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霧鎖九份
2019/04/07 17:31:54瀏覽1574|回應0|推薦54

霧鎖九份
      「初春時分,霧鎖九份,鵝毛雨飄飛,伴隨冷風落。」這是媒體報導李崗先生執導《時光的手箱》舞台劇的開場白(註一)。這齣舞台劇,源自一青妙的著作《我的箱子》,主要描述其父顏惠民及母親一青和枝的生平故事。多年前,本人已拜讀過原著,並寫下讀後心得,題為《顏家散落在東瀛的明珠》(註二),部落格成立伊始,即貼上這篇文章。
      提到「霧」(閩南語稱為「濛」),絕大部分為生活奔波的礦工,不會有閒情逸致去欣賞那「朦朧之美」。九份留下幾則與霧有關的俚語,透露著許多無奈的心情。其中一則「春濛若不開、著愛穿棕簑」,意思是說:春天若一直起霧,就得準備把簑衣拿出來穿;又有一則「春濛曝死鬼、夏濛做大水」,意思是說:春天起霧表示天氣快變熱了,若是夏天起霧表示將有颱風來襲;另有一則「春天看海面、熱天看山巔」,意思是說:春天海面若清晰表示天晴,夏天若有雲霧罩頂表示要下雨了。九份是一個多雨的地方,除炎炎夏日外,其他時間難得好天氣,以上三則俚語道盡九份人對風和日麗的渴望,下雨對為生活打拚的人來說,實在很不方便,特別「著簑衣」不僅笨重,防雨效果也不佳。
      曾詢問陸客:「喜歡九份什麼?」有位陸客說:「看到雲霧從海上飄來,宛如仙境,美麗極了!」有一次,聽到一群處在九份「雲霧繚繞」的日本遊客,便直呼「きれい(綺麗)」(漂亮之意)。日前,無意間在PChome個人新聞台,看到一則題為「寒冬九份行,帶回一身雲霧」的新詩,其中一段:「對於霧的承諾  來到冷山上  大海迷惘   雲踏濤聲而來   迷惘的愛   從來帶著苦味。」(註三)或許旅人「少見多怪」,只要春遊九份,幾乎都可以見到「霧從海上來」的景色。今年清明節返鄉祭祖,正好遇上「霧鎖九份、鵝毛雨飄飛」的天氣,於是用手機拍攝每段時間的變化,直到雲開霧散為止。要是有人問我,我還是喜歡「雨過天青」的日子,至少讓人心情開朗。
      李崗說:「顏惠民娶了一個百貨公司小姐,小他十幾歲,……又帶著不被家裡認同的太太,回到他們顏家,一個大國的弱女子,到了台灣的首富家去做小媳婦,這個太有意思的一件事情。」飾演顏惠民的鄭有傑說:「如果我不是飾演他的話,可能會有些批判的角度……但是當為了飾演他,揣摩他心境的時候,真的發現他好孤獨。」說到「孤獨」,在顏家底下討生活的礦工們,晚年都難逃肺病折磨,就像「霧鎖九份」無法開朗一樣,誰人不「孤獨」呀!

註一:參閱https://news.tvbs.com.tw/entertainment/1099734
註二:參見【顏家散落在東瀛的明珠】乙文。
註三:參閱http://mypaper.pchome.com.tw/yallen33/post/1301867342

九份上空霧濛濛一片,正好有一隻老鷹飛過,別有一番趣味。

雲霧從海上而來,僅能看到一點點海面景色。

附近民宅彷彿披上一層薄紗,再往西邊看,什麼也看不清楚。

霧鎖九份,鵝毛雨飄飛,仍然阻擋不住遊客的興致。

雲霧開始上飄,海面景色逐漸雲開霧散。

九份詩人胡輝煌先生有一首「詠九份四季詩」,其中「春披海霧翔山巔」,就是這種景致。

接近中午時,雲霧逐漸散去,已約略可以看到九份山腳下的輪廓。

中午時分,雲霧已上升到天際,海面已清晰可見。

中午時分,雲霧已上升到天際,即使遠在台北方向,也已約略可見。

下午1時多,雲霧已退到基隆山山巔,山腳下的民房感覺特別清楚。

下午1時多,海面已雲開霧散,天空似乎透露一點陽光。

下午1時多,西邊的台北方向已是晴朗的天氣。

( 知識學習檔案分享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hsia1113&aid=12537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