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為什麼我仍然同情、肯定蔣公?
2014/01/21 14:59:33瀏覽2303|回應27|推薦49

就在我提出「理性主義宣言」(其實還只是個草案)的時候,有網友質疑我的主張其實等於是在提倡威權主義,因為我在討論中表示應該對蔣公的威權統治給予同情。

 

這位網友並沒有明確指出,是我所提出的理性主義主張邏輯上必然會導向威權主義,還是我的相關論點使我的理性主義實際上可能導向威權主義。

 

我當然不認為我的主張在邏輯上必然會導向威權主義。因為威權主義顯然就是我所謂的扭曲結構的一種,而且是主要的一種。作為不合理的結構,它本來就是理性主義應該要努力去消除的問題,而不會要導致這樣的結構。對於威權主義的問題,就是應該在平時就及早檢討、改進,而不宜等到問題已經嚴重惡化、積怨已深的時候才來怨恨、怒罵、攻擊。

 

那麼,我又為什麼要表示同情蔣公的威權統治呢?

 

首先,作為國家的統治者,蔣公的作為是在國家層次進行思考、抉擇與行動。如果蔣公是作為一般人,在日常生活中細故狹怨而大肆殺戮,甚至是隨機殺人,這樣的人當然不值得同情,也無從肯定。但是,蔣公是國家領導者,他所面對的是國家的極度困難處境。

 

當日寇侵逼的時候,蔣公必須決定,上海、南京守不守?守如何,不守又如何?而且,他也清楚知道,不論守與不守,都會有犧牲,是大量中國人命、財產的犧牲,那麼,他究竟該怎麼抉擇?

 

日本軍隊要從河南西向,再南侵武漢行都,國軍這時候已經失去了大量精銳部隊,許多部隊也缺乏整補,無力防堵西向的日軍。怎麼辦?有人提出讓黃河決堤以阻日軍。這又會帶來大量中國人民的傷亡與財產損失,那麼,又要怎麼抉擇?蔣公等待與會將領與重臣的意見。但是沒人敢提出意見。最後蔣公表示:那就由我來承擔歷史的罪名吧。

 

面對中共的崛起,蔣公的抉擇是反共。中國人抱持反共的立場,蔣公並非第一人或第一批人。先前是國民黨「西山會議派」的一群人,包括林森、戴季陶等人在內,1925年間,他們在北京西山會議,決定反共立場。這與孫文的「聯俄容共」立場不同。而在1926年初國民黨二全大會中,以共黨為主的一群人卻做出了相反的決議,開除了西山會議派的多數人。蔣公開始的時候保持中立,而仍然留在國民黨內,作為有實權的幹部之一。但是,他顯然也從此刻起,開始走向明確反共的立場。緊接著,就爆發了中山艦事件。這件事至今真相難明。據陳立夫表示,蔣公在這個時刻曾經猶豫是否離開政壇,而終於被陳立夫苦勸回頭,留了下來。接下來的北伐,到了19274月,北伐軍打下南京、上海的時候,蔣公開始對共黨進行清洗、殺戮。

 

我並不認為這是個正確的抉擇。而這個不正確的抉擇部分可能出於對中共性質的誤認。或者,更深入說,是蔣公自己對當時中國社會的性質的認識有偏誤,以致於對中共的認識也有了偏誤。(我的意思是,他對當時中國社會中底層民眾的絕望困境未能充分認識,故對中共的激烈、決絕的作風也難以諒解。我認為中共是矯枉以過正,故雖然過激,卻也有可原諒之處。但是,確切的分寸何在,恐難有公論。)

 

清黨是否必賴殺戮?清黨過程是否殺戮過份?我偏向認為清黨的手法的確過於血腥。這應該算是蔣公的惡業之一。但是,我仍然要表示我的同情處(不是我認為沒有過錯)。一則,首先開始殺戮的,據我所知,是廣西桂軍。再則,稍後(約七月間),汪精衛所部的將領也開始殺戮共黨。也就是說,反共並非純出於蔣公個人的突兀意志,而是某一群人的共識。汪是同情共黨,並主張維持聯俄容共政策的領導,此時與蔣分在南京與武漢,兩相對峙。汪也因為將領開始反共,終於下野離漢出走。最重要的是,如果蔣公不用鐵腕清黨,可能根本無法成功清黨,那麼,之後的所謂國民黨,其實就是共產黨。所謂北伐,也就是共黨的北伐。從而,北伐後的中國很可能就是個共產中國。也就是說,蘇俄在1917年建立共產政權以後,又在約十年後扶植了一個共產中國,並形成一個籠罩歐亞大陸近半的共產勢力。。

 

如果我們下個結論說中國不宜走共產主義的道路,那麼,蔣公的反共、清黨就有其不得不然的正面意義。當然,這個前提是否成立,至少對我而言多少還是個問號。但是,畢竟我還是不贊同共產主義制度,所以我也無從由此認定蔣公在反共抉擇上犯下了重大的錯誤。

 

蔣公的反共是否與其個人權力野心有關?這也是我無從確定的一件事。我其實偏向認為有關(部分是為了個人權力欲而反共),但是,終究無從確定。而且,我認為每個人都有權力欲,而即使是權力欲強,也可能表現有積極意義的行動。就像拿破崙說,軍人如果不想當將軍,就不是好軍人。好軍人的意思當然是指能貢獻軍隊,甚至國家。也就是說,有權力欲者也可能貢獻全體。那麼,我們就很難單純因為蔣公的權力欲而否定評價他。

 

抗戰後的國共內戰又是一次重大抉擇,爆發原因又可能與蔣公個人權力欲有關。不過,同樣的,該不該發起反共戰爭仍然是個天人交戰的抉擇。如果當時國軍快速弭平中共的「叛亂」,建立穩固的政權,那麼,當時的反共戰爭就可能是個正確抉擇。但既是戰爭失敗,是非就會因此逆轉。

 

我以為,中國社會的傳統結構其實與共產主義是背道而馳。從某種程度來說,共產主義的意識型態幾乎是要革掉傳統中國社會結構的命。所以,我大膽推論,長遠來看,共產主義會在未來中國歷史上被定位為一股歷史逆流。而從這樣的標準出發,蔣公的反共事業將會受到肯定評價。

 

蔣公來台灣,接著有所謂白色恐怖。現在,這一段歷史使蔣公成了台灣民眾(特別是本省綠營民眾)厭惡、仇視的對象。那些白色恐怖的受害者現在都成了英雄、烈士。

 

但是,我們也可以看一件相關的事件。前不久,中共為其派遣來台的殉難烈士立碑,碑上名單據稱列了一千五百位烈士。也就是說,當初白色恐怖時期國府所殺戮的對象的確包含來台策反、赤化台灣的中共特工,人數非少。如果這些人的行動成功,就意味著台灣也早已經成為共產中國的一部分。

 

問題在於,如果是這樣的結果,台灣民眾做何感想?這是大家所要的嗎?如果不是,要如何才能成功避免?

 

我當然不能說白色恐怖時期的殺戮是應該的。但是,面對中共當年積極赤化台灣的作為,有什麼方法能有效避免台灣淪共?(看大陸拍攝的「潛伏」一片,或可想見,真要能抓出共諜,豈是易事,在講究人權的原則下,難度豈不更高?)

 

今天有許多人從人權、人道的角度批判蔣公。但重要的是考慮時空環境條件。在大敵當前的時候,太講究人權原則的操作有可能導致全體覆滅的危機,而某種違反人權的作為卻可能拯救全體。考慮到這種可能性,我們就很難簡單結論說,被稱為「白色恐怖」的肅清政策必然是嚴重錯誤的政策。

 

作為一般百姓,我們沒理由去隨意殺害人命,而我們也樂得以自己的「善良」來批判作為領導者的血腥手腕。但是,那可能是因為我們不必為集體的生命財產負起責任。所以,這樣的正義批判可能太廉價。蔣公可能有罪,但是,若以為我們對蔣公的批判當然是正義的、公允的,恐怕想法太膚淺。再說,現在這個時候來批判蔣公,能彰顯我們的道德勇氣嗎?戒嚴時期敢於批判蔣公的人的確是鳳毛麟角,但是現在我們還需要有道德勇氣才敢於批判蔣公嗎?

 

理性態度絕不會輕率主張血腥、暴力,而且會希望預先化解可能促成血腥、暴力悲劇的扭曲社會條件。但是,在悲劇已經發生之後,理性態度也不會鼓吹仇恨、報復,而更傾向提倡理解與原諒。因為仇恨可能將是下一階段衝突、暴力的根源。當然,諒解既有的威權作為,絕不等於提倡未來的威權主義。認為兩者間有必然的因果,這種邏輯是有問題的。反之,我認為唯有理性才是我們集體解困之道。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ag&aid=10689128
 引用者清單(1)  
2014/01/22 04:09 【珍珠備忘記事】 出岫閒雲談老蔣與白色恐怖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中國把台灣視為從日本奪來的殖民地
2014/01/28 14:08
歷史的教育一直宣傳台灣曾是日本殖民地。這當然是事實,但歷史沒告訴你的是,蔣介石時代的中國將台灣看成向日本奪來的殖民地,二次大戰的台籍日本兵則被中國視為敵人的軍隊。在一位台籍日本兵所寫的回憶錄裡。清楚說出在戰後中國軍隊將他們視為豬狗不如。

欄主應該把歷史擺在七八十年前的中國和台灣
2014/01/28 13:28
七八十年前的中國和台灣的民意是台灣不屬於中國。那時的中國視台灣為敵人,台灣也視中國為敵人。中國根本不認為台籍日本兵為敵人的軍隊。蔣介石在開羅會議時根本將台灣視為中國的戰利品地方。至至於四十幾年前,台灣退出聯合國時,國際及海外情勢也是台獨高漲,蔣介石以一己之私排除此可能性。

台灣沒有走向獨立之路是蔣介一己之私造成
2014/01/27 08:40
欄主對歷史的了解不及格。台灣在二次戰後有兩個走向獨立機會。都是蔣介石一己之私造成不能獨立。第一次是開羅會議時,蔣介石堅持不讓台灣前途類似韓國,第二次是告灣被逐出聯合國時,美國希望台灣不要堅持代表中國的立場留在聯合國,而蔣介石堅持漢賊不兩立而退出聯合國。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4-01-28 09:20 回覆:

很抱歉,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你的高見。


我懷疑你是不是把現在的台灣民意套在五、六十年前的台灣,而以為當時的民意也那麼想要搞台獨。依我的判斷,如果蔣公提出台獨主張,他會在頃刻間失去統治權。當年來台的60萬國軍裡,有人主張台獨的嗎?他們會容許台獨嗎?他們會把台獨主張者排除掉,即使是蔣公也難抵擋。台灣甚至可能立即被中共統一。只是以上這種推論無從證明,所以我也很難確切和你說是非究竟為何。

刪 除

pearlz (中國威脅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台獨思想
2014/01/26 11:46

如果是老百姓,那絕對是中毒的愚民,幼稚無知。

否則,就是自己要染指權力的政治野心份子。

中華民國包含大陸、台灣,竟然不懂。



欄主的邏輯超級奇怪。
2014/01/26 06:41
欄主說:「當初白色恐怖時期國府所殺戮的對象的確包含來台策反、赤化台灣的中共特工,人數非少。如果這些人的行動成功,就意味著台灣也早已經成為共產中國的一部分。」欄主還問這是大家所要的嗎?為什麼不是國民黨或共產黨來台灣獨裁?為什麼台灣人不能要國民黨或共產黨都不來?如果國民黨政權不來台灣,共產黨會要台灣這塊土地嗎?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4-01-26 17:16 回覆:

中共會要台灣這塊土地嗎?

你能否自己來回答這個問題?


二次大戰後,台灣走向韓國之路,肯定比現在還好
2014/01/26 06:31
二次大戰後,韓國走向獨立之路。如果不是蔣介石個人的想法。中國共產黨也根本不會想染指台灣。歷史不能重來。但二次大戰後,台灣若走向獨立之路,肯定對台灣比較好。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4-01-26 19:13 回覆:

韓國與台灣處境本來就不同。請注意,韓國本來就是個獨立王國,最多中國對其有宗主權,但是他們有自己的國王(他們都自稱皇),有自己的朝廷,自行開科取士。當日本併吞李氏朝鮮以後,朝鮮人流血拼命,試圖恢復朝鮮獨立地位。

台灣只有在鄭氏時期算是獨立狀態,但是清領、日據時期都不是獨立狀態。雖然在日據末期曾經有人想要獨立,但是僅限於規劃,沒有實際行動就放棄了。所以,在日據時期與其後,台灣都沒有太強烈的反日行動。而韓國大不同,他們反日情緒很強,因為他們是有自己的國家主權意識的。他們對於自己失去主權地位非常在意。

台灣當然可以追求未來的獨立地位,但是,重要的是大陸上的中國人與台灣內部認同中國的人大概不能接受台灣獨立。從而,台灣要法理獨立,我估計是不可行的。


欄主是既得利益者對蔣介石的肯定
2014/01/26 06:23
欄主的文章充滿了既得利益者對獨夫蔣介石的肯定。對於多數本省人的記憶中卻是蔣介石與國民黨威權統治時期的迫害和不平等待遇。對獨夫的同情和肯定就是對受害者的殘忍。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4-01-26 19:37 回覆:
說我是既得利益者也對,因為我是外省人第二代,如果不是有國民政府,我們在台灣的處境恐怕很慘。不過,我們家族曾經是鄉紳與地主,如果沒有共產黨,我們家族會是較富裕的一群。總之,歷史弄人,恩怨不知從何算起。至於在台灣,我堂哥是空軍飛行員,也是讓我們家人能來台灣的主要資源,很早就摔飛機死了。稍後我們家搬到魯凱族部落裡一住九年,渡過我的童年期。那裡沒自來水,也沒電。之後,我幸運考上台大,又讀到博士學位,所以我有機會到大學教書,現在大致能享有中產階級的生活。所謂既得利益,我算是吧。但是,童年的我,過得非常清寒。而我們家族犧牲了一個重要生活支撐者,這個帳要怎麼算呢?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4-01-26 19:43 回覆:
總的來說,蔣公對台灣貢獻良多,最後歷史會肯定這一點的。如果你能跳出主觀情緒,或能慢慢體認這一點。如果不是依賴蔣公的威信與反共的堅決,台灣很可能早就是共產中國的一部分,光是這一點,就要感念蔣公。

看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1/26 05:28

所謂“白色恐怖”的時代,美國也一樣關了共產黨員和參加外圍組織的人,判了幾個死刑。連主持原子彈計畫的奧本海默都受牽連。但是除了一部分人怪罪麥卡錫,沒有人說哪個總統做得不對。那個時代,美蘇雙方對敵對一方都不含糊。史達林、毛澤東對異議份子的狠毒,有誰比得上?

現在很多人不讀歷史,硬拿現代思潮套在古人身上,哪能體會出當時為政者的艱難。


天路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逆流而上
2014/01/26 05:02

我的想法與您相仿,

最近中國大陸也開始研究他的日記,

肯定的聲音也多了些,

台灣的節奏特別的挺無奈。


不信邪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1/22 11:13
最近一位美國學者發表論著大致說:看今日之中國,令人不覺要問:到底是毛澤東贏了還是蔣介石贏了? 從兩人的言行及理想來看,值得深入研究!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