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從澄社的台獨轉向說起
2018/09/28 23:07:26瀏覽3469|回應13|推薦18

台灣的自由主義學者、政治學大師胡佛最近辭世,有人回憶起他所倡立的中立、自由主義社團澄社,並慨嘆澄社後來傾向台獨路線,甚至因此導致今天台灣整體主流思想都傾向台獨。澄社曾經是台灣社會的清流,轉向台獨立場以後,就漸漸失去社會信賴,並且式微。

 

澄社變成傾向獨派的陣營,這個過程對台灣整體的意識形態變遷有一定程度的影響,更且可說是此種意識變遷的重要象徵。所以澄社的這個立場改變過程非常值得深究。這裡面,尤其是外省成員轉向台獨的心路歷程尤其複雜而且具有關鍵意義。

 

澄社的本省成員漸漸走向台獨,我以為是比較容易理解的。他們本來對於中國的認同就比較淡薄(這裡的中國一詞也包括中國文化)。但是,外省人會轉向台獨,他們的內心想必經歷了較劇烈的變化,畢竟他們理當有較強的中國認同。所以,這個心理轉變過程就很值得去了解。

 

我猜想,大概主要有兩種理由促使一些外省人也轉向台獨,這兩種理由並不互斥,而可能還有加乘效果。比較容易被理解的是反共思維。反共、甚至恐共,而又覺得無望滅共,還有可能被中共解放那麼,唯一的活路就是走向台獨,與共產中國割斷關係。美國方面很可能也在旁邊誘導台灣走向台獨,如此符合他們的戰略利益。他們可以讓台獨主張者相信:有美國做靠山,安啦!

 

對中共政權的厭惡、恐懼與無奈,逼出台獨思維。這對部分外省人其實意義甚至比本省人更鮮明。有些外省人可能直接、間接經歷過被共產黨鬥爭的過程,當覺得無法徹底逃離這種恐懼時,就有可能衍生出台獨思想。他只要接受如下的一套思考邏輯主張台獨就並不奇怪唯有主張台灣獨立才可能獲得外援,擺脫中共威脅,並獲得存在正當性。在恐懼的心理基礎上,只要一旦信服了這種思考邏輯,就有可能改變認同。

 

除了對共產黨的負面情感外,此處或許還有一個作用不那麼顯著,但卻可能意義深遠、值得討論的面向:來台外省人中少得到優惠的下層或因故遭遇過國民黨迫害的一群。他們有一些可能是被迫入伍並來台者或其子弟。他們可能因為曾經遭遇迫害或經歷階級差異待遇而心生不滿。總之,他們可能因此而擁抱當年的在野勢力,並隨之轉向台獨。或者,基於對共產黨與國民黨兩方的反感,他們邏輯地形成反中台獨的思想。

 

反中與對國、共雙方的反感可能有關,但是,反中顯然又經歷過重要的心理升級,才會將反感普遍化關於醜陋的中國人的想法或許就是這種更進一層的反中心理的基礎。

 

認為中國人的心靈普遍醜陋,這是超乎反共、反國民黨的進一層思維:不論是不是共產黨或國民黨,只要是中國人就普遍都內心醜陋用更直白的說法,就是中國人普遍都壞,那是中國人的本質。

 

作家柏楊曾經以醜陋的中國人作為書名,書中引用歷史素材罄述中國人的各種惡行柏楊對中國的感情,究竟是恨鐵不成鋼,還是已經進一層達到對中國的徹底否定,我並不確定。而我認為這是很值得推敲的問題。如果只是恨鐵不成鋼,可能認同態度還沒有改變。但是,再往前走下去,也就可能決定放棄中國認同了。我懷疑也許柏楊自己對此也未必有清楚的答案。他如果不是對中國有深厚的感情,也就不用這麼念茲在茲,並且產生這麼多激越的情緒反應。我們未必一定能弄清楚究竟答案孰是,但是,他的心路轉折的歷程仍然值得追踪:是什麼樣的經歷與認知思維讓他往這樣的態度方向走下去?當然,關於醜陋的中國人的說法很可能已經造成影響,讓一部分人認定中國人確實普遍心理醜陋。其實,柏楊最終的用意也許不是真要徹底否定中國人的品德。

 

無論如何,有些人可能會想:既然中國人普遍內心醜陋,中共又那麼令人恐懼,那麼,我們何必一定要做中國人,乾脆不要做中國人了,而且與中國離得越遠越好。如此,台獨也就成為合理的出路主張

 

相信中國人內心普遍醜陋,我認為是台獨主張的重要思維基礎。以柏楊為例,他先後經歷過共產黨與國民黨的迫害,他從而認定中國人的內心普遍醜陋,這種心理反應並不算是太突兀。國民黨、共產黨的聯集(或許再加上滿清政府與軍閥)幾乎就是整個中國(註一)這個想法其實有問題,但不礙有人這麼想。一些台獨主張者不只是這麼相信,而且,還繼續努力在論述中尋找例證。中國大陸出國旅遊者的行為表現也成為這類例證的重要出處。

 

有了對中國人的否定評價,如果再有一種勢力鼓吹台獨,特別像是美國這種外國勢力的鼓吹或是敲邊鼓,讓一些人憧憬台獨所能帶來的美好前景,譬如主權、尊嚴、自由,那麼,主張台獨幾乎就變成理所當然的結果。

 

但是,相信中國人內心普遍醜陋這畢竟一種極端的看法,它的根據是很不充分、很有問題的。它主要是在一種對比之下被確立,對象應該主要是西方人,以及日本人,也就是在現代化過程中被認為先進國家。我猜,許多人由衷相信中國人的內心普遍比西方人要醜陋。這種想法未必會以言辭明白表露,但可能會從行為上反映出來。

 

我一直關注一件事,就是當我們看了史蒂芬史匹伯導演的太陽帝國 (1987)一片以後,大家會有什麼樣的反應。這部片的故事場景是在二戰時的中國,但是,片中出現的中國人只有敗軍、難民、小偷、騙子、強盜這幾種人西方人則相對遠較英勇、忠誠,連日本人都有這些特徵只是日本人較殘暴)。大家的觀後反應似乎很平靜,好像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之處很自然就接受了片中對中國人的描述。但是,我認為我們應該警覺到這裡有不公平的觀察或甚至是帶有辱華的意圖大家並不覺得電影裡的敘事有問題,反映出大家已經接受了這種東方主義敘事觀點,所以並不會注意到電影的觀點問題。電影本身正是東方主義觀點的散播素材。

 

對華人或中國人的歧視性觀察,它的不公平一則是在於觀察時間點的抽樣問題。20世紀上半,其實是近代中國人最低潮的時刻。中國在被迫接受西方中心的現代化而還沒有得到充分的調節、適應,而又被侵凌、剝削到最嚴重程度的時候。

 

近代中國的處境是惡劣而不幸的,而西方與日本是要為此負相當責任的。不僅如此,對中國人的否定評價,裡面又蘊涵著西方中心主義的思維:用西方標準逕行評斷中國人,也就是一種東方主義的思維。這種思維模式預先已經決定了對中國人的負面評價結果,這種模式也同樣影響中國人對自己的評價結果。說極端些,就好像一群囚徒彼此很容易互相做否定評價那

 

我還有另外一個論點,是關於中國的人本主義文化傳統這個傳統強調道德主體性,但是,主體可能因為情境惡劣而滑落;而主體性原則作為指導原則也可能會變質,變成鼓勵個人自我中心。道德主體性原則抗拒在主體以外,另外提供架構,像是宗教制度或法律制度,以規範人心。我認為儒家人本主義的思維太信賴主體、信賴主體有向上超越的可能,卻對主體的滑落缺少制度性的防範措施。在惡劣的條件下,這樣的主體表現普遍來說可能比被嚴格宰制的人更糟糕。

 

這樣的分析,或許有兩面的啟示:人本主義思想特別具有開放性,會帶來極端不同的發展結果,主體性原則既有可能在惡劣情境中使行為放縱;但是,這樣的原則也可能激發人的潛力,使人自我超越。我們不要忽略人本主義傳統的任一面。目前,我們暫時看到的比較是人本主義傳統的惡劣結果(人本主義思想可能會帶來行為放縱的問題,特別是在情境惡劣之際這個說法大概不符合人本主義者的基本信念恐怕也很難為一般讀者接受;但是,不要忽略另一面的可能性(人本主義思想的積極意義,比較是常識。但是,由於忽略了行為的問題面與此有關,也就同樣容易忽略人本主義思想在另外一個階段的可能積極作用)。

 

總之,斷言中國人是普遍本質上醜陋,我認為是錯誤的看法。而這個錯誤看法卻又容易衍生出極端的台獨主張,而台獨主張可能會為台灣帶來滅頂之災。我以為這是悲劇。認知的偏頗,可能誤導關鍵抉擇。即使是澄社的一群優秀學者,似乎也未能免於偏見。所以,我們都格外謹慎三思啊!

 

 

註一:

國民黨與共產黨,從20世紀初期至今,當然與整體中國的命運有著密切的關係。兩者也分別作為統治政權統治過中國,因此有一定的代表意義。但是,這兩個黨所持的革命意識形態其實與中國傳統都非常不同,從文化層面來看,兩個政黨都可以說是中國文化的逆流或岔流。而且,作為革命政黨,兩者也可能過於強悍、暴力,與儒家所代表的主流中國文化強調的溫良有很大的差異。總之,如果用這兩個政黨來代表中國,不管是從成員人數佔比來說,還是從意識形態層面、組織行為層面來說,都是不恰當的。我們不宜由兩個政黨的革命行動來認識全體中國人。當然,今天的國民黨性質早已改變,不再是革命政黨,這又是另一個話題。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ag&aid=116815996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路線
2018/10/11 11:49
不知作者是否還記得民進黨那位叫林重謀的立委,有次澄社很難得的撰文批判民進黨某些政策失當,林重謀跳出來罵澄社:你們只不過是我們民進黨養的走狗而已................。

狐禪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18/10/05 09:34
1989年的天安門事變,對非中共區的人(不論籍貫)絕對有關鍵性的影響--當然指的是政治面。

您是恩典與禮物
2018/10/04 00:50
寫完9樓,我突然發現,許瑞云所教的,及她所能覺察的,還有我在上兩段所寫的,這些,便是需要透過發揮「個人主體性」所產生的效應,所處理改善的問題,也是屬於必須很適切符合每個人本身不同狀況。這不是與「人本」相關嗎?
由此知道,覺者跟工具無關,也不是讓渡主體性。(在靈性領域,讓渡主體性似乎跟「被寄生者」、「能量附寄」有關),就會有
要讓眾生究竟解脫輪迴,不受幻相幻相纏縛,的這一念心,究竟是否有來自「集體理性」的作用呢?
或者,只是因為知道某種原理,而知道同體共成佛的重要呢?

視頻中,一個能量未清明的人朗誦,其他聽聞者,全部受到干擾影響。
這難道不像是,一個人為惡犯罪,其他人都跟著蒙害受苦嗎?
如果懂這個一與一切的關係,就會知道自己和其他個體彼此間具有不可分隔的關係,所以就不可能讓自己無明受苦,就不會害別人跟著受苦。(了解到彼此都是「因緣相生」的這個道理,)在這樣的覺照認知下,就會盡可能的完善自己。如此情況下的個人主體性受到絕對的尊重善待,也才能從心所欲不渝矩、不害眾生,不惱亂世間吧?!

或許,以「能量」的深入通透體悟認知,來廣傳於人,就能讓人們自動自發的時時觀照一切,時時調整自己,因為這時,人會知道,當我照顧好自己,其他人也同時都很好。這樣的人,即使給予絕對尊重及自由,也不會造亂,彼此間都會比較願意互相體諒與尊重。以類似這樣子較進化的認知,去治理眾人之事,就會弊端很少。
如果人性能如此普遍進化提升,身心靈全都不違良知良能 運行順暢,地球才有可能脫離現在被能源不當宰制所造成的經濟、環保、國防、戰爭、糧食、氣候災禍、疾病、物質濫用等問題紛擾。
因為,那時人們的物質生活,不會受制於現在所知的能源。現在我們受困於石油、煤、電等等能源相關而衍生的問題,是因為有人,需要讓大家受困受制約於此,他們才能蒙暴利,確保自己位在金字塔頂端。
也可以說,整個文明物質世界,儼然是...

大夢難覺
2018/10/03 19:40
以下是回應格主在8樓的回覆
_______
我是昨晚看許瑞云的身心靈視頻,而有所覺察。
在看視頻前,這些時日,我感覺能量變得很低階,失去光明。人很無力,頭腦思維混亂。也就是許瑞云在視頻中讓我們了解到的「身心能量混亂,使人感覺整個人衰弱,力量無法凝聚,失去良好的運作感」。
我並不知道為什麼,但看到視頻我當下直覺,是因為我的留言造成的。
許瑞云讓我知道,文字有能量,我的負面文字,讓閱讀者產生負面能量,我自然相應到這些負能量。

您問我,每個人都以為自己是正能量,對方是負能量,那麼誰才是正能量?我的答案是:我覺得從許瑞云的視頻,可以很清楚領悟到,當感覺到自己的身心靈變衰弱混亂,難以自持清明,就可知道自身受干擾,失去良能運作。
而那個覺察的心,便是良知。感覺到有所不對勁,需要滅苦。

有興趣想了解的人,可以搜尋YouTube的3個視頻,(抱歉,因為不會轉貼網址,而且不確定那樣貼網址分享是否會觸法,或讓網友有疑慮而不敢點閱。所以)我把名稱寫下:
許瑞云-哈佛醫師養生養心法
(許瑞云)從身體到心靈全面安頓(精華版)
身心靈健康園地~能量運動-韋恩庫克式

在視頻中,有作實驗,讓1人朗誦,聽到聲音的幾個人,同時變得無力,能量混亂難集中,顯示身心靈都受到干擾,難以良好運作。當調整淨化了朗誦者的身體能量,再作實驗,其他人都回復了自身的強而有力,顯示身心靈都運作良好,順暢發揮良能。

這個實驗,使我回想起讀書時代,老師在講課,坐在台下的我,非常困擾,因為我感覺非常受到老師身心靈狀態的干擾,失去自己原本的良好運作。這種純粹的感覺,我不知道如何化成言語述說表達,只是被動感受著,比較年長後,也很好奇其他同學,是否受影響?或者如何不受影響?但從未跟人討論過。

我在想,現代發現,許多小孩有各種學習障礙,醫學上或教育人士,所認定的~閱讀障礙、過動兒、注意力不集中、妥瑞症、跳舞症、...可能都跟「能量受周遭環境(包括人)干擾」有關。如果周遭具緣者能量越清明、運作良好,他們就越正常。可能穿高跟鞋或姿勢不良的人越少,跳舞症的發作就越少。
也許,讓這些人學習視頻上的能量調整運動及技巧,就能減少受干擾。(或許,這也就是為何這類小孩比過去多很多,因為很多大人都過度長時間打電腦、看3c,或將自己身體當成工具,過度使用,大人身心靈不佳,能量干擾小孩,所以,與其調整這些小孩,不如發現小孩怪異的大人,自己就要調整,讓自己身心靈平衡良好。)
另外,由視頻,我更體悟到,每個人都應該對於自己身、口、意,所發出的一切造作要非常有覺性,因為這必然會影響到其他個體的狀態,進而產生吉凶禍福。

最好每個人都發願~自己的所發出的身口意三業,都能清明、智慧、充滿覺性;都能滅苦,發揮良知良能,只造善業,不造惡業,讓眾生同樣清明智慧充滿覺性,斷除無明與輪迴鎖鏈,不受幻相捉弄纏縛,離苦得樂。願一切眾生究竟解脫。
我覺得離苦得樂的樂,並不是男女交歡之樂、名利權勢、或其他刻意追求的悅境,而是一切都能發揮良知良能,如此而已。就沒有苦。
這些文字,所談的不是宗教。看過上述三個視頻的人,可能就會知道。

您是恩典與禮物
2018/10/03 15:45
從格主前幾篇導引探索有關「集體理性」的文章,還有這篇(從澄社...)底下的各樓迴響,再加上自己生活上的磨蝕觀察,我突然想回溯到,此生內在始終存在的巨大疑情~「人類在地球生活,全然善良的可能性」的這個點,藉由這個點的探索,來看人類最終需要被怎樣的對待與治理才能奏效得到更趨近於完美無缺、理想的美好生活。如此才有可能突破地球目前種種窠臼困境,找到更好的政治經濟模式。

當然這個過程,一定需要連帶檢視"個體主體性"、"集體理性"、"人本主義"...(或任何您們思想所觸及的其他個點)。
在一開始思索「人類在地球生活,全然善良的可能性」的這個點時,我深深體悟到人類活現種種罪性,其實真是迫於「生存焦慮感」,幾乎每個人,或多或少,都在現實生活中受苦。

而這「生存焦慮感」又分成直接間接、真實與幻相(幻相又分"基因裡所帶來的"、"集體意識人共幻相"、"其他個體意識的輻射或反射效應(例如:被不人道飼養的雞,當我們吃它所產的蛋,我們也會在日常,莫名且不知不覺的要向周遭有緣者鬥爭,無法控制也無法自覺到,就像雞被擠壓關在小於A4紙大小立足點的圈養處,所產生的感受及行為反應)"。

而活現罪性,又分為A"為了生存空間立場不受擠壓"(=出於「樸實的」或機械化的受推動而反應,自保,卑微求活命),或B"為了更進階擴張生存空間或顯化優越感"(=出於「俏皮的」或自發性的變異創新改革,侵略或統御,傲慢求彰顯或優越凌駕)。
A跟B是相對的。相形之下,A能有的選擇非常少,所做出的反應及選擇,似乎是不得不;B能有的選擇較多,甚至有些是出於實驗性質的戲謔刁鑽,像在玩自己玩別人。
B為什麼樂此不疲捉弄眾生?以此自鳴得意。是什麼使人餵養"自命不凡"的慾望,而屈從行罪業的?

寫這篇的最初,曾回想到自己及許多人的人生經歷、並擴及生命裡曾見聞的許多層面,因而淚流滿面,因為感覺到眾生都是那麼受苦,無奈為惡行罪,我不禁想回到最單純的生命之初,於是,我行頂禮跪拜,感覺藉由這像胎兒的姿勢,回到脫落塵勞的安祥無憂,這種零極限的感覺,是慈悲眾生慈悲自己。同體大悲,使我當下至心謙卑、懺悔、祈請、感恩、愛。幽冥銷盡,點亮大慈光。

在寫此篇留言最初,大約是思索著「人類在地球生活,全然善良的可能性」的這個點的同時,我緊接著猜測,「眾生的善良美好與否,其實跟在上位治理者本身是否至臻善良美好、人性是否已進化光明圓滿、是否去蕪存菁、及其所採取治理眾生的方式,有直接關係。」所以,當時,我在心裡預留空間,希望未來最終回來探索關於如何達到良善理想治理的問題。也期許,能發現有哪一種創新型態,能讓治理者與被治理的眾生,一同進化,共同輝映美好善良,讓人不受困於罪性的束縛捉弄,共同離苦得樂。

放下萬緣,超過12小時寫這篇。過程中,也曾自發地唱起慈光歌。國中時班級合唱比賽所學的。歌詞緩慢一字一字唱出,奇妙。

最後我得到初步靈感,或許,我們可以嘗試,回到每個人最樸實的身心感覺,觀察身體運行的自然原理與科學,得到治理眾人之事的最佳方式 的啟發。

政府、政客、企業家財閥、金字塔頂端菁英、握有絕大權利與資源者,一直用頭腦、使罪性、玩權謀,為滿足自己,對眾生及地球缺乏真誠關愛,那不行。聰明反被聰明誤。所行最終都回到自身自受,還攪亂天下。

大夢難覺
2018/10/03 06:39
因為與負面文字相應,所以使自己受負面能量影響。
麻煩格主速幫我刪除我所寫的3、5、8樓。謝謝!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8-10-03 10:56 回覆:

很遺憾你要撤掉回應貼文。我不確定是什麼原因使你決定要刪除貼文。你提到是遇到負能量。但是,對我來說,人生豈有可能不遭遇負能量?我們能永遠避開負能量嗎?如果總是要避開負能量,那麼,正能量究竟有什麼意義?它豈不正應該是改善負能量的能力嗎?如果正能量害怕遭遇負能量,這種正能量有什麼意義?

當然,同樣重要的另一個問題是:究竟什麼是負能量?如何定義?會不會我們認為我自己是正能量,而彼為負能量;但是,對方卻認為,彼為正能量,我才是負能量?這種問題需不需要先釐清?如果總是避免與對方相遇,又如何可能釐清孰為正、孰為負?

如果你仍然堅持刪文,我將會在三天後刪除你的貼文。但是,希望你能重新考慮。


您是恩典與禮物
2018/10/01 14:49
我還以為~「2樓.人本主義的困境」、「4樓.人本主義的困境與侷限性」都是格主對於人本主義的補充呢!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8-10-03 10:47 回覆:

抱歉!這些都是網友的回應文字。不過,我的確多次討論過人本主義這個議題,謹將相關貼文列於下:

世俗人本主義- 出岫閒雲的部落格- udn部落格


Taiga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9/30 13:06
我經常在YouTube上聽歌,同一首歌,如果有一萬人按「讚」,那麼也會有數百人按「不讚」。在網路上按「讚」或「不讚」,因為是匿名的,不需負什麼責任,所以這應該是人群社會的現實狀態。通過網路,我們可以聯結到世界各地,我們可以發現,不論什麼人種、什麼民族,率皆如此。歌唱得再好,琴拉得再出神入化,都會有人說「不好」。所以說,「唱反調」是一種「人性」。

因此,我個人不認為外省人支持台獨是「他們的內心想必經歷了較劇烈的變化」;而本省人支持台獨就是「比較容易理解的」。我有一個同事是外省人,他的父親還是個中階的警官,但他支持台獨,原因很簡單,曾經是叛逆少年的他看不慣他父親作威作福的樣子,所以反對國民黨,支持台獨。

我個人是本省人,但我反對台獨,最主要的原因是:我看不到台獨的出路,台獨成功的可能性是零。這再分兩方面來講,就大局看,中國自從「改革開放」後,整體呈現一個蒸蒸向上趨勢,這是將近兩百年來難得的機遇,台灣人應該樂觀其成;如不此之圖,反而想攀附外人勢力,甘做外人馬前卒,甘做民族叛徒,那下場將不堪設想。其次,在台灣的綠色陣營中實在沒有像樣的領導人才。他們大體都很會唱反調,實際上上馬治國時,才發現根本就沒半撇。

我認為,做為一個老百姓,認清大勢走向,學會趨吉避凶,這對於個人,或對於下一代都是很重要的事!

水清無魚
2018/09/30 08:25
呼應4樓
慨嘆現今台灣高級知識分子,例如醫師...,將努力抵制罪性、惕勵德行美好、內在韁繩落實自律的人,詮釋歸類為「具強迫症傾向」的怪咖。
現今在台灣的價值觀是貶抑嘲諷追求德行完美的人,視為病態或愚蠢,人們還以為這樣的人值得被喝斥讓其清醒。尤其是政治界。彷彿能喝斥的這個就是大人長輩老子能人,被喝斥的就是細漢仔兒子,理該接受叱責教導。把追求德行善美的人當兒子般詈駡。

說到「具強迫症傾向」,忍不住連想起中共及其人民,是否較普遍具強迫特質?

人本主義的困境與局限性
2018/09/30 06:25

但是,我終究也相信,人性美好的一面也還是存在,

--------------------------------------------

我也相信人性有美好的一面存在,因這是一個人尋求自我價值與安身立命的所在,是人所之以為人所追求的標竿,這些都是非常美好的,因人都有美好善良的願望,但好是歸好,然而人卻落在一個非常大的困境裡,就如羅馬書七章18、19節所說「事實上,我知道在我裡面,就是在我肉體之中,沒有良善;因為行善的意願在我裡面,卻行不出來。這樣,我願意行的善,我沒有去行;我不願意做的惡,我反倒去做。」羅馬書七章15~17節:「因為我所做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願意的,我並不做;我所恨惡的,我倒去做。若我所做的,是我所不願意的,我就應承認律法是善的。 既是這樣,就不是我做的,乃是住在我裡頭的罪做的。…」人之所以會犯罪是因為有罪性的存在,這個罪性從人一出生就有,小小孩你根本不用教他,他自然就會說謊與忌妒,一直到長大成人,這由罪性所衍生出來的罪行會不斷的擴張,而且愈來愈奇巧詭厥。這罪性是由人類的老祖宗一代一代傳下來的,因為罪性主宰了人的生命,所以弄得你不想犯罪都不行,有些人修養好些,不會犯外在明顯的罪,但他們該捫心自問,他們内心所存在的真能時時拿出來檢驗嗎?也許不會有那麼多惡的,但也不足以讓你稱為義人,因為人性裡的自私、假冒,與自以為義一樣都逃不了。所以人雖有好的意願,卻往往做不到,因為人生來就是為罪性所捆綁,相反的,人想要作惡卻極其容易,因為人都是罪的奴僕,不聽都不行。這就是人性的本相及真實的寫照。照這樣說,人難道都無望了嗎?不,神也給了人一條出路,可以擺脫那罪的轄制,可以做到不再為罪所捆綁,能自由的行善,不再為罪所重壓,能成為一個内心自由的人。前篇的末尾我曾引用了聖經 羅馬書1章29的内容,提到「現代人的通病」,其實那也是歷世歷代所有人的通病,只不過在今日知識與通訊發達的時代而顯得更為明顯,那些也就是聖經與神眼中所說的「罪」,是由存於人内心中的罪性所帶來的惡果。因為在經文中很具體的描述了今日社會的亂象與人心的寫照,而引起了不少感慨與反響,因此也希望能引起更多的反思。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8-09-30 09:38 回覆:
謝謝你的這段討論文字!謝謝!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