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為什麼我仍然同情、肯定蔣公?
2014/01/21 14:59:33瀏覽2305|回應27|推薦49

就在我提出「理性主義宣言」(其實還只是個草案)的時候,有網友質疑我的主張其實等於是在提倡威權主義,因為我在討論中表示應該對蔣公的威權統治給予同情。

 

這位網友並沒有明確指出,是我所提出的理性主義主張邏輯上必然會導向威權主義,還是我的相關論點使我的理性主義實際上可能導向威權主義。

 

我當然不認為我的主張在邏輯上必然會導向威權主義。因為威權主義顯然就是我所謂的扭曲結構的一種,而且是主要的一種。作為不合理的結構,它本來就是理性主義應該要努力去消除的問題,而不會要導致這樣的結構。對於威權主義的問題,就是應該在平時就及早檢討、改進,而不宜等到問題已經嚴重惡化、積怨已深的時候才來怨恨、怒罵、攻擊。

 

那麼,我又為什麼要表示同情蔣公的威權統治呢?

 

首先,作為國家的統治者,蔣公的作為是在國家層次進行思考、抉擇與行動。如果蔣公是作為一般人,在日常生活中細故狹怨而大肆殺戮,甚至是隨機殺人,這樣的人當然不值得同情,也無從肯定。但是,蔣公是國家領導者,他所面對的是國家的極度困難處境。

 

當日寇侵逼的時候,蔣公必須決定,上海、南京守不守?守如何,不守又如何?而且,他也清楚知道,不論守與不守,都會有犧牲,是大量中國人命、財產的犧牲,那麼,他究竟該怎麼抉擇?

 

日本軍隊要從河南西向,再南侵武漢行都,國軍這時候已經失去了大量精銳部隊,許多部隊也缺乏整補,無力防堵西向的日軍。怎麼辦?有人提出讓黃河決堤以阻日軍。這又會帶來大量中國人民的傷亡與財產損失,那麼,又要怎麼抉擇?蔣公等待與會將領與重臣的意見。但是沒人敢提出意見。最後蔣公表示:那就由我來承擔歷史的罪名吧。

 

面對中共的崛起,蔣公的抉擇是反共。中國人抱持反共的立場,蔣公並非第一人或第一批人。先前是國民黨「西山會議派」的一群人,包括林森、戴季陶等人在內,1925年間,他們在北京西山會議,決定反共立場。這與孫文的「聯俄容共」立場不同。而在1926年初國民黨二全大會中,以共黨為主的一群人卻做出了相反的決議,開除了西山會議派的多數人。蔣公開始的時候保持中立,而仍然留在國民黨內,作為有實權的幹部之一。但是,他顯然也從此刻起,開始走向明確反共的立場。緊接著,就爆發了中山艦事件。這件事至今真相難明。據陳立夫表示,蔣公在這個時刻曾經猶豫是否離開政壇,而終於被陳立夫苦勸回頭,留了下來。接下來的北伐,到了19274月,北伐軍打下南京、上海的時候,蔣公開始對共黨進行清洗、殺戮。

 

我並不認為這是個正確的抉擇。而這個不正確的抉擇部分可能出於對中共性質的誤認。或者,更深入說,是蔣公自己對當時中國社會的性質的認識有偏誤,以致於對中共的認識也有了偏誤。(我的意思是,他對當時中國社會中底層民眾的絕望困境未能充分認識,故對中共的激烈、決絕的作風也難以諒解。我認為中共是矯枉以過正,故雖然過激,卻也有可原諒之處。但是,確切的分寸何在,恐難有公論。)

 

清黨是否必賴殺戮?清黨過程是否殺戮過份?我偏向認為清黨的手法的確過於血腥。這應該算是蔣公的惡業之一。但是,我仍然要表示我的同情處(不是我認為沒有過錯)。一則,首先開始殺戮的,據我所知,是廣西桂軍。再則,稍後(約七月間),汪精衛所部的將領也開始殺戮共黨。也就是說,反共並非純出於蔣公個人的突兀意志,而是某一群人的共識。汪是同情共黨,並主張維持聯俄容共政策的領導,此時與蔣分在南京與武漢,兩相對峙。汪也因為將領開始反共,終於下野離漢出走。最重要的是,如果蔣公不用鐵腕清黨,可能根本無法成功清黨,那麼,之後的所謂國民黨,其實就是共產黨。所謂北伐,也就是共黨的北伐。從而,北伐後的中國很可能就是個共產中國。也就是說,蘇俄在1917年建立共產政權以後,又在約十年後扶植了一個共產中國,並形成一個籠罩歐亞大陸近半的共產勢力。。

 

如果我們下個結論說中國不宜走共產主義的道路,那麼,蔣公的反共、清黨就有其不得不然的正面意義。當然,這個前提是否成立,至少對我而言多少還是個問號。但是,畢竟我還是不贊同共產主義制度,所以我也無從由此認定蔣公在反共抉擇上犯下了重大的錯誤。

 

蔣公的反共是否與其個人權力野心有關?這也是我無從確定的一件事。我其實偏向認為有關(部分是為了個人權力欲而反共),但是,終究無從確定。而且,我認為每個人都有權力欲,而即使是權力欲強,也可能表現有積極意義的行動。就像拿破崙說,軍人如果不想當將軍,就不是好軍人。好軍人的意思當然是指能貢獻軍隊,甚至國家。也就是說,有權力欲者也可能貢獻全體。那麼,我們就很難單純因為蔣公的權力欲而否定評價他。

 

抗戰後的國共內戰又是一次重大抉擇,爆發原因又可能與蔣公個人權力欲有關。不過,同樣的,該不該發起反共戰爭仍然是個天人交戰的抉擇。如果當時國軍快速弭平中共的「叛亂」,建立穩固的政權,那麼,當時的反共戰爭就可能是個正確抉擇。但既是戰爭失敗,是非就會因此逆轉。

 

我以為,中國社會的傳統結構其實與共產主義是背道而馳。從某種程度來說,共產主義的意識型態幾乎是要革掉傳統中國社會結構的命。所以,我大膽推論,長遠來看,共產主義會在未來中國歷史上被定位為一股歷史逆流。而從這樣的標準出發,蔣公的反共事業將會受到肯定評價。

 

蔣公來台灣,接著有所謂白色恐怖。現在,這一段歷史使蔣公成了台灣民眾(特別是本省綠營民眾)厭惡、仇視的對象。那些白色恐怖的受害者現在都成了英雄、烈士。

 

但是,我們也可以看一件相關的事件。前不久,中共為其派遣來台的殉難烈士立碑,碑上名單據稱列了一千五百位烈士。也就是說,當初白色恐怖時期國府所殺戮的對象的確包含來台策反、赤化台灣的中共特工,人數非少。如果這些人的行動成功,就意味著台灣也早已經成為共產中國的一部分。

 

問題在於,如果是這樣的結果,台灣民眾做何感想?這是大家所要的嗎?如果不是,要如何才能成功避免?

 

我當然不能說白色恐怖時期的殺戮是應該的。但是,面對中共當年積極赤化台灣的作為,有什麼方法能有效避免台灣淪共?(看大陸拍攝的「潛伏」一片,或可想見,真要能抓出共諜,豈是易事,在講究人權的原則下,難度豈不更高?)

 

今天有許多人從人權、人道的角度批判蔣公。但重要的是考慮時空環境條件。在大敵當前的時候,太講究人權原則的操作有可能導致全體覆滅的危機,而某種違反人權的作為卻可能拯救全體。考慮到這種可能性,我們就很難簡單結論說,被稱為「白色恐怖」的肅清政策必然是嚴重錯誤的政策。

 

作為一般百姓,我們沒理由去隨意殺害人命,而我們也樂得以自己的「善良」來批判作為領導者的血腥手腕。但是,那可能是因為我們不必為集體的生命財產負起責任。所以,這樣的正義批判可能太廉價。蔣公可能有罪,但是,若以為我們對蔣公的批判當然是正義的、公允的,恐怕想法太膚淺。再說,現在這個時候來批判蔣公,能彰顯我們的道德勇氣嗎?戒嚴時期敢於批判蔣公的人的確是鳳毛麟角,但是現在我們還需要有道德勇氣才敢於批判蔣公嗎?

 

理性態度絕不會輕率主張血腥、暴力,而且會希望預先化解可能促成血腥、暴力悲劇的扭曲社會條件。但是,在悲劇已經發生之後,理性態度也不會鼓吹仇恨、報復,而更傾向提倡理解與原諒。因為仇恨可能將是下一階段衝突、暴力的根源。當然,諒解既有的威權作為,絕不等於提倡未來的威權主義。認為兩者間有必然的因果,這種邏輯是有問題的。反之,我認為唯有理性才是我們集體解困之道。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ag&aid=10689128
 引用者清單(1)  
2014/01/22 04:09 【珍珠備忘記事】 出岫閒雲談老蔣與白色恐怖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野鶴
2014/01/22 01:33

還有慕陶兄,我真的不是在找麻煩,也不是在搞文字獄,您的那句「那些白色恐怖的受害者現在都成了某種英雄、烈士,甚至能福蔭其子孫。」福蔭這兩個字諷刺味道太重了,阮美姝女士的父親就是受害者,對她來說,父親不是什麼英雄烈士,但是她的確失去了她的父親。她父親的受害有沒有「福蔭」到她呢?但是肯定是替她帶來痛苦。一個想安安穩穩過日子的平凡人,如果看到了這段話,我想應該會很難過的。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4-01-22 08:07 回覆:

我決定刪去那句話。謝謝你的意見。不過,我並不認為我有隱惡揚善。你應該具體指出我隱了什麼惡。二二八殺戮嗎?我並沒有隱去相關的討論。但是,就如你自己的說法,你並不確定那與蔣公有關。只是因為他過去的記錄而有猜疑。但是,也有一些跡象顯示,蔣公並沒有捲入二二八的屠殺。一則,他人不在台灣,何必遙控來造惡業?他大可下道漂亮命令,讓陳儀難為:你要以人權的高度來迅速、和平解決問題,不可濫殺。事實上,現有文件看來,他確實是有這麼一道命令。另外,稍後21師到台灣,也沒有明顯的殺戮紀錄。其中一位營長,多年後公開宣稱,他們營一人也沒殺。21師是青年軍,素質相對較佳,也沒有什麼理由濫殺。

林茂生與陳澄波長期以來是二二八烈士的樣本,我很遺憾他們的死。我認為那就是理性不足的悲劇結果,也是我要主張理性主義的重要理由。當時殺他們的人,顯然心態有問題。但是,我還是要問,他們的死與蔣究竟何干?他們是在二二八事件中犧牲,而非白色恐怖。在台灣的國民政府官員可能要負主要責任,但是我們還不能直接歸咎於蔣。

當然,我雖然決定刪去「甚至福蔭子孫」那句話,的確不妥。但是,客觀上,還是可能有些人是德不足以稱烈士,而現在卻被當做烈士,而使其子孫享有烈士遺族令名。想想,那些從日軍中退伍回台的人,其中有些人可能就是追打、凌虐外省人的人,後來遭到懲罰,現在也成了二二八受難者或某些人所稱烈士。


pearlz (中國威脅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濫情理盲
2014/01/22 01:30

台灣二十年來的濫情與理盲走的就是國家自我毀滅的方向。

政府不敢說真話,就為了某一個無知的受害人,兩千三百萬人就要陪著當愚民。

洪下士是最近的例證,全國上下跟著鬧愚蠢,把總統拖下水,把國防重任都卸下,真是讓人痛心的蠢。

那些自以為是受害的人,中華民國的政府已經對他們仁至義盡,他們可以閉嘴聽真話了。



野鶴
2014/01/22 01:14

對於歷史人物的贓否,憑藉著同一時代的人來論斷,往往會有盲點,並非理性行為。尤其評論之人有些深受蔣之恩,而有些深受蔣之害,其言論定然有所偏頗,慕陶兄深受國民黨之恩,對蔣有同情肯定實屬當然,我雖不與認同,但倒是能理解。而受蔣之害的人,將蔣醜化成屠夫、暴君,亦非歷史真相,然考量其受害背景,不妨多些寬容。

不過歷史人物的評價,就史學家而言應該有一套方法,慕陶兄應該不是史學家,對蔣的同情肯定,當然是出自本身情感的一種舒發,文中揚善隱惡,純為主觀之言。不過歷史評論應做到公正客觀,若一味隱藏惡行,則希特勒啟不也是有值得同情肯定之處,但仍不能掩蓋他所犯的惡行。

蔣所犯的錯誤,如果幫他隱晦或緩頰,那麼我們讀史之人,又要如何從歷史中獲得反省?蔣我個人認為他就是一個長於軍事短於政治的領導者,但是有著非常好的領袖魅力,稱不上偉大英明,但也不是個昏庸之才。

蔣對於政治,我認為基本上是不足的,他是軍人性格,不是細膩的政治家。所以他用軍事的方法來對付他的政敵,包含後來台灣白色恐怖的受害者。我說兩個名字或許這裡的人都不熟,陳澄波和林茂生,當然他們的死,蔣或許沒有直接下令,但是從他對付共產黨的手段,的確會讓人懷疑為什麼反對他的人都會被抓走槍斃。

如果國民黨的支持者不去正視和理解1945~1947年台灣所發生的事,就會被一些政客誤導,以為二二八事件是省籍矛盾,如果藍綠兩黨都認為二二八事件是省籍矛盾,那麼台灣族群就很難和解了,因為雙方都流血了,變成族群的仇恨,就如同日本和中國般,百年的仇恨看不見終止。但是如果看戴國煇的「愛憎二二八」,就知道其實那是統治者和被統治者之間的矛盾,把二二八說成外省欺壓本省,那真是用來騙選票的,實際上是統治者欺壓被統治者,而當時的統治者-蔣中正,總不應該完全沒有政治責任吧。如果定義二二八是統治者和被統治者之間矛盾,則政客就不能再用省籍操弄族群了,因為蔣中正已經不是總統了,國民黨沒有必要為他的前任總統負什麼責任,就像共和黨不必替水門案的尼克森負責。

而蔣經濟政策的錯誤,就是貨幣政策的崩潰,這也是國民黨敗給中共的主因。當然蔣不是經濟專家,這政策一定不是他主導,但是他是總統,他總不會完全沒有責任。

總而言之,蔣統治對人民是有功的,但是也別忽略因他統治而造成傷害的無辜。慕陶兄平反蔣之文讀之尚屬中肯,然僅僅說他好話,似乎又有造神之嫌。特別是那些說什麼如果不是殺了那麼多人台灣就會被中共赤化,受害者都能福蔭子孫這種「冷血」的話。

慕陶兄,那些太冷血的話放在心裡就好,說出來了真的會傷害到那些受害者遺族的。


演绎精彩人生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1/22 00:55

作为一名大陆人,我小时候被课本教导的恨蒋介石,长大以后内心却更恨蒋介石,恨他当年剿匪不力!

小时候看课本,看课外书,里面刻画的蒋公就是一个奸人形象,不好意思,光头的一般都不会给人留下好印象。。。

后来我翻了墙,我可以自由的看全世界是如何评价抗日战争的,而不用再看由共产党书写的抗日战争。

原来,国军死了三百多万,领导抗战的是中央政府的蒋介石,下山摘桃子的是共产党,是蒋介石让我们成为了安理会五常。

如果不是蒋介石搞白色恐怖,那1500个余则成早已带领解放军(不好意思,从属性上来说应该叫共军)统一了台湾了,你们哪里还能在UDN部落格谈论这些话题,八成早被和谐掉了。

是的,确实也冤杀了不少台湾人,可是从某种程度说,哪些冤死的人没有白死,事后得到了补偿和正名,也让台湾免于被赤化。

楼主哇,谁要是再骂蒋介石搞白色恐怖,就让他移民大陆来感受感受吧。

我真的好恨,为什么蒋介石没有把白色恐怖在大陆实行一下,最好加码实行!!!


是非正義的衛兵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1/21 21:22
格主此文是對蔣介石平心之論!蔣介石有心建國只是軍閥們,共產黨,日本人處處生事,蔣介石不是不抗日,而是時機不到,軍隊(德式師)還沒改制訓練好,他的建軍改制是中國史上兩大軍事改制,種子部隊可惜在上海南京保衛戰中都傷亡殆盡。他有心建國,但失敗于他的A型性格,用人不當而又狠不下心斷然處置!先父曾説,老蔣傳小蔣的原因,是四周的人讓他無人可用!可説老蔣到台是鬱鬱而終。

農天雨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1/21 19:30

現代人讀歷史,往往會落入一種思維的錯誤,也就是時空錯置,都以「結果論」論斷歷史人物,每一個歷史人物論其功過,就要回到那個時空的背景條件來衡量,「昨是今非」事實上在過去是「是」就是「是」,過去的歷史人物不會預知數千年、數百年後的人會對當時他們認定的「是」變成「非」了?但數千年後、數百年後的人們,卻能很自然的用現代人的眼光,自作聰明的對古人指指點點,這錯那錯的?過去的統冶者為何那麼沒有人性?沒有人權?但有一日今人也會變古人,文明、科技日新月異,我們可以想像當數百年後、數千年後「未來人」如何看待我們這些「今人」呢?

在白色恐怖的時代,當時的大陸歷經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當時的韓國也戰亂不已,更惶論人權,戰後的日本更是只能悲微的忍辱重建,當時的時空背景、世界局勢大概就是這樣,大家都在風雨飄搖中活著,回到那個時空,有誰可以有不一樣的思維及處置嗎?

當年跟隨毛澤東、相信共產黨打倒貪污腐敗的國民黨政權,就可以建立一個無產階級專政,人民翻身的好日子,讓十萬萬的中國人民站起來,但1949年後,看到毛澤東統冶下的大陸屍橫遍野,究竟是人民站起來了還是共產黨站起來了?是共產黨專政還是無產階級專政?

蔣介石的獨裁讓人民愈來愈有錢,愈來愈有知識(九年國民義務教育),創造了一個可以讓國民黨會下台的政冶體制,讓人民辱罵他是「獨夫」的言論自由空間,但毛澤東的獨裁是讓人民歷經了數十年苦難後,還是活在一黨專政的體制下,即使是歷經了改革開放二十餘年後的今日,大陸仍有很多老人家心有餘悸,連後悔選擇了毛澤東都不敢開口,但我們現在的毛頭小子連老師、老子都可以嗆聲、可以指著鼻子罵!這樣的歷史發展,真讓人噴飯!苦笑不已。

歷史最不公平的地方,沒有辦法把李登輝或陳水扁送回到那個時空,讓他站上那個位子比較看看誰比較獨裁?但古人已無法向今人反駁,只有任今人凌辱、鞭屍。

當大家訴說蔣介石在白色恐佈時代的功過時,很多是已落入這種思維中,版主是我看到難得清醒、客觀的少數人之一,甚為難得,也讚佩您「求道」的勇氣,因為在台灣罵蔣是獨裁者的氛圍中,這種政冶不正確的論調很可能會引起名嘴、惡媒的注意,變成公審的對象,如此主張就需一點勇氣,就像那一個不認同「鄭南榕」的教授一樣下場。

大家都敬佩「鄭南榕」爭取百分之一百言論自由的捨道精神,認同者卻不認為這位成大教授或其他人可以有自由批判鄭南榕的自由,這是在台灣很荒謬的現象,大家都口口聲聲「愛台灣」,但都堅持只有他的愛是真的,即使馬英九再說上一千遍愛台灣也是假的,只有綠色政黨可以愛,其他人都不能愛; 口口聲聲要台灣獨立,但從來真心不想讓他更堅強的站起來,只是要他改個名字叫台灣喊喊爽就好!

說句真心話,客觀上我們在台灣的的「今人」都是蔣介石獨裁政權的「受益者」,享有了中國歷史上空前但不知是否絕後的「好日子」及「自由的日子」,但很現實的是今人是「爽日子我來過」,千古罵名「給你揹」,那這群「今人」是不是很像是忘恩負義之徒呢?

為了避免也與那成大歷史系教授同樣的下場?所以我也學了那些親綠的名嘴、爛媒用一個超級大的問號,請大家可不能雙重標準哦!我用的是疑問句?是不是真的忘恩負義問自己良心,可不是我罵的。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4-01-21 20:27 回覆:
非常佩服也同感你的見解。你寫的比我要好多了。請以後多多賜教!

pearlz (中國威脅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完全同意
2014/01/21 15:57
眼光狹窄的人,把國共之爭看成蔣毛的私人爭戰,所以用狹隘的心態解讀、批判。

不看看20世紀絕大部分時間的國際情勢,就無法對蔣、毛做合理的評價。

格主這一篇鏗鏘有力,有公允的評價。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4-01-21 20:33 回覆:
謝謝!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