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死烏龜靈驗?還是荷爾蒙靈驗?
2010/11/05 00:17:09瀏覽3164|回應3|推薦44

我個人相當喜歡熊秉元,因此,看到熊秉元在蘋果日報有專欄,我一定不會錯過,當然,張大春在蘋果的專欄也是不容錯過的。

2010年10月27日熊秉元的專欄文章「悲劇是無解的嗎」,舉出法律經濟學大家蒲士納教授(Richard Posner)和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布坎楠教授(James Buchanan),所提出的理論觀念看待悲劇。
我覺得熊秉元這篇文章很有趣的一段話:
「眼前是艱難的考驗而無所適從時,勉強之下可以選個程序:禱告、燒龜甲、丟銅板、抽籤、划拳……等等。無論如何荒誕無稽,只要選擇了程序,自然可以做出抉擇」。

事情是不是這樣?
且不論熊秉元的結論是什麼,古人認為:「大事不決,以卜決疑」,而什麼被當成大事?「國之大事在祀與戎」,也就是祭祀和打仗這兩件事。
除了這麼嚴肅的事情之外,還有沒有其他事情也需要「以卜決疑」?
如果認真去看殷墟龜甲應該不只這兩類大事,就是去看《左傳》也是有一堆需要占卜決定的大事,不過,比較突出的還是祭祀與打仗。
想要占卜,還是得找到千年烏龜五百年蓍草,尤其這兩種上知五百年,下知五百年的靈物,上有五彩祥雲罩頂,等於是掛個招牌懇求大家來抓,想問運勢不怕沒地方找,不過,在周代還是認為,甲骨占卜比較專業,用蓍草加易經算卦的可信度低於甲骨占卜,也就是比較業餘,可見古代受限於工具,沒辦法讓眾人享受便利的運勢諮詢服務,哪像今天這麼多星座專家,可以準確提供每天到每週,甚至是每月或每年份的星座運勢。

遭遇困難的情境,古人自然需要占卜,但是,遇到其他的事情,就像《禮記》也說過,如果要娶妾,不知道買來的小妾何姓,(因古人篤守同姓不婚的禮俗),只好搬出一千零一招—占卜,卜出結果是不同姓那就結婚了吧!萬一卜到結果是同姓,只好放生去也。

因此,你會看到春秋時代的晉獻公想要專寵驪姬,在《左傳》「僖公四年」,晉獻公想娶驪姬為夫人,結果,「卜之,不吉;筮之,吉」,意思就是,用龜甲占卜得到的結果是,不吉利,當然甭結婚啦!你說晉獻公哪肯,當然再換蓍草加易經算卦,這次就大吉大利,用腳指頭想也知道晉獻公就是要娶驪姬進門會選哪邊!
結果,負責占卜的卜人說:「筮短龜長,不如從長」,意思是占卜當然要取專業度高、可信度高的龜卜結果才叫準確,晉獻公正在熱頭上,聽到這種不識相的話就算了,沒想到卜人還補了更重要的一句話:「一薰一蕕,十年尚猶有臭。」

先岔個題,希臘神話中有很多悲劇,這些悲劇大抵有個共通點,就是只要神諭一出,不論如何都難以避免,一來這是宿命論,二來也要藉悲劇昇華與淨化靈魂。
但是,同樣的預言或神諭在中國,宿命兼或有之,但是,昇華或淨化這種越說越遠的東西看心情看狀況再說吧!

所以,卜人這一說:「一薰一蕕,十年尚猶有臭」,儘管不是神諭,但是,這個預言就有兩層意義,就表面上說,無非是勸諫晉獻公切莫捨短就長,要以「烏龜之命」是從,畢竟,烏龜的精準度比蓍草要來得高,千萬別偏信晉獻公預期且希望的蓍草算掛結果。
更進一步的說,臭草與香草放在一起,過了十年還有臭氣。就是要預言,娶了驪姬之後,晉國必有大亂,而且一亂起碼十年。
這個占卜結果準不準?《左傳》也紀錄了,哪裡不準咧!

為什麼要提這個《左傳》的例子?
基本上,希臘神話中不少狀況,是希臘人選擇向奧林帕斯山的神明禱告,由祭司傳達神諭,就是熊秉元所說的「眼前是艱難的考驗而無所適從時,勉強之下可以選個程序」。
當然,「只要選擇了程序,自然可以做出抉擇」,但,值得留意的是,希臘人不論選擇什麼程序,作出什麼抉擇,希臘人永遠無法迴避宿命,也就是說,程序有選擇的空間,抉擇也有選擇的空間,但是,結果永遠是無法選擇,或者說,「無法背離程序所進行的抉擇」。
也就是說,頗多希臘神話在面臨兩難的困境,不論選擇什麼程序作為「過程」,結果幾乎都是「悲劇」。

就我剛剛提的《左傳》中的晉獻公這個個案來看,晉獻公是不是也像熊秉元說的:「只要選擇了程序,自然可以做出抉擇」,而他唯一感到「艱難的考驗」只有:究竟要聽死烏龜的話?還是要不相信烏龜的話?
至於「卜人」的「專業判讀」,或者是「燒龜甲」至些程序,根本絲毫不會對晉獻公造成困擾,簡單的說,會對晉獻公的抉擇感到荒誕無稽的只有「卜人」和死烏龜而已。

熊秉元在這篇文章的為此作出部份結論,表示:「正因為兩難嚙咬人心,把抉擇交給程序,反而容易卸下心理上的重擔。重要的不只是面對這一次的考驗,而是浩劫過後,還能自處!」
所以,晉獻公最終將程序交給抉擇,以不尊崇程序作為解決兩難的決策。
也因此,晉獻公面對累積足夠經驗足以臧否各種困境的程序與決策方式,不僅忽略結果,也選擇對「個人」可以接受的程序,至於晉國未來的結果如何,就不是晉獻公對於婚姻影響邦國的公共利益時所納入考量的範圍。

我想,熊秉元歸納的推論「兩難抉擇交給程序」,的確是通則,不過,偶爾也會有一兩個小有出入的個案,只因為晉獻公可以選擇並不荒誕無稽的程序進行抉擇,只是這中間沒有什麼心理重擔,只有個人利益最大化目標的必須達成。

簡單的說,龜甲占卜再靈,永遠沒有聽從自己的荷爾蒙召喚要來得靈驗。
就這個晉獻公的個案,或者是特洛伊大戰的導火線Paris如何抉擇作為個案來說,應該沒錯吧!

最後,要附帶一提,這篇文章的標題,以及兩難抉擇設為占卜與荷爾蒙的構想,是來自對岸作家熊逸的著作《周易江湖》。

( 知識學習科學百科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engjackal&aid=4567753

 回應文章

一襲白衣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
2010/11/05 11:49

阿魯巴踏出政治圈

目所及處

信筆揮灑

無不如意

或感性

或論述

均有獨到見地

發人聯想深思

實是高人

讚阿


一朵隨風流動的白雲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納甲筮法與之相較如何
2010/11/05 11:00
當然是與龜卜與易經大衍數比,不是和賀爾蒙。請版主不吝賜教。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如果只是一夜情 (龜卜失傳的真正原因) ...
2010/11/05 01:02

龜卜的斷法失傳很久了,到底有多靈實在很難說。至於筮法雖似流傳至今,但可能是譯讀自易傳「大衍之數」章,我個人相信周代筮法不只這一種。

筮短龜長的意思應該是指筮法的判決時效短,龜卜判決時效長。而不是指準驗度筮不如龜。所問之事乃婚姻,問的自非一時一刻而是整個婚姻生活,因此建議「不如從長」。~~這是個人解讀

在現代合婚實務上,愛侶來問的多是婚期,那麼他要解答的是短期的擇日知宜忌。個人來問的多是對象合不合,或者要不要離婚,這才是定終身或離棄決擇的大問題。


好宅豬大叔(chengjackal) 於 2010-11-05 09:36 回覆:

我認為您老主張:"筮法的判決時效短,龜卜判決時效長."大有道理,的確可以從這個角度解讀這個歷史事件.

不過,您老認為現代合婚的看法,我也很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