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嘆李遠哲!
2018/07/23 11:46:20瀏覽3133|回應1|推薦24

我曾經也是李遠哲的仰慕者,認為他不但專業學術成就突出,而且心懷社會,深具理想性,是個難得的知識菁英。

但是,越往後,我越對他的言行感到困惑,甚至是遺憾。

李遠哲主導推動台灣教改,引起許多爭議,對此,我真正在意的是他拒絕接受他人的批評,只強調自己的出發點是多麼純正,又說他並未負責教改的執行,而他也並不肯深入檢討教改的可能缺失,包括一些原則性主張的可能問題(而不只是執行上的問題)。譬如,對於人本主義,我個人有一些討論,我認為人本主義思潮並不是沒有問題的(人作為行動主體並不是當然合格的)。但是,相關的討論大體付之闕如。我所提出的檢討也沒有得到什麼回音。

總之,對於李遠哲主導教改一事,我的批評意見比較不在於教改具體主張的對與錯,這只是可爭議的議題。我比較在意的是他在面對關於教改爭議時的態度。

我開始對李遠哲的主張有所質疑,起始於他強調要讓台灣的大學進入世界前百大,並提出“五年五百億”的優先補助頂大的主張。我認為這是在追求一種意義有限的目標,卻偏離主要應該追求的目標。前百大,只能是次要目標,而且適合讓已經位列前百大或很靠近這個位次的國家去講求。台灣的條件並不適合。台灣要更著重教育與學術研究的實效,而且是貼近我們國家目標的實效。把有限的資源大量投注在這種形式性目標上,對台灣整體並不恰當。

二十幾年前,我就曾經在正式的學術討論會中提出以上的批評意見,但是,完全沒能引起討論。

李先生是學化學的,他在社會科學方面訓練有限。但是,他卻曾表現出對社會科學的不屑態度。他曾說,他大學時修「國父思想」課,他都沒去上課,而期末卻仍然得到最高分。他似乎是想暗示說,他雖然沒有學過社會科學,但是他對相關社會科學的思考不會不如那些社會科學專業的人。但是,我還是要說,雖然李先生的社會科學素養很可能真的比許多社會科學系畢業的人還強,但是,有些社會科學的重要深度涵養還是需要長時間吟泳才能得到。李遠哲就算再怎麼天賦異禀,在社會科學方面的思考水平也很難及得上長年從事社會科學研究的學者。

在東方社會裡,自然科學學者對社會科學/社會科學者的輕視,很普遍,卻終究還是一種偏見。高明的自然科學家對社會科學的輕視,也還是偏見,並不因為他是高明的自然科學家而有不同。也許我可以這樣說,社會科學似乎門檻很低,很容易入門,自然科學似乎門檻較高,較不易入門。但是,真正要成為好的社會科學家,一樣非常不容易。甚且,要成為最高明的社會科學家,遠遠比自然科學家更難,因為前者要處理的現象太複雜。

李遠哲以為自己在社會科學領域也可算是高明人物,這可能是很重要的條件,促使他勇於擔任教改召集人,並且主導教改方向。

教改的是非成敗,的確是有爭議,但是,我們比較難去質疑李遠哲的行動動機。

但是,李遠哲在台灣的政治發展上也起到很大的影響力。他最初挺扁,說是要讓台灣向上提升、不要向下沉淪,我相信這對台灣社會有很大的衝擊力,也確實影響選舉結果。從此,泛綠陣營成為台灣政治的主流力量。即使在馬政府執政期間,泛綠其實仍然是台灣政治的強大影響力量。當然,這並不完全是李遠哲的影響效應,但是,他可能是扣動扳機的關鍵角色。

要讓台灣向上提升,這是無可置疑的訴求。但是,李遠哲一路挺綠,即使在阿扁因為國務機要費案引起爭議,甚至之後爆發洗錢案,都沒有讓李遠哲改變挺綠的政治態度。這時候,我才越發清楚認識到,李遠哲其實是一位立場深綠的學者兼政治人。委實說,這讓我很失望。我原本希望他能有更超然的政治立場。

當今年初爆發拔管事件時,我一方面對於拔管動作深感不以為然,同時,我隱約覺得有中研院大佬似乎介入其中。我不認為教育部長本人(不管是潘文忠或吳茂昆)是主導事件的人,而我也不認為是蔡總統或賴院長主動出手,因為台灣大學校長人選為誰,似乎與執政者沒那麼直接相干,他們沒必要強行介入。我只看到前台灣大學教授賀德芬出面表示她與某些人曾經向教育部要求不要讓管中閔就任校長職。不過,僅是賀教授,應該也還不足以牽動許多部會來配合。雖然已經經過了半年,拔管的主使者是誰始終雲山霧罩。雖然一直有傳言說中研院與拔管事件有所牽連,但是,中研院官方始終否認有介入。

但是,李遠哲最近的講話卻透露了不少訊息。他說:管案無關大學自主。又說:台灣大學沒能力選出一流校長。反之,他暗示,在他主導下選出的清華大學校長才是一流人選。我認為,李遠哲的態度才是拔管事件背後的關鍵影響因素。

我們可以確定的是,李遠哲顯然不贊成管中閔擔任台灣大學校長,認為管中閔能在遴選中出線,“背後有很不好的因素”。他明顯暗示,遴選過程有問題。

管中閔是否是一流校長人選,說老實話,我無從判斷。但是,我卻相信,在多數遴選委員眼裡,管中閔在候選人中是最優秀的人選。而依照遴選辦法,管中閔已經獲選為台灣大學校長,所以,他應該就職。

讀者可能認為我這只是基於程序正義所產生的結論。沒錯,的確就是這樣。而且,我甚至願意承認,嚴格說來,這可能只是法律意義上的程序正義,所以只是狹義的程序正義。在過程中,有沒有不盡符合程序合理性的環節呢?可能有。

但是,我以為,程序正義應該先於實質正義。這其實是法律常理,不是什麼了不起的驚人之論。問題是,當人們自認為掌握著實質正義時,他往往會忘了程序正義優先的原則。僅當人們是站在與主流民意所認定的實質正義相異立場時,才會想起程序正義的優先性。但是,當人們是站在與主流民意所認定的實質正義相同立場時,他們往往不覺得還可能有與己相異卻在程序正義上更具優先性的主張。

按照程序正義原則,管中閔已經通過遴委會的遴選,他就應該獲聘為台灣大學校長。即使這個程序本身實在有不盡理想之處,也無從取消這個遴選結果。當然,如果當事人有明確違法事由就另當別論。顯然,教育部也一直在找這個違法事由。但是,找來找去,只有個提前就任獨董這一件事,而偏偏,這究竟是否算是違法,金管會並不買賬,而主張這是教育部的事。教育部憑什麼規定就任獨董的條件?這明顯不是教育部的管轄範圍。至於大學教授是否可以在外兼職、學校規定為何?很不巧,台灣大學的規定是允許教授在校長批可後去兼獨董,這是台灣大學的慣例做法。台灣大學認定這並不違反學校的規定。

總之,說管中閔在任獨董這件事上有違法,這種說法明顯站不住腳。硬要用這個作為理由,阻擋管中閔就任校長,那才是明顯違背程序正義。

程序正義之所以必須先於實質正義,簡單說,因為人常會陷於主觀。我們所認知的實質正義,可能是主觀偏見的產物。但是從主觀看去,很少人會主動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從主觀看,總是異己者一方犯了錯。而且,有時候,我們的主觀是非認定是很強烈的。大家不妨想像一下,前一陣子,連續有幾位婦人,要匯錢到國外,給網路上認識的男友,其中一位的“男友”據說還是美國中情局局長。警察勸阻,還要挨罵。當然,也許李遠哲不會犯這麼低級的錯誤,但是,程序正義與實質正義間何者應該優先,不是根據特定個人的特質來決定的。而且,即使是李遠哲,誰又能斷定他的判斷不會有問題呢?

從我的觀點看,李遠哲一路挺扁、挺綠,這樣的政治判斷力就不能算是高明。好吧,也許政治判斷的是非太複雜,那麼,他在教改中對台灣技職教育上的主張,大家認為是否恰當?另外,台灣今天大學過剩,他要不要負一部分責任?他在這些事情上的判斷高明嗎?

回到拔管事件。顯然,李遠哲也不敢說管中閔任獨董違法,或說管中閔就任校長違法。他只能語焉不詳地暗示管中閔不是一流校長人選、暗示遴選程序有問題。但是,我認為這是很不負責的態度。如果你是要為台灣大學校長人選的優質與否表示負責,那麼,就應該一切公開,指明管中閔究竟哪裡不適格,或者程序哪裡有問題。讓大家一起來檢視事情的是非,而不是用這種暗示性語言來阻擋。須知,李遠哲的反對意見顯然會高度影響教育部的決策。

我們可以約略歸納出李遠哲的一種思考模式。李遠哲請翁啟惠接任中研院院長,後面是廖俊智,兩位都是化學專業。盛傳李遠哲這次力挺的周美吟則是物理學背景。這有沒有什麼特別意義?如果我說李遠哲重理科,輕人文社會科學,而認為人文社會科學人才不是一流人才。這麼說恐怕不算太過。請注意,這種偏重未必完全是有意識的,而可能是潛意識的想法。而潛意識的想法更可能背離邏輯、理性。

但是,可能更重要的是,在藍綠之間,他總是不巧選擇挺綠,偏偏管中閔卻與藍營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那麼,他看不上管中閔究竟是管中閔的學術專業欠佳,還是管的個性不適合擔任大學校長,還是管太藍?或者管中閔研究社會科學而非理科,我們著實難以分辨。

一個其實非關李遠哲,而是我們社會的弊病,就是社會整體過度重視諾貝爾獎,也太偏重理工。結果是我們對於李遠哲作為諾貝爾化學獎得主身份太過重視,而且是在化學研究領域以外的過度重視。美國有許多諾貝爾獎得主,他們在專業以外,通常不可能得到這樣的重視。社會的過度重視,加上他自己的使命感,成就了他的關鍵角色。但是,影響是好是壞,就遠遠不是直覺可以判斷。

綠營執政,色彩偏藍的管中閔怎麼也無法就任校長職。社會輿論強烈懷疑是政治介入校園。李遠哲卻要出來為執政者背書。那麼,他就有義務把話講清楚,而不是憑藉過去個人聲望,就要讓人接受他的主張與判斷。尤其是對於藍營人士來說,他的持續挺綠立場,早已經使他失去公信力,現在,他的貶管言詞,甚至貶抑整個台灣大學的言詞,只能讓人反感,卻沒有多少說服力。如此,拔管事件絕不會因為他的一席話而一錘定音,台灣社會更不會因此更和諧、凝聚。

輿論大佬們,請把話說清楚吧!當然,也請好好想想,自己的既存立場是否影響了自己的後續判斷。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ag&aid=113519344

 回應文章

狐禪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7/25 13:01
「愛之適以害之也」。他這識字的該讀過這文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