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海南省海口市委書記張琦違法落馬 屋中藏13.5噸黃金
2019/10/03 20:21:50瀏覽1752|回應55|推薦7

以下引用了一篇新聞報導:”海南省海口市委書記張琦違法落馬 屋中藏13.5噸黃金“。

上次,我為了向一位大陸網友指出中國大陸可能存在的問題,引用了兩段新聞報導(的標題)。其中一則提到前廣東省副省長萬慶良貪污據說達到500億人民幣。該網友則稱大陸方面報導數額是一億,故認為我貼的是假消息。我並沒有堅持我的引述為真,而主要是表示我認為具體數額並沒有那麼重要,我們彼此也都難以確定究竟數額是多少。

這次的這則新聞,因為是附了照片,雖然仍然難以斷定會不會是假消息或過度誇大貪污數量,但是,恐怕為真的可能性不小。這個照片我估計大概很難偽造出來。

我並沒有打算依此來論證之前我所貼的報導為真。但是,我很希望這位網友能保持一點心理彈性,也就是你認為絕不可能的事情,未必真就絕不可能。你之所以認為絕不可能,也有可能是因為你有你已經確立的意象(image),認定中國的狀態應該是什麼樣。只是,這個意象究竟離客觀事實有多遠,可能還有待逐步調整。

這些照片是中國海南省委常委、海口市委書記張琦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遭到中共中紀委調查,根據網路傳出的影片,張琦家中私藏的金磚、金條更重達13.5噸,帳面上來路不明的資金也高達人民幣2680億元。https://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72584%3F%3Dfb&fbclid=IwAR1artJfkcDu0tjpZ3REy77bp4C8VhTjRtuY64r1Ik-9qFutNPD80ucrP2Q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ag&aid=129833044

 回應文章 頁/共 6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中國大饑荒時的氣候並沒較惡劣(二)
2019/10/24 12:28

年平均氣溫距平時間變化曲線

氣溫對農作物的生長有重要影響。中國氣象學者利用全國大體分布均的 350個站點1951-1990年的年平均氣溫的平均值繪出的全國氣溫距平時間變化曲線,從圖中可見1958年-1961年的氣溫同歷史平均水平的偏差不是歷年來大的,即年景比較正常。1959-1961年氣溫偏離常年不是大的,沒有出現超常低溫。

根據《中國統計年鑑·1984》第第141、190頁提供的「部分年度全國自然災害受災和成災面積及糧食總產量」 , 數據顯示「在1949-1983年間,其中31年的年均受災面積為3273萬公頃,32年的年均成災面積為1295萬公頃」。同樣數據表明,即使在年年都有的自然災害中,除了1959-1961年大饑荒期間,中國的糧食產量幾乎都處於年年增長的狀態。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9-10-24 17:13 回覆:

大躍進造成大量飢餓死亡,這應該是個重大的歷史教訓。可惜,大家諱莫如深,使得可能的重大歷史教訓成為被遺忘的歷史,教訓也並沒有被吸取。這就意味著,歷史悲劇還有可能再發生。很遺憾!

人類對於與死亡有關的事物,或與犯罪有關的現象,都要等到非常晚近,研究才有進展,而且實際上發展仍然很遲緩。我想,關鍵原因就是大家有意無意想要避免去碰觸傷口。因為即使只是做相關研究,大概也是很痛苦的事。但是,如此一來,就難以學到教訓。

對於大躍進及其影響,避諱更深。顯然涉及到對毛的評價,以及中共的統治正當性。


中國大饑荒時的氣候並沒較惡劣(一)
2019/10/24 12:21

大饑荒時的氣候並沒較惡劣

原中國氣象科學研究院的研究員高素華主編的 《中國農業氣候資源及主要農作物產量變化圖集》是農業氣象學家根據1951-1990年間全國分布大致均的350個站點的氣象資料作出的分析。從以下幾個方面對1958-1962年大饑荒期間的全國性氣候作出分析[25]:

降水量距平百分率

根據對自然災害評價的需要,氣象學家通常用「降水量距平百分率」來劃分乾旱等級。它反映了該年降水量與正常年份降水量的偏離程度。如果當年的降水量接近多年平均值,則是正常年景,不存在澇災或旱災。在該書中,農業氣象學家採用全國分布大致均的350個站點1951-1990年的降水資料,繪出了1951-1990年間各年的降水量距平隨年代的變化曲線,從圖中可以看出,1960年降水量距平百分率約為-30%,為一般乾旱。其乾旱程度遠遠低於1955、1963、1966、1971、1978、1986、1988年等年份。1978年的旱災遠比1960年嚴重,還處於文革結束不久的「經濟瀕臨崩潰」的時期,沒有出現餓死人的情況。1959、1961年降水量距平為約為80%,是澇年,但其澇程度遠遠低於1954、1973等年份。氣象專家將澇災分為澇、大澇兩個等級,連續一個月降水距平大於200%,連續2個月降水距平大於100%,連續三個月降水距平大於50%為大澇。 1959、1961年只能算一般澇年。1954年澇災重,有人死在洪水之中,但沒有出現大規模餓死的現象。

生長季降水量距平百分率

4-10月是農作物生長期(簡稱生長季),這個時期降水量多少直接影響農作物的產量。在該書中農業氣象學家採用全國分布大致均的350個站點1951-1990年的降水資料,制出了「生長季降水量距平時間變化曲線」。由於各地區在不時季節降水量分布不同,各地的生長季降水量距有所差異。但從總的趨勢上看,1959-1961年這三年,生長季降水量距偏離幅度是40年來小的幾年,遠遠小於1954、1965、1972、1973、1978、1989等年份。從偏離幅度看,這三年是一個常態年份,不能說是大災之年。


中國人口出生和死亡數據
2019/10/24 12:11

底下是中國官方的統計部門公布的人口出生和死亡數據。

年份 出生人數 死亡人數( 單位:萬)

1954年 2245 779

1955年 1978 745

1956年 1976 706

1957年 2167 688

1958年 1905 781

1959年 1647 970

1960年 1389 1693

1961年 1188 939

1962年 2460 666

1963年 2954 684

1964年 2729 802

可以發現1959~1961 年死亡人數有 3400 多萬。扣除正常死亡一年的 700 萬*3 ( 1954~1959 )。可以估計因為大躍進而死的人有1300 多萬。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9-10-24 16:14 回覆:
其實在出生人口數部分,至少少生了1300萬人。這個數字裡可能其實有一部分是嬰兒死亡而完全未報的情形(既不報告出生,也不報告死亡)。也就是說,非自然死亡的總人數,在1959到1961年間應該還不只是此處估計的1300萬人。

羊点
2019/10/21 14:43

To  51楼

呵,我可没有搪塞甚至惱羞成怒。当时的政策是有失误,是把大量劳动力去修水库去了,以致粮食减产,又赶上天灾。我母亲对大跃进的回忆就是修水库,我查了一下,我家乡的三个水库,都是58/59年建的,直到现在还在发挥作用。而60年连续多天的暴雨,也是我母亲经常念叨的。

但是台湾人并没有立场来指责什么。据我所知,直到1965年台湾人还在吃着美国人援助的大米和白面。作为一个阳光和雨水都很充沛的亚热带海岛,台湾比包含大量干旱少雨地区的中国大陆平均条件要好很多,在那个年代仍旧是缺乏粮食的。如果没有美国的援助,台湾恐怕也会陷入饥荒。解决粮食问题根本还是要靠水利设施以及良种和化肥,这几个问题是在70年代得到解决。

如果更宏观一些看,中国人口数从清末的4亿多到新中国成立的半个世纪年中几乎就没有增长,而从新中国成立到70年代中期的四分之一个世纪就从4-5亿迅速增长到8-9亿。如果我们要问一下20世纪上半个世纪本应该增加的人口到哪里去了,或者说在相同的出生率下,为什么总人口没有增长,一个中学生都能有答案了吧!


狐禪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0/17 09:12

43樓

一國之中因政策失誤而餓死人(你自己也承認了),就該檢討,而非以「沒那麼多」來搪塞甚至惱羞成怒。


習近平可能更關心是否有人屁股發癢
2019/10/16 17:32
另外羊點是否能體會習近平可能更關心是否有人屁股發癢?像中國這種不民主的國家,你們的習皇帝是不用擔心人民用選票讓他下台。但以中國共產黨權力鬥爭的本質,習近平必須關心有哪位共產黨的高幹屁股在發癢,想找機會把習近平鬥下來。

樓下的對台灣太不瞭解
2019/10/16 16:40
台灣不同立場的媒體都可以大鳴大放, 甚至中國的教科書也都買的到。 所以中國對老百姓的洗腦文章, 台灣也都看的到。 反觀中國國內, 只有中國官方的媒體立場才看的到。 所以中國人的邏輯根本不值一提, 因為大前題的資訊就不足了, 如何以微薄的資訊來作邏輯推演?至於中國的軍隊還是先去煩惱是否有能力渡過台灣海峽吧!海空軍都沒能力渡過台灣海峽, 還提坦克嗎?

羊点
2019/10/16 15:27
呵呵,现在的台湾人恐怕还不如老蒋时代,看自由时报的文章,逻辑性还没有老蒋时代的中央日报高。老蒋搞“反攻大陆”虽然不可能,至少是一个进取的姿态,现在台湾人搞的“台独”、“独台”,一个是找死一个是等死,格局比老蒋低太多了。另外台独分子不要接我的话,我没有兴趣听台独分子的胡言乱语,你们就等着跟解放军的坦克深入交流吧。

大躍進究竟餓死多少人(三)-儲百亮
2019/10/16 14:26

1月份習近平對官員稱,他們不應該輕視或是懷疑毛的成就。他還多次警告稱,蘇聯解體就是政治鬆懈的代價。4月份他簽署並頒布了一項命令,列出了威脅黨統治的七大意識形態,其中包括“歷史虛無主義”,這被定義為通過抹黑黨史來否定中國共產黨長期執政的合法性。

最積極執行習近平意識形態指令的人之一是北京中國社科院副院長李慎明,他也批評那些估計大饑荒造成3000萬或者更多人死亡的學者。李慎明5月份在黨刊《紅旗文稿》雜誌上稱,這些數字是“有人刻意編造的虛假數據”。這篇文章被其他中國媒體廣泛轉載,在網上引起激烈的辯論和批評。

弗里德曼說,“他們需要他們的偉大領袖是潔白無瑕的。他們需要有一個值得懷念的歷史敘述。”


大躍進究竟餓死多少人(二)-儲百亮
2019/10/16 14:20

楊繼繩對“大躍進”時期飢荒的標誌性研究《墓碑》一書的中文版於2008年在香港出版,經過改動和刪節的英文版在2012年出版。該書在中國大陸被禁,但通過走私和盜版渠道被廣泛傳閱。楊繼繩估計,有3600萬人因為“大躍進”造成的暴行和食物短缺而死亡,他稱,否認半個多世紀以前的大饑荒是當今政治焦慮中一個令人不安的徵兆。

楊繼繩說,“為了維護共產黨的執政地位,所以必須要否定餓死幾千萬人。黨的領導層有一種社會危機感,所以保護自己的地位變得更加迫切,因此迴避歷史真相變得更有必要了。”

“大躍進”從1958年開始,當時黨的領導層擁護毛推動中國快速實現工業化的雄心,通過一場火熱的運動來動員勞動力,將農村合作社合併成巨大的,從理論上來說具有巨大生產力的人民公社。

隨著浪費、效率低下以及盲目的狂熱讓生產每況愈下,競相建設工廠、公社和大食堂,打造奇蹟般的共產主義富足典範的努力開始撐不下去。到1959年,農村地區開始出現糧食短缺,而加劇困難的是,農民被迫將糧食上交給國家,以保障不斷擴張的城市的糧食供應,結果飢荒開始蔓延。表示質疑的官員遭到清洗,由此製造出一種瘋狂的恐怖氣氛,使這些政策得以繼續推行,直到災難局面不可收拾,迫使毛不得不放棄。

從20世紀80年代初開始,對那個時期的研究限制有所放鬆。歷史學家能夠得到有限的一些檔案,還可以獲得成套的人口統計數據和其他人口信息,這讓研究人員能夠對那場飢荒構建一個更加詳細,儘管仍不完善的理解。

一些學者得出結論稱,約有1700萬人死亡,而另一些人則認為這個數字高達4500萬,這反映出學者對正常時期死亡率和其他不確定因素(包括飢荒年間官方統計數字在多大程度上低估了死亡人數)的假設各有不同。

位於北京的國防大學退休黨史學家林蘊暉職業生涯的大部分時間都在研究毛時代的歷史,他在電話採訪中說,“學者們意見分歧,但無論他們的估計是高還是低,都不會影響到'大躍進'製造了一場巨大災難這個事實。我個人估計是3000萬人左右非正常死亡。”

那些否認大饑荒導致數千萬人死亡的研究人員抓住數學家孫經先的研究大做文章。孫經先稱,大多數所謂的死亡人數是統計數據混亂所造成的錯覺:那些離開村子的人被認為已經死亡,因為他們未能在新住址登記。

然而很多中國專家對孫經先的觀點不以為然。上海交通大學人口歷史學家曹樹基研究大饑荒已有多年,他說,對估計死亡人數的戲劇性下調,建立在對統計數據的“荒謬”扭曲,以及對官員們如何編制這些數據的錯誤理解之上。曹樹基說,“我讀到這篇文章時幾乎暈了。這種文章絕不可能通過專業刊物的審核。”

中國領導人迄今沒有對這一爭論公開置評。但是毛的聲譽對於這個仍要依賴革命淵源來維護權力的黨來說依然很重要,儘管該黨已捨棄毛的革命政策。令人費解的是,去年11月上台的共產黨領導人習近平尤其熱衷於捍衛毛的政治遺產,儘管與他的幾個前任相比,他的家人在毛手下經受了更大的苦難。

習近平的父親是毛澤東的革命戰友習仲勳,他在1962年遭到清洗,經歷了16年的監禁和政治罪名。但是,美國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政治科學系榮休教授愛德華·弗里德曼說,習近平對歷史的態度是由政治需要(而非家庭記憶)驅動的。弗里德曼曾合編楊繼繩《墓碑》的英文版。

頁/共 6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