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迷幻藥之二 Section II.b
2015/12/23 08:27:50瀏覽1063|回應8|推薦25

迷幻藥之二 Section II.b

 

卡斯特尼達(Carlos Castaneda, 1925~1998),祕魯人,十幾歲後移民美國。母語:西班牙語。

 

這種移民背景使他在適應美國的生活與教育上面花了很長的時間。等他能夠讀專科的時候,已經32歲了。1957年,卡斯特尼達在洛杉磯進入一所社區大學(約為台灣的二專或三專)。他的一篇英文作文,主題正是赫胥黎的【感知之門】(The Doors of Perception)。前說這本書講的是使用迷幻藥Peyote Cactus/Mascalito,開啟了感知之門。也就是說後日他進入UCLA,讀人類學學士到博士班的十幾年學涯( c.1962~1973),會到西語系的墨西哥學習印地安巫術,並使用迷幻藥作為進入迷離幻境(Trance)的媒介,就在他在讀專科時就決定了。

 

卡斯特尼達一生只做了一件事情:真正的學會了印地安巫術。寫了十一二本如筆記一般的薄書,共賣了八百萬冊。所得到的版稅支持他的半生生活。由他的生活狀態來看,屬於隱士。不接受訪問,也不與外界來往。更沒像一些瘋狂宗教團體搞集體自殺/殺人,或是斂財等。大致可以講,他是印地安薩滿的修行者。當然,在洛杉磯隱姓埋名的修行,不會像李瑞一樣,樹大招風。FBI不可能不監視(Nosing around)的,卻沒有干涉他。卡斯特尼達到底經歷了甚麼,除了遺世幾本薄書以外,應該還有一本UCLA的博士論文才對。除此之外沒有了。我沒有刻意的去找他的博士論文,只看了他那幾本薄書。書中所寫猶如日記,零零碎碎,還有反覆的章節。假如那幾本薄書就是他的博士論文,我感覺很奇怪。UCLA是美國頂尖的研究大學。就憑他零碎如日記的暢銷書,英文又不是很好,看得出來所寫沒經過Proofreading,怎麼拿學位呢?不管怎樣,今日他的書是由UCLA出版的。也能說成是一種學術肯定吧。

 

卡斯特尼達並非以使用迷幻藥成名,而是以探索印地安薩滿教,並獲得開悟而名聞世界。這個過程發生在他進入UCLA的人類學系的後大學時期(The graduate period),也就是碩士和博士班過程中研究印地安文化導致的。

 

為了寫他的論文,拜了一位名叫Don Juan Matus (中譯:唐望) 的薩滿教巫師為師。唐望告訴卡斯特尼達,他被侷限在身心之中,無法看到真實 (Reality)。印地安巫術要使修行者看到真實。為了看到真實,卡斯特尼達必須親身修行走一遭,不是聽聽道理就搞通了。

* 有人說唐望是捏造的。我認為卡斯特尼達自始就決定保護唐望不受世人干擾,唐望當然不是本名,也或許唐望是他好幾位師父的聚體。對照卡斯特尼在1973年以後根本與世隔絕。十分符合隱居的做法的。唐望是否真有其人的爭議可以擺在一邊不論。

 

我們看到早年卡斯特尼達就讀過赫胥黎的【感知之門】(The Doors of Perception)。他知道Peyote這種迷幻藥。唐望知道所有印地安迷幻藥。於是告訴他,Peyote是溫和的藥物,對他這種不開竅的人,不妨使用看看。並說:不一定要使用迷幻藥才能打開被錮鎖的心靈。最後,卡斯特尼達選擇了洋金花/曼陀羅花的種子作為助藥。有關這些過程,寫在他的書:【唐望的真理:雅魁知識之道】 (The Teachings of Don Juan: A Yaqui Way of Knowledge) (1968),以及之後幾本書中。他的這些日記流水帳的薄書頗為紊亂,需要讀者自己在心頭整理出秩序。

 

我看這些書是多年往事了,細節不上心頭。大體依然記得的。我認為雅魁知識之道的重點就在深入到潛意識下面更深的非意識,在非意識的層面上得到至上知識(Ultimate Knowledge)。印地安文化得萬物有靈論(Animism)在尋找至上知識過程中佔很大份量。唐望要卡斯特尼達尊敬他準備取用的洋金花/曼陀羅花。因為植物是有靈的。隨便摘取拿來使用,心中不存尊敬將一無用處。植物的靈將助他轉化現存世間的軀體為另一種型態,轉變就是變形(Transformation),從而進入非意識層面。卡斯特尼達果然進入了非意識層面,並且轉型為烏鴉飛翔。昔日人身所見和化成烏鴉以後飛翔的鳥瞰讓他踏入另面真實的第一步。卡斯特尼達首度接觸了這種真實,身心均無法負荷。遂離開唐望休養兩年。

 

這裡,我們插上一段話讓朋友省思。我們看過印地安各部落的祭祀舞蹈,族人扮演了各種動物,如老鷹、如老虎、如羚羊等等。不要認為那就是他們的圖騰。圖騰是一個部族的標誌,各族人扮演的各類動物很可能是他們經過變形後的化身。卡斯特尼達初次的化身是烏鴉。這是萬物有靈信仰在薩滿巫術的體現(Manifestation)。體現的是真的,還是他的本體是真的,那要看他置入非意識之中時的智慧了。

 

我們還要提出榮格和他的【紅書】來輔證我講的非意識。榮格在1813~1930年做了很多自我實踐,目的是進入非意識 (Confrontation with the unconscious)。榮格十五歲以後,由於體質精神特殊,經歷了許多靈異現象。他知道非意識的存在。弗洛依德等人用他的人世知識,挖得開潛意識,並無能力進入非意識吧?榮格就不一樣了。只不過榮格是心理學家,科學障蔽同樣太深,我稍微翻讀了【紅書】,他把夢中,想像中存在的靈魂(Soul)稱為孩子(Child),認為他是孩子的僕人。陳述中,可見他受基督教的影響,不管實質信仰基督教程度的深淺。【紅書】是榮格用他的方法,探索或解釋一路走來經歷的靈異現象。他把之前的經驗以及當下的經驗一律使用手寫書法的方式寫在這本紅色皮封面的筆記中。通常一個人以手寫書法方式的筆記代表這本筆記就是他最重視的生命筆記。我想這是榮格探索非意識層面內容的重要筆記。他感覺他和靈魂是分開的,靈魂在非意識之中。

 

也不妨拿中華禪宗的概念來和印地安薩滿來比較比較:禪宗不認為人之所見為真,這和唯識論一致。潛意識的存在並非弗洛依德才能發現,古人固然不能分析透徹,也知道那個層次是有的,禪宗將之斥為妄念。禪宗的頓悟就是對非意識的區域的理解。可惜自古沒有ㄧ位大和尚明講他頓悟非意識裡面的是甚麼。至於慧能禪的不立文字,和印地安薩滿的純樸互相呼應。我認為中華禪和印地安薩滿最是接近。

*佛教的唯識論理論是中華禪的基礎

 

                                                 

兩年後,卡斯特尼達又去找唐望指導,這次不同了。他在唐望的指導下,直接進入了非意識區域,同時成功地找到了他的同行(Ally)。印地安文化認為,一個修行人必須找到自己的AllyAlly可以幻化為人形,也可以是動物,以動物居多。找到以後,Ally將會對修行人進行一連串的考驗。通不過考驗,也就沒有Ally了。

 

Ally如何考驗修行人?舉個例,他可能讓修行人從峭壁之上摔下來,修行人必須有勇氣接受。也有可能幻化為猛獸面對修行人,修行人必須與之搏鬥。這個過程很長。通過考驗後,Ally和修行人化為一體。沒有修行人的精神,Ally無法運作,沒有Ally的啟示,修行人也無法持續理解非意識中的真實。這個情形,可以拿天主教神學中的三位--天父/聖子/聖神(The Holy Ghost)來看。當然,印地安薩滿不是天主教,兩者無關係。當修行人和Ally成為一體之後,修行人的預知能力與所觀、所思已經分不清是他自己,或是Ally的指引了。此時,當然不需要使用迷幻藥來進入非意識區域了。非意識和修行者的意識層渾為一體。然而非意識的區域幾乎就是宇宙,修行者一生依然要持續修行,體會宇宙的真實。 

這裡有篇卡斯特尼達舊識所寫關於Ally是甚麼的短文。朋友倒是可以看看。我不知道作者是否進入了修行境界。所說倒是時不離八九了。

http://wanderling.tripod.com/ally.html

 

現在讓我們拿台灣各種東方宗教和這種印地安薩滿比較看看。台灣的佛教各山頭所傳是儒釋混合的道理,基督教另有一套,都很難和印地安薩滿怎樣比較。流行於台灣其他的信仰,包括借用佛教一些概念的地方信仰與道教等是可以比較的,這些可以說是中華各類的薩滿。台灣才是繼承了中華各類薩滿最深的地方。大陸這幾年不論怎樣搞,都沒台灣深厚。不管好的還是壞的。台灣破壞掉的只是儒教,這薩滿信仰可是完整繼承的。印地安文化因為樸實,由文化衍生的薩滿,最接近至上知識。台灣各類薩滿經過歷史演進,裡面有極多文飾、規矩、傳說,反而離至上知識很遠。印地安薩滿不講求福祿壽的,也不認為到處都有可怕的鬼。卡斯特尼達的第一本書叫做【唐望的真理:雅魁知識之道】。請注意,這是知識之道,而不是捉鬼、降神秘笈!拿台灣的薩滿到UCLA,若能拿到博士學位,除非太陽從西邊上升!

*當然,人類學或宗教學學者是可以把台灣薩滿(巫術)做客觀的Field studies。只不過寫不出內容,也講不出道理。一頭亂麻,很難構成學術論文。我讀過美國研究生寫台灣扶乩。只能是報導文章。再深入,所有資料都無法串連。 

朋友有興趣可以研究「雅魁知識之道」。可從其中看到Ally與修行者的關係,並非台灣很多神壇的乩童附身的概念。或許人生多些理解吧。

 

朋友有興趣可以研究「雅魁知識之道」。可從其中看到Ally與修行者的關係,並非台灣很多神壇的乩童附身的概念。或許人生多些理解吧。

 

卡斯特尼達從1973年以至於終,和社會與媒體斷絕。隨行者有兩位UCLA人類學系的博士和博士生,加上另有兩三人隨修,均為女性。1998年他死後,這個修行團體立刻無聲無息的四散了,他的骨灰被同修者送到墨西哥。2006年,警方在死谷發現隨修者Talia Bey的白骨。判定不需調查。不管聯邦或州政府均無干涉這個小團體。他們既沒有聚財聚眾,也沒有不法。當然是尊重他們的隱居願望了。我們也從這裡可以判斷「雅魁知識之道」與世無干。卡斯特尼達僅得銷售880萬冊書籍的版稅,並以此供養他自己和同修。世人好傳言那五六位同修是他的妻妾。我認為他或許和其中某些女性有性關係,卻非重點。毋庸了解。 

至於之前所講,在中南美洲有些天主教團體使用死藤(Ayahuasca)湯頭,我確實看過儀式的圖片。這樣講吧,他們僅僅受到天主教影響,不是天主教徒。我曾經談到天主教的神學,結果激起ㄧ位光啟社的西洋神父來和我吵架,罵我是被撒旦驅使了。他使用中文。我和他講:這中文是我的母語文,我拿母語文和你吵架,沒風度。你的母語文我又不懂。我們是可以用第三語文的英文爭執。可是我的母親和外祖均為虔誠天主徒,我受過天主教受洗儀式。心中不敢污辱貴教的。以此中止該事件。所以,此處我選一段巴西受天主教影響的另一宗教使用死藤(Ayahuasca)湯頭做的儀式大家看看。特別選非英語的片子。反正我們都聽不懂。用看的就好。請留心:當信徒去拿死藤湯頭時,都做了天主教的手勢,那個手勢代表三位一體。可見受天主教文化影響的。如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dQ2Hq7kVxE

 

以我說的理解,可以看到赫胥黎只了解一半,所以才會在臨終需要LSD(他沒有Ally)。李瑞被所學的科學障蔽了,一生使用迷幻藥。榮格體質精神特殊,他知道這些情形。他追求非意識的本質,需讀他的筆記【紅書】後才來論斷。我保留看法,等我讀完了【紅書】,真看懂了再來修正所言。所談卡斯特尼達的修行與「雅魁知識之道」僅憑昔日印象。也許他日會再度深入相關書籍。到時候再補綴了。

 

從以上所述,我們知道迷幻藥沒有一直使用的必要。我們看到一直使用迷幻藥,或網路貼那種幻境五顏六色,變形的圖片的人,都沒得到修行的結果。依我看,連修行入門都沒有。我認為想開拓至上知識,短期使用迷幻藥是可以的。若是飽食終日,鮮衣怒馬,僅為了娛樂來使用迷幻藥。那是很可笑了,可知印地安薩滿很尊敬這些迷幻植物的。認為他們有靈。這些愚者拿來娛樂,讓人想不通。 

本文至此寫完。作為個人2015年的紀念。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馮濟灝 給大家:除了此處講的,我對印地安文化另外也花時間了解了一些。對於印地安巫術。我想,朋友在我的引介下可以多了解。那種巫術的巫不是我們想像的那樣,反而是一種智慧。我認為台灣很多宗教才是我們口中講的巫和巫術。也因此舍妹和我說她要結合印地安薩滿和中醫醫術助人。我認為極為合理,也是可行的。若以台灣薩滿的巫術來結合中醫,當然是荒謬的。我希望朋友能看懂我的意思。

馮濟灝 本系列所談到的瑟斯材料與卡斯特尼達的唐望系列都在台灣翻譯成書了。以本處朋友的按讚情況來看,這種書如何在台灣行銷?我想行銷者自有行銷的鼓吹吧。我在此處所談,沒有誤導,沒有鼓吹,或有不足,應無錯論。我認為瑟斯材料溝通鬼神,台灣靈修者要注意。印地安薩滿,我認為確實含有至上知識。倒是可以學習的。只不過這種薩滿無法使人有桃花運或發財等不講,修行要吃苦頭。不是很多人願意學吧。文中所談台灣薩滿不包括關聖帝和媽祖尊神,因為那是中華祖先崇拜的延伸。不屬於薩滿範疇。

馮濟灝 這個系列我寫完了。我有意保留了一些不談。能寫得都寫了。寫完後,希望自己明年能尊重生靈,更要成為一個戰士(Warrior)接受任何逆勢的挑戰。

---------------------------------------------------

補充與更正迷幻藥一文:

昨夜和舍妹與她的先生John,她的兒子James以及朋友楊小姐一起度過平安夜。舍妹更正我的觀念,更正如下。薩滿是一個信仰屬類,不能隨便亂安名詞的。她和我談到修行時期兩三事。受惠良多。歷史學幾乎是人文學類之母。薩滿教在我眼中也是歷史研究的。我的歷史研究定義和很多人不同。

她的先生快七十歲了。英國人,飽學深刻。拿本書給我,作者Ian Morris 寫的Why the West Rules-For Now。作者和我持同樣觀點,以歷史模式來看未來(The patterns of History, and what they reveal about the future)。也就是我講的,歷史高度要這樣高才有研究意義。我們談了很久,從柏拉圖/亞里斯多德的逍遙派哲學一直到今日中美之爭。這本書當然有讀的價值。自己很懷疑還有沒有精力讀這種厚書呢。John和我說,他現在只對哲學有興趣,因為他老了,想維護敏銳的思考,不然昏聵了。我了解這種感覺。我們互為良師益友。 

下面是舍妹Iris給這篇文章的增補。她幾年前進行印地安薩滿修行。與同修和指導者在荒山中搭蓬帳生活,使用了植物迷幻藥。那次修行時,她感知了她的Ally是美洲豹。起初她受驚嚇,這隻豹把她引導到萬丈深淵上的獨木橋上,與她同行。她差點掉入深淵中,豹以尾巴助她維持平衡。她的Ally的穩定的腳步,不動如山的姿態,以及夜間能視的雙眼使她震懾,同時也教了她這三種美德(也可稱為能力,Virtuosity)。事後她找到這張圖片,依稀就是她的Ally。朋友參考。

 

此外,舍妹和我說,我把台灣很多信仰稱為台灣薩滿是錯的。那些信仰該如何稱呼她沒意見。她說,薩滿起於西伯里亞,散播到中國北方遊牧民族,印地安薩滿和西伯利亞薩滿是堂表親。我沒有修正這一點。同時不願意給台灣這些信仰取個不雅的名稱,不完全深入就亂取名稱當然不對。依然稱為薩滿吧。薩滿其實是和自然結合在一起的信仰。

 

Iris寫:

This jaguar has been my power animal one point of my life. It appeared in my journey and empowered me with its steadfastness , stillness, and vision into darkness. A very typical Shamanic journey where we retrieve some parts of our wildness lost during human experiences. The thrill that it brought upon me that time was indescribable !Thought to share with you!

如圖:


( 知識學習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f2013e&aid=39968747

 回應文章

雁~《小歇暫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12/25 01:03

我對迷幻藥品了解有限,只知沾不得、吃不得、惹不得。

CHF 兄的年度紀念文章《迷幻藥》系列蠻專業,拜讀了。謝謝

pnv 格友所提《感知之門》,台灣有譯本妙譯《眾妙之門》。〈或譯感官之門、知覺之門。〉

pnv 與 CHF 兩位天馬行空對話〈還觸及《紅樓夢》的真假人生哲理~男尊女卑觀念已落伍〉,也令人驚嘆。讚

至於赫胥黎的未來式反烏托邦小說《美麗新世界》(Brave New World),倒是與迷幻藥有點間接關聯。

~引述《維基百科》有關《美麗新世界》的科幻境界:

 「人們被制約成一旦有情緒,不管是疲勞、無聊等等,就立刻服用索麻,一種除了上癮沒有其他副作用的迷幻藥,或者說索麻上癮在美麗新世界也不算副作用,因為有益於社會。」

CHF狗爺/馮濟灝(chf2013e) 於 2015-12-25 03:10 回覆:
我最討厭論文格式。不知怎回事,越寫越像論文。看樣子文風沒有完全蛻變成功。
CHF狗爺/馮濟灝(chf2013e) 於 2015-12-25 02:11 回覆:

謝謝雁兄留言。這篇文章所談,根據我的檢討,是沒有任何誤導的。

這些藥品,我還是不贊成朋友拿來試試的。

赫胥黎有很多作品值得朋友看看。他一直都使用迷幻藥,臨終前還用了LSD。他當然不反對用藥。我們一般人以不去嘗試為宜。

pnv談男女差異,引發我寫我規畫家族的做法。可以看到,一旦衝破了男尊女卑的錯論,我們做的決策會更合理,也更好。了解男女的差異以後,就要像易經講的一樣,把差異當成相輔相成,可以無咎。男性有的是動力,女性有的是穩定,兩者相容後,成了穩定中的發展,那是最高境界。我自認具有深刻的領導智慧,規劃家族,不負先父母的期望。


摸 象 或 (不?) 著 木目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急什麼 ? !
2015/12/24 18:23

以 目前所知 NDE﹐輪迴﹐借屍還魂 等知訊﹐『唐望告訴卡斯特尼達,他被侷限在身心之中,無法看到真實 (Reality)。』已不是什麼祕密。

世人投胎 大多數 吃足了 孟婆湯﹐ 否則 戲夢人生 演出 就不能 假戲真做﹐效果 會打大折扣。

這些 應是 上蒼的意思﹐ 投胎的世人 也可能看過劇本 (命) 才同意 下凡的。 不宜 違反 初衷 ? ! 

33:11 雖不容易 但 極少數 打坐, 沈思, 冥想 meditation 能 進入 NDE 境界。 (難啊?!) http://classic-blog.udn.com/mbr8879576/24005488

迷幻藥 既有 風險﹐ 接觸到 的 〝Reality〞也未必 沒有 distortion ? ! 值嗎 ? ! 

死了 自然 開悟 (少斁人 可能 例外?) 

『Grass is always greener on the otherside of the fence ? ! 』

世人 遲早掛了 『Tax and Death are two sure things in life ? ! 』

急什麼 ?   http://blog.udn.com/mbr8879576/21394312
懇請不吝賜教?
CHF狗爺/馮濟灝(chf2013e) 於 2015-12-25 00:42 回覆:

回瞎摸不著象兄:

印地安薩滿修行,據我所知,當Ally和修行人一體之後,能使修行人增加勇氣,有時甚至會有預知。印地安戰士在戰鬥時勇氣也是這樣來的。不能說對此生沒有幫助。當然,這種薩滿立意單純,沒有台灣各薩滿五花八門。

CHF狗爺/馮濟灝(chf2013e) 於 2015-12-25 00:57 回覆:
拿榮格來講,他經歷了很多靈異現象,本身是醫者,當然是想知道非意識區域到底怎回事情。好奇是研究的動機。可以想像的。

賈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來,拉手
2015/12/24 16:09

UDN 最近真的有快窒息的感覺,希望大家一起出來為她 CPR

http://classic-blog.udn.com/sunshinemaple/40108741

CHF狗爺/馮濟灝(chf2013e) 於 2015-12-25 00:43 回覆:

回賈媽:

我去看了。也留言鼓勵Amy和Victor。


CHF狗爺/馮濟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12/24 14:52

有關傳家

朋友一定關懷問我:若是一人只有女兒將如何?

我的回答很簡單:有兩法,假如本家族無法傳家,那就到此為止了。不然的話,要女兒過繼一兒,繼承家族姓氏。這樣做通常無用。因為一個家族傳承,要有傳承的精神。過繼的傳承,很難有傳承精神。不過,看不開就這樣做也無妨。

CHF狗爺/馮濟灝(chf2013e) 於 2015-12-25 00:46 回覆:

如果要女兒的兒子過繼傳承,必須教育過繼的孩子,本家族歷史與精神。我看不太容易。隨緣吧。

我沒有這種困難。後代或許遭遇這種現象,由後代決定。

CHF狗爺/馮濟灝(chf2013e) 於 2015-12-25 02:00 回覆:

我的家現在就是長女掌家。弟妹在她指導與領導下一團和樂。當然,長女就得多花精神和金錢。今年聖誕節,整個家族就是到她家慶祝的。她能不花錢弄吃食嗎?當然,弟妹都會帶些東西和禮品。她若是不好好努力讀書和做事,拿得出來錢花嗎?

女性思考是甚麼?我看到的就是一團和樂的手足情。照顧父母大家協力。我若反過來要小兒子掌家,大家想想世界上有這反過來的道理嗎?事實上由於長女當年讀了此地極優秀的學校,又拚雙學位,電腦資訊+管理。同時在校參與了建教合作。所以,今日從未失業,年年高薪。弟妹讀書方向全是她指導的。至今工作穩定,收入亦高。反過來要小兒掌家,豈不是開玩笑嗎。我的頭腦極為清晰。先父去世後我掌家,把未來規劃的條理分明。目前我放手了,讓下一代掌家了。樂得清閒。

這個心得,和大家分享。pnv沒談這些,我也想不到談這些。算是額外所談了。我的心得足資參考。

CHF狗爺/馮濟灝(chf2013e) 於 2015-12-25 02:21 回覆:

先母的教誨:

我受母親教誨深。時時記得她所有的概念。

我的外祖是經濟學高知識份子,她告訴我的母親:女性必須經濟獨立,人格獨立,並須有信仰,如此可以真知篤行。所謂信仰,指得是天主教。外祖在法國十幾年,受法國天主教影響。

我接受母親的概念,雖然目前已經離天主教很遠了,依然強調女性經濟獨立與人格獨立。那是這個家族永遠不變的信念。如此,哪來的男尊女卑?


pnv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如下
2015/12/24 13:24

《紅樓夢》裡的賈寶玉說:女孩兒未出嫁是顆無價明珠,出了嫁不知怎麼就變出許多的不好的毛病兒來,再老了更不是珠子了、竟是魚眼睛了!

狗爺覺得結了婚以後女生的改變會更「由真入假」麼?

CHF狗爺/馮濟灝(chf2013e) 於 2015-12-24 13:59 回覆:

回pnv:

任何人都要活出自己,而不是他人眼中看到的自己。我對女性沒有人老珠黃的念頭。

妳認為賈寶玉有多大的人生體會呢?死魚眼,虧賈寶玉能想得出來。


pnv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並不是質疑女性的能力
2015/12/24 11:47
是不是或許感覺女生比較不瀟灑、顧慮多什麼的,所謂「乾道成男,坤道成女」,「夫乾,其靜也專、其動也直,是以大生焉;夫坤,其靜也翕、其動也闢,是以廣生焉」,反正就是不一樣、遂難相提並論。
CHF狗爺/馮濟灝(chf2013e) 於 2015-12-24 12:22 回覆:

回pnv:

陰陽之道,就是因陰陽不同,相生又相輔才有生機。男女在思考方式與實踐方面當然有不同。正因為不同才能相生相輔。

容我說句難聽的話,一般人連男女思考與實踐方式不同也看不出來,只看到生理的不同或是瀟灑不瀟灑,顧慮多還是少這種沒意義的扯皮。男女當然相提並論。我已經講了,我就是相提並論的實踐者。

朴瑾惠講厚德載物,我嚇一跳。因為那是坤道之德,沒有殺伐,有仁道。是母性的展現。真的要戰爭了,妳以為梅克爾總理會瞻前顧後,不敢抗敵嗎?舍契爾總理是怎樣打福克蘭戰役的。回想看看。

CHF狗爺/馮濟灝(chf2013e) 於 2015-12-24 12:31 回覆:

我的家族已經豎立了原則,只有長幼有序,沒有男尊女卑。長女主持一切,那是她不能閃避的責任。弟妹是左右手。這種家風已經是傳統了。我可不認為女性辦不了大事。將來若有財產,所有兄弟姐妹平分,平分的主持人還是長女。

我完全不接受重男輕女的概念。

CHF狗爺/馮濟灝(chf2013e) 於 2015-12-24 13:20 回覆:

回pnv:

為了證明我說為真,舉個例給妳:

2008年先父去世。這是家族大事。就是由長女帶著弟妹處理爺爺所有的後事。她們不要我插手。整個過程幾乎沒有一點閃失。足證她成功領導弟妹完成任務了。

男女思考確實有別,若是長子的話,我相信以這個家的兩代教育,也不會差的。思考不同會有些微差異。

在長女領導下,她們成立了聯合帳戶。整個家族旅遊,會餐等等,都是由這個帳戶支出的。若有姊弟共同同意的投資,使用這個帳戶。每週五規定所有的人返家聚餐。這就是長女和長子思考不同的地方。

我具有優秀的領導識度。懂得尊重她們。從不干涉。凝聚的向心力應該來自長女的家庭概念的擴張。

美加教育下的男女,看不出有何能力的分別。台灣過去有重男輕女的概念,並非來自外省族群,應該是更早從中國來的移民帶入了中國舊觀念。今日應該沖淡很多了吧。

妳參考。


pnv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如下
2015/12/24 07:26
狗爺日安。若是世俗男歡女愛之事、我是不予置評,因為近聞達賴也說希望轉世可以變成一窈窕淑女、不但是女生而且不能長得太抱歉的,雖然是開玩笑但大部分宗教也顯示「男尊女卑」,是否覺得女子通常就是比較不開竅?
CHF狗爺/馮濟灝(chf2013e) 於 2015-12-24 07:43 回覆:

回pnv:

我並沒有完全深入印地安文化之中。看看印地安薩滿對動物和植物的尊重,男女本該平等。

我把一切事情的決斷,包括我為最終該如何處理交付給長女,並和她說:弟弟妹妹都會協助妳,有爭議妳們討論,最後決定在妳的手上。妳必須認真聽弟妹的意見,然後討論。同時告訴兒女:只要你們有我們家族的姓氏,就是這個家族的人。不管權利和責任一同分擔。嫁出的女兒依然是這個家族的人,她們的兒女就不是了。我想,我的思想才是正確的。

達賴講這種話,根本沒有資格是宗教領袖。下一生願為女性是可以的,還要貌美,他著相了。

人生總是走在正確的觀念和道路上。

CHF狗爺/馮濟灝(chf2013e) 於 2015-12-24 07:48 回覆:
以貌取人。笨人才這樣做。無論男女,均需多方考量。容貌僅為考量的一個項目。
CHF狗爺/馮濟灝(chf2013e) 於 2015-12-24 09:10 回覆:

至於女性能力。不用辯爭。看看德國梅克爾總理的能力。她要是搞不好,怎能持續連任?

 

朴瑾惠經營中國路線,以及維持韓美關係上嶄露的能力如何?她跑到清華演講,以中語告訴在座厚德載物的哲學。我幾乎聽傻了。厚德載物其實是陰陽之間的女性之德。朴瑾惠的中華學問果然深厚。

 

以上兩位女性領導,台灣這些政治人物,無論男女,還沒有人能有她們的程度。很抱歉,我無法自欺欺人,所說實話。


pnv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同修
2015/12/23 18:34
狗爺日安。卡斯特尼達1973年隱居後隨修者均是女性純屬巧合而已嗎?
CHF狗爺/馮濟灝(chf2013e) 於 2015-12-24 02:08 回覆:

給pnv:

我雖然沒做印地安薩滿修行,可以推想一旦進入了修行,其他的一切相形之下不重要了。可以看到他和他的同修和隨修在隱居時期偶爾對外有 一兩本書的發表外,一直都是低調的。在他死後立刻四散,消失了。這是很不尋常的。其中隨修一女子死於死谷荒野,可能因為在曠野修行遭遇意外。

我想,卡斯特尼達選擇修行者有一個可能,在這種情況下,女性出賣他的機率較低。UCLA人類學博士與博士生兩人可能信服他的理論,隨修者大多和UCLA有關係。可見他並未在外大闖名頭。不排除他和同修或隨修某些女子或有性關係。我認為不足論。

你可以用台灣一些薩滿人物一旦成名是怎樣搞的來做比較。也許會有清楚的了解。他這個例子和騙財騙色幾乎搭不上邊。此外,美國的FBI無孔不入。必然監視卡斯特尼達。FBI沒有行動,州政府警力甚至不做任何調查(州政府警方和FBI資訊往往共享)。大致上他的小團體應無可疑才對。

以上是我的看法。

CHF狗爺/馮濟灝(chf2013e) 於 2015-12-24 02:44 回覆:

比較他和黃任中的案例,看不出類似的地方。這些女子和他一起老去,談不上風華不風華。在他死後,立刻四散。美國警方向外講過,她們不知去向了。這一切都像有計畫的一般,警方似乎暗中幫忙了。其中一人可能在多倫多隱居。出版了當時同修的回憶錄。

另有一個可能,卡斯特尼達或許和女性相處比較自在。可以想像,若是男女雜處,他希望的隱居辦不到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