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再論“集體理性”
2018/09/21 11:56:31瀏覽1294|回應9|推薦12

前面討論集體理性這個議題。我相信這是非常重要的議題,對整體社會影響甚大,而且深遠。我期待通過這個議題的討論,能讓我們的社會產生顯著的進步。但是,集體理性絕不是一個已經清楚、明白,再無疑議,而且確實可行的實踐路線。僅是強調讓渡個人主體性,就會引起無限紛爭。再進一步說,如何規劃集體的分工合作,分工合作是否以達到集體最高生產效能為目標,也都可能還有爭議。

19世紀初問世的社會主義思想,其主要特色之一就是要對集體生活進行規劃、安排,來實現一個既有公平分配秩序、又有高度生產效能的社會。依據理性選擇的方式來經營集體生活,讓集體社會既有秩序,又無虞匱乏,這就是社會主義的原初理想。

但是,社會主義思想從問世到現在約200年,它的進展並不順利。對某些人來說,它簡直像是洪水猛獸,是非常可怕的事物。而所有那些採用(暴力)革命方式形成的社會主義國度幾乎都經歷了慘烈的、血腥的歷程,而且有很多最後卻又放棄了這樣的路線。90年以後,蘇俄與東歐國家都不再強調其社會主義路線。倒是另外一些從資本主義國家溫和改變、走上社會主義道路的國家,譬如斯堪第納維亞國家所採行的社會主義制度,似乎實現了既富裕、又不至於貧富不均嚴重的理想,因而受到普遍肯定。只是,他們到底是社會主義體制,還是資本主義體制,還是某種混合體制,始終有些曖昧。

暫且拋開關於社會主義體制的討論,在社會學者韋伯的討論中,關於對“工具理性”的質疑,也與此處關於集體理性的可能質疑有關。

所謂工具理性,我以為最主要的問題應該就是在個人失去主體性,人成為了工具,人按照組織所要求的高效能方式執行任務,而不太容許發揮個人意志、感情或創意。也就是說,為了集體的效能,犧牲了個人的主體性。

韋伯認為,近代西方社會的特徵,就是工具理性化,也就是集體效能極高,但是個人失去了主體性的狀態。

這裡,其實隱藏著關於秩序概念的爭議。以韋伯所經常提到的“科層體制”(bureaucracy)來說,它其實不但是高效能的團體,而且,應該也是很有秩序的團體。它的秩序表現在每個人均依照集體規則來行動。所以,這樣的集體大致也不太會發生對集體有破壞性的動作。

但是,秩序也可能是另外一種。我們有“亂中有序”的說法。而且,這種亂中有序可能比較能同時兼顧較多的個人感情滿足。再者,亂中有序或許也有利於個人的創造力發揮。太過呆板的秩序,人也可能變得呆板,而少了創造力。其實,創造力也還是所謂的個人主體性的一環。

所以,所謂的集體理性很可能會以個人主體性為代價,而人們未必甘於接受付出這個代價。當犧牲個人主體性越大,反彈的可能性也就越大。我猜想,二千多年前,秦統一中國,卻二世而終,很可能就是對這種集體理性所帶來的個人主體性的喪失的強大反彈結果。當然,秦所建構的集體理性,很可能是很不人道的一種形式,而這絕不是集體理性的唯一形式。

事實上,自由主義式的民主制,應該也是用來實現某種集體理性。他們樂觀相信,在自由民主制度下,整體社會(長期而言)會展現最佳的效能與秩序,以及最少的不人道。

當然,這應該還只是一種假說、一種信念,還有待驗證。而實際實踐的結果,並沒有確定的答案。

美國的民主憲政,令許多人嚮往。但是,法國大革命後的法蘭西第一共和,後面卻很坎坷。現在的法國,已經是第五共和,換言之,已經有四次的共和實驗出了問題。德國實行威瑪憲法,也就是他們的第一次民主實驗,結果冒出了納粹政權。中國一百多年前的民主實驗,跟著來的,是解散國會、是洪憲帝制、是宣統復辟,以及軍閥割據,再接著是威權國民政府與共產黨統治。

我的簡單結論是,自由民主本身並不足以保證良好的秩序。即使是美國,我們現在知道,直到20世紀中,黑人仍然受到制度性的歧視。華人移民也要到這個時候才比較能免於不平等待遇。也就是說,美國的民主並沒有保證每個人能得到公平的機會。

西方的民主制之所以能相對穩定、平順,也就是說,在執行中,能讓絕大多數人願意接受這個制度,認為它具有基本的合理性,我認為是與西方人先前的文化素養有關。這種文化素養使民主制能較有秩序的運轉。道德自律可能是這種文化素養的重要內涵。而它主要是來自基督(新)教倫理,是先於西方民主制的結構條件。

任何的集體制度,可能都有面對一種情境:每個人都有其優點與缺點。尤其是人性的幽暗面,隨時可能破壞集體生活的秩序。集體制度如何面對、處理這種問題,攸關集體發展。“零和遊戲”大體就是人性幽暗面失控的結果。麻煩的是,人性幽暗面常常不是當事人自己能清楚意識到的,甚至是普遍難以察覺的事物。因為人們總是有意無意隱藏這個部分。

所以,集體理性絕不只是追求高效能,而且要適當處理人性幽暗面。單純壓抑、處罰,未必有好的效果。基督教倫理的積極意義可能就在於人們是基於信仰而道德自律。這就不是單純壓抑的形式(雖然未必完全去除壓抑)。

韋伯慨嘆當初的基督新教徒是求為職業人,而現今的人卻被迫成為工具,認為這是工具理性化帶來的弊病,使社會形成一種鐵的牢籠。弔詭的是,工具理性化可能就是基督教倫理的重要內涵。如果要分辨,關鍵大概在於是否仍然堅持道德主體性。也就是說,早期基督新教徒堅持自己作為道德主體,但卻同時在工作上成為工具。問題在於,當道德主體因故滑落的時候,現代人的工具角色卻並沒有隨之消減,甚至更形滲透。

道德主體為什麼會滑落?大體上應該是世俗化的結果。簡單說,世俗人不再追求向上超越,“神”的神聖性已經逐漸崩落,祂也就不再形成有效的內驅力。而當人不再堅持自己作為道德主體時,人作為工具的角色就當然更具有壟斷性。

道德主體與工具角色的結合,成就了早期的基督新教。但是,如何維繫這個道德主體,卻是現代人必須面對的問題。集體理性也就應該提供一種最佳的結合途徑。究竟如何達致理想的集體理性,還有待努力尋求。而這可能是我們的機會。我們沒有搶到前期的集體理性優勢,如果我們致力尋找,或許有機會在下一回合,搶占先機,營造出更趨近理想的集體生活。

( 知識學習科學百科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ag&aid=116358346

 回應文章

三餐不繼
2018/10/03 21:41
會想請求格主幫忙速刪7樓,是因為昨天寫到最後,整個人能量低弱極了,好像快要熄滅,思緒危危顫顫。
我想,看到7樓的人,一定也會受影響。
猜想會如此糟糕,好像是因為意識上太過丟臉羞恥的關係。

剛看到一個文章,應證了我的猜想屬實。
請搜尋「心覺醒文教基金會」裡的文章「意識的能量由頻率決定」
我也曾看過別的網站有跟這篇文章大同小異的內容,但文章標題是「一生的成就由你的能量級別決定」
您參考看看。

難怪有一句話「…不作害羞的事」,因為這會很立刻害自己變得糟糕,人下人。
我突然可以體會為何有人因為太羞愧而自殺,因為太羞愧,使能量場墜落到異常低,使他感受非常痛苦,如果那時還同時受到他人的責難意識或輿論壓力,因為他本身能量太過低,無法保護自己,其他人不懷好意的意識就是負能量,一時之間,他會毫無招架之力。
,而走絕路。
還好我所寫的7樓並未引起他人的指責,所以我才沒有痛苦到死。

希望格主能7、8、9樓同時刪除。謝謝!

三餐不繼
2018/10/03 19:56
麻煩格主請先幫我速刪7、8樓。
謝謝!

三餐不繼
2018/10/02 19:17
會想刪留言,是因為對於自己所寫的感到害羞。
在二樓,我寫到『一直以來我都是反對把自己或他人當成工具的;一直以來我都以為自己是重視人本的。』
但說來慚愧~
老實說,我發現自己根本無法確知什麼是「人本」。會使用這個詞,只是因為,從以前就反對在職場上,人被當成工具,基於這點,我以直覺找出「以人為本」這個詞(可能以前曾看過關於「人本教育」的皮毛資訊,或是對於宗教家談論「人本關懷」,印象中很好,就憑感覺以為,這些都是人本、人道、覺醒的)來作為相對立於自己所反對的。因為從表面字義來看,我的直覺~以人為本,就會有愛與關懷,不會把人當工具,能以尊重為前提,適當對待人。(然後,我就理所當然以為,以人為本,=人本,也等於人本主義。)當時我還記得有一句話:「沒有愛的勞動,是奴役」。我非常贊同!我們都知道奴役其他個體是低級可恥暗黑落伍的,所以,當時我粗略以為「以人為本」、「人本關懷」、「人本精神」,是相對比較高尚進步光明的,因此懵懂借用名詞,以支持自己反對「把人當工具」的立場立論,讓它看起來沒那麼單薄乾癟。
可是後來我也從未真的下功夫弄清楚什麼是「人本」?「以人為本」?「人本關懷」?這幾個詞是相同意義嗎?剛google一下,發現似乎不是。甚至,我發現,「人本教育」也不是我最初從字面上所懵懂以為的。
因此我真的糊塗了,且對自己的想法有了懷疑。
當然,我更不確定何謂「人本主義」?
這樣,我更發現在不求甚解的壞習慣中,自己已把人本、人道、人道關懷、人本關懷、人本教育、人本主義,全都混為一談。
現在我很想請教格主,若把這幾個名詞當成意義相通,會不會造成認知錯誤,而思想理路的論述無意義?
希望格主能協助我確實掌握上述各名詞的意義。

另外,會想刪除留言,是因為自己用不禮貌的字眼論述別人,內心覺得這樣不好。但我不是udn會員,無法修正。如果格主能幫我把2樓四個不好字眼修正,或批評別人的某段整段刪除,我比較安心。

如果看了我的自白說明,格主也能覺察到我的留言刪除較妥當,願意幫我刪掉的話,麻煩請連同這個7樓也一併刪,免得羞羞。

如果您覺得留下我所寫的,對眾生有益無害,那就再放一陣子吧!
若內心仍有不安感,再來請您幫忙。

狐禪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9/24 14:49
「集體」是有數量臨界的。樂團不必指揮就可合奏的人數超不過十數人。所以所謂「民主」,仍是多數要聽從少數人提案的過程。

三餐不繼
2018/09/23 06:11
麻煩格主幫我刪除第1,2,3,5樓留言。
謝謝!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8-09-30 09:00 回覆:
能不能保留你的寶貴意見?大家的想法未必相同,但是,有異議是好事啊!正好可以互相切磋嘛!我並不完全反對人本主義(尤其是道德主體性原則的主張)。但是,對我來說,人作為工具也有積極意義,特別是人主動作為上帝的工具(而且這個上帝強調“愛”),可能會有突破性的歷史意義!當然,我並不反對人作為主體的主張,但是,如果完全忽略人作為工具的可能積極意義,而只一味主張人必須作為主體,只能作為主體,我認為這會帶來災難。

ST60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9/23 01:41
美國的民主憲政,令許多人嚮往?19世紀美國南北兩方由於政治理念與意識型態而分裂,林肯總統採軍事行動剿滅南方,南北戰爭是人類史上最慘痛同一民族自相殘殺,南方州徵兵年齡從16歲到44歲、每17名兵員就一個喪生沙場!除了戰死,還有大量平民亡於饑餓與疾病、政治暗殺及械鬥!!

三餐不繼
2018/09/21 22:19
提到把人當工具,還有一個問題~如果人們不能警覺到把人當工具是非常不對的問題,未來不久,人類勢必要走到為「複製工具人」:「基因訂製優生學」這種工具人的問題攻防、傷腦筋、爭論不休,那個問題若沒被打消念頭,沒被壓下來,地球人類將走到一個可怕的情況。
為了要割截移植器官而被複製生產的人,能被當成人類嗎?具有人的權利嗎?或只能被當成物?
基因訂製優生學,複製工具人,這兩個一旦通過,有錢人就成了上帝,活得像神,壽命隨你喜歡,能夠大量犧牲其他「閒雜人等」...,這些都是近在咫尺的問題,不要以為那是科幻情節,很遙遠。
到時候,誰主宰著集體理性呢?當只有金字塔頂端的富豪才享有如神般愉悅榮耀有的人權時,其他絕大多數芸芸眾生,會被當成什麼?過著什麼生活?還在乎尊嚴嗎?

三餐不繼
2018/09/21 21:50
一直以來我都是反對把自己或他人當成工具的;一直以來我都以為自己是重視人本的。
我討厭台灣人的許多問題,那些是自由民主縱容的,無法管束杜絕改善的,例如抽菸喝酒、亂性交以致亂生出品質很差的後代…,我心中總是猜測寄望着,是否類似中共這種政府對人民的管束,能促進人民自制過著更理想的生活。您把它歸類為集體理性。
看了您的這篇文,我才知道自己思想的盲點,並且思索著,集體理性能否與人本兼具?
我覺得,把人當工具,就會變得冷酷且病態,並且漠視公義,不在乎個體是否受苦或受不當對待。這也就是為何有人能凜然邪惡卻無慚無愧,因為他們就是「承襲把人當工具的價值觀」的遺毒,跟這樣的人在一起,會深深為了這種落伍頭腦與作為而感到無奈且可恥。
由此聯想到,人們對柯痞的擁護到反感,也甚至有人把他定義為「邪惡」,其實就是人們感受到他就是一個把自己和別人當成工具的人,然而為他美化的人,卻做很多討好,讓被討好者誤以為柯痞是重視個人主體性的。事實上,這是兩個極端不同型態的價值觀與行事風格,而柯痞就在這兩個極端之間變來變去,讓人誤以為他開化且重視人本,但他本身卻非常容易被發現其實他總是冷酷的把人當工具,當他以這價值觀為出發點時,就會毫不在意把人玩弄於股掌間,即使失去公義也不在乎。例如,飛機失事在基隆河,他對待救災人員的冷酷殘忍不合理,擴大了受害者人數,讓救災者高壓過勞喪生,我自己設身處地想,如果我被他這樣對待,我一定自殺。因為我是人本主義的,我不能容許被不人道、不人本的對待。想必柯痞也是被當成工具從高壓中一路走過來的,他接受了這樣被對待,所以,他不能察覺自己這樣待屬下的明顯不公義與失當。

提到把人當工具的缺失與邪惡,就必定要檢討到性的問題。就因為許多人基於本性的邪惡,都會毫不在意把別人當成滿足他自己發洩性慾的工具,在這種情況下的發生的性,絕對無法提升身心靈,而且毫不在意被當工具者受到的不當對待。
由此我們可知道,把人當工具往往是出於小我的劣根性。
而宗教裡把人當工具,是出於大我的目的。
但檢視是否出於大我,也不是絕對可信。
例如,邪教也總是以大我意志來控制人格病態缺陷的信眾。
所以,我覺得較妥當的檢視點,就是「人本」。
也許您可以導引我們思索檢視,人本具有何種缺失、或是盲點?落實人本,是促進集體理性或提升其品質、減少人類無明與痛苦的嗎?

附註說明,上述提到,許多人亂性交,生出品質不好、成長條件差的後代,為了解決這種問題,我曾想過,以後應該要讓人民向政府與先登記,政府允許的情況下,受孕才能合法的被生產,絕對不可以偷生小孩。習慣了自由民主亂性成習的人們,受得了這種透過層層把關嚴密的控制嗎?
相形之下,發現,我的想法有比其他人更專制,因此,我才發現,自己是贊成共產世界控制人民的方式。
看著北韓的人的樣子,再想想我們日常看到的每一個被慾望、貪婪、自由民主縱容到從內在到外在都疲憊不堪、且藏汙納垢,靠化妝整容裝成體面的噁心模樣。差別真的明顯。
這樣想來,我猜測共產主義的治理,能保護人類,不迷失在資本主義的邪惡算計圈套中。
因此對社會主義萌生絲微嚮往,可是,一想到俄國普丁獨肥特權自己、還有共產主義的草菅人命,這些都是共產主義之恥,為人所詬病,這些又使我對共產主義打非常大的問號,心門不開。

三餐不繼
2018/09/21 18:32
看了您文章,我有幾個片段想法。
1、您提到集體理性,我聯想到德國與日本都是,也正好是血型A型人口比例稍多的國家。兩者都曾出現集體殘忍冷血泯滅良心的歷史。高度自制有秩序的日本社會也會每隔一斷時間就出現駭人聽聞的社會事件,這些都可視為是不滿集體理性裡身為工具的苦悶的適應不良者,想要叛逆的突顯個人主體性,而蓄意採取破壞的行為,這似乎便是在喝斥整個社會,要人們反思這麼高度集體理性的不妥。
這些人往往也都造成集體傷痕。
難以分辨的是,成為高度秩序自制社會破口者,其行動是出自有意識或無意識?

2、台灣人的素質很差,讓我已對民主感到厭煩及反感,除了開始質疑台式民主,也深深懷疑起我們是否夠水準值得被民主對待。看

3、文金會從新聞到北韓少年團用生命跳舞的亮彩模樣,令人讚嘆。李雪主的溫婉柔美,也是其他國家元首夫人所沒有的。韓國女性的美麗,目前世界上是絕無1僅有的,關鍵在於她們很純淨,內在靈性器官煥發美麗。而且,看起來個性很好,沒有壞毛病。
還有中共現在用計分集點方式管束人民,(例如:如果買酒就扣分,)我覺得滿好的,能讓人從自己造的善惡行為中,領悟到為了讓自己過得更好,就應該採取更好的生活方式,活出榮耀。這會讓人們在集體理性的管束下,個人主體性仍活潑不被抹煞。
台灣人被民主寵壞,又被資本主義搞到壞毛病一堆,稍微約制就亂鬧靠妖,讓我真的好厭惡。所以我在想應該讓這些被寵壞的王八蛋嘗試被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管束也許不錯。
4、全世界目前大都受到智慧型手機的普遍汙染,身心靈異變。更感受到個人主體性如此被重視,因為商人由此賺錢。
從智慧型手機使用的情況,即可知道個人主體性被容許的情況下,自制力如何?佔人口比例又多少?當大多數人的身心靈都淪陷在智慧型手機時,不淪陷者如何被排擠或感受到立足點受到擠壓?有許多人因著智慧型手機而得成功與幸福、順遂,但有許多人卻跟著癲狂而不自覺,更多人甘願眼底、視神經、腦神經受到烘烤,依然無悔自虐無盡、直到眼、腦、手腳協調失靈、錯判距離與反應的時間掌握力,而離譜駕駛失誤全球上演。
資本主義鼓勵人們受慾望驅使而失去自制,美國矽谷菁英更以此為立基,為金字塔頂端制定操縱眾生的圈套,讓眾生活在民主自由的錯覺假象中被從出生到死亡都玩弄於股掌間而不自知。

大家需要審視整個世界,重新調整生活,不要再沉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