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夜航紀伊水道
2020/02/15 00:05:00瀏覽4879|回應3|推薦111

晚上11點,郵輪準時離開大阪港碼頭,看著海港旁的大樓逐漸遠離,燈光逐漸暗淡,離大阪越來越遠了,早上郵輪進港,就停泊在大阪港地標的摩天輪旁,開船前還五彩燈光閃爍,比郵輪高很多的摩天輪,燈火逐漸闌珊,也逐漸變小變暗,大阪城,再見啦!

 

我們這趟來日本是搭郵輪,從基隆出發,郵輪的行程安排,通常盡可能利用晚上開船,旅客睡了一,早上醒來就到目的地,下船上岸觀光,像我們今天的行程,早上進港,白天在京都、宇治及大阪旅遊,晚上11點從大阪開船,整夜航行,預計明早八點到達四國的高知港。

 

開船一個多小時以後,從船上的郵輪即時位置資訊,知道我們已經通過大阪灣和紀淡海峽,接著將進入本州和歌山縣,及四國德島縣之間的紀伊水道;大阪灣西邊,即是1995年阪神大地震,震央所在的淡路島,早上經過紀淡海峽時,天剛亮不久,陽光明媚,海面上滿佈漁船,令人印象深刻;日本本州、四國與九州之間的瀨戶內海,四週都有陸地圍繞,確實是日本的內海,瀨戶內海有三個出口,其中之一是我們現在航行通過的紀伊水道,另一個是九州與四國之間的豐後水道,兩個水道都是日本列島南部,通往太平洋的重要出口,最後一個是本州與九州之間的關門海峽,通往對馬海峽,及日本海、東海和黃海;關門海峽可說是台灣人的傷心地,清末割讓台灣給日本的馬關條約,就是1895年在關門海峽出口旁,下關的春帆樓所簽訂,現在台灣統獨意識嚴重對立,遠因就是馬關條約種下的。

 

瀨戶內海的三個出口,在日本都有以這三個出口為名的流行歌曲,即所謂演歌,描述航行經過這些水道或是海峽時的心情,包括豐後水道鳴門海峽(瀨戶內海進入紀伊水道的海峽),及關門海峽,也表示這三個地點在日本的高知名度。

 

夜航紀伊水道,心情有些亢奮,即使已過平常入睡時間,還是特地到郵輪的最上層甲板觀看,此時上弦月已落,四周一片闃黑,無邊無涯,除了郵輪上昏黃的燈光外,彷彿天地之間被包圍在一片厚重的漆黑中,一尺之外即是黑暗,像是渺滄海之一粟,有些忐忑,更有些恐懼感;像三十多年前,第一次乘坐迪士尼樂園太空山(Space Mountain)雲霄飛車的感覺,開動後隨即進入暗闃無光,不知東西南北的房間內,雲霄飛車在黑暗中快速繞行,完全失去方向感,不知身在房間內何處?也不知下一步往那裡?令人不禁膽顫心驚也曾讀過一個空姐的飛行經驗,他第一次送餐到駕駛艙給機師,從人聲鼎沸燈光明亮的座艙,進入燈光昏黃的駕駛艙,窄窄駕駛艙前面是無邊的夜,無邊的暗,看不到一點光,不知身處何處,更不知飛到向何方,雖然知道不會有事,但莫名的恐懼感,仍油然而生;那種感覺,很像此時此刻在甲板上的心情

 

身處星月無光,四周無邊暗夜的船上,令人不由得聯想起發生在1904年,那場發生在瀨戶內海另一側,關門海峽外的海戰日俄戰爭是日本側身世界強權的關鍵一役世事波譎雲詭,不過才13年前的1891年,當時俄羅斯羅曼諾夫王朝(House of Romanov)的王儲,卽日俄戰爭當時的皇帝尼古拉二世(Nicholas II)還前來日本作客,明治天皇親自接待,一時似日俄友誼長存,但國家之間,似無永恆不變的事。

波羅的海艦隊,千里迢迢,從遠在北歐的波羅的海港口,航行近八個月,繞行大半個地球,來到遠東,當天晚上航行在九州西方,關門海峽的西南方海域,也像此時紀伊水道上的暗夜,一樣星月無光,海上一片黑暗,艦隊實施燈火管制,摸黑航行,氣氛緊張;一個俄羅斯水兵,在甲板抽煙透透氣,沒想到擦火柴點煙的這一點點星火,就被埋伏的日本情報船信濃丸發現,俄羅斯艦隊暴露了行蹤,日本艦隊隨即由現在韓國鎮海港出海,從容的在日韓之間的對馬海峽部署,守株待兔,一舉擊潰俄羅斯艦隊,俄羅斯慘遭海戰歷史上,勝負差距最懸殊的失敗,連艦隊指揮官都被俘擄,僅以身免,其實原因在前個暗夜,無意中的那點星火,早已種下。

 

就像劍道高手對決,勝負定在電光石火的瞬間,比賽場上先前冗長的比劃,其實都只是序曲日俄對馬海戰,雙方先前也是頻頻製造緊張懸疑、波譎雲詭氣氛,外交斡旋,虛張聲勢,動作不斷,但戰鬥只有28小時,相對近八個月的航行,其時只是其中一小段時間。 

▲晚上11點,郵輪準時離岸,準備出港。

▲▼郵輪停靠的碼頭,就在大阪港摩天輪旁,離港前摩天輪上的燈光,璀璨耀眼。

▲▼郵輪已離岸,正大阪港,港邊建築的燈火逐漸暗淡模糊,再會了大阪!

▲▼瀨戶內海地圖,三個出入口,包括紀伊水道、豐後水道及關門海峽,紀伊水道內側則有明石海峽、鳴門海峽和紀淡海峽。

▲郵輪航行紀伊水道,四周一片漆黑,離船一尺即是黑暗。

▲▼上午郵輪抵達大阪港,準備靠岸,前方大橋是阪神高速5號灣岸線的一部份。

▲▼協助靠岸的拖船(上),及部分大阪港區(下)。

▲上午天亮不久,郵輪航經紀伊水道,海水蔚藍,船尾激起陣陣浪花,美景令人陶醉。

▲▼經過紀淡海峽時,淡路島似近在咫尺,海面上滿佈漁船。

▲從瀨戶內海進入紀伊水道的鳴門海峽,及跨越海峽的鳴門大橋,鳴門海峽以海流洶湧,潮聲有如嘶吼而得名(摘自Wikipedia

▲從瀨戶內海進入大阪灣的明石海峽,及跨越海峽的明石大橋,大橋全長3911公尺,是目前世界最長的吊橋。(摘自Wikipedia

▲俄波羅地海艦隊東來,抵達各港口的日期(1904/10/15~1905/5/27)及航線圖,藍色為第二艦隊,紅色則是第三艦隊,咖啡色是第二艦隊部分受損船隻,就近到黑海俄軍港修復後,再兼程趕至法屬馬達加斯加與原先第二艦隊會合。(摘自Wikipedia

▲日俄對馬海戰雙方接敵佈陣航線圖,俄艦最早在九州西方海域被發現。(摘自Wikipedia

▲信濃丸原為客輪,日俄戰爭期間被日軍方徵召,成為運兵船兼情報船,該船在九州西方海,發現俄艦隊蹤跡是其最知名戰功,此為發出的電報。(摘自日本國立公文書館)

▲▼對馬海戰時,日本聯合艦隊旗艦三笠號(Mikasa)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arleslin9863&aid=131526093

 回應文章

花鼠妹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2/23 21:43

介紹的真詳細!

除了欣賞美麗的風光外,還上一堂歷史課.

至於那些喪權辱國的條約其實也不只這一樁啦!

Charles Lin (charleslin9863) 於 2020-02-27 12:21 回覆:

謝謝,確實清末有不少喪權辱國的條約,但對台灣影響最大的是馬關條約。

日俄戰爭時,台灣已隸屬日本,所以當時駐台日軍,也奉命密切監視,現在通霄虎頭山頂還有個紀念碑,一旁碑文說明,當時此地駐軍曾發現俄艦隊蹤跡,據以報告日本大本營,日聯合艦隊得以充容在對馬海峽佈署,大獲全勝云云,其實以訛傳訛,是不確消息。

根據相關文獻,俄艦隊並未通過台灣海峽,通霄虎頭山的監視站,根本無從看到俄艦隊,請參閱下附格文。

俄艦是否通過台海?

http://blog.udn.com/charleslin9863/28727914


Flying Eagle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2/16 17:48

2017年去北九州時到訪下關的春帆樓,看到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參下圖),心情沈重。當時的台灣團匆匆而過,遊客未曾注意,導遊亦未提醒,看在眼中感覺更是複雜。



Charles Lin (charleslin9863) 於 2020-02-19 15:36 回覆:

謝謝Flying Eagle姊。

那種心情沉重,應該也像賀之章的回鄉偶書,"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尤其年輕一輩,課本有意的忽略,對馬關條約,了解不是那麼深刻。


華碩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2/15 13:11
讚啦讚啦
Charles Lin (charleslin9863) 於 2020-02-18 17:21 回覆:
感謝華碩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