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中道難行?
2014/04/26 22:50:46瀏覽2132|回應24|推薦37

毛澤東有句話常被引用: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這本是曹雪芹寫在〈紅樓夢〉裡的一句話,談的是大家族裡的權力傾軋。毛引用這話應該是談革命與反革命勢力及東、西方勢力的對抗。不過,估計最先還是直接用來談天氣,慨嘆天氣要嘛過冷,要嘛嫌熱,和煦的好天氣總難常在人間。

 

什麼樣才是和煦的好天氣?東風、西風都輕輕吹著,誰也不壓倒誰,人間既不太冷,也不太熱。可惜,這樣的情景似乎不容易。

 

「中道」,或者像紀登斯(Anthony Giddens)所說的「第三條路」,講的是政治路線,在左派、右派之外,或是在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兩極路線之外,另闢一條新路。廣義的「中道」思想,也可指在上述兩極立場之外其他的對立立場間的路線選擇,譬如統或獨、保守與革命等。中道路線重點並不在折衷,而是在整合異端,以務實可行的考慮兼顧歧異兩方或多方的價值與目的,尋求最大公約數與最大全體福祉。

 

中道應該是最理性的道路,也應該是對全體福祉最有利的選擇,而它的問題主要在於兩方面,一是整合的問題:如果整合做得不好,就會發生內在矛盾、扞格;再是接受度的問題,因為中道非左非右、非統非獨,從而,與左右統獨的主張全都不同,也就可能招來左右統獨全都不滿的結果。

 

雖然理論上中道較可能帶給全體最大的福祉,但是,相對於中道,左派與右派往往都更能獲得較多的支持,因為一般人比較容易偏向左或右的某一邊,所以左或右的路線至少還有左派或右派的支持。另外,激進革命與傳統主義都各有支持者;在今天的台灣,偏統或偏獨的路線也都各有統派或獨派的支持。但是,中道路線呢?他們可能得不到任何一方的衷心支持,且愈是激情的群眾愈可能偏離中道路線。

 

我們不妨看看一些歷史上的實例。在十八世紀末法國大革命期間,革命黨之一的吉倫特黨被認為太維護皇室與貴族、不夠革命,以致其重要人物羅蘭夫人也被送上了斷頭臺。但是,拿破崙執政,卻又恢復帝制;拿破崙稍後失敗,波旁王朝又復辟。實際的發展絲毫不比吉倫特黨所為更有利於維護共和制。

 

日本安倍首相曾兩度為相,在第一任的時候,他支持度偏低,上任一年,很快就落寞下台。第二任他的支持率明顯提升,任期顯然也會比較長。而他自己的主要改變就是從中間路線變成右派路線。雖然他的右派路線使中日間關係變得非常緊張,但是,至少他的國內支持度較高。

 

在經濟蕭條的時期右派勢力特別容易崛起。日本在1929年世界經濟蕭條以後,政局就很不穩定,在由此時起至抗戰興起的8年間,日本首相換了11任,且有3任首相在任中遇到刺殺事件(有兩位被刺死亡)。在動盪局面中,日本的歷任首相未必不願意朝向和平、務實,但是往往被右派勢力逼迫,而不得不走上極右的道路。首相被刺殺,多出於右派軍人的作為。1936年的226事變中,右派軍人(號稱「皇道派」)宣稱:「目前時代,正為日本擴張實力,發揚國威之時。頃來,私心私慾不顧民生與繁榮之徒簇出,致使帝國主權大遭蹂躪,國民生靈塗炭,痛苦呻吟,目前日本國家遭遇如許困難問題,實皆由此而來。一般元老、重臣、軍閥、財閥、官僚、政黨均為破壞國體之元凶。」從而,他們擬進行一系列的刺殺計畫,欲逼使政府走向極右。事後皇道派雖然遭到重懲,但是,日本右派軍人勢力明顯抬頭,並且發動了侵華戰爭與二戰。

 

經濟困難也可能激發左派勢力的崛起。1917年一戰期間,俄國首先爆發了以下級士兵與生活困苦工人為首的革命,接著由列寧領導的左派政黨奪取了政權,並建立蘇俄。此外,一戰末期,德國也有左派勢力崛起,甚至也組織了德國蘇維埃。只不過,這股勢力最後被右派勢力所壓制,並未繼續發展。而右派的納粹則帶來二次大戰的大悲劇。

 

中國在一戰後,也曾有左派勢力(共產黨)的崛起,不過受到國民黨右派領導者蔣介石所壓制。只是到了二戰結束後,左派共產黨又打敗了右派國民黨。中國也從此走向左傾路線,直到鄧小平改採改革開放路線。

 

所謂的「左派」,可能強調他們關注社會底層,強調要改革以造福社會底層大眾。這些美麗的憧憬與許諾往往吸引不少民眾的認同,特別是青年的認同。但是,這也可能只是空洞的理想口號。實際上如何呢?北韓也號稱是社會主義國家,他們的領導者或許也曾真正想要改善社會底層大眾的生活,只是最後的結果卻未必是如其所願。他們可能也算是「左派」(因為他們宣稱自己是社會主義國家)。許多所謂社會主義國家都並未真能改善底層民眾的生活(甚至是製造了更多屬於底層的民眾),所以在九零年代很多「社會主義」國家改絃易轍,放棄社會主義。以現在的中國大陸來說,目前仍然堅持宣稱他們是社會主義國度,但是,他們的底層大眾也仍然困苦。

 

左、右派都會在困難的時期得到較多民眾的支持,而激進改革派與傳統派也都會有擁護者。至於中道主張呢?

 

以近代中國來說,中道派的代表或首推梁啟超,以及稍後的胡適。梁啟超在清末提出「開明專制」的路線,卻不敵孫文為首的同盟會所提倡的「畢其功於一役的革命」與「共和制」主張。

 

孫文領導的同盟會與梁啟超領導的維新派之間曾展開長期爭論。梁啟超主張在中國推動開明專制、君主立憲。而同盟會則主張通過(暴力)革命走向共和。最後是同盟會因緣際會贏得上風。維新派則被罵為保皇黨、保守派。事實上,梁啟超曾寫了「中國存亡一大問題」(1905-6年)的長文,指出中國尚無條件即行共和制,勉強行之可能陷入強人政治與軍閥割據的困境。他的警告後來不幸成真。可惜,這個警告並未能阻擋革命的大勢。梁氏所預言的悲劇之後果然一一應驗。

 

梁氏的預言非常準確,可見他確實是個智者,能預見人所不見的未來悲劇。奈何他人不理會智者的警告、不聽他的建言,反而罵他是保皇黨、保守派。

 

胡適被蔣公喻為「新文化中舊道德的楷模,舊倫理中新思想的代表」。他一方面提倡自由主義,一方面卻也提倡「整理國故」,可說是另一位中道思想的代表人物。但是,他提倡白話文、新思想固然與傳統派異曲;而主張整理國故,卻又受到魯迅、陳西瀅的批評,說他是開現代科學的倒車;而他提倡自由主義,也被左派認為不夠革命。

 

在近代中國的改革過程中,有許多被批評為「保守派」的人未必不主張改革,也未必不關心社會中的底層大眾,而可能只是講究改革目的與過程的理性與務實,寧願多些耐心等候,但要盡量減少不必要的傷害,而真正能達到改革的務實目的。然而,這種苦心未必能為一般人所體會。大眾的激情使他們無法忍受「保守派」的溫吞、遲緩。但是,急進卻未必真能成事。民國肇造,卻未能為中國人帶來福祉,反而讓廣大中國人承受了更多的苦難。另外,像是中共在50年代末所推動的超英趕美大躍進政策,結果也是落得一場空,甚至帶來所謂「三年自然災害」的巨大傷害。

 

總之,「中道」應該是務實的理性主義者的典型抉擇,但是,未必能為激情、焦慮的民眾所喜。

 

馬總統初上任,就宣布要成為全民總統。但是,現在卻落得九趴總統的封號。那意味著不僅是綠營民眾不願意支持他,連藍營民眾也多數都不支持他(雖然馬總統的平均支持度絕不至於只有個位數,但是批評者喜歡抓住最極端的訊息來張揚。不過,馬總統失去部分藍營民眾的支持也是事實)。但是,他究竟做錯了什麼呢?

 

馬總統上任以後,兩岸交流日益熱絡,但是顯然引發獨派的疑慮,以致激起現在的反服貿風波。不過,我並不認為兩岸交流與服貿協議是錯誤的政策,我認為這是必須的做法。所以,對錯的評斷標準顯然與統獨立場有關。馬總統被獨派認為「親中賣台」。對統派來說,並不存在這種罪名。統派甚至還認為,馬總統所宣布的三不政策中的「不統」是錯誤的主張。只是,統派已經成為台灣的少數,並不足以主導風潮。

 

重要的是,馬總統顯然試圖在統獨間尋求中道路線。只是這個路線雖然理性,卻不討好。統獨雙方都不滿意這樣的政策。馬總統選擇偏統或獨,都會有一定比例的人願意更堅定地支持他。即使統派人數較少,也還有一定比例(約二成。而且明確的傾統政策也會吸引更多的人傾向統派)。既然馬總統選擇不統不獨,統獨雙方的人就都不再堅定支持他。只要再有其他讓人不滿的理由,他就很容易喪失支持。

 

馬政府現在又遇上反核的大麻煩。如果處理不好,恐怕又引爆炸彈。我並不反核,從我的觀點看,那些決絕反核者太偏「信念倫理」,忽略政治「責任倫理」的考慮。再者,他們也可能混淆了個人的政治立場好惡與反核運動的兩種情感。就像名嘴董智森質疑林義雄的一點:在阿扁執政的時代,為什麼不出來反核?到了馬政府時代,就要用自殺威脅去阻擋核四?我也認為林義雄其實是夾帶著政治立場採取反核行動。從而,喪失對核電的理性抉擇空間。馬政府已經做了巨大的讓步(核四續建完工後暫時封存),卻仍然得不到善意回應。

 

綠營不願意支持馬政府,有太多政治立場的理由,這裡夾雜太多非理性的態度。但也許最值得討論的是,為什麼連藍營民眾都不太支持馬政府呢?

 

藍營民眾的不支持,一個原因是他被認為軟弱無能。經濟低迷,又有小林村事件。雖然這都不是馬總統所造成,但是,他的解決問題的能力卻被嚴重質疑。至於誰能有讓人滿意的解決問題能力,卻不是大家所關心。民眾只需負責批評執政者,而不必負責解決問題。看看現在韓國的沈船事件,處理也未必能令人滿意。之前美國處理紐奧良市的颶風與水災,又處理得如何?究竟誰能把這些突發的或境外爆發的問題做出令人滿意的處理?

 

藍營失望的理由顯然還不只此。部分還包括:馬總統被認為對綠營、獨派、在野勢力的態度太溫和或太順從,而對支持者太少回饋;此外,他的政策被認為不利經濟或民眾的荷包。扣證交稅之議就引發軒然大波。取消軍公教退休人員的年終慰問金,也讓許多退休軍公教人員不滿。而他提不動產交易實價課稅,也遲遲難行。當這些政策推動不利之際,民眾卻又有另外的抱怨,罵馬政府太偏坦富戶,而不恤貧民大眾。問題是,馬政府也想要拼經濟,想鼓勵投資。再者,政府不宜像部分民眾那樣,抱持仇富的態度來制訂政策。對富戶抽取重稅,或逕予政策打壓,固然可讓部分民眾感覺較舒坦,但是,結果會如何?社會主義國家的痛苦經驗難道還少了嗎?那樣的結果真的對全體最好嗎?如果這些問題的答案並非簡單明白,何妨讓執政者有更大的空間去嘗試呢?不是不可批評、檢討,但是不需用決絕、武斷的口氣逕行否定、逼令改變。三零年代的日本,因為右派軍人的強迫,導致爆發侵華戰爭,但是,最後受害的也包括日本本身。五、六零年代的中國大陸,利用群眾的力量強迫走向極左路線,也讓廣大中國人嘗盡苦果。

 

馬政府的作為究竟是與非,我的個人主觀評價對許多人來說當然都缺少參考意義。但是,每個人自己的理性判斷仍然很重要。像稍早的反服貿運動,與現在的反核運動,其間的理性抉擇空間難道已經完全消失了嗎?毫無再做思考的必要嗎?

 

中道難行,理性沈埋。這是經濟蕭條時期的常見景象,但也可能是大悲劇來臨的前兆。今天的台灣能否跳脫這樣的悲劇命運呢?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ag&aid=12832511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Taiga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5/11 09:27
感謝版大的回覆。

>>>台灣人如果想依靠國際法的法理,作為台灣獨立的張本,恐怕是太天真。

版大說得太對了!這些人不只是「天真」而已,而且對國際政治「無知」到了極點。
空口無憑,舉個例子:陳水扁在位時搞了一個「世紀大迷航」,這件事令全世界的政治領袖都驚訝得目瞪口呆,頑童的行為為何會出現國際上,不可思議。陳水扁笨嗎?他讀書都是第一名,不笨啊!
他的「外交部長」陳唐山說:「新加坡不過是個鼻屎大的國家!」大家看看,這兩人的國際政治常識之貧乏若此,民進黨的中下層民眾會是什麼樣子更可想而知。

>>>強調獨立是台灣人的權利的人,可能就要想到如何面對戰爭。

蘇聯總統戈巴契夫看著蘇聯撐不下去了,表示各「加盟共和國」可以「自謀活路」,所以「波羅的海」三小國輕易地離開了蘇聯獨立了。這給臺獨份子很大的鼓舞,原來獨立這麼簡單,他們不知道的是:這麼簡單的「獨立」,在世界史上就這麼一次。
美國要從大英帝國獨立整整打了八年仗,1776年終於獨立成功,但並不是就此萬事大吉,英國極不甘心,以海軍封鎖美國,1814年還曾攻下美國首都華盛頓將白宮給燒了。
所以獨立絕不是輕而易舉的事,臺灣要獨立,戰爭的準備絕不可少。

Taiga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5/07 13:16
>>>另外再把Taiga講的話還給Taiga。我周遭的臺灣人像 Taiga 這麼膚淺而敢現的並不多!

嗯!如果你只在意這句話,那簡單,我收回就是,我知道能吞下我這句話的人不多。

讀帝大,坐過國民黨的政治牢,你要知道這兩個集合的交集是很小的,何不將他的名字寫出來,供大家景仰!

我原貼文的重點是:認同分裂既已是現實,那就面對現實,準備戰爭吧!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4-05-08 10:45 回覆:

Taiga最後這話我相信是點到重點所在。

強調獨立是台灣人的權利的人,可能就要想到如何面對戰爭。如果只是強調那是台灣人的「權利」,未免顯得太迂腐。相對於各國實力的競爭,國際法的法理非常脆弱,台灣人如果想依靠國際法的法理,作為台灣獨立的張本,恐怕是太天真。


我的親戚是白色恐怖受難者
2014/05/07 12:49

請 Taiga 不要強調你父親的什麼中國人認同。我的親戚在日本統治時代是台北帝大的學生,國民黨時代作國民黨的牢。日本統治時代他不認同他是日本人,國民黨時代他不認同他是中國人。他惟一認同的就是他是台灣人。這跟李登輝有什麼關係?另外再把Taiga講的話還給Taiga。我周遭的臺灣人像 Taiga 這麼膚淺而敢現的並不多!


Taiga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5/07 11:49

簡覆20樓。

我父親在日據時代讀到高中畢業,這在當時是很少有的。二次大戰時,他被派到海南島隨日軍作戰(當翻譯)。回台後,當小學老師,當時學校中塞進了一些外省老師,而這些老師在我父親眼中是不夠格的。社會上有外省警察,這些警察算不上是漁肉鄉民,沒那麼嚴重,但貪小便宜,經常在菜攤上拿菜不給錢。外省兵則公然把軍用卡車停在自家門前卸汽油拿去賣。林林總總,很多小事積起來成為大憤怒,從此他反國民黨反到底,國民黨中只有一個人他不反對,那就是陳誠(耕者有其田政策的執行者)。

20樓的先生,我的出身背景就是這樣,你說我「從來不了解真正的台灣」。話說「了解」這兩個字是無法「量化」比較的,但由你寫的「戒嚴導致隱性;解嚴導致顯性」,這是浮面得不能再浮面的認識,而你認為這是「真正了解臺灣」,我很抱歉地說,我周遭的臺灣人像你這麼膚淺而敢現的並不多!

總之,戒不戒嚴,我父親都是「顯性的國民黨反對者」;但他不能「仇中」,因為他自己是「中國人」,每年清明節掃墓,祖墳上的碑文把我們家族的來龍去脈交待的清清楚楚,罵「中國豬」那不是罵自己是豬嗎?
他痛恨蔣介石,他也痛恨毛澤東,他讚揚蔣經國,但他也說鄧小平是「一代雄主」。對掌權者的認同與否和對國家民族的認同與否是分開的。

不管怎麼說,今日臺灣島上的「認同分裂」既已現實存在,不管是不是因為李登輝的影響,這個「認同分裂」是極端危險的,是無解的,大家必須面對現實,準備迎接「兵戈」的到來。

東、西烏克蘭的歷史說來話長,但東、西烏克蘭的紛爭就是「認同之爭」,它已經在預演臺灣的未來給大家看了,大家且睜開眼睛看清楚了。


反服貿學運前,蔡英文不認識林飛帆陳為廷
2014/05/06 16:47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TRw9MUwv5w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r5V3X6M3A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McDAdD8oxM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fqe1Z7b16k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wi4f3x0Ins

 

 


認同問題一向是存在的
2014/05/06 15:48

Taiga 顯然是高估了李登輝的影響力。應該說是Taiga從來不了解真正的台灣。台灣從國民黨的蔣介石時代開始,就有嚴重的認同問題。在李登輝之前,所以無法明顯看出認同問題,是因為那時候是戒嚴時期。所以國家認同和國民黨政府不同的人,除了少數政治較激進的人士去訴求不同的認同問題外,多數民眾被迫選擇隱性的沉默。但沉默並不等同認同國民黨政府的國家認同。解嚴之後,由於政府訴求開放,這些過去被迫選擇隱性的人變成顯性。


Taiga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5/05 11:32
野鶴先生說:「衝突、抗爭,這些事情本來就是社會上的「常態」…談判、溝通、協調、妥協,社會才能再往前邁進一步。」

如果版大的「中道」是一種不存在的「理想主義」,那麼野鶴先生的「衝突是常態,溝通、協調可以解決」則是另外一種不存在的「理想主義」。
空口無憑,舉個實例。林義雄的「立刻廢核四,不然我就死,我的死,是掌權者殺的。」請問這其間存在著「談判、溝通、協調」的空間嗎?

野鶴先生認為「衝突、抗爭」是社會「常態」,但你所不知的是「衝突、抗爭」分兩類,那就是毛澤東所說的「人民內部矛盾」和「敵我矛盾」兩類。毛澤東是利用社會的「衝突、抗爭」的能手,他並且賴以興家,這個鬥爭專家他認為「人民內部矛盾」以「談判、溝通」解決,「敵我矛盾」則以「武力」解決。
舉個實例:土耳其的街頭如果出現「衝突、抗爭」場面,這種事要是發生在首都安卡拉或第一大城伊斯坦堡,土耳其政府會出動鎮暴警察、噴水車和催淚瓦斯(此為人民內部矛盾);但這種事如果發生在土耳其東南部的庫德族居住區,土國政府出動的是武裝直升機和坦克(此為敵我矛盾)。
野鶴先生,請先區別「人民內部矛盾」和「敵我矛盾」的不同。

烏克蘭的情勢越來越惡化,何以故?東烏克蘭和西烏克蘭的「認同方向」不同耳。東烏克蘭從十七世紀中葉以後一直是俄羅斯的領土,但西烏克蘭不同,它大部份的時間都被波蘭統治,二次大戰後才全部回歸祖國。在歐洲,西歐一直被認為是「文化水準」比較高的地方,越往東文化水準越低,所以,西烏克蘭自認為他們的「文化水準」比東部高,而實際上西烏克蘭是農業區,東克蘭則是有名的「頓巴斯工業區」所在。東烏克蘭久為俄羅斯領土,在心理上傾向俄羅斯,西烏克蘭則久為他國統治,心理上傾向今之「歐盟」。這就是我所謂的「認同方向」不同,不幸,「認同方向」不同是「無解」的「敵我矛盾」,最後只有靠武力解決。

臺灣社會本來存在著被統治者向統治者爭權的「民主運動」,但從李登輝掌權時開始被導向「認同分裂」,部份臺灣人「逢中必反」的心態業已成型,「人民內部矛盾」已被激化成為「敵我矛盾」,「敵我矛盾」是危險的「死結」。臺灣目前不僅是向下沉淪而已,應是距離「滅頂之災」已不遠。

不要臉的統派公務人員
2014/05/02 10:23

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775558

現在的民間人員薪資多低!憑什麼這些不要臉的統派公務人員,退休可以當台灣人的寄生蟲!


joycelinlin愷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是抗爭的時機和方式太令人疑啊][讓人憂心忡忡]
2014/05/01 04:55
是抗爭的時機和方式太令人疑啊:

為什麼總在選舉前?

為什麼佔據立法院衝入行政院語迫政府全依沒得妥協? 激烈似革命.

不讓人憂心忡忡嗎?

野鶴
2014/04/30 10:58

衝突、抗爭,這些事情本來就是社會上的「常態」,因為就如慕陶兄說的,真正中道的大同理想社會是不存在的,所以社會上必然有不公不義不平的事情發生,人家說「不平則鳴」、「德不孤,必有鄰」,為了理想或正義,有人跳出來反抗威權,這是正常現象。就連中國大陸,那些拿外國護照人的台灣人所推崇的中國,最近也有很多民怨大爆發,例如溫州千人痛打城管、茂名反PX抗爭、東莞鞋廠5萬人罷工等等,這些抗爭政府能全部用鎮壓手段解決嗎?從經驗法則來看,只有鎮壓沒有解決問題,只會爆發更大規模抗爭活動而已,要找出問題的根源,談判、溝通、協調、妥協,社會才能再往前邁進一步。

你們這些人看到抗爭,就只會學把頭埋在沙子裡的鴕鳥,只希望他們趕快消失,不去想背後產生的結構問題,如此掩耳盜鈴的心態,才是台灣向下沉淪的主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