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民主危機與審議科學”一文的簡介與初步感想
2019/04/14 11:14:27瀏覽1193|回應12|推薦11

 

“民主危機與審議科學”(The crisis of democracy and the science of deliberationScience 15 Mar 2019: Vol. 363, Issue 6432, pp. 1144-1146
這篇期刊論文是由John S. Dryzek等共20位西方政治學者共同執筆寫作,於今年初發表。作者既然有20位之多,已經不單是一篇研究論文,而可能更像是一種呼籲或是危機警告。旅居澳洲的一位學者朋友推介本文給我。我還沒有機會詳細拜讀,不過,讀到該文的簡介,暫且先以此簡介來轉介給網友們。

 

文中主要的論點簡介如下(原文為英文,翻譯時為求口語化,有稍作潤色):

現在公民表達意見的機會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多,但這卻可能(與我們的直覺相反)是民主面臨的一個問題 --- 這種數量上的絕對多數可能會讓政策制定者和公民難以負荷,使他們無法在諸多噪音中發現真正的信號。這種過度負荷會伴隨著文明性和議論複雜性的顯著下降。菁英的不文明行為和病態的大眾傳播會相互促進。我們要如何來打破這種惡性循環?光是要求菁英表現得更好是徒勞的,只要公眾成長到足以被煽動者和媒體操縱者所分化和利用。從而,任何回應都必須讓普通公民涉入;但他們足以勝任這項任務嗎?關於社會科學裡“審議式民主”(deliberative democracy) 的觀點提供了樂觀理由,相信公民有能力避免被兩極分化和操縱,故亦能作出正確決定。但是,民主政治的現實世界目前尚遠未達到此種審議式的理想,不過,經驗證據表明這種差距可以被消除。

 

從上述簡介內容,我大體同意他們的論點。不過,文中提到“信號”這個概念,或許值得再做討論。如果民主的理想就是能要準確抓住這裡所謂的信號(翻譯文中是“真正的信號”,“真正的”一詞是我擅自加上去的),我對於這樣的民主仍然不太有信心。這個信號如果是指民眾真正的共識,但即使是真正的民眾共識,它是否適切,還是問題。通常我們實際上只能找到當下真正的多數意見。但是不管是真正的共識還是當下真正的多數意見(前者應該比較有持續性與脈絡性,而後者可能比較只是當下的、片面的、不穩定的多數意見),它都並不保證能促進社會完善。

 

施政符合所謂真正的共識或多數意見,這應該就是民主制的基本原則。但是,我們實在無法確信多數意見就是能讓社會走向完善的選擇。即使多數民眾都有純粹的善意,但是,民眾對正確決策所需要的相關知識很可能並不具足(也許無人能達到知識具足的境界;或者,雖然有人能達到,但是多數人卻未必理解他,並同意他)。這些相關知識,可能是高度專業,也可能是高度繁瑣而又與多數人的日常生活距離遙遠,故難讓一般人清楚知曉。最後,實際上主要的選擇意見仍然是出諸少數人。這正是“寡頭壟斷”理論的主要持論理由。(關鍵是這少數人能讓多數人信賴;但是,這少數人是否判斷、選擇正確,仍然難以確定。)

 

最真實的情形是,多數人的善意其實都很有限,自私與自我中心才是主要的行為基礎。所謂的共識,可能是自私、自我中心、習慣、道德原則、常識和各種混雜的知識(可能包括一些錯誤認識),以及利益計算(也可能是錯誤的計算)…等的微妙混合物。也因為是微妙的混合物,所以,它並不穩定,隨時有可能會挪移。也因此很難被確切掌握。

 

即使是共識。也還可能有不同的層次。有些共識比較淺層,有些則較深層。譬如說,關於年金的議題,如果有共識,應該比較是淺層的共識。但是,如果是關於宗教信仰,如果有共識,應該就比較是深層的。也就是說,這個共識是不容易被搖撼的。如果想要撼動它,很可能會讓政治人物滅頂的。這也可以用來說明為什麼現在大甲媽祖繞境,許多政治人物都要出場。

 

而值得注意的是,深層共識下所形成的價值觀可能會與淺層共識促成的具體措施選擇出現扞格或矛盾。譬如現在的民進黨執政者,在年金議題上固然並沒有受到太多的抵制,卻在同婚與廢死議題上遭到有力的反對。當然,我猜想,在民進黨執政者去中國化這個舉措上,總有一天,會因為與媽祖等傳統信仰扞格,而遭到抵制。去中國化的合理性在於對中共的不滿與拒絕被它統一,卻並不表示多數民眾真覺得台灣人是個新興民族,追溯來自中國的祖先源流已經沒有什麼意義。

 

民主如果是要準確捕捉真正的“信號”,這個信號應該主要就是指這種深層的共識。而深層的共識可能遠較淺層更難捕捉。用投票多數決,能不能捕捉並依循這個深層共識,恐怕是很難。

 

當然,即使是深層共識,是不是應該的正確選擇?這恐怕是個永恆問題。完善社會的理想是個高度抽象的概念。誰也無法保證自己倡議的選擇確定就是走向完善社會的道路(有人可能相信自己倡議的路就是確定走向完善的路,但是如何證明的確是,仍然成疑)。不過,如果實際的結果是背離深層共識的價值,那麼,這無論如何不會被認為是完善社會的狀態。所以,如何讓深層共識與完善社會理想契合,可能是社會教化的重心;而如何讓民主政治能在促進兩者契合之餘,最大程度地符合兩者間的暫定公約數,應該也是推行民主政治的重要考慮。

 

簡介原文如下:
That there are more opportunities than ever for citizens to express their views may be, counter intuitively, a problem facing democracythe sheer quantitative overabundance overloads policymakers and citizens, making it difficult to detect the signal amid the noise. This overload has been accompanied by marked decline in civility and argumentative complexity. Uncivil behavior by elites and pathological mass communication reinforce each other. How do we break this vicious cycle? Asking elites to behave better is futile so long as there is a public ripe to be polarized and exploited by demagogues and media manipulators. Thus, any response has to involve ordinary citizens; but are they up to the task? Social science on deliberative democracy offers reasons for optimism about citizens capacity to avoid polarization and manipulation and to make sound decisions. The real world of democratic politics is currently far from the deliberative ideal, but empirical evidence shows that the gap can be closed.

 

 

按:

 

因為看到不少人(主要是大陸人士吧?)嘲笑台灣的民主,我有以下的一些話要說。上面的討論其實是在說民主的問題,但是,我仍然偏向主張要追求民主化,只是要考慮多些彈性。

 

我之所以對台灣現在這樣的民主仍然抱以期待,簡單說,就是認為如果沒有民主,情況會更壞。當然,這部分是推論,很難及時得到驗證。這就要等看結果究竟如何了。而我認為那些以為沒有民主也很好的人主要問題是短視。看到短期在不民主體制下也頗有好景,就嘲笑那些民主而出現些混亂狀態的國度。不民主的國度是不是可能出現好景呢,的確有可能。所以柏拉圖就並不看好民主制。但是,我大體相信愛克頓爵士 Lord Acton的說法:權力使人腐化,絕對權力使人絕對腐化。今天的中國大陸政府有沒有腐化的現象?這其實不是問題,應該要問的是情況究竟有多嚴重?問題並不在此結束。更值得關心的問題應該是:民怨有多深?人民還能忍受到什麼時候?民怨是否危及政局穩定?會不會使政府垮台?可能什麼時候會垮台?垮台以後又會怎麼樣?

 

當然,中國大陸的人民其實已經受夠了因為政局動盪而遭到的痛苦。想想文革、想想八九民運,也可以想想更早以前的國民革命、軍閥混戰、國共內戰。正是因為受夠了動盪,所以許多人願意多忍耐。因為如果不忍耐,政局動盪,人民會要付出更大的痛苦代價。而忍耐所帶來的痛苦相對還是會少很多。但是,如此一來,可能只是讓民怨繼續積累,直到民怨更深,再也不能壓抑,終究又爆發出下一輪的動盪。

 

我知道說這些犯忌。既難以立即證實,而又絕非大家所愛聽。統治者當然聽不下去。即使是一般民眾,也可能多數人因為他們已經決定接受這樣的統治,也就很不願意聽取別人告訴他們可能錯誤地忍受了不該忍的事物,而覺得不快。問題是,這種態度並不能使可能爆發的動盪就此消失。

 

總之,民主制的兩個最基本的好處,一個是維護個人的自由與尊嚴,一個是能形成安全閥機制,讓民怨較容易得到抒發。頻率較高的小混亂,最終可避免較嚴重的大動盪。

 

當然,我也討論過,當年古希臘時期的較民主的雅典最後是敗給了較不民主的斯巴達。這表示,民主制並不保證必勝。尤其以兩岸間的懸殊實力對比,民主台灣很可能會敗給不民主的中國大陸。這是另外一個問題層次。而我並不認為如果台灣走向獨裁就能更好地解決這個困境。我認為事實是相反:獨裁會讓問題更輕易以不合理的方式被“決定”。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ag&aid=125508138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狐禪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4/26 09:36
「民主」只是議事的方法之一,不是價值,沒什麼理由必須堅持不採取其他方式,只要能有效做出有益大眾的結論。當然所有的副作用也必須一概承受。中國人不懂民主是事實,不是恥辱,然而這社會也延續了數千年,代表體質是很好的。別上了江湖郎中的當,亂把瀉藥當補藥吃。

citihunter
2019/04/24 13:05

另外,你所说的“民主制的兩個最基本的好處,一個是維護個人的自由與尊嚴,一個是能形成安全閥機制,讓民怨較容易得到抒發。頻率較高的小混亂,最終可避免較嚴重的大動盪。”

这种说法,在多个快速反转,通过颜色革命实现的国家里,明显没有看到你所说的两个优点。利比亚人的自由与尊严在颜色革命以后提高还是降低了?国家更混乱还是更稳定了?乌克兰呢?伊拉克呢?埃及呢?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9-04-24 20:07 回覆:

我不知道,如果你對民主質疑的論點贏得了辯論,你內心深處是否就得到了安頓?

很巧,我也使用過你使用的例子來質疑民主制。不過,我的質疑還是可能和你不太一樣。基本上我仍然偏好民主制。就好像亞里士多德在對民主制提出諸多批評以後,他仍然表示偏好民主制,認為這是諸多不理想的政治體制中最好的一種體制,我也是這麼認為。

我比較會把你所舉的例子歸為民主化“初期”的困難。這時候,人們仍然普遍缺少民主素養,譬如自律與尊重異己等。於是,民主化的結果只是釋放出人們的自私、貪婪、任性、報復等特質。結果情況比不民主更糟糕。但這主要是先前不民主狀態扭曲了人性的延伸影響結果。其實,民主化初期的困難還有更多的悲劇例子,中國本身就是其一。一百年前的中國,初次走向民主化,結果是一塌糊塗,軍閥割據、內戰連年,民不聊生。民主化也成為空想。一百年多了,中國仍然沒能真正走上民主制。

這種悲劇當然不只是發生在中國。德國在一次世界大戰以後,實施威瑪憲法,首次實行民主制,不久就產生納粹政權,並導致二次世界大戰。更早以前,法國的大革命產生了法蘭西第一共和,但是,現在的法國是第五共和,也是歷經坎坷。台灣附近的菲律賓,在60年代民主選出了馬可仕總統,結果,他修憲法,改成終身執政,直到1986年才發生政變,旋即被美國把他強行送到夏威夷軟禁,結束了他“民主”總統的終身統治。

民主化初期的問題主要是一般民眾的素養不足。但是,即使是美國這種老牌民主國,現在也顯現民主衰敗之象。為什麼呢?

我以為自律與尊重異己,部分可以靠著民主化體制本身來幫助培養,但是,西方人的自律、尊人習性主要是基督教倫理的產物(羅馬法傳統應該也有幫助),但是,西方基督教倫理顯然正在衰微,個人功利主義式的自由主義影響所及,卻不是繼續強化這種自律傳統,而很可能是弱化。從而,美國的整體國家也趨向衰頹。

但是,即使我認為民主制本身並不能保證培養足夠的民主素養,我們卻只能依賴民主化來培養民主素養。因為我們不可能弄出個基督教倫理來教化人心(即使我們將基督教定為國教,其效果也不可能相同)。重要的是,我們只能在民主化過程中邊走邊學,邊實施邊培養素質。除非我們放棄民主化。而我以為,放棄民主化就是讓人性扭曲繼續,只是可能暫時被壓抑,要等機會來大爆發。


citihunter
2019/04/24 12:55
台湾人懂得什么是民主吗?自从民调92共识的结果报道以后,我就根本不相信台湾人真的懂得什么是民主了,因为民主这个议题明显在深度广度上远远超过92共识。现在台湾文人居然一直鼓吹,台湾人使用了一个自己都没搞懂的东西,而这个东西,明显是非常需要使用它的人群是对它的了解程度很高才能顺利使用的,这不是欺骗什么是欺骗?如果民主其实不用管使用它的人对民主的理解程度高低,哪怕理解程度再低,也比大陆现在的制度好,那么,台湾为何不敢向大陆提出,两岸14亿人,包含台湾人和大陆人,一起就统独问题做一个终极解决的公投?困扰台湾人几十年的难题,一次民主试验就解决了,不是最好的处理方式吗?

羊点
2019/04/17 17:19

我是不认为你们比我们有更多的自由和尊严。自由这个东西,不会有百分之百,人生活在社会中,就必然要受一定的约束。我当然明白你说的是媒体之类的,其实我看台湾的媒体,绝大部分内容都是垃圾,像你生活在这种四周都是垃圾媒体的包围之中而躲无可躲,你并不自由。至于尊严你搞笑了,台湾作为一个自备狗粮的看门狗,你们的领导人尚且没有尊严,普通百姓说尊严不过是自己骗自己,齐人之妻能有什么尊严?

就算你说的自由和尊严的说法正确,你难道只注重这一方面而忽略了更大的方面?韩国瑜说,连着三任总统把台湾竞争力搞残废了,你就豪不关心?也许你文科生的思维确实是这样,没有系统平衡的概念。

从你的回应中,你居然用“忍耐”形容我们,看来在你的意识中,仍旧是“万恶共匪水深火热”的变形,总觉得我们在受苦,你们需要用怜悯的眼光同情一下我们,是也不是?


不複雜
2019/04/15 23:52
先生結構之謂,不正是既定大環境下人,事,制度,法理…的互動 ? 憲法第八條, 幾等同美國憲法第四修正案. 但在現時觀念和司法實務上, 台灣和美國的差距, 無法以道里計 ! 

蕭公權氏有言 “ 社會制度不是能夠在真空中存在或運用的。它永遠要受時間,物質,人事,種種條件的牽制。這些條件誠然會變,但它們祗能逐漸地而不會突然地改變。驚天動地的政治革命也不能把它們一掃而空.” (制憲與行憲)

個人所嘆者, 專制之餘毒, 越百年未見滌蕩(清了一點點), 國人太” 逐漸 “?

直言
2019/04/15 22:40

中国民主化要水到渠成。过去30年,中国把国家当企业办,又有战后各国的发展经验,确实是很快,但是牺牲了公平性,带来维稳的问题。

过去十几年的维稳,基本的一条是做大蛋糕,尽力让多数人得利,富人挣大钱,普通人也有改善,这就是保十,保八,保七,保六的维稳必要性。但是做大蛋糕总有限度,高速发展总要归于平稳,维稳的负担就会越来越大。

民主其实是维稳最有效手段,最近出现的996之争,证明中国人富裕之后,挣钱已经不是唯一的追求,也可能意味着维稳的对象将不仅是贫困阶层,已经扩大到白领甚至中高级白领。马云们不再是财富时代七彩祥云上的盖世英雄,维权白领阶层和资产主阶层已经出现利益的博弈。过去说中产阶级的诞生是中国民主化的一个前提,很多人觉得是空话。现在这个空话正在成为现实。


羊点
2019/04/15 14:26

十多年前马英九上台的时候我就明白台湾是败在民主上了,你上台我就扯后腿,我上台你就扯后腿,这样的制度吹出花儿来结局也是破产。台湾人脑子是都坏了,这么多年还看不出来,你只要看看全世界这么多国家搞了几十年民主没有几个能搞好的,台湾人都深陷意识形态出不来了。

当然,我是支持台湾人继续搞民主的,越民主越好,不到山穷水尽,你们醒悟不过来。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9-04-15 21:28 回覆:

我之所以對台灣現在這樣的民主仍然抱以期待,簡單說,就是認為如果沒有民主,情況會更壞。當然,這部分是推論,很難及時得到驗證。這就要等看結果究竟如何了。而我認為那些以為沒有民主也很好的人主要問題是短視。看到短期在不民主體制下也頗有好景,就嘲笑那些民主而出現些混亂狀態的國度。不民主的國度是不是可能出現好景呢,的確有可能。所以柏拉圖就並不看好民主制。但是,我大體相信愛克頓爵士 Lord Acton的說法:權力使人腐化,絕對權力使人絕對腐化。今天的中國大陸政府有沒有腐化的現象?這其實不是問題,應該要問的是情況究竟有多嚴重?問題並不在此結束。更值得關心的問題應該是:民怨有多深?人民還能忍受到什麼時候?民怨是否危及政局穩定?會不會使政府垮台?可能什麼時候會垮台?垮台以後又會怎麼樣?

當然,中國大陸的人民其實已經受夠了因為政局動盪而遭到的痛苦。想想文革、想想八九民運,也可以想想更早以前的國民革命、軍閥混戰、國共內戰。正是因為受夠了動盪,所以許多人願意多忍耐。因為如果不忍耐,政局動盪,人民會要付出更大的痛苦代價。忍耐的代價相對會少了很多。但是,如此一來,可能只是讓民怨繼續積累,直到民怨更深,再也不能壓抑,終究又爆發出下一輪的動盪。

我知道說這些犯忌。既難以立即證實,而又絕非大家所愛聽。統治者當然聽不下去。即使是一般民眾,也可能多數人因為他們已經決定接受這樣的統治,也就很不願意聽取別人告訴他們可能錯誤地忍受了不該忍的事物,而覺得不快。問題是,這種態度並不能使可能爆發的動盪就此消失。

總之,民主制的兩個最基本的好處,一個是維護個人的自由與尊嚴,一個是能形成安全閥機制,讓民怨較容易得到抒發。頻率較高的小混亂,最終可避免較嚴重的大動盪。

當然,我也討論過,當年古希臘時期的較民主的雅典最後是敗給了較不民主的斯巴達。這表示,民主制並不保證必勝。尤其以兩岸間的懸殊實力對比,民主台灣很可能會敗給不民主的中國大陸。這是另外一個問題層次。我並不認為如果台灣走向獨裁就能更好地解決這個困境。我認為事實是相反:獨裁會讓問題更輕易以不合理的方式被“決定”。


!@#$%^&*()_+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
2019/04/15 11:07
不要人治你還想要什麼治? 法律不能治國。制度不能治國。守法根本就是不作為或是想幹壞事的藉口。學棍關心的不是解決問題。他們只想寫出中等智能的人都能接受的論文,繼續在學校裡騙吃騙喝。

人治永遠是唯一的解答。企業看的是人。不是看資產。不是看制度。人在政在。人亡政息。人走茶涼是人類有文明以來唯一的真理。不是幼稚的幾十年民主可以推翻的。美國到20世紀初才給女人投票權,到1960年代末才給黑人投票權,到2000年以後才真的減少用技術手段阻止黑人投票。這樣的民主到選出川普,才算是真的太陽打西邊出來,選出不靠某種力量背後操縱的人。那個勢力死不服輸,現在還在狂扯川普的後腿。請問一下真正的民主有幾年歷史? 美國是不是還沒完全民主就已經走下坡了?

世界上只有人治是真的。其他都是文科學棍放屁。人不對,什麼制度都沒用。人要是對了,而且國家的資源和國際局勢能配合,獨裁的權力越大,手段越專斷,人民越聽話,就越可能成功。要怎麼避免濫用權力? 就是看人民值不值得獨裁者付出。如果人民都是不感激的下三濫,以為自己有選票就跩個二五八萬,這樣的人民給他們投票權選出來的也是貪汙腐敗,那獨裁者為什麼要當他們的奴才?

弱者沒有資格管理強者。強者離開弱國,還是可以到外國發大財。弱者只有承認自己下賤,才可能得到強者的善意治理。要是弱者動不動把民主掛在嘴上,以為自己有選票就是國家主人,強者為什麼要為一整個國家的公主病服務?

所謂的審議民主,不過就是這裡扶一下草,那裡扶一下草,扶過就高,不扶就倒。以前的傳統民主以為人多有智慧。被事實打臉以後,審議民主以為人教過就有智慧。幼稚。天底下沒有靠員工開會投票就能成功的企業。反對統治,反對服從,迷信民主,人權,法治的人,最後一定會被糞土之牆壓死。

太複雜
2019/04/15 09:28
在下口氣不好,致歉. 本意不過是任何制度, 不外上(必要之惡的政府)下(某種民智程度的人民)互動的結果. Daron Acemoglu  and  James A. Robinson, Why Nations Fail (有中繹本)即跳脫制度

 來探討興衰. 愚見,台灣已沒什麼好論; 大陸則全看領導階層自制, 大清一朝距今一百零八年, 中國人仍在專治幽魂中打轉 ?!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9-04-15 21:50 回覆:
我偏向強調“結構”的作用,所以很難同意“大陸則全看領導階層自制”這種說法。

!@#$%^&*()_+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
2019/04/14 13:38
世界上只有戰爭是真的。

二戰之前的歐洲一直在打仗,勉強能找出一兩個懂得軍國大事的領導人。

治理國家永遠只能是一個人的決策。不管什麼制度,領導人必須把自己背後的委員會變成自己的橡皮圖章,絕對貫徹自己的意志與好惡,司法和國會都要變成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妓女。這才是治國的唯一正道。就是管你什麼制度,最後一律變成人治。領導人拿成績向人民負責,再用人民的意志去逼行政,國會,法院去當妓女。

軍國主義時代,沒那個份量的廢物甭想爭取大位。能進去的都是拳王爭霸戰。只會講長照,社會福利,同性戀,方言教育的垃圾,在二戰前連在路邊書報攤當小妹都不夠格。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