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Blessings
2015/07/26 17:31:24瀏覽482|回應0|推薦53

六月下旬,知道要回台報到的日期之後,我下定決心,在七月初參加了此處的 Zumba instructor 訓練,取得執照。急著受訓的理由,是負責的 instructor of instructors, 來自 Chile 且受過正統 Latin dancing 訓練,機會難得。

 

告訴相熟的同事 C 之後,他鬆了一口氣說,這樣我就可以證明自己休息半年,「不是在浪費時間」!我不經失笑,心想我的財務還過得去,並未造成家人負擔,不過是休息半年,當中也有在找工作,何需向人「證明」什麼?

 

(呵呵除非是要請領 unemployment benefits – 一個月二萬多新台幣哩, 那我的心態肯定是不同的啦、、、該填什麼表格或提供什麼證明,絕對是很有耐心地、、、)

 

想想這些男同事,肩上的擔子壓力還真不小、、、在同事 C 那樣說之前,早有被他校挖角的 N,同是台灣來的但在他校任職的 W,還有同事 D 都和我「懇談」過。特別是同事 D,先是苦口婆心地勸我在找到新工作前,不應辭職;接著是寄來澳洲的求才資訊(可我的雙親在台,兩子在 NZ, 去澳洲豈不兩邊落空?),在我解釋之後,又打了幾次電話,提醒我 NZ 大學的徵才資訊、、、

 

雖然我並未告訴這些 male friends 我的計畫,其實早已預計要拿到 Zumba instructor 執照,只是等待時機而已。在拿到執照一週以後,我拜訪了自己的 instructor, 請她建議我教課約一小時的舞曲和音樂;正當我信心滿滿,趨身從我的包包拿出紙筆,準備開始跟 instructor 討論的時候、、、

 

我的下背部忽然一陣劇痛,像被 lightning 打到一般,當時幾乎癱軟在地、、、

 

因為痛到冒冷汗,我和 instructor 說好改天再約,趕緊回家握床休息並服用中藥;三天之後,情況並未改善,幾乎可以確定並非肌肉扭傷的單純問題,於是我想起了從中國北方來的理筋專家 Lady J…

 

認識 Lady J 實在是機緣巧遇。當我們剛到 NZ 尚未搬到 Auckland 時,為了打理「三千煩惱絲」嘗試過幾處 Kiwi 經營的 barbershop,但都不是很滿意。或許是他們不擅長處理東方人的直髮,除了 Pete 的自然捲髮以外,其他人的髮型簡直是慘不忍睹(我因為短髮被剪成幾何圖形,不得不開始留長髮,也學會幫孩子們理髮,這是後話)、、、

 

尋覓許久之後,我們發現來自中國, Miss J barbershop,從此就成了她的忠實顧客。而 Lady J 則是和 Miss J 租用同一個 location 的「神秘人物」。

 

我們在等待剪髮時時常相當 curious,因為 Lady J 的房內不時會傳出疼痛呻吟的聲音、、、可是呢,Lady J patients, 除非是「傷勢」嚴重,不少人是來時齜牙咧嘴連路都走不好,離去時卻一派輕鬆和 Lady J 有說有笑,不難想見她的醫術有多麼好。

 

話說我這次背部受傷之後,又出現了感冒症狀;這下子多休息也沒有幫助,每一次只要 sneeze or cough a bit, 背部就再度拉傷,不得不找上了 Lady J.

 

Lady J 治療的手法和我在台灣中醫院經歷的頗為不同。第一是她只用雙手的大拇指按摩,少有強烈的拉扯動作。不過即使如此,我還是痛得唉唉叫。Lady J 說那是因為她有使用氣功 這我相信,因為她的個子並不高,按摩的力道卻不小。

 

第二是除了筋骨以外,Lady J 還按摩內臟。當她開始按摩時,我告訴她 Ed 認為我的背痛源自於椎間盤突出,她只是抿者嘴笑笑沒有接腔。當她按摩內臟以後,說我的背痛其實源自消化功能不好。雖說我不確定這兩者是否有關連,但我的腸胃確實不好,而且最近愈來愈糟、、、

 

Lady J 幫我按摩後,背痛立即大為減輕,而且接下來數日我的腸胃舒服許多。難怪她在中國被譽為「神醫」呢!

 

另外特別的是,當時Lady J 治療我的下背痛,卻強調腿部、胸部、肩膀和上背部的按摩。而且當我感覺背痛大為減輕之後,卻接著感受到頸部和肩胛的疼痛,Lady J 也一一地幫我疏通治療了。

 

最後因為還有剩餘時間,我請 Lady J 改善我大腿跟部的拉傷。她一聽說是舊傷,又抿嘴一笑說,舊傷阿,可能要稍微找一下。在她按摩時,我感覺特別疼痛,鬼叫了一陣子之後,Lady J show 給我看她使用的工具、、、

 

一看之下差點要昏倒,那不是平常我吃 kiwifruit 用的塑膠湯匙嗎?Lady J 解釋說,因為我的舊傷在她手指無法按摩的深處,所以靈機一動,就用手邊(吃水果)的「工具」幫忙。只能說大師出手就是不同,隨地都可取材阿、、、

 

Massage 結束之後,我和 Lady J 有說有笑地步出房間。看到在外等待的 Pete 臉色發白,好感動阿、、、這孩子知道我頗能忍痛,但我在 Lady J 的手下,由悶哼、低吼、轉成齒縫間的嘶叫,可把 Pete 嚇壞了。我跟 Pete 說,馬麻覺得好多了,想開玩笑讓 Pete 也去按一按,但當時不知為何有些哽咽,只好作罷、、、

 

等到準備付 fees 的時候,Pete 的臉色簡直要 turning green 了。Lady J 說,她今年收費稍微調漲, NZ$ 180 per hour (兌台幣匯率21 25,也就是、、、!) 、、、我事後跟 Pete 說,說不定 Lady J 這一按,讓我避免了手術或長期復健,未來我回台,若有類似的情況,要我專程飛到 NZ 來找 Lady J 我都願意。

 

背痛,感冒、、、當然都不舒服。但這些真的是 blessings… 因為即將回台,背痛提醒了我該「進廠維修」了,若非加上感冒,我可能只會休息一陣子希望背痛自然好;而且我非常幸運地能約到 Lady J, 因為通常她的時間絕對約滿到一週以上,但這週剛好她的幾位 patients 都逐漸康復,我才得以排到 2 小時的看診時間。

 

而且一個半小時就按好了!加上因為無法去 gym, 我乖乖待在家中整理行李,才有時間把之前印出來的文件都數位化,要不然,7 年下來積累的文件,是不可能扛回去的!(plus 行李有嚴格的重量限制)

 

因為還是有些感冒症狀,上飛機不會太好受。但我想說,雖說這些 blessings 多是伴隨著 costs 而來,可這就是人生嘛,有些高低起伏,trade-offs, 我在順境的時候才會更 being grateful 不是嗎?(不過還是希望順利的時候多一些,呵呵)

 

幾天後就要上飛機了,NZ, 我的第二個國家,我會想念這裡的一草一木,還有親愛的家人朋友們、、、Good bye for now…Fox想...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elinetl65&aid=26615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