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波羅的海,夕陽下
2016/12/03 09:27:15瀏覽2529|回應0|推薦5

中午時仍在丹麥哥本哈根市區市政廳斯厝格特(Stroget)徒步區一帶逛街、血拼,找尋市政廳旁,丹麥籍的箸名童話作家,安徒生(Hans Christian Andersen)塑像,心情還很「丹麥」傍晚18:10,已登上由哥本哈根飛往德國法蘭克福的漢莎航空(Lufthansa)班機上,已有「歸心似箭」心情,我們要從法蘭克福轉機,經香港回台北。

 

這班飛機由空中巴士A321執飛,A321是單走道的中小型飛機,我的坐位在飛機右側,哥本哈根國際機場的主跑道編號為0422,亦即起飛的方向是40度或220度,通常說正北是0360度,正南是180度,40度約是東北偏北或一點鐘方向,反之,220度則是西南偏南或七點鐘方向,至於往那個方向,則要看當時風向,基本上要逆風,今天的起飛是使用04跑道。

 

傍晚六點多,飛機由哥本哈根國際機場準時起飛,一爬升,遠處即看到斜張橋形式,跨越厄勒海峽(Oresund)南部,連結哥本哈根與瑞典第三大城馬爾默(Malmo)的厄勒海峽大橋(Oresund Bridge),該座橋2000年完工,長7845公尺,最高點204公尺,是目前全世界最長的斜張橋,如長虹臥波般,蜿蜒海面,甚為壯觀,橋為雙層,上層行駛汽車,下層為火車厄勒海峽在當地一般也暱稱為松德海峽(Sundet)。在約略海峽中心,一個名為Peberholm的人造狹長小岩礁上,高架橋面鑽入海面下,成為隧道,水面上依然是航道,一艘貨船正鼓浪通過。松德海峽,連接波羅的海與北海,是目前世界上最繁忙的水道之一。

 

飛高之後飛機轉個彎往南,根據事後從flightradar24 網站查詢,飛機往波羅的海南岸的盧貝克(Lubeck)方向飛去。盧貝克是北德波羅的海沿岸的最大港口,也是14世紀末,15世紀初勢力到達顛峰之漢薩同盟(Hansa)的首都,也是我們搭乘的漢莎航空命名之所由來,德文Lufthansa 卽是英文的Air Hansa之意。

 

由哥本哈根飛往法蘭克福,基本上是由東北往西南飛,右側座位正好是順光;飛機爬升到巡航高度,在波羅的海上空,也正好趕上夕陽最後餘暉,金黃色陽光灑滿了整片雲海,由濃漸淡,似幻實真,美麗的景色,令人印象深刻。雲海大約佔了一半的天際,另外一半仍可見藍天,雖然已不像中午陽光强烈時那麼藍,偶而還可見有些飛機留下的長長凝結尾,由細小逐漸擴散、暈開,終至消散。

 

接著由盧貝克附近飛入德國境內,大約一小時就抵達法蘭克福,降落前飛越萊茵河支流的緬因河(Main),河道蜿蜒如帶,地面燈火闌珊,很美的畫面。

 

延伸閱讀

A380飛越歐亞大陸之旅  http://blog.udn.com/charleslin9863/84427749

▼從flightradar24截圖下來,當天漢莎航空由哥本哈根至法蘭克福的實際飛行路線圖。(摘自flightradar24 網站)

▼執飛的漢莎航空編號D-AIUF A321(摘自flightradar24 網站)

▼丹麥哥本哈根機場,,國際民航代碼CPH

▼如班機動態表所顯示,哥本哈根機場有很大部份的check in 要自己在機器上操作。

▼哥本哈根機場是北歐五國中運量最大機場。

▼哥本哈根機場也是簡稱SAS, 全名是Scandinavian Airlines ,中文名北歐航空的樞紐機場。北歐航空也是丹麥,瑞典,挪威三國合營的國家航空公司。

▼滑行,準備起飛。

▼從飛機上俯瞰松德海峽大橋,如長虹臥波,甚為壯觀,對岸即是瑞典第三大成馬爾默,中間有一個名為Peberholm人造岩礁,大橋由此改入水下,海面上仍是航道。

▼松德海峽中間,松德海峽大橋的人造岩礁旁,名為Saltholm的小島。

▼飛機爬升到巡航高度,正好趕上夕陽最後一抹餘暉。

▼全黃色夕陽灑遍雲海,天際仍是藍天白雲,美麗景色令人難忘。

▼天際可見另外兩架飛機的凝結尾,一條剛形成,另一條已逐漸消散。

  ▼夕陽更西下,落到雲海之下,雲海逐漸轉為灰白、暗淡,終至漆黑一片。

▼抵達法蘭克福,地面已是燈火闌珊。

▼緬因河如帶,蜿蜒而去,在離這裡沒多遠的緬因兹(Mainz)小鎮附近注入萊茵河。

▼法蘭克福機場是德國最大的機場,全歐陸第三大,次於倫敦希斯洛及巴黎戴高樂機場。我們要在這裡轉機先到香港再轉回台北。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arleslin9863&aid=83442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