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法國」教廷特使訪問蒙古帝國-南法之三
2016/01/04 07:16:16瀏覽3824|回應0|推薦3

在南法普羅旺斯的亞維農(Avignon),我們從隆河邊開始,走過著名的亞維農斷橋,沿著窄窄的,牆壁都有些斑駁的巷弄往上爬,不消多少時間就可看到偌大的廣場及巍峨的教皇宮(Papal Palace),廣場旁有座看來就有些來歷的建築,那是十七世紀初擔任教宗的保祿五世(Pope Paul V)在1619年所建的鑄幣廠。亞維農1274年起一直到1789年,有五百多年時間歸教宗管轄;鑄幣廠建築正面精緻雕花,上面有保祿五世的家徽,並以拉丁文寫著:「偉大的教宗保祿五世,以金、銀、黃銅來美化這座城市。」,這座建築後來改當音樂用途。 

 

再沿著廣場旁斜坡,走過高聳,頂上有聖母金色塑像的亞維農聖母大教堂(Cathedral Notre-Dame des Doms d'Avignon),來到教皇宮北側旳岩石公園(Rocher des Doms),公園海拔不高,但聳立在隆河岸,視野良好,登臨遠望,但見斷橋似躑躅獨行,孤伶伶佇立於一半河面上,隆河碧水如帶,蜿蜒繞過亞維農,再往地中海奔流而去,頗有秦觀名句「彬江幸自繞彬山,為誰流下瀟湘去」的韻味。

 

亞維農在台灣最著名的印象是位於南法普羅旺斯,戀戀山城風情,也是每年夏季亞維農藝術節(Avignon Festival)的擧辦都市,是法國現存最古老的藝術節,亦是世界著名的大型藝術節。城區至今仍是古城牆環繞,給人古色古香的感覺,文化性格濃厚。

亞維農斷橋(Pont d'Avignon),也稱貝內澤橋( Pont Saint-Bnezet),跨越隆河(Rhone River),1185年完工,橋原有22座橋墩,斷後目前僅剩4座,橋上有間名為聖尼古拉斯(St. Nicholas)的小教堂

亞維農窄窄的,牆壁都有些斑駁的巷弄。

亞維農每年七月會舉辦一藝術節(Art Festival)有室內表演的正式比賽,也有室外街頭藝人的表演,是個文化藝術性格濃烈的都市。

亞維農舊城區仍是古城牆環繞,令人發思古之悠情。

隆河發源於瑞士冰河,流過日內瓦湖,里昂,再蜿蜒繞過亞維農,一路奔流至地中海,頗有「彬江幸自繞彬山,為誰流下瀟湘去」的韻味。

從岩石公園展望台看亞維農斷橋,斷橋似躑躅獨行,孤伶伶佇立於一半河面上,一艘遊船正通過,橋未斷前曾經是左邊教宗領地與右邊法王領土間,也是里昂和地中海之間的唯一通道,因此雙方都派有重重警衛。

▲夏日晨曦中從隆河上遠望右邊的教皇宮,及左邊的岩石公園。岩石公園最左邊斷崖上方的兩棵樹附近,即是前兩張照片拍攝地點。(摘自Wikipedia)

▲從斷橋北邊河面上,近觀聖尼古拉斯教堂。(摘自Wikipedia)

在中世紀,天主教教宗除了扮演宗教屬靈的領袖外,也扮演世俗政治的角色,等於所有天主教徒非宗教性活動亦須受教宗節制,因此與當時政治領袖角色的各國皇帝或國王之間迭有利益衝突。

 

1301年,法國國王腓力四世(Philip IV)逮捕一名主教,時為教宗的博義八世(Pope Boniface VIII)發表措辭强硬的詔書,譴責腓力四世,要求他立刻到羅馬接受審問,聲稱「上帝將神職人員置於高於國王與國家的地位」,亦即「神權高於王權」,並取消先前歷任教宗曾授與法國國王的特權。

 

事件演變為激烈衝突,1303年法軍攻入了羅馬教宗的住所,將教宗毆打成重傷,一個多月後過世。1305年,在腓力四世的影響與壓力下,原本為法國波爾多(Bordeaux)的大主教當選為新教宗克雷蒙五世(Pope Clement V),但他一直拒絕前往羅馬就任,並於四年後的1309年3月,將教廷從義大利羅馬遷到法國亞維農。

 

教廷遷離義大利,亞維農教廷其實不是第一次,在更早的64年前,教廷與神聖羅帝國皇帝腓特烈二世(Frederick II)也是交惡多年,1243年教廷新選舉出來教宗,出身熱那亞的英諾森四世(Pope Innocent IV),兩人之間更是水火難容,腓特烈二世揚言進攻羅馬,廢黜教宗。英諾森四世只好先將教廷遷往熱那亞,隔年1245年再遷往法國里昂,在法國國王路易九世(Louis IX)的支持下,召開第一次里昂大公會議(First Council of Lyon),決議對腓特列二世處以絶罰(拉丁文: Excommunicatio),這個字是斷絕往來的意思,現該字主要為天主教所使用,是天主教懲處中最嚴厲的一種,意思是與教會隔絕,得不到教會的救贖。這件事直到1250年,腓特列二世去世,教廷才在1251年搬回羅馬,前後在里昂六年時間。

走過窄巷,眼前霍然開朗,偌大的教皇宮和大廣場,映入眼簾。教皇宮看起來厚重結實,事實上本身就是個堡壘,也是中世紀最大的哥德式建築。 

教皇宮往另外一側看,右邊有兩座尖塔的是新宮殿,是後來蓋的,左邊則是舊宮殿。

教宗的保祿五世在亞維農1619年所建的鑄幣廠,最上層為教宗家徽,中層為精緻雕花裝飾,中間並以拉丁文寫著:「偉大的教宗保祿五世,以金、銀、黃銅來美化這座城市。」

沿著斜坡走往北側的岩石公園,中途回望,藝術節的表演節目就在大廣場進行,鑄幣廠就在人群右側,被樹遮擋的後方。

走上岩石公園半途,回望頂上有聖母金色塑像的亞維農聖母大教堂。

這個距離教皇宮可以全部入鏡,教皇宮也是UNESCO核准的世界遺產。

教廷1245年遷往法國里昂,歷經六年遷回羅馬,再於1309~1377年駐蹕亞維農;這一百多年間,在東方正是蒙古崛起的時候,成吉思在1206年一統蒙古草原,並分別在1219、1235及1253年發動三次西征,領土迅速擴張至中亞、西亞,及東歐,建立疆域空前的大帝國,並在1271年消滅南宋,統一中國,建立元朝。

 

蒙古帝國三次西征的同時,正值羅馬教皇倡議歐洲十字軍東征的後期,期望能從西亞回教勢力手上收復聖城耶路撒冷的時候;由於教宗急需外援以抗衡回教國家勢力,而歐洲基督教國家剛剛經歷蒙古西征,對蒙古軍隊的強大快速及殘暴殺戮,驚恐萬分,餘悸猶存。再加上東西絲路重要路段全歸蒙古帝國管轄,全線暢通,並且聽聞部分蒙古皇室成員信奉基督教教派之一,唐朝時就傳入中國的景教;因此便想派使者東行,多打探這個東方的神秘國度的底細。事實上絲路的暢通,帶動東西方交流,中國四大發明,舆回教文明的阿拉伯數字、回曆、拋石機等加速互傳,這部分蒙古帝國對中西方發展的確都有不小影響。

 

基督教傳入中國最早的記載是西元635年(唐太宗貞觀九年),大秦國(其實是來自波斯,而非古羅馬)亞述東方教會(Assyrian Church of the East),或稱聶斯托留派(Nestorius)的阿羅本(Alopen Abraham)來到長安,由名相房玄齡出面迎接,並獲唐太宗李世民接見,到中國後被稱為「景教」。西安的碑林現在存有「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此碑刻於西元781年,敍述景教在中國傳播的情形,為景教留下歷史的見證;這個石碑現在是中國國家一級文物,永遠禁止出境。

 

自古離鄉背井的人大抵有兩種最大驅動的力量;一是形而下的經濟原因,外出經商、官員被派赴他鄉,其實也是一種賺錢養家的需求;另一是形而上對宗教的熱忱,基於對他所信仰宗教的虔誠,遠走天涯海角,傳播真神的旨意與福音。

 

或許是歷史的巧合,最早與蒙古帝國有外交往來的教宗,都是教廷遷往法國的時候,里昂教廷在1245年派出特使,而亞維農教廷則在1338年派出50人的龐大特使團。兩個特使團分別在1246及1342年抵達目的地。

 

里昂教廷派出的特使名為柏郎嘉賓(John of Plano Carpini),他們1245年4月16日,基督教復活節當天由里昂出發,攜帶教宗英諾森四世(Pope Innocent IV)致蒙古大汗的兩封親筆信,第一封是闡述耶穌基督福音,並邀請改信基督教,第二封則是譴則蒙古軍隊對基督徒土地的侵略及濫殺無辜,勸告大汗停止戰爭。

 

柏郎嘉賓一行經過波希米亞(捷克)、波蘭、基輔羅斯(Kievan Rus,俄羅斯、烏克蘭、白俄羅斯前身)的都城基輔(Kiev),到達欽察汗國都城,位於窩瓦河畔的薩瑞(Sarai),並獲當時欽察汗國大汗拔都的接待,派人陪同,之後一行經裡海(Caspian Sea)、鹹海(Aral Sea)北方,再經今哈薩克一帶,進入北疆,再越過阿爾泰山,1246年7月22日抵達當時蒙古帝國首都和林。

 

時大汗窩闊台去世,長子貴由獲推舉繼任為大汗,柏郎嘉賓獲准參加貴由大汗登基大典,並獲召見;但後來貴由以波斯文的回信則完全拒絕了教宗的邀請,並指責和威脅教宗,要求入貢,柏郎嘉賓任務應是失敗。貴由這封信現仍存在梵諦岡圖書館;之後柏朗嘉賓大約循原路回國,1247年11月,在歷時31個月後,回到里昂。返國後將其一行寫成「柏朗嘉賓蒙古行紀」一書,是歐洲此類書籍的第一本,此行也渡過現在烏克蘭、俄羅斯的聶伯河(Nepere)、頓河(Don)、窩瓦河(Volga)等大河流,也是歐洲人對這些地區的首次記錄。

 

事實上包括柏郎嘉賓,教宗英諾森四世總共派出了三或四組特使,循不同路線出訪蒙古帝國,確保任務可以成功,但其他特使,有的只見到蒙古四大汗國的大汗,有的並沒到達,還是以柏郎嘉這組成就最顯著。

 

▲柏郎嘉賓由法國里昂至蒙古和林來回路線圖

1246年蒙古帝國貴由汗以波斯文回覆教宗英諾森四世的信函(橫置),現存梵諦岡圖書館;但教宗致貴由信函則未在中國文獻發現,應是改朝換代時遺失。(摘自Wikipedia)

亞維農教廷教宗本篤十二世1338年派遣馬黎諾里(Giovanni de' Marignolli)為特使,率領修士團五十人訪問元帝國,此亦報聘先前蒙古帝國使臣出使歐洲,前往亞維農覲見教宗,希望派人至中國傳播福音之舉。龐大的特使團經黑海、蒙古四大汗國的欽察汗國、察合台汗國,循陸路於1342年抵達大都(北京),此時在中國已是元朝末期,特使團覲見元朝最後一個皇帝-元惠帝,在中國停留數年後於1347年離開福建泉州,元朝派船由海路送特使團回歐洲,特使團曾在現在印度南部、斯里蘭卡停留,再到中東巴格達、大馬士革、耶路撒冷等地,漫漫的旅程,1353年才返回亞維農,距離出發,已是足足15年後。

 

兩次特使團之間歐洲事實上還有多次遣使行動,包括1252年法國國王路易九世派遣修士呂柏克(Rubruck),及1275年著名的馬可波羅到達大都,及教宗尼古拉四世1289年派遣神父孟高維諾(John of Montecorvino),在中國建立大都及泉州兩教區,以及1322年派遣修士鄂立克(Odoric of Pordenone)等知名事件或人物。

 

除了宗教熱忱,事實上中國與歐洲往來,最早是基於外交及經濟上的考量。東漢班超於西元97年(東漢和帝永元九年),曾派遣甘英出使時稱大秦的羅馬帝國,甘英事實上已到波斯灣,但為安息人所騙,因安息擔心漢朝與羅馬帝國的直接連繫後,會損害被其壟斷的轉手貿易利益,甘英功虧一簣,未能到達羅馬帝國。

 

由歐洲到中國的最早記錄則是西元166年(東漢桓帝延熹九年),劉向的「後漢書」記載數名羅馬帝國使者由越南入境,抵達漢朝,推測由海路東來;這些羅馬的使者攜帶有犀牛角、象牙、玳瑁等禮物,可能是在東南亞採購。印度南部、斯里蘭卡、都曾發現大批古羅馬錢幣,說明羅馬帝國與這些地方西元前一世紀時海路已暢通,。

 

東西雖然路途遙遠,中古時來回動輒以「年」計,往來不算頻繁,但也不是我們想像的閉塞,陸路海路早已可通,特使、商旅、僧人、修士及神父往來東西,絡繹於途,梵諦岡圖書館仍存有蒙古大汗貴由以波斯文回覆教宗的信,可見一斑。

 

▲柏朗嘉賓蒙古行經過基輔羅斯的基輔,並渡過聶伯河(Nepere)、頓河(Don)、窩瓦河(Volga),是歐洲人對此地區的首次記錄;照片為基輔聶伯河左岸的聖弗拉迪米爾(St. Vladimir)紀念碑,俯瞰聶伯河及對岸,聖弗拉迪米爾是基輔羅斯奉行東正教的關鍵人物。(摘自Wikipedia)

▲基輔的聖索菲亞大教堂(St. Sophia Cathedral)是該城著名地標之一,與下圖的洞窟修道院(Kiev Cave Monastery)同列UNESCO世界遺產。(摘自Wikipedia)

▲由聶伯河逺望洞窟修道院,拔都西征時在124012月攻破基輔,上述的大教堂、這個修道院及整個基輔都受到嚴重破壞,柏朗嘉賓12462月經過基輔,其蒙古行紀中也記錄了基輔戰爭過後斷垣殘壁、人煙稀少的淒涼景象。(摘自Wikipedia)

西安的碑林,始建於北宋哲宗元佑二年(西元1087年),拍照時是十二月天,銀杏葉黃得耀眼。

碑林内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的頂部,底下還有漢字1780個字及敍利亞文10個字的碑文,此碑刻於西元781年,敍述景教在中國傳播的情形。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arleslin9863&aid=41787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