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五四後的「筆者的家父」
2009/05/05 11:27:39瀏覽1723|回應2|推薦20

我知道今天已經是五月五日,當然,這並不是一個重要的節日,不過,因為是五四紀念日後一天,所以,這也是一個滿重要的節日。

基本上,九十多年前搞的五四運動,到了今天,能給予多少正面的啟發,或者說,五四運動到今天還產生多少影響,老實說,只有知識份子在乎,不過,知識份子現在分裂成兩派。
一派是道統派,一派是叛逆派。
我想,這從中國時報與聯合報的在五月四日的投書,可以看得出差異。

道統派認為今天的五四,只照見當今青年的頹廢蒼白無血色,因此,道統派開出的藥方,還是道貫中華文化五千年的,國文節數增加,加修四書,課綱增加文言文比例。
有沒有用?
我認為,這就像信仰,只要你信仰,就會產生力量,只要有力量,會發生的不是奇蹟,而是美好的未來,與文化的復興。

至於叛逆派,請看刊登於中國時報五月四日的一篇文章:「想我五四世代的學術前輩們」,作者以「知識作業員」的筆名撰稿投書。
我只能說,這是一種更為深沉的反省與批判。

有時候,文化無法傳承,不僅是缺乏一個舞台,而是舞台就是這麼大,能跳的舞也只有一種,百家爭鳴,百花齊放,無非只是理想,事實上,舞台就是擂台,只有生死存亡,沒有其他的。

作為一個社會底層且十分卑微的小老百姓,根本談不上是國家社會機器裡的一根螺絲釘,我又能說什麼呢?
我個人唯一能批評的有兩件事:
第一、 如果,復興中華文化,只是增加文言文數量,唸幾章論語、孟子,其實,蔣介石當年搞的「中華文化復興運動」,早就讓我們邁向富強康莊的大同世界,而非看到幾個道統派的偉人,動輒以官位相脅,要求教育部長要:「不增加文言文就下台」。
第二、 如果,像這些道統太爺、太娘說的,當年的文言文教育十分成功,說真的,五月四日的中國時報,就不會看到一個曾受過當年完整中國文化基礎教育的青年在投書的第一句就寫著:「筆者的家父」。

我相信「筆者的家父」這句話是為了要紀念逝去的五四,肯定是的。

好個「筆者的家父」,這究竟是國文或文言文教得太好的結果?
是否改成白話文:「我的父親」或「我的爸爸」會來得更通順?

當年文言文比例頗高的年代都能教出這樣的國文成就,還想批評現在文言文比例不足會如何,這豈不是五十步笑百步?過去鬧出來的問題,都沒能力收拾,還要講到今天,是不是想太多?

若堅持唸過國文,寫個「家父」,不就能清楚且明白地表達「我的父親」的意思,這種「筆者的家父」的語句,豈不怪哉?
既然文言文都看不出成果,白話文又變成「筆者的家父」,難道不是「邯鄲學步」?不是「一傅眾咻」?

話說回來,要是教育部長不在乎官位,硬是不增加或增加國文教學時數,我們的國文能力或中華文化,就會因此功力大增或就此淪喪?

我看這就不是真正的文化,而是隨著政治正確而伸縮的文化。

在五四過後,作為一個對中華文化略知皮毛的小人物,我所能做的批評,也僅有如此,至於恢復道統,還是留給文化大老吧!

對了!我要補充的是,事實上「家父」就是對他人介紹自己的父親,沒必要還要畫蛇添足的加上「筆者的」才能讓人知道「我在講我家的老豆」而非別人家的,我只能說,這如果不是國文學太好,就是怕現在的人,國文學太差,所以,搶救國文吧!

( 知識學習語言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engjackal&aid=2917405

 回應文章

大陆 青年
等級:1
留言加入好友
五四青年节,就像清明端午一样有假放
2009/05/05 18:39
五四,又过五四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老豆的叫法
2009/05/05 16:07
都寫“我的爸爸”是不是太單吊了?
可以寫:
“林北的老北”、“在下的令堂大人”,“我兒子的爺爺”,“本大爺的老太爺”,“敝人的老豆”。。。
都可以嘛

好宅豬大叔(chengjackal) 於 2009-05-05 16:25 回覆:

是啊!我承認"我的爸爸"是太單調.

不過,"筆者的家父"堪稱一絶,拜服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