不習慣他的領導模式,我們習慣執政者便宜行事。太過方正、不肯便宜行事的執政者,我們並不肯定他,卻是否定他。甚至,我們也偏愛強悍的領導模式,最好能看到我們所不喜歡的人都能被強悍的執政者大力整頓,只要不是整到我們自己,我們大概都覺得爽。

但是,這些都是主觀的感覺與評斷,且太偏傳統威權模式。這種主觀評斷用在政治這種議題上,其實是很危險的事,可能最後是人民會自做自受(人民做選擇、人民承受選擇的後果)。

再者,我們應該要憑藉的是對總體績效的客觀評價。而馬總統治國的總體績效,最好的客觀指標是像瑞士洛桑學院的IMD全球競爭力評比。我呼籲大家重視這類客觀的評比,而不是我們的主觀直覺的判斷。我們的主觀、直覺判斷是非常侷限性的、是戴著有色眼鏡在看的。我們應該要試著拋開我們的主觀直覺的判斷,重新審視臺灣的總體發展績效與執政績效。我深信瑞士洛桑學院IMD全球競爭力的評價有高度的客觀性,遠比臺灣內部各種反對陣營或各別批馬的人的評價要客觀。何況國際間對臺灣的正面評價並不只這一項,而是多項評價均顯示肯定結果。為什麼不參考這些呢

但是,如果有人想要追求奇效性的執政績效,我表示存疑。我們還是追求和風細雨式的改革吧!

說到底,我還是認為宋也是個人才。他的急於求售,很可能部分是因為他的急於表現、急於事功。未必不是出於善意。只是,從我們看來,顯得太沒有原則、太自我中心。而這也反映出他缺少大格局、大器識,可以是能臣,終究不是引領時代的國家領導者。

我希望宋能知所節制,不再扮演藍營破局者的角色。但不知他自己究竟做何打算?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ag&aid=131336128

 回應文章

狐禪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2/24 19:51
有能力的不一定有機會立功。所以還有立言一招。

後岩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2/23 14:22
是個悲劇的人,是個製造悲劇的人,是不是一個賣悲劇的人呢!!??也不知道,再看下去了,戲怎麼演----【身為】台灣人的悲哀!!

幕影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2/22 18:51

只能三聲長嘆,老天爺捉弄人,捉弄老宋,也捉弄藍營選民。真是無解,他有參選的權利。

也許台灣的未來就丟給老共看著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