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頌德公園
2013/12/02 19:53:56瀏覽1473|回應0|推薦2

頌德公園
  九份大柑林有一座公園,叫「頌德公園」,建園至今已有96年;園內立有一碑,叫「頌德碑」,是歌頌顏雲年先生的功德而豎立的碑碣。
  顏雲年祖籍福建安溪(註一),其祖先原在八堵墾荒。咸豐2年(1852年),基隆地區發生「漳泉械鬥」,波及顏家;為了分散風險,乃分支移居桀魚坑(註二),種稻植茶,再以當地產煤,顏家務農兼採礦,乃漸進入小康局面,孩童雲年得以進入私塾讀書,及長能詩能文,曾應童子試,不意鴻文未售。
  明治29年(1896年),日本統治台灣次年,瑞芳地區仍有部分抗日活動,憲兵隊即命「地方頭人」-雲年季叔顏正春「即刻參衙」。當時,雲年年方22,乃自告奮勇代叔覆命,以「秉筆代舌」向村野隊長說明乃叔「保鄉護族原委」,隊長感其孝義與膽識,不但問題得以疏通,而且邀請雲年擔任通譯,並轉任警察分署巡查補。
  九份發現黃金未久,台灣割讓日本,日本政府將九份礦區授予「藤田組」開採;雲年則設「調進所」,負責供應物資和勞工給藤田組。不久,與人合組「金裕豐號」,承包小粗坑礦權,採收砂金;隨後,再與蘇源泉等人合資「雲泉商會」,除繼續發揮調進所功能外,並爭取開發新礦坑。直到大正3年(1914年),終以30萬日圓承租藤田組在瑞芳的金礦權;大正9年(1920年),籌設「臺陽礦業株式會社」,成為台灣開發地下資源最大的事業機構。大正12年(1923年),顏雲年去世,得年49歲。
  顏雲年對於所承租的九份金礦,並未利益獨享,而係將礦坑分租給中間的資本家,中間資本家再分租給小資本家和採金者,形成所謂的「三級租包制」。由於此種承包制,九份的產金量大增,吸引大量人口移入九份,造成九份第一次的黃金時期。在這段期間內,許多文人因與管理部門親近而獲利,乃於大正6年(1917年)為顏雲年立碑頌德。
  揭碑儀式選擇重陽節盛大舉行,有總督府代表、礦坑負責人、台日貴賓、地方士紳及發起人等一百餘人參加。儀式完畢,在新落成的「台陽俱樂部」開宴;顏氏各贈來賓金製鯉魚一條,以金製錶墜分贈豎碑發起人,以綢質手帕分贈諸醵貲者,成為當時九份一大盛事。雲年並賦律詞二首表達謝意,第二首頸聯及結聯為:「均霑利益無分域、自信毀譽有定論;但願兒孫能繼志、休貽鎮石笑吾門。」至今,顏家後代確能秉持傳世家訓。
  頌德公園並無寬敞的空間,也無太多花木,猶如社區公園一般。民國76年,有一批外地來的藝術工作者在園內擺放一些銅雕及石雕作品,倒也增添些許藝術氣氛,加上一覽無遺的大海景色,頗值得觀賞!

註一、安溪隸屬泉州府,位在山區,盛產鐵觀音茶;安溪人較晚來台開墾,因此居住在台北近郊,包含:文山、石碇、汐止、暖暖、瑞芳等地,因試種故鄉帶來的茶葉,一舉成名,也為清代末年的台灣,在世界茶市占一席之地。
註二、桀魚坑的「桀」,應為「魚+桀」字,因電腦無此字,只有以「桀」代替,當地盛產「桀魚」,故名「桀魚坑」。

頌德碑-1917年立碑,是歌頌顏雲年先生的功德而豎立的碑碣。


附:頌德碑碑文
  瑞芳鑛山,自帝國領台後,藤田組請得官許,一力經營。顏君雲年,熱心礦務,自桀徙瑞,因鑛務關係,常與藤田組接洽,交誼日敦,輿情亦愜。
  明治三十二年春,藤田組劃鑛山一部,付君措置,君行開放主義,依舊時程式,分區劃井給人採掘,一方賴之。至大正三年秋,藤田組以君辦理得宜,克盡地利,遂舉鑛山全部委辦。君大開利藪,招徠遠近,而有蘇君維仁、翁君山英為助,成效卓著,產金為全國之冠,其貢獻於國家社會,豈淺鮮哉!
  顏君天資英邁,少讀書、明事理、通國語、廣交遊,暇則以琴棋詩文為樂。君前曾得故蘇君源泉,贊襄礦務,其闢瑞九道路,行人受益,事載別碑,即與猶見其生平。
  吾儕仰事俯畜,兩俱無憾,是顏君之惠也。飲水思源,爰記事勒石,昭示來許,夫亦藉以酬其德云爾。
  大正六年歲次丁巳春建  雪漁 謝汝銓撰  子誠 林正光謹書

 

( 在地生活大台北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hsia1113&aid=97255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