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轉載】王立:《春衫猶濕》賞讀
2013/05/16 19:07:38瀏覽575|回應0|推薦13

﹝台北:皇冠﹞

展讀歐宗智的長篇小說《春衫猶濕》(註),只覺好一片似水柔情,四面八方,漫無邊際,向我蔓延、向我包圍。我的全身心被「智」和「真」純真熱烈的愛情之水所浸淫、所溶化。歐宗智極其真誠的謳歌與禮讚,帶我到了一個極致的愛情世界,使我對愛情有了一種全新的感受和認識。

歐宗智的心路歷程,幾乎每一個少男少女都曾親身經歷過,誰沒有發生過傾心的愛戀?誰沒有忍受過別離的痛苦?誰沒有享受過重聚的歡樂?誰沒有承受過相思的煎熬?──凡戀情種種,歐宗智都以細膩、寫實、清新的風格,作了真切而盡情的抒發。愛情是生命人格的昇華,人的一生中真正的愛情也許僅只一次,因此,任憑風侵雨蝕、任憑歲月流逝,用兩個人全部心血培植起來的愛情之花卻愈加鮮豔芬芳。愛情是值得不懈追求和獻身的、是值得終生珍惜和守護的。這是《春衫猶濕》讀後,我心靈深處引起的強烈共鳴與感悟。

《春衫猶濕》的藝術特色,分析起來,我想可以包括這樣三點:真誠的情感、詩意的描寫和獨特的文體。

(一)真誠的情感

古今文學,都注重一個「真情」。「真者,精誠之玉也。不精不誠,不能動人」(《莊子‧漁父》),說明了文貴真誠,方能讓人情動於衷。無論是劉勰的「為情造文」(《文心雕龍》),還是王國維的倡寫「真情」,都深刻地揭示了「緣情而發」的文章真諦,歐宗智深諳其道,《春衫猶濕》所著力表現的正是一種不虛偽、不做作的人間真情。

這種真情,首先表現在:作者以戀愛中人全心的對於愛的感受和理解,以愛的語言營造了小說真實的文學氛圍以及栩栩如生的戀愛情景,所有的細節、所有的情思,全是不加掩飾的、真實的愛心之體現。

我們可以從這些具體的例句中感受作者的思維情感:

「我現在可是沒有心的人了,摸摸你心,看有無多出一顆心來?」──多麼純粹而確切地表達了主人公全心全意的愛。

「你的信是最佳補品,若信不來,太瘦太餓的我必定死去。」、「再不見你,我會死掉。」──大傻話,傻得讓人忍俊不禁。然而,仔細體會,這何嘗不是最實在的抒情!戀愛中人,誰沒有說過類似的大傻話呢?情到真時,大智若愚。

「我是泥,你是水,泥有了水,泥就不再乾裂。」──讀至此,使我想起三毛也曾經說過:「男人是泥,女人是水。泥多了,水濁;水多了,泥稀。不多不少,捏兩個泥人──好一對神仙眷侶。」世界上的感情是相通的。

《春衫猶濕》通過一封封書信,寫了「智」和「真」從戀愛到分手的全過程,全是剖腹掏心的真情。如果作者沒有對愛情極其深切的體驗與把握,我想他難以有這樣獨特的藝術發現。

(二)詩意的描寫

《禮記》曰:情欲信,辭欲巧。真誠的情感,如果不是通過藝術語言的表達,則難以起到任何審美效應。《春衫猶濕》整部小說皆是詩的感覺、詩的語言,這種詩化的語系,與作者所要表達的情感有機地溶為一體,真實地展示了男女主角愛之心靈和青春情愫。「等到九月,你的唇將是秋季最開朗的兩片紅葉,而我則是夾在兩片紅葉間,扁扁瘦瘦的秋天。」類似句法,比比皆是,運用的通感、象徵、意象等詩歌藝術的表現手法,強化了情感的力度和詩意美。

(三)獨特的文體

《春衫猶濕》採用的表現方式是小說創作中不討巧的書信體手法。我說的「不討巧」是說,這種書信體(包括日記體),一般難以展開大起大落、引人入勝的情節性描寫,文化品位通俗化的讀者通常不易接受和欣賞。但是,書信體小說儘管受制於情節的開展,在表現視角上卻長於抒情。這種文體特點,使作者更加自由地開放心靈與情感世界,充分地直抒胸臆、坦誠地裸露思想,因此在藝術上更具真實性,使讀者能一下子深入作者的心靈世界與審美領域。

三言兩語,言不及義。儘管只是粗淺的簡評,但已足夠表示我對歐宗智的言情力作《春衫猶濕》的喜愛和推崇了。※

──原載《邂逅──曾經的悅讀》(台北:秀威,2009年2月BOD一版)頁257-259。

【註】:

歐宗智《春衫猶濕》(台北:皇冠,1984年2月第一版),於1981年10月開始於《皇冠雜誌》連載,引起極大迴響,至1982年5月連載完畢。

 

( 創作文學賞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cpou&aid=7625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