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蘇武牧羊
2018/07/11 13:41:13瀏覽1868|回應3|推薦17

蘇武牧羊北海邊
雪地又冰天 羈留十九年
渴飲雪 飢吞氈 野幕夜孤眠
心存漢社稷 夢想舊家山
歷盡難中難 節旄落盡仍未還
兀坐絕寒 時聽胡笳 入耳心痛酸

蘇武牧羊久不歸
群雁已南飛 家書欲寄誰?
白髮娘 倚柴扉 紅粧守空幃
三更徒入夢 未卜安與危
心酸百念灰 大節仍不少虧
羝羊未乳 不道終得 生隨漢使歸

小學時期,老師教我們唱這一首“蘇武牧羊”,曲調相當悲戚,當時對歌詞詞義並不了然。稍後才漸漸理解詞義,但是未必理解歌曲的創作背景。在對歌詞詞義稍有了解之後,我開始猜想,這首歌是不是在影射老蔣?以蘇武喻蔣?以北海喻台灣?整首歌則在暗示老蔣對國家的忠貞節操與必歸之志。

對此,我從來沒得到確切的答案。我就這麼一直猜疑著。
很久以後,我才知道,這首歌可能是作於民國初年(1916?),並不是老蔣來台灣以後(作詞者一說是東北人蔣蔭棠,一說是翁某。歌曲先在東北地區傳唱)。所以,至少原作並不是為服務老蔣來台灣以後的政治宣示而做。那麼,歌的寫作由來究竟是什麼?

我的新問題仍然沒有答案。我還是只能猜測。

據說,這首歌在創作以後,受到普遍熱愛,不久就被到處傳唱,甚至被誤以為是古曲。

蘇武牧羊,詞曲淒惻,暗蘊漢民族主義感情,而且是帶有悲情式的民族主義。但是,為什麼要寫出這樣的歌詞?又為什麼普遍被人喜愛?

我猜想。答案還是出在它所蘊涵的民族主義情感上。這可說是廣大中國人(特別是漢人)的集體意識、集體情感。

不過,為什麼要那麼悲戚?為什麼敘述的是那麼委屈的處境?

我們不難立即聯想到“王昭君”一曲。曲調不同,但是,同樣傳達了一份帶有濃厚民族情感而又充滿委屈、無奈的心境。這究竟是為什麼?

當然,民國初年,中國人方從異族統治的處境下獲得解放,前期的民族委屈感很可能仍然盤繞在中國漢民族人的心中。蘇武牧羊一曲則釋放出這份集體的委屈感情。

也許,宋以後的漢民族,已經變成一種荏弱的農民族群,雖然龐大,但是相對於周邊的游牧民族卻常顯得無力,而且在遭受外力欺凌的時候往往不知道如何是好。勉力應對,仍然左支右絀。

蘇武牧羊曲表達的是一份委屈卻堅貞的民族情感。

不過,這裡或又可引出一個問題,可能非常值得細細分辨:中國人是一群懷抱濃厚民族主義情操的群體嗎?

本來,我以為答案當然是肯定的。但是,晚年的我越來越懷疑這樣的想法。現在的我偏向認為,傳統中國人恐怕普遍缺少民族主義意識與情感。

蘇武牧羊與王昭君等歌曲都是民國以後的創作,而不是古曲,它們所傳達的民族情感也比較是近代中國人才發展出來的集體情感。

我當然不能說傳統的中國人完全沒有民族情感,否則大概也不會有岳飛“滿江紅”、辛棄疾、陸游等人那些詞作。但是,大體上,民族情感比較是知識菁英的心懷。一般大眾的民族意識恐怕就要淡薄得多。特別是在個人利益與民族大義之間,一般人的取捨很難反映民族情感。

舉個例子來說。滿清入關,統治中國,雖然過程遭遇過阻力,但是,阻力並不很大。據有人統計,入關時,清軍共60萬人,而各地明軍共約200萬人。也就是說,如果各地明軍一致反清,實在沒有足夠理由任清軍橫掃中原。但是,顯然很多人並不從民族主義的角度思考出發抗清,所以抵制力道也就並不那麼強大。

清軍中還有漢軍旗,這些人嚴格來說是漢人,但是,在民國以後,這些籍隸八旗的漢人很多並不願意回復漢籍。這與今天有一些台灣人寧願自認為日本人的情形有點類似。

民族主義意識,是與肇造民國互為因果的事物。或者,我們不妨具體說,國民黨與共產黨是中國民族主義意識的強烈提倡者。在這兩個黨的教化下,中國人才普遍變成是民族主義者。這兩個黨操弄民族主義意識形態,以便改造中國這個國家(我雖然用操弄一詞,但是,我無意暗示這種做法不對。至少,這裡是非並不是一言可判)。

國共兩黨的集體意識其實都是偏向鷹派,尤其是共產黨。他們都想要揮別那個委屈、荏弱的民族,而將民族改造成武勇、強悍的一群。蘇武牧羊曲,會成為老蔣暗喻自己處境與心志的歌,應該是後來的特殊歷史發展的結果。但是,中國則已經在共產黨的帶領下,走向了另一條姿態強悍的路。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ag&aid=113218128

 回應文章

狐禪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7/12 14:15
不就一首歌嗎?賦予這麼多政治意義,沒必要吧。

驀然回首 (foxylad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覺得民族主義,是一種中性的、正常的集體意識
2018/07/12 12:03

就像人體的免疫系統,有外敵入侵,才會起反應,免疫力過強或過弱,都不健康

岳飛,辛棄疾的時代,和民國初年,面對的都是異族入侵, 喪權辱國失地的屈辱, 民族主義是一種很正常的反應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8-07-13 09:57 回覆:
民族主義可以是自然的,可以是積極意義的事物。但是,它很難停止在某個界限以內,而很可能過度膨脹而成為某種有危害性的事物。一個最顯著的例子可能是近代的以色列。它在幾乎民族滅絕的危機中艱困復國,令人欽佩。但是,此刻,它似乎成為仗勢欺凌巴勒斯坦的惡霸。當然,這大概只是諸般類似案例中較極端的一例。類似的故事還在不斷上演。

草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7/11 17:54

別忘了張勳復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