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地中海,豔陽下-南法之一
2015/10/12 17:41:30瀏覽3197|回應0|推薦3

七月天的下午六點,在緯度比台灣高很多的西班牙,太陽依然高掛,我們搭乘的土耳其航空班機,從馬德里的國際機場起飛,目的地土耳其的伊斯坦堡,再從伊斯坦堡轉機回台北,這趟南法西班牙之旅也將劃上了句點。起飛約半小時後,飛機就脫離陸地,進入地中海的上空,時差關係,我們向東飛,等於是一路追趕著黃昏,將夕陽拋在機翼後方。 

 

 

我們去程由伊斯坦堡到法國尼斯,飛機降落前看到了遠遠在海邊山涯上的迷你小國摩納哥,抵達尼斯時日正當中,尼斯國際機場成排私人飛機在強烈陽光下似有些意態闌珊,一出尼斯機場就明顯感受到炙熱陽光。地中海週圍地區夏季的太陽本來就以猛烈聞名,余光中翻譯的梵谷傳曾這樣形容普羅旺斯的陽光,「太陽是一團流動、旋轉、鮮明的黃色火球,射透向藍天,使大氣充滿眩目的亮光。」

 

陽光充足,每年晴天超過300天,成了南法最大的觀光資產,海岸線從靠近義大利邊境名為Menton的海濱小鎮,包含蒙地卡羅、尼斯、坎城,到西邊的海港城市Toulon是所謂蔚藍海岸(Cote d'Azur),吸引甚多遊客,自古以來歐洲王公貴族、社會菁英,莫不以到此度假為時尚,尤其對冬季白天只有數小時的北歐人,更具有很大的吸引力,原來只是個海濱小鎮的坎城(Cannes),也逐漸發展成舉世聞名,以坎城為名的影展舉辦地點,坎城幾乎成了星光熠熠、豪華奢侈的代名詞。前一陣子還有阿拉伯王子在坎城大氣封街,瘋狂採購的新聞。

 

早在古羅馬時代,羅馬人將現在法國濱臨地中海的Provence-Alpes- Cote d'Azur地區建設成義大利北境阿爾卑斯山以外的第一個行省,稱之為Provincia Romana, 這個名字慢慢演變為Provence這個字,中文翻譯為普羅旺斯。普羅旺斯丘陵綿延,浪漫嫵媚,景色秀麗,梵谷曾遷居其中的亞爾(Arles),首府艾克斯(Aix en Provence)也是另一印象派著名畫家塞尚(Paul Cezanne)的故鄉,兩人有許多讓人著迷的普羅旺斯風情畫作;英國作家彼得梅爾(Peter Mayle)的「山居歲月-普羅旺斯一年(One Year in Provence)」一書中對普羅旺斯的戀戀情懷,更令人對普羅旺斯悠閒嫵媚的山城風光有無限的憧憬。

 

 地中海型氣候也早已成形容夏季乾燥炎熱,冬天溫和多雨氣候的代名詞,「夏乾冬雨」的特徵,迥異於其他類型氣候,所以圍繞地中海的東岸及南岸的中東北非很多都是沙漠地形,像敘利亞、以色列、埃及、阿爾及利亞、突尼西亞、利比亞、摩洛哥等都是,往非洲內陸則是世界最大的撒哈拉沙漠。

 

記得多年前有次由羅馬回台,那時要在阿拉伯聯合大公國(UAE)的阿布達比中停,飛機飛越地中海及希臘附近的愛琴海,由西奈半島飛入中東陸地,那天晴空萬里,視野奇佳,雖然在四萬英呎高空,地上景物仍歷歷在目,但見西奈半島一片黃沙滾滾,無邊無際,跟習慣看到的緣野平疇,迥然不同,令人震撼。空曠無涯,很容易讓人有那種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淚下的孤寂感。

 

其實地中海型乾燥的氣候其來有自,地中海曾經是個一個在海平面下約三千公尺深的廣大沙漠,寸草不生,也沒有任何動物蹤跡的惡地。

 

在乾涸成沙漠之前,地中海曾是連通印度洋及大西洋之間的廣闊海洋,但隨著非洲及歐亞大陸的造山運動,古地中海與印度洋的通道被斬斷,與大西洋的聯繫也只賸下西班牙南部的貝蒂克(Betic)海峽,及北非的里菲(Riphian)海峽,海水流動漸趨停滯,環境逐步惡化,鹽分逐漸升高,最後兩條海峽也被封閉了,變成一巨大的鹽湖,終於在一千五百萬年前左右完全乾涸 。那時現在的直布羅陀海峽像一道長堤,橫貫在乾涸的地中海及大西洋之間的咽喉地帶,阻止大西洋海水流入。

 

約再過一千萬年後,也就是大約五百萬年前,直布羅陀這道長堤決口,大西洋海水洶湧奔騰的沖向乾涸的地中海,形成一巨大瀑布,水流量估計每年約四萬立方公里,這個瀑布比現在非洲的維多利亞瀑布(Victoria Falls)壯闊百倍,更比美國的尼加拉瀑布(Niagara Falls)雄渾千倍,但卽使這麼大流量的瀑布也須要一百多年,才能將乾涸深陷的惡土再灌滿海水,成為現在碧波萬頃,煙波淼淼的地中海。

 

以上情節是根據中央研究院許靖華院士在1983年出版標題為「The Mediterranean Was a Desert」,副標題「A Voyage of the Glomar Challenger」的英文著作,描述它在瑞士理工大學執教時,擔任國際深海鑽探計劃DSDP( Deep Sea Drilling Project)的共同主持人, 多年帶領格洛瑪挑戰者號(Glomar Challenger)研究探鑽船在地中海各地探鑽,終至證實地中海曾為沙漠此一假說的過程。這本書1993年中文版問世,書名「古海荒漠」,許院士是証明地中海曾一度為沙漠的關鍵地質科學家。

 

多年前首次看到這本書,內心也是無比震撼,晉葛洪的神話小說「神仙傳」一書中「麻姑」篇中有「麻姑自說雲,接待以來,已見東海三為桑田。」,其實上面所說的情節也是地中海的滄海桑田。

 

地中海的陽光,及炎熱特性也孕育出很多熟悉水性,善於航海,精於海上貿易的城邦及國家,從最早的愛琴海的克里特島人(Crete)、腓尼基人、迦太基人到希臘人、熱那亞人、威尼斯人、羅馬人,直到近代的西班牙人、葡萄牙人,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

 

以歐洲史觀為主的十六~七世紀的地理大發現(Age of Discovery),西班牙、葡萄牙人縱橫四海,是當時的世界「大國」,遠在太平洋西側的臺灣也都被捲入這場全球資源的大掠奪,兩國都曾覬覦福爾摩沙這個蕞爾小島。

 

西元前12~5世紀活躍於地中海的腓尼基人(Phoenicians) 源自地中海東岸現在巴勒斯坦、敘利亞一帶,沿著地中海岸建立他們的貿易據點,其中最具戰略重要性的無疑是位於現在北非突尼斯的迦太基(Carthage),腓尼基人曾冒險進出直布羅陀海峽,到位於現在摩洛哥以西一百公里大西洋中,現在為西班牙旅遊勝地的加那利群島(Canary Islands),進行錫礦的採挖和買賣。甚至有證據顯示他們的商船曾遠至不列顛群島。根據希臘紀元前5世紀,被尊為西方歷史學之父的希羅多德(Herodotus)所著「歷史(Histories)」一書的記載,西元前600年左右,在古埃及第二十六王朝法老尼科二世(Necho II)的支持下,曾有一支腓尼基人的探險隊在漢諾(Hanno )帶領下,從西奈半島的亞喀巴灣(Gulf of Aqaba) 出發沿著紅海岸航行,穿過阿拉伯半島與非洲之間的曼德海峽(Bab-el-Mandeb) 進入亞丁灣;沿著今天的索馬利亞海岸線一直南下到達今南非海岸;再從南非的非洲西海岸北上,最後沿著西非的海岸線轉入直布羅陀海峽,進入地中海,回到尼羅河口,環繞非洲一圈,歷時三年。

 

希羅多德的「歷史」在西方史學界是有正反兩極的看法,有學者相信,也有學者譏為騙子。假如這段記載為真,則十五世紀地理大發現時代葡萄牙人狄亞士(Bartolomeu Dias)1488年首度航行抵達非洲最南端的好望角;1498年,他的後繼者達伽瑪(Vasco da Gama)繞過好望角,航抵印度,此兩件成就被認為是歐洲發現前往亞洲新航路的里程碑,但跟近兩千年前腓尼基人繞行非洲一圈的壯擧比起來,用黃仁宇「萬歷15年」一書的說法,也似A Voyage of No Significance,不足為奇。

 

土耳其航空班機在歐洲文明搖籃的地中海上繼續往東飛,經過義大利、希臘,西西里島、愛琴海諸多小島,歷歷在目,飛行路線顯示幕上看起來幾乎是一條直線,也接近地中海東西兩岸間最長的距離。天色漸暗,海面點點漁火逐漸點亮,到伊斯坦堡時但見燈火闌珊,已近晚上十一點了。

▲七月天的尼斯,一下飛機,炙熱的太陽,高高的棕櫚樹,立刻讓人感受到地中海的氣氛。

▲摩納哥是建立在海岸山崖、人口三萬的迷你小國,從尼斯往摩納哥的公路,沿著山崖蜿蜒前進。

▲從尼斯往摩納哥的公路俯瞰帆影點點的地中海。

▲從摩納哥皇宮俯瞰港口,遊艇密佈,視野開闊,令人心曠神怡。

▲由蒙地卡羅(Monte Carlo)俯瞰地中海,照片中央是著名F1賽車道的髮夾彎(Hairpin),車子由左邊下來360度迴轉。F1賽車要繞一圈3.34公里的街道19圈。

▲由摩納哥皇宮往下看港口,海水藍得令人屏息,且清澄得令人驚訝。

▲陽光燦爛, 夾竹桃艷麗迷人。

▲坎城的遊艇碼頭, 停滿來自各國的遊艇。

▲坎城的海灘,熱情奔放。

▲坎城的海灣,海水湛藍,船影點點,令人難忘。

▲坎城影展舉辦地點節慶宮(Palais des Festivals et des Congrès)旁的公園,高高的棕櫚樹葉,是影展最佳影片金棕櫚獎(Golden Palm)標誌的源起。

▲普羅旺斯亞維農(Avignon)附近的古德斯(Gordes)山城,源自中古時期易守難攻的城堡。Gordes 一字源自凱爾特語(Celtics),也有不少古羅馬遺跡,淵遠流長。

▲雪儂克修道院(Abbey Senanque)的薰衣草田,是普羅旺斯的經典畫面,修道院成立於12世紀,自己也製作薰衣草精油販售,是自給自足的方式之一。

▲葡萄很適合夏乾冬溫的氣候,是普羅旺斯的重要農作物之一,也盛產葡萄酒。

▲橄欖樹同樣適合夏乾冬溫的天氣,也是地中海週圍地區的重要農作物,普羅旺斯也不例外。橄欖主要供榨橄欖油。

▲從西班牙巴塞隆納港口旁,意思是「朱庇特之丘」的蒙特惠克山(Montjuic)遠眺地中海

▲飛機飛越地中海,機翼上是土耳其航空標誌,正飛過義大利西西里島(Sicily)海岸。

▲從馬德里飛伊斯坦堡,飛行路線顯示幕上看起來幾乎是一條直線,也接近地中海東西兩岸間最長的距離。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arleslin9863&aid=32479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