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海南省海口市委書記張琦違法落馬 屋中藏13.5噸黃金
2019/10/03 20:21:50瀏覽2301|回應55|推薦9

以下引用了一篇新聞報導:”海南省海口市委書記張琦違法落馬 屋中藏13.5噸黃金“。

上次,我為了向一位大陸網友指出中國大陸可能存在的問題,引用了兩段新聞報導(的標題)。其中一則提到前廣東省副省長萬慶良貪污據說達到500億人民幣。該網友則稱大陸方面報導數額是一億,故認為我貼的是假消息。我並沒有堅持我的引述為真,而主要是表示我認為具體數額並沒有那麼重要,我們彼此也都難以確定究竟數額是多少。

這次的這則新聞,因為是附了照片,雖然仍然難以斷定會不會是假消息或過度誇大貪污數量,但是,恐怕為真的可能性不小。這個照片我估計大概很難偽造出來。

我並沒有打算依此來論證之前我所貼的報導為真。但是,我很希望這位網友能保持一點心理彈性,也就是你認為絕不可能的事情,未必真就絕不可能。你之所以認為絕不可能,也有可能是因為你有你已經確立的意象(image),認定中國的狀態應該是什麼樣。只是,這個意象究竟離客觀事實有多遠,可能還有待逐步調整。

這些照片是中國海南省委常委、海口市委書記張琦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遭到中共中紀委調查,根據網路傳出的影片,張琦家中私藏的金磚、金條更重達13.5噸,帳面上來路不明的資金也高達人民幣2680億元。https://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72584%3F%3Dfb&fbclid=IwAR1artJfkcDu0tjpZ3REy77bp4C8VhTjRtuY64r1Ik-9qFutNPD80ucrP2Q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ag&aid=129833044

 回應文章 頁/共 6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大躍進究竟餓死多少人(一)-儲百亮
2019/10/16 14:14

本文出自 2013年10月17日紐約時報中文版

香港——讓很多歷史學家失望的是,中國共產黨扼殺其統治所面臨的意識形態威脅的努力,為一群效忠體制的研究者提供了一個平台,讓他們否認毛時代曾奪取數千萬人生命的最不光彩的一段歷史。

學者們廣泛將1958年到1962年間中國農村發生的大饑荒視為有史以來最嚴重的一次。大多數中外研究學者都估計,“大躍進”泡沫破裂後因飢餓和患病而死亡的人在2000萬到3000萬之間,或許更多;“大躍進”是黨推動中國一步到位進入共產主義富足社會的企圖。這是毛澤東統治時期的標誌性災難之一,迄今黨一直在用審查制度和委婉說法對這場災難遮遮掩掩,試圖維持人們對這個共產黨國家開國領袖的尊敬。

但是在12月26日毛澤東誕辰120週年紀念慶典到來之前,他的一些支持者和黨的辯論家超越官方在這個問題上長期緘默的姿態,主張他們出爐的對這場災難輕描淡寫的版本,並攻擊那些與他們意見相左的歷史學家。他們否認這場大饑荒造成了數千萬人死亡,其中一些人說最多只有幾百萬人死亡,他們還指責那些認為死亡人數更高的學者是在煽動反黨情緒。

圍繞中國政治未來的爭論,波及到了在歷史問題上相互對立的觀點,一些得到官方打氣的政治傳統主義者聲稱,要通過為毛辯護來捍衛黨。

中共機關報旗下有影響力的小報《環球時報》9月份發表一篇標題為《三年困難時期“餓死三千萬”是重大謠言》的評論文章,作者是數學家孫經先,此人因聲稱“大躍進”期間“營養性死亡”的人最多只有250萬而受到關注。他辯稱,餓死3000萬的數據是在錯誤數據基礎上得出的荒謬結果。

一本名叫《總要有人說出真相:關於“餓死三千萬”》的新書成了否認那次大饑荒餓死數千萬人的毛的支持者的一個試金石,這本書堅持認為,最多只有400萬人在這場飢荒期間“非正常死亡”。作者楊松林是一名退休官員,他說,這確實是場悲劇。但他將其主要歸咎於惡劣天氣,而不是糟糕的政策,他和其他觀點相似的學者指責,觀點對立的學者誇大饑荒規模,目的是抹黑毛和黨。

楊松林在他位於中國中部鄭州市的家中接受電話採訪時說,“一些人認為他們抓到一個機會,只要他們能夠證明大躍進期間死了幾千萬人,共產黨,執政黨,就永遠無法交代清楚。”

對這場飢荒進行了研究的學者警告稱,有人正以政治正統理念的名義,試圖篡改歷史上一些苦澀的真相。

今年72歲的歷史學家楊繼繩曾是北京的新華社記者,他成了此輪攻擊的主要目標,他在電話採訪中說,“長期以來,我是因自己的研究被罵,受到攻擊,但現在又出現了這些人,他們根本否定發生過大饑荒。”他與楊松林並無血緣關係。


樓下還以為台灣還在老蔣時代
2019/10/16 13:41
台灣在老蔣時代,是國民黨搞的教育和媒體封鎖,現在還有誰在管什麼老蔣教育?台灣現在是媒體百家齊放的時代。中國現在還是共產黨搞的教育和媒體封鎖。

羊点
2019/10/16 12:39

To 狐禪,你在别的文章里回应了我一下,我也在这里回应你一下,希望你能看到。

关于大跃进的问题,你们在台湾受老蒋教育的人要分清两个事情,一个是大跃进后确实饿死了一些人,一个是特定政治势力宣扬的“饿死三千万”,这是不同的两件事,正如64事件确实死了一些人,与特定政治势力宣扬的“六四屠城”、“天安门广场血流成河”也是不同的两件事。拿现在香港正在发生的事情来说,与台湾媒体、美国媒体的描述也是不同的事情。中国就是这个命,块头太大,你要发展,你要恢复历史的荣光,但有人不乐意,要极力阻止你,美国是主力,台湾是个小喽啰。


台獨之父史明(二) -Chris Horton
2019/10/10 19:11

1980年,他的書的第一本中文版本在加利福尼亞州聖荷西出版,觸及了不會說日語的年輕台灣讀者。新版分三冊,共近2,400頁,為台灣民主運動的發展提供了動力,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受美國培訓的台灣律師的推動。

這些律師繼續於1986年在台灣成立第一個主要的反對黨民進黨,一年後,年輕的蔣經國就任總統,宣布解除戒嚴。

在1990年代,台灣開始擺脫國民黨強加給台灣人民的中國人身份,並接受自己的身份,這是由荷蘭,西班牙,日本的殖民統治者塑造的南澳大利亞和中國文化的融合。

史先生於1993年從日本返回台灣,那是台灣首次舉行民主立法選舉的第二年,也就是台灣舉行首屆總統大選之前的三年。

直到2016年具有里程碑意義的選舉之後,中華民國政府在台灣的行政部門和立法部門都被認為其國籍是台灣人。

從那以後,受康奈爾訓練的律師蔡英文(Tsai Ing-wen)總統和她在立法機關中的民進黨領導了台灣。一直以來,它一直受到北京的威脅,儘管從未統治過台灣,但北京繼續稱台灣為領土。

在面對中國日益嚴重的威脅時,史先生仍然樂觀,同時也承認台灣高度兩極分

化的社會所帶來的困難。雖然台灣人反對與中國統一,但在兩國關係應該有多緊密方面存在重大分歧。

史先生說:“台灣社會有問題-它沒有統一。” “但是一旦受到威脅,它將聚在一起。”

他於1918年11月9日在台北出生,出生於一個中產階級家庭。他的母親使他沉浸在儒家文化中。他的父親是一位農藝家,與反殖民主義者的朋友們在一起。

他的本名施朝暉,他在東京早稻田大學學習經濟學和政治學。他在寫“台灣的400年史”時取了筆名史明。他的一生以這個名字而聞名-在台灣語中的意思是“清楚地看到歷史”。

蔡總統在他的最後幾天拜訪了史先生。自2016年就職以來,他一直擔任她的高級顧問,並一直支持她連任。她在一月份將面對親中國候選人韓國瑜。

史明教育基金會理事長黃敏雄說,蘇說的最後一件事是:“蔡英文必須贏。”


台獨之父史明(一) -Chris Horton
2019/10/10 19:05

本人翻譯自2019年10月4日的紐約時報

史明因其努力使台灣擺脫殖民統治而廣為人知,他是台灣獨立之父,他於9月20日在首都台北去世。他是100歲。

台北市立醫院院長陳國榮證實了他在台北醫科大學醫院的去世,他說原因是肺炎。

史先生作為獨立運動關鍵人物的地位在他撰寫《台灣400年史》時得到了鞏固,這本三卷本的基本書於1962年出版,其中包含了幾個世紀以來的殖民化賦予台灣人民獨特的認同感的觀點。東亞。

史明開始他的政治生涯,試圖使台灣擺脫日本殖民統治的束縛,幾十年後才發現自己同時與兩個壓迫性的中國政府-北京的共產黨人和台北的民族主義政權作鬥爭。

台灣的自決權

史先生是一名大學生,曾上過馬克思主義,並住在中國,在那裡他為毛澤東的革命提供了超過七年的幫助。但是,在毛澤東在中國內戰中於1949年戰勝蔣介石領導的民族主義勢力之後,史先生放棄了尋求招募他的共產黨。

他在三月份的一次採訪中說,這樣做的原因是,在目睹共產黨軍隊無數次處決中國人之後,他意識到他們的真正意識形態不是馬克思主義而是由恐懼統治。

他問:“為什麼你需要殺死那麼多人來推動事情發展?”

他回到台灣。它已不再是日本的殖民地,它已淪陷成為被推翻的中華民國政府的蔣介石新基地,如今已在距台海海峽兩岸約100英里的地方。台灣還進入了將近四個十年的戒嚴時期,稱為“白色恐怖”,在此期間,蔣介石的國民黨逮捕並折磨了十萬多人,處決了一千多人。

史先生和其他人決心推翻中華民國並建立台灣國家後,草擬了暗殺蔣的計劃,蔣已成為美國的冷戰盟友。但是在1952年,他們發現了他們的陰謀,史先生偷走了北部的基隆港,在那裡他乘出口香蕉的船逃到了日本。

在日本,他與幾年前在中國認識的女友平永恭子團聚。幾個月後,這對夫婦在東京池袋附近開設了一家新美食餐廳。(這家餐廳仍然在不同的管理之下運作。)他從東京繼續地下經營,對台灣革命者進行了他在中國學習的游擊戰術的培訓。

“新美食家”(專門從事麵條和水餃的製作)也產生了足夠的收入來支持史先生的長期工作,包括研究和撰寫其具有紀念意義的“台灣400年史”。

該書最初以日文出版,根據政府的戒嚴法,成為無數台灣禁書之一。

英格蘭諾丁漢大學副教授喬納森·沙利文(Jonathan Sullivan)說:“史明的書是台灣特定歷史的基礎文字。” “史明人是一個舉足輕重的人物,不僅對於台灣獨立運動而言,而且對於他在台灣殖民者的敘述之外將台灣性和台灣經驗置於中心地位所做的工作。”

在常客仍在餐廳裡of不休的麵條的情況下,史先生於1967年成立了台灣獨立協會。他在游擊戰中受過訓練的成員將繼續對警察局和軍車發動縱火和炸彈襲擊,並暗殺失敗。 於1970年在紐約廣場酒店(Plaza Hotel)嘗試對蔣的兒子和繼任者蔣經國(Chiang Ching-kuo)進行抗議。

在1975年蔣介石逝世的那段時間,史先生從倡導暴力革命轉向以和平方式推動革命。他說,正是在那個時候,他決定現實主義應勝過理想主義。


毛澤東勾結日軍的真相
2019/10/10 12:41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20159

在中共的共産主義意識形態破滅、尤其是“六四”導致精神危機之後,毛澤東的繼承人們爲了維持一黨專制,高舉愛國主義旗幟,誇耀中國共產黨是抗日戰爭中的中流砥柱。

  然而,在抗日戰爭中毛澤東與日軍串通勾結的歷史事實,很少有人知道,當局更絕口不提。

  在中華民族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頭,毛澤東竭盡全力削弱國民黨軍。1939 年秋天,他派遣潘漢年等中共間諜,潛伏到日本外務省下屬的“岩井公館”,把通過國共合作獲得的重慶政府的國民黨軍事情報高價賣給日本。

  不僅如此。毛澤東還讓潘漢年向“岩井公館”的主人岩井英一提出“中共軍和日軍停戰”的提議。為了協商停戰一事,潘漢年通過岩井的介紹,與南京汪精衛政府的軍事顧問、日本陸軍將領影佐見面,又在影佐引薦下與汪精衛也見了面。

  本書作者為抗戰期間出生於中國東北的日本教授。她根據岩井英一的回憶錄《回想的上海》,並遍搜日本外務省外交史料館的日方內部檔案,與中國大陸及台灣的資料進行對比,對“抗日戰爭中,毛澤東究竟做了些什麼?”“中共軍隊是如何發展壯大的?”等等問題,提供了發人深省的証據;揭示了毛澤東在戰後對日本舊軍人所說的感謝日本軍閥之辭,確實是發自肺腑。


民主體制的價值在制衡
2019/10/09 12:26

36 樓顯然對民主體制的價值完全不懂。竟然以學校在選班長來形容民主體制。民主體制並不是選一個皇帝,然後在此皇帝執政的期間放任不管。民主是選人來執政,同時選一堆代議士來監督執政的人。民主講的是分權制衡。分權制衡也就是指將政府的統治權劃分成立法、行政及司法三個部門掌理,以避免任何部門無所限制地獨攬政府權力,而且每一部門對其他部門具有若干牽制以保持適當的平衡。至於分權與制衡的理念,則係反映歐洲十八世紀某些思想家的兩種觀點:其一是對政府高度的不信任,認為政府權力過大必將損及人民自由;其二是機械論的想法,認為政府組織猶如一具權力有定數的機械,如果合宜地將權力分給若干部門,可使各部門分得的權力相等,並經由人為的設計與安排而獲致權力的平衡。


中共壯大之謎
2019/10/09 12:07

國民黨元老謝持的孫兒謝幼田在他的專著《中共壯大之謎被掩蓋的中國抗日戰爭真相》中,大量引用大陸近年出版的書籍、中共文獻,以及中共元帥將軍的回憶錄,揭露中共在整個抗戰期間,抗戰口號高叫如雲,實際上卻避免與日交戰保存實力,同時趁機發展壯大自己的根據地。

文章揭發,一九三七年九月毛澤東對赴山西作戰的八路軍第一一五師獨立團團長楊成武指示“中日之戰是本黨發展的絕好機會,我們決定的政策是百分之七十是發展自己,百分之二十為妥協,百分之十對日作戰。”此指示為該年八月下旬中共洛川會議秘密決定的原則。

謝幼田還引用了大量來自中共的最新資料顯示中共是如何蠶食國軍,強佔國軍地盤,然後發動宣傳機器反咬國軍不抗日。

謝幼田此書還披露,中共特務潘漢年揭露中共高層與日寇的骯髒交易。中共篡政後毛澤東為怕醜史暴露而將潘漢年逮捕下獄。


中共壯大之謎
2019/10/09 12:02

https://share.readmoo.com/book/736522

中共一直掩蓋蔣介石國民政府在抗戰中扮演的角色和歷史地位,在文革中甚至還把蔣介石与汪精衛并列,稱國民政府是”消極抗日,積極反共”、”內戰內行,外戰外行”,是”摘(抗戰胜利的)桃子”的。這本26万字的《中共壯大之謎》,基本是根据近年來北京官方的出版物提供的資料,做了正本清源的努力,但是他并沒有僅僅停留在給蔣介石國民政府領導抗戰平反正名上面,而是進一步揭露出:中共以抗戰為名,趁蔣介石當局無暇他顧之際,做了大量挖抗戰”牆角”、招兵買馬擴充地盤等見不得人的勾當--正是中共在抗戰中的作為,才使它積累起以武裝暴力推翻國民党政府、建立中共王朝的巨大實力。

這本書最大的价值就在于告訴了讀者:”中國共產党在抗戰中究竟做了什?中共軍隊是怎樣在抗戰中壯大的?”《中共壯大之謎》展現了令人難以想象的歷史事實,凡是看到這一是史實的任何一個中國人都會拍案而起!謝幼田的結論是:”中華民族被出賣了!就連公開賣國的汪精衛集團也遠遠難以与之相比!”正因為如此,中共當局才一直不遺余力地掩蓋歷史真相,他們以為只要壟斷了輿論、教科書上不寫,歷史真相就由他們說了算。

作者謝幼田是一位極有社會責任感和民族意識的學者,作為國民党元老西山會議派的代表人物之一謝峙的孫子,他還有一种還歷史本來面目的特別使命感。1980他經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考試,進入四川社會科學院,先后擔任編輯、助理研究員、副研究員。1987年應邀到美國斯坦福大學做研究,現任胡佛研究所客座研究員。在國內外發表多篇論文和出版四部專著。毫無疑問,他的新著揭穿了中共的歷史謊言,對江澤民鼓吹的”三個代表”是當頭一棒。


Taig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0/08 21:55
政治鬥爭自有人類以來就有之。古代,政治鬥爭都在「廟堂」之上,也就是說是官老爺的事,老百姓是「天高皇帝遠」,政爭之事是茶餘飯後最好的談資,所謂「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自從「民主」、「民權」思想遍傳全世界後,老百姓忽然發現自己原來是這麼了不起,自己就可以決定領導人是誰。

不過話說回來,我選了千百遍的「里長」,可是我從未見過我的里長,根本不了解他,不知他長得圓還是扁。近在咫尺的里長都如此,何況是遠在天邊的「總統」。

我不否認「選舉」是有可能選出好的領導人,譬如說,已經相處過一個學期的學生們選班長,這情況下是選得出好的班長的;至於如果是剛編成的班級,學生彼此間都不認得,我奉勸大家,班長讓班導師指定就可以了。

民主、民權思想普傳後最大的影響是「全民捲入政治鬥爭」。在「廟堂」上的立委打完架下班後,有些在場上對立的立委們馬上就可以相偕去喝酒,因為在他們眼中,在立法院打架是一種表演,演完了就煙消雲散;但一般民眾可不是如此想法,他們對意識型態的堅持是相當頑強的,因此,撕裂的社會沒有五十年、一百年是無法彌合的。

這種情形在台灣尤其危險,蓋台灣藍、綠的分裂是國家認同的分裂,國家認同的分裂最後的下場都是武力解決,沒有別的辦法;可是綠營的中下層民眾顯然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他們「仇中」的意念比日據時代日本人給台灣人灌輸的還要厲害,這是民進黨長久以來勤於給他們洗腦的關係。

「全民捲入政治鬥爭」是普選領導人最易產生的不良政治後果。
頁/共 6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