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攜手偕老第五章之三
2010/05/11 23:39:38瀏覽2153|回應2|推薦52

為了給劉黃菊枝一個驚喜,劉振崗蹩了一晚上沒告訴她,直到第二天早上,劉振崗在床上, 手拄著頭斜臥著,帶著讚賞的眼光,看著妻子梳頭,他就是覺得妻子真美,能每天看著她在鏡前梳頭最提神了。

「今天穿漂亮點」

「咦?有客人來嗎?」

「沒」

「那做麼要穿漂亮點,今天很多事要做」

「你今天沒事可做,等一下挫完蘿蔔絲,我們去豐原玩一天」

「什麼?真的?怎可能?媽今天不是要蒸年糕?我不敢去喲,還不被罵死」

「真的,這是媽親口叫我帶你出去」

 劉黃菊枝帶著狐疑的眼神看了劉振崗一眼,劉振崗對著她用力的點了點頭,即看見劉黃菊枝眼睛剎那間亮了起來:「我馬上去挫蘿蔔絲」,連走出去時都覺得走路輕快極了。

在山線火車上,涼涼的風從車窗進來,劉黃菊枝理了理被風吹亂的髮絲,

「冷嗎?」

「不冷」劉振崗伸手過去握住了妻子的手,發現手心是熱的,衝著妻子笑了笑

「媽怎會讓你今天帶我出來玩?」

「誰知道?不過老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他們很多智慧是從生活中磨練出來的,我給你說個故事,你就知道了」

劉振崗說起早年他父親,有三間紡織廠還有貨運行,由於早年跟叔父一起打拚,父親死後,這些事業全由叔父打理,他高中畢業後,叔父要他回來幫忙,讓他從學徒做起,每天早上五點就得到貨運行,從灑掃庭除開始,每天有幹不完的活。

剛開始他覺得很奇怪,叔父好像對收錢很不小心,老是有銅板掉落,他經常在角落掃到銅板,有一毛的也有五毛的,每次他掃到的錢都交還叔父,讓他不解的是,每天他那裡沒有掃到,叔父總會知道,好像躲在那裡監視他似的,讓他不管在掃地、抹桌椅、擦窗戶、洗廁所都更加注意小地方,就怕有疏漏。

直到他學徒滿二年後,叔父才告訴他,每晚打烊前,他把一些零錢丟在不同角落, 一來測試學徒有沒有老實,掃到錢是不是自己偷偷藏起來,有沒有誠實交出來, 二來可知道學徒打掃時有沒有用心,是不是隨便掃一掃就完事了,因為前一晚如果在五個角落各丟一個一毛錢,他只掃出四個,鐵定有一個地方沒掃到,要不就是自己私吞了一個。

這個故事,聽得劉黃菊枝都傻了。

聽著丈夫劈哩啪啦說的一大段,終於告一段落,劉黃菊枝頻點頭稱是,嘀咕著,「怎麼這些老板心機這麼重,都得想方設法測試學徒才行嗎?有機會回家問問我爸去」。

「這不是心機重,是種智慧」

劉振崗說,當學徒時,清掃工作做完還得背一遍「朱子治家格言」,其實這是希望學徒除了能吃苦耐勞,加強自我要求外,兼具識字功能,也就是說,這些老板每個要求,每個動作背後都有他的用意,當學徒的得用心去體會領悟,能學會多少領悟多少都是自己的基本功,而且老板愈精明,當學徒的也愈辛苦,就得愈認命去做,才不會給自己找挨罵、找麻煩,你愈聽話、勤奮,老板愈肯教你一些東西,當然也學的愈多。

「那你的意思,我現在是媽的學徒?」

「聰明,一點就通」

雖然嫁到三義不久,但她發現,絕大部分客家媳婦對丈夫豈是言聽計從而已,大都十分卑微,例如不敢與丈夫同桌吃飯,永遠把好菜留給丈夫吃 ,自己剩下的東西,有些丈夫甚至把空碗一伸,妻子馬上接過去再盛一碗,吃完飯還遞上毛巾熱茶,客家庄男人的地位可是很高的,都讓他們養成大男人主義。

「哼,連你也把心機用到我身上?」這句話,劉黃菊枝只敢在心理想著,可不敢當面說出來。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engo&aid=4022623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哇!
2010/06/16 00:12
客家人男女現在還是這麼不平等嗎? 好可怕喔! 還是不嫁客家人的好。(開開玩笑,請別介意!)

luke koolhead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loaded with substance
2010/05/15 02:37

Hey old cheng my friend... now that was some high caliber stuff you wrote, i really enjoyed it, please keep them coming.

in the mean time... your friend I am in the market for a good looking lady with some hakka wife quality you just mentioned....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attention....

鄭毅(chengo) 於 2010-05-17 10:20 回覆:

謬譽了

你的留言讓我受寵若驚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