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悼劉曉波
2017/07/14 18:46:31瀏覽1239|回應27|推薦9

 

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過世,令人深深遺憾。恐怕他的過世,會帶來一陣對中共的批判聲浪。大家都知道,劉曉波之所以入獄,主要是因為他積極參與產生的08憲章草案,其中強力提倡自由、人權、民主與平等等原則,乃至關於聯邦共和制(註一)的構想,顯然犯了中共的忌諱。

 

中共的確還是個不夠重視人權、法治的國度。晚近又漸漸有走向牘武、放棄和平崛起路線的傾向。異議人士劉曉波的入獄與早逝,也標誌著中共政權的這些問題面。

 

對我而言,我的遺憾是很難完全化為言詞的。如果我是簡單的中共政權擁護者,或者,我是完全反對中共政權的人,也許我的遺憾都比較容易表白,但我不是。

 

我認為中國社會確實有許多的結構性問題。要解決這些結構問題,不太可能光是直接套用西方所建議的那套民主、自由制度,就有好的結果。一百多年前,中國試過走向民主化。而實際的結果大家都知道。只是很少人承認那就足以反映直接套用西方民主制度不可行。而我堅持認為,要民主化,要有結構條件,也要訂定適合既有結構特質的政治制度。當然,可以漸進修訂制度,朝向更多人道與自由。但是,期望一蹴可幾,是非常危險的想法。

 

我很相信,歷任中共領導者的諸多做法,儘管常讓西方不放心,但是很可能都是出於主觀上對中國的國家大愛,而不只是對中共政黨之愛。當然,長遠來說,他們的具體作為究竟是利中國,還是害中國,很難說。坦白說,我傾向認為中共的改革路線是過激而不夠理性,從而長遠不利於中國的。它需要被改革,特別是在政治層面。

 

但是,對於中國大陸的政治改革者,我也有比較複雜的想法。一方面,我當然同情他們,但是我也常對某些改革行動感覺遺憾。一個主要遺憾是:激情、感性往往成為改革運動的主要推力,卻常嚴重欠缺溝通理性。結果,不僅是改革與被改革者間無從平和相處、理性對話,即使是同為改革者,也常彼此互斥、衝突。譬如,像曹長青這種六四異議人士,卻與同為六四異議人士的劉曉波變成對立、鬥爭的不同派別。我並不欣賞曹長青,但是,以他為例,可看到一種情形:改革者彼此間互存異見,而且不能相容;凡有異見,就要致力把對方鬥臭、鬥垮。如果我們跳開來,從長遠來看、從總體效果來看,這種對立、鬥爭誠屬悲劇!國共之間、台灣藍綠之間,其實都是不同鬥爭故事的相同形式結構的悲劇。

 

如何讓改革努力成為真正引導社會通向幸福之路的過程,而不是激情引爆衝突,卻不知道最後結果為何的任性。這是我們大家必須共同思考的重點。改革進步可以緩慢些,但是要有累積性,而不總是互斥性。

 

撇開對改革運動的遺憾,我對近代中國各不同的改革主張與實踐其實都抱有一定程度的同情,不只是像六四異議人士,也包括更早期的改革者,像是國共雙方,乃至梁啟超等。基於此,我並不打算從一種極端反共的立場出發,從而形成我對相關人士的臧否。換言之,我不會因為反共,所以無條件支持批判中共的劉曉波;同樣地,我也不會因為極端反共,所以因為認為劉不夠反共而批判他。我佩服劉曉波的才華,也肯定他的努力,更衿惜他的犧牲。

 

不過,我其實並不完全贊成劉曉波的一些主張。譬如他在「選擇的批判」一書中,他強調與哲學家李澤厚不同的理念。他不贊成李的「理性」原則,而強調「感性」抒發。依照劉的說法,李澤厚是強調集體主體性,以社會、理性、本質為本位,目光由「積澱」轉向過去;並將中國傳統文化分精華與糟粕,認為民本思想與孔顏人格為中國文化中最有價值的事物之一。劉曉波則強調個人主體性,以個人、感性、現象為本位,目光由「突破」指向未來;全盤否定中國傳統文化,認為民本思想與孔顏人格為中國文化中最無價值的事物之一。

 

我以為,雖然理性也有許多問題,我們固然應該檢討理性,卻仍不宜因此背離理性,以感性為師。而在個人與社會之間,我也認為,社會最終應該重於個人,只是,我們未必要強調壓抑個人。本於壓抑個人的原則,未必真有利於社會。另外,他說要讓西方殖民中國三百年,也顯然是過激言論。

 

總之,對於劉的主張,我覺得未盡妥善。我隱然覺得劉還保留著一些文革造反派的氣息。

 

當然,無論如何,更重要的應該是:不論劉的主張是什麼,司法都應該有更鮮明的程序正義,而言論自由原則也應該受到基本的尊重。顯然,在政權維穩的前提下,程序正義與言論自由原則也就不那麼重要了。就此而言,無論如何,我們仍然應該在此時表示哀悼劉曉波,並批判中共對待異議人士的作為。

 

這裡,我還想稍作進一步的討論。中共作為一政權,為維護政權而做出些不人道的事,固然讓人失望,但我並不認為這只是這個惡劣政權的錯誤。這背後其實有部分是一群人(未必都是這個黨的成員)的典型思考、反應模式。我認為這種思考、反應模式才是悲劇故事背後真正的主導力量。

 

這種會造成悲劇的思考模式有可能是由這個政權所灌輸。但是,會造成悲劇就等於是一種反噬的效果(註二)。而且,我認為這種思考模式並不完全是這個政權所能掌控。嚴格說來,實情很可能是:這個政權之所以會有這種思考模式是先前結構的結果;政權是「再製」一種扭曲的思考模式。這是我們要能透視的環節,否則恐怕就無法找到真正的問題解藥。

批判特定政權,不能說沒有意義。但是,將批判聚焦於特定政權的惡意或私心,卻未必公平,更不能真正解決問題。檢討並調整結構、改變某些思考模式,應該才是更根本的做法。近代的中國,已經經歷了太多我指責你、你指責我的紛亂爭吵,而深刻的、結構性的檢討卻相對不足。如果劉曉波的死,也只是讓這種互相指責又再度上演,跳開來看,只有覺得遺憾。如何超越改革陷阱,避免改革形成零和遊戲,需要大家超越主觀的智慧與理性。

 

 

註一:
據說劉曉波本人的國家體制構想,比聯邦共和制更為激進(也就是更偏向允許西藏等地享有高度自主性),但他為與其他參與研擬憲草者達成共識,所以並沒有堅持己見。

註二:
悲劇也許乍看只是少數當事人的災難。但是,長期來看,仍然會反噬那個製造悲劇的體制或執政政權。執政政權也許一時並不被悲劇所反噬,但是,債終究需要清償。只有過於急切要看到惡報的發生,才會以為沒有反噬。而更重要的是,執政者會要以帶給個人傷害的方式來壓制某些個人行動,本身就反映出結構性問題的存在。把悲劇簡單歸咎於執政者個人的惡意,就看不到更深層的結構問題,也就無從消除問題的真正成因。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ag&aid=106446872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西藏不是中國一部分(六)
2017/07/28 17:22

[6,結語]

在世界文明體系當中,唯有藏傳佛教真正繼承了古印度佛教的哲學思辨,是佛教文化的正宗。漢地佛教之禪宗是老莊清談的變體。人類學呢,也把東方人統統成為Mongolian,中國人Chinese和西藏人Tibetan都是Mongolian的一部分。現在漢人把自己的漢字搞得一塌糊塗,還想做文明大國,唉,韓非子說過“存亡在於虛實而不在於眾寡,安危在於是非而不在於強弱”。

“犯強漢者雖遠必誅”是衛青霍去病之流鼓吹的,仗著皇帝小舅子的身份意淫而已,漢人平民怎能相信?我們中國漢人,祖宗被人家殺過姦過,家園被糟蹋過蹂躪過,悲憤的心情可以理解,直言不諱說西藏人曾經幫助蒙古人滿洲人殺過中國人要報仇也行,估計達賴喇嘛也不會否認。但如果硬要把蒙滿強盜說成自己的祖宗,把蒙滿強盜的廁所說成自己的祖國,丟死人了。

這種邏輯可以簡化為:因為你爺爺曾經闖入我家殺掉我爺爺強姦我奶奶,所以你爺爺就是我爺爺、所以你家就是我家、所以你不歡迎我到你家等於你背叛你自己的家,是吧?


西藏不是中國一部分(五)
2017/07/28 17:17

5,印度西藏蒙古滿洲,構成完整的文化包圍圈]

再看看地圖,從印度次大陸的北部,越過喜馬拉雅山進入圖博高原,再降到蒙古高原,直抵鮮卑利亞,都是藏傳佛教的覆蓋面積。有關文字的關係是:依照梵文,創制了圖博文;依照圖博文,創制了蒙古文;依照蒙古文,創制了滿洲文。文字從印度到藏到蒙到滿繞了一大圈,就是不沾漢字的邊,也說明了漢字的難學。用漢字的漢人雖然人口總數上佔據優勢,但幾乎從來就是個受氣包,都是漢字造的孽,這種文字不僅讓人雄性衰退(漢文化總是陰盛陽衰),而且使人腦子不清楚。

最初是藏人從印度學來梵文,就能訓練出260萬軍隊,打敗唐朝,蒙古人從藏人那學來了文字,就能征服中原,滿人在從蒙古人那學來文字後還不到六十年就滅了大明,日本人普及使用假名三十多年就在甲午海戰中戰勝了大清,可見漢字真是個不吉利的東西,是個亡國的玩藝。漢字這東西,只用用於藝術,不能用於科學。唐詩宋詞元曲,幾個朝代的第一流知識分子的腦力,全都消耗在漢字的排列組合。漢字一音多字,一字多意,能把所有的嚴肅討論變成糾纏不清的扯淡,永遠不能用於開拓性的思維。你看英語,真他媽英明,4時x4態=16時態,都清楚了。你看自由中國,再嚴肅的問題扯到最後都比撒尿還要齷齪。

藏傳佛教還像厚厚的棉被,包裹著中國文化免遭伊斯蘭文化的肆虐。我們看看維吾爾斯坦,再看看馬來西亞和印度尼西亞就知道,漿糊一般的儒教文化極為可憐地只傳播到日本朝鮮越南,對伊斯蘭文化的抵抗力是極為孱弱的,一旦失去極權力量的庇護就像雞巴用畢立刻軟下去。如果沒有藏傳佛教征服了蒙古統治者,那麼原本信仰真空的蒙古人就會讓侵略性極強的伊斯蘭教征服中原。所以中國文化保存至今,漢人至今還能大吃豬肉,還能朝拜夫子廟誦讀四書五經,首先應該感謝藏傳佛教的呵護。否則,我們生下來就是穆斯林,每天三次讚頌默罕默德。

中國人最為自豪的中醫,其實是從蒙醫剽竊來的,蒙醫則是學自藏醫,因為西藏人從公元八世紀學透了佛教,就把人體看作臭皮囊,經常搞天葬解剖屍體,充分研究了人體結構。漢人是做不了儒才做醫,藏人也是做不了喇嘛就做醫。所謂辨證施治,也是西藏特有的哲學思辨的結果,漢人的哲學成就最高的就是白馬非馬,而且除了吃人肉從無學術性的解剖屍體,怎麼能開發出經絡思想?


西藏不是中國一部分(四)
2017/07/28 17:12

[4,兩個中國才是真正的中國特色的道統]

隋唐兩朝的皇室是近親,都是突厥人,盛行父子共妻、兄弟共妻,若在漢人就是亂倫扒灰的大罪。隋唐兩朝的將軍,重用的都是哥舒翰安祿山之類的突厥人。所以,吐蕃攻打唐朝,實質是西藏人與維吾爾人的戰爭,與漢人無關。安史之亂後,唐朝請求吐蕃人和突厥人出兵幫助自己復國。最終唐朝滅亡之後的五代,其中的後唐、後晉、後漢三代都是突厥人當中的沙陀人建立的。

這樣才能解釋並能說明,唐朝與元朝和清朝一樣,三個大融合的帝國都不是漢人的朝代。漢宋明三個閉關自守的窩囊國家才是真正的漢人朝代。漢朝打匈奴,宋朝打大遼,明朝打瓦剌蒙古,都是大敗而回。有趣的是,中華民國繼承的是漢宋明的道統,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的是唐元清的道統,兩條道統象擰麻花一樣,擰成中國的歷史。那麼,現在台灣民國呢,他的前世是後漢、南宋、南明,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結局將是後唐、北元、滿洲國,這是歷史的宿命。

在冷兵器時代,西藏蒙古滿洲都是盛產駿馬崇尚武力,漢人無論如何經濟發達“禮樂詩書”在他們眼裡就像小孩子玩家家豐富多彩,但隨時都被他們的馬蹄踹了。漢人共產黨能夠打敗國民黨、佔據大陸、攻入西藏,有兩個因素:一是蘇俄紅軍繳獲了滿洲國的軍火給了共產黨,二是蘇俄製造了蒙古獨立,讓蒙古騎兵幫助共產黨搶奪滿洲。結果呢,得滿洲者得天下,得蒙古者得西藏。

你站在地圖上的南京或者鄭州之類的江河之間向四周看,你是“高貴的、神聖的中國”,但你如果有點空間想像能力的話:圖博高原最高、蒙古高原次高,二級高台構成了一個半圓形,他們高興了就可以蹦到下面這個叫做“中國”的池子裡屙屎撒尿,拿中國人當皮球踢了玩,玩的節目叫做大唐、大元、大清,玩累了就蹦回高台,丟下中國人自己玩個宋朝、明朝、中華民國。


西藏不是中國一部分(三)
2017/07/28 17:07

[3,西藏從來不是中國的一部分]

現在,西藏人如果要說西藏從來不是中國的一部分,其實只要一條證據就夠了:

中國實行以儒教科舉制度為基礎的儒生文官制度,西藏從來沒有實行科舉;從來沒有中國的儒生去西藏當縣長,也沒有西藏人到中國參加科舉當縣長;自古以來,中國從來沒有把科舉制度推行到西藏,沒有派遣郡縣官吏去西藏,怎麼叫作擁有主權?

而且,沒有中國王公娶西藏女子為妻,也沒有西藏喇嘛娶中國人為妻[除了金庸造謠的西藏喇嘛嫖了中國公爵韋小寶的媽媽],兩個民族不存在高層通婚,對比歐洲的王室通婚,就可以知道:中國曾經是蒙古的一部分,但西藏從來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中華民族自稱炎黃子孫,炎帝就是伏羲氏大蛇,黃帝就是有熊氏。但是西藏人說他們的祖先是一個發情的女妖誘惑了猴子,生下了六隻小猴,可見西藏人不是炎黃子孫,不屬於中華民族。

要說最早的吐蕃與唐朝的關係呢,實質是西藏人與維吾爾人的關係。先說漢人的正統,從兩漢傳到魏晉,再傳給宋齊梁陳。漢人所吹的行使西域主權的安西都護府,實質是一個保護通商的國營鏢局,而不是治理地方的行政機關。那時候,吐蕃是天下最強的國家,突厥人被他們打得亂逃,有些逃到中原,把漢人也打得亂逃,所謂“五胡亂中華”。中國人稱他們為“北朝”,自己則逃過淮河以南建立“南朝”。最後,突厥人統一為隋朝,滅掉了漢人的祖國南陳,又被唐朝取代。


西藏不是中國一部分(二)
2017/07/28 17:01

在元朝,高麗人的地位都要高於漢人,因為蒙古老爺流行娶高麗女子為妾,但對漢人女子只是嘗試一下初夜權就踢走。說說元順帝時,偏偏立了高麗妃子做皇后,引起朝政混亂,漢人乘機造反,自相殘殺之後成立明朝。元順帝一看漢人不可救度,於是帶著高麗皇后跑回了蒙古老家哈拉和林[漢人史書稱為“北元”]。所以要明白,漢人能夠造反建立大明朝,根本不是靠什麼朱元璋太祖英明,而是因為高麗女人的肚皮的功勞。

[2,蒙元的正統傳給滿清,無關明朝]

元順帝之後經過幾代,蒙古人再也不想南下了,於是不再使用“大元”的別名,但蒙古人內部的稱謂一直是大汗[Hing=King]。朱元璋的雜種兒子朱棣成了明太祖,遷都北京,一直想滅掉北元,打了好幾代,結果不僅沒有滅掉蒙古人,反而是大明朝的皇帝朱祁鎮被蒙古的一個瓦剌部落擒獲,中國人記得麼?

滿洲的皇太極打敗了最後一任蒙古大汗林丹汗,得其印信,按照草原會盟的方式成為蒙古諸部公推的大汗。在蒙古人看來,滿洲人是蒙古人的一個分支,為了進關征服漢人也取了一個中國名字叫做大清,但是法定的國語=滿洲語、國文=滿洲文,你又如何解釋?所以,滿洲人回到老家復國叫做滿洲國,就是這個道理。最後,滿洲國是滅在俄羅斯人手裡,而不是中國人手裡。俄羅斯人和蒙古人是什麼關係呢?俄羅斯人的祖先成吉思汗長子朮赤,現代蒙古人的祖先是成吉思汗的四子拖雷,滿洲人與蒙古人是近親交配,整個清朝的野戰軍都是蒙古騎兵,漢人只能當偽軍,叫做綠營兵,相當於現在的武警。

明白了吧,拖雷汗國的道統傳給元朝、北元、滿清,但是滿清皇帝遜位之後就成了滿洲國主而非天下盟主,那麼北蒙古諸部落也就不尊他的號令了,而是擁立宗教領袖哲布尊丹巴活佛八世為主,這個活佛是格魯派第三大活佛,也是達賴喇嘛確認的,而且每一次的轉世都必須在圖博高原上的海拔最高的草原--康域理塘[今四川省理塘縣,海拔4014米>拉薩海拔3648米]。


西藏不是中國一部分(一)
2017/07/28 16:56

所謂西藏從中國“獨立出去”,說確立蒙藏關係的元朝是中國歷史的一部分,就是典型的漢字思維,對中國人所造的偽史之外的歷史一無所知,對其他民族的歷史一無所知。

[1,中國曾是蒙古的一部分]

先說蒙古人的風俗是“幼子守灶”,就是最小的兒子留在家裡,其他的都趕出去立業。所以在成吉思汗的“天下”蒙古帝國,長子朮赤、二子察合台、三子窩闊台都出去建立自己的汗國,其中老三窩闊台繼承了成吉思汗的蒙古大汗之位;蒙古老家則成了老四的“拖雷汗國”,首都一直是哈拉和林,至今仍在蒙古人民共和國境內。

拖雷汗國依次吞併了大金、大理、大宋,所以現在南方的雲南屬於北方方言而北方的浙江屬於南方方言,因為雲南是老解放區而浙江是新解放區。拖累的孫子忽必烈吞併“中國”以後,或曰中國成了蒙古的一部分,為了愚弄漢人的正統觀念,就取了一個“大元”的漢名,或者“大元”是拖雷汗國的別名。但在蒙古人內部,依然稱為拖雷汗國,正如其他的察合台汗國等。

那個時候,所謂新疆,維吾爾斯坦屬於察合台汗國,而不屬於拖雷汗國=中國,而且是最老的老解放區,是在成吉思汗西征時解放的,又怎麼說呢?那些被割掉睾丸的漢人就拍馬屁,從未到過中國的、從沒聽說過元朝的成吉思汗成了元太祖,滅掉漢人自己祖國的忽必烈成了“元世祖”,最後大多數漢人居然也都信了,欣欣然地接受這種奴化教育,同時還要嘲笑台灣人所受的皇民教育。


中國確實應該被西方殖民數十年
2017/07/27 18:50
日本在二次大戰後被美國託管後 , 就變成亞洲最民主的國家 。 中國確實應該被西方殖民數十年 , 才能在觀念上真正進步 。

連國民黨都認為中華民國已經滅亡
2017/07/27 13:17

http://taiwanpenny.pixnet.net/blog/post/61894267-%E5%9C%8B%E6%B0%91%E9%BB%A8%E3%81%AE%E4%B8%AD%E8%8F%AF%E6%B0%91%E5%9C%8B%E6%BB%85%E4%BA%A1%E5%8F%B2%E7%B4%80%E9%8C%84-%E8%AB%8B%E5%95%8F%E4%BD%A0%E8%A6%81%E6%AD%BB%E5%B9%BE


直言
2017/07/25 21:02

美国独立战争和拿破仑战争后,英国开始逐渐失去其世界帝国地位,允许澳洲独立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与此同时,英帝国仍然对印度,缅甸,以及非洲殖民地的独立运动采取镇压或压迫立场,这些殖民地大多是在二战后甚至到七十年代才陆续完成独立。英国还在一些非洲国家留下了英裔的种族政权,反种族主义的战争延续到八十年代。到八十年代英国还跨越半个地球去打福克兰群岛战争。

有些事对英国来说是要在做得到或做不到中选择。


直言
2017/07/25 20:53

楼下这位的逻辑有些问题。

澳洲共和公投不过虽然有较多原因,基本的一条就是澳洲君主派还不算少,澳洲的英国君主派都是有较强英国情结的人,甚至其中有英澳双重国籍并不是多数,自视为BritishBritish Australian的很多。台湾每个人都有中华民国国籍,甚至民进党政府也说接受中华民国宪法和两岸关系条例,你却要攻击有大中国情结的中华民国国民,要去看病的是你吧?

頁/共 3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