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想你念你──日本二十載
2021/10/04 08:28:35瀏覽698|回應0|推薦17

 

﹝花見﹞

Juliet

多年未見,感慨良深,返臺後,內心久久未能平復,希望藉由這封長信,讓我亂了章法的生活恢復正常。

那一天,在你我的生命中,都是永恆的一天,因為我們攜手成就它、創造它,我們都是絕美的詩人。這個屬於我們的日子,也是我們告別華岡的二十周年。你說,人生有幾個二十年呢?

赴日之前,能否見到妳?我毫無信心,沒有一絲把握。好在,我的「耍賴」幫助了我,是不是也幫助了你下定決心呢?所以說,有些時候,耍賴也不見得不好!

這些日子以來,讓你飽受折磨,於心不忍,我這種不是「大丈夫」的作風,居然獲得你的寬容,我何德何能,得以享有如此的優遇?也由於你的寬容,使我自慚形穢,無地自容。所幸這也使我成長,進一步了解體貼的真諦,成為百分百的「大丈夫」。在此特別要向你致意,感謝你給了我這一切。

擁有獨一無二的你,就好像擁有了全世界,我好幸福;我立誓,一定要讓你加倍幸福,而且不讓所有關心我們的人再度操心。

相信我,別人絕不可能擁有像我們這樣的愛。你說,我們怎能不多加珍惜呢?因為有你,我覺得自己高人一等,我們是多麼脫俗,相對的,世人又是多麼的俗氣呀!

我們的彼此擁有,別人不會懂。

千萬不要再說我在敷衍你,千萬不要再說我不是真心。真的,有了你,我的日子更加有趣更具意義。

我們可能久久久久才會見一次面,但它絕不是「玩火」,也不會「自焚」,它只會使我們活得更有生氣。誠如你先前所說,我們要積極促使彼此改變自己,使自己努力向上,經常保持青春,不論內在、外在都更「美」。

我貪心嗎?

透過我們的心繫情牽,冀求另一份難以言宣的感受,這是苛求嗎?經過一九九九年 四月二十日這一天,我確信,我們都可以成為彼此生命中的唯一。

當我想你想得滿溢的時候,好在你允許我寫信,好在你會對我輕聲細語。有你的支撐,我還有什麼不滿意?

濱松的一天,如夢似幻,感覺不像真的,可是你送我的詩集就在手邊;你那驀然抬首的眼神,依然銘記在心;而佐鳴湖畔清風拂面的舒爽,那感覺還是非常清楚。那天的你,猶如下凡的仙女,帶給我前所未有的快樂。

讓我把美好的片段一一記載下來,這可以供我細細回味一生。

初抵日本那幾天,電話中的你透露些許徬徨。我開始動搖,有些舉棋不定。來與不來,見或不見,真是千萬難!

所幸在妙高山和東京都收到你的傳真,而且指示清楚明確,我興奮極了。(我也很自私,當時竟然沒設身處地,去體會你內心的掙扎)

然而,一切似乎還是未知數,因為你又遲疑不決了。

眼看日本之行即將步入尾聲,與你見不見面卻一直令我牽腸掛肚。我預想著見面的場景:不敢正視對方,彼此間只有過度的客氣與僵硬,隔著尷尬的距離,說些不著邊際的話語;那距離難以測量,不能用尺寸,要用被思念懊悔不斷折磨的失眠與歲月。雖然擔心不已,但是當我看到濱松的地圖,靈機一動,我下定決心恣意而行,不讓你躲藏。即使你故意消失,避不見面,我照樣前往,就算只見到你的家門,我也認了。現在想想,果真如此,對你對我都太殘忍。

前一晚,對要我改搭上午十時後抵達濱松的車班,我照辦;但冥冥中怕你反悔,又不准我去,所以我隔天提早離開飯店,儘快投入旅程,不給你任何機會。(我真壞,是不是?)

步行至池袋驛,搭山手線到東京驛,再轉乘東海道新幹線,上午八時十分的車,約二小時可抵達濱松。在車上的時間,早已準備好好地想你一遍,跟你說說心底的話。先前於松本城購買的穿線小冊子,用來書寫記錄最是恰當。

想你,念你,愛你。

過往的一幕幕,隨著車窗外的風景浮現又淡出,但是多年以來,那相愛的感覺卻一點也沒有改變呀!

二十年後重聚,除了思念,我也在穿線小冊子上真誠寫下自己對這一份情的期待。我們都必須幸福,而且比以前更相愛。

我深信,我們的感情絕不是像芭比娃娃而已,想抱才抱;它是活的,隨時都在生長,不斷地豐富我們的生命。有了妳,我清楚感覺到,存在才更有意義。寫著寫著,我驕傲   起來了,因為車內的其他人不會有像我這樣的好事。

車到中途,小冊子寫完了。我打電話給你,你似乎還有些猶豫,但我人在新幹線上,一切已無法阻擋。

在車上,感受到你的為難,我為自己的不體貼而覺得抱歉。

無論如何,準時抵達濱松了。啊!這日夜牽掛的心愛的女子居住的城市。多少年來,我們不曾如此接近。心跳竟然怦怦加速起來,一點都不像中年男子。

站在驛站出口旁邊的電話亭等候。行囊中並沒有原本打算帶來的換洗衣物;試想,獨自一人賃居在離妳如此近距離的旅店卻無法共此燈燭光,好好敘舊,你說這有多麼殘酷、多麼寂寞。

起先以為你只能陪我二、三小時,至多一起吃頓飯,便把我這賴皮鬼打發了事。其實,即使如此,見了面就已足夠,我無怨無悔。沒想到,你足足陪伴我八小時又十分鐘,我真是喜出望外!

久違的你,終於出現在眼前。我第一眼就認出你了。

頭髮剪短了,戴著挺時髦的流線型太陽眼鏡,花紋娟秀的春色洋裝剪裁合宜,十分悅目,胸前的珍珠別針更有畫龍點睛之妙。你依然是你,美麗得令人驚喜。(我太滿意了!)

「你總算來了!」你說。

坐到你的左手邊,差點要緊緊抱住你,告訴你,這些日子以來,我有多麼想你!

你帶我到妳居住和工作的地方參觀,實地了解你在日本生活的種種,也見到了你的家人、朋友和員工,我比較知道你的生活了。我為你感到高興,也為你的努力扮演好各種不同的角色而衷心佩服。

時間對我來說,非常寶貴。好在我們又單獨在一起了,這才是我最最盼望的。

這天,車抵靜岡,天微雨;到達濱松,天晴了。溫暖的春風中,與你同行,我好喜歡;高興得像個初次遠足的孩子。你呢?你是不是還有一點點勉強呢?

我們先去風箏會館參觀,你費心地為我導覽。我在想,該怎麼好好體貼你?很自然地搭你的肩,輕擁著你以及長久以來的夢想,感覺得出來,你的肌肉有些僵硬。又讓你緊張了,很抱歉。好在,你微笑,並沒有拒人於千里之外。

原來,為剛出生的小孩放風箏,向上天祈福,這是濱松傳統的民俗活動。這代表著期許與傳承,饒富意義。濱松是有文化的地方。

不過,若給我機會把風箏放上天空的話,那大風箏上面書寫的應是我們倆的名字,祝詞則是「愛情萬歲」。好美呀!

你什麼都不缺,我所能給你的,或許只是一絲絲浪漫吧!

濱松南方的海灘,很長很吸引人,可惜時間不允許,否則很希望,你能陪我在詩意的沙灘,悠閒地走上一段。如果還有下次,你願意嗎?

時間飛逝,是午餐的時刻了。其實,我不想吃飯,那太浪費時間,我只想和你找個地方坐下來,好好聊聊,把我的想法一五一十地告訴你,同時也傾聽你的心聲。

不管是法國餐、義大利菜或是日本料理,有一個安靜的談話空間才是最重要的。

我們到「鳥善」,這個安排我很滿意。你讓我見識到懷石料理的精緻與美感,心情很愉悅。

場地舒適靜謐,侍者彬彬有禮,服務親切周到。落地窗外的花草樹木,乃至斜坡下方的佐鳴湖,巧秀美麗,如詩似幻,氣氛這樣怡人,我還有什麼不滿足?唯一感到遺憾的是,桌面甚大,你我距離稍遠,牽手不易。不過,這樣的距離恰可清楚對視,牢牢記住你的形貌。你今天的一切都無懈可擊,真的。

一邊傾聽你談著生活的點點滴滴,一邊欣賞著你的動人、嫵媚。

你我再次聚首是正確的,若是讓我錯過你現在的美,豈不抱憾終身?

要你看看我在新幹線上為你書寫的文字,你只讀了幾頁就把小冊子收起來,說要留著慢慢看。我有些淡淡的失望。然而,我失望些什麼?你不是仍好端端地坐在對面嗎?

美好的午餐結束了,抹茶凍以及香瓜的味道至今似乎還存留我的口中呢!

下午三時了,時間為什麼如此不留情?

瀏覽一番「鳥善」走道牆上詩人們題寫的俳句,我們才依依不捨離開。

啊!「鳥善」!你的別名是永遠。

你對我真好,因為接下來還有更棒的。我們來到可以眺望「鳥善」的佐鳴湖畔。散步詠春天。

你,喜歡花絮翻飛如雪的蒲公英;我喜歡,喜歡蒲公英的你。

湖畔,微風拂面,攝氏二十度,陽光柔軟,這是春暖花開的季節。櫻花謝了,紫色的小花卻遍地盛開。

湖面不時有魚兒躍出水面,閃爍著銀光。魚兒們必定是高興看見我們,為我們多年後的重逢而祝賀。

小水鴨也在湖上嬉戲,一隻隻游過水面,彷彿耕著水田,那景象就像是一首首俳句。

春天的下午,坐在佐鳴湖邊,感覺很舒服、很自在,那風那陽光彷彿都滲入了身體,我(我們?)似乎與佐鳴湖整個融合為一了。這種超脫的精神境界,確實少有,很高興當時身旁有你,很慶幸你給了我這一切。

其實,你可以放輕鬆,倚靠我的肩膀;就像以前一樣。

在春風中,聊著,美景當前,內心一片平和,我完完全全沒有欺負你的念頭。

終於,你開始閱讀我送妳的新幹線記事小冊。我一直盯住你,看你沉浸其中,我心中獲得無可言說的滿足。總算,你抬起眼,與我凝視,雖只是一、二秒鐘,我卻清楚感受到我們心靈交流。共同擁有這樣的默契,我覺得幸福。你呢?你是不是跟我一樣?

現在回想,有些微的遺憾;為什麼當時我不親自把送你的文字朗誦一遍呢?那不是更加深刻動人嗎?

這時,你也親自為我語譯伊藤守的詩句,像一個愛的詩人,絕美的女子。這恐怕是我一生中最美妙的一段時光吧!而這都是妳賜給我的,謝謝妳!

佐鳴湖的一幕,好想將它「停格」。不過,逝者如斯,都下午四時半了。

雖然離開了,佐鳴湖的一個多小時光陰,卻永留腦海,足夠我回味一生。

想真真實實的擁有你,但來去匆匆,時間不允許。我要的是,醒來時,臂彎中有你對我深情的微笑。如果貿然決定,我一定後悔;相信你也是一樣的。對吧?

回東京之前,可以再去一個地方。

你帶我到許多戀人來「約會」的蜆塚。這是你以前住過的地方;我心裡反而有著說不出的親切。

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我擁著你,牽妳的手,要好好記住我們每一分每一秒的相處。

蜆塚先民的茅屋十分特別。但心版中的茅屋,是我們擁抱的地方。抱著你,二人合而為一。真想把你的心吞了。

此時此刻,為什麼我的心頭酸酸的呢?

我提醒自己,不可以把這美好的一天弄糟,如同以往華岡時代的無知與任性。這是 我們難得的私密時光,怎能不多加珍惜?

終究送我到濱松驛了。停車場的三枚輕吻,像三個跳躍的音符。我又後悔了,當時為什麼不索性把你的口紅統統吃掉?

原諒我的耍賴,硬是拖延了半小時才走。買好車票,你陪我逛書攤,買便當。

下午六時四十四分,濱松天色將暗未暗,你目送我踏上月臺的電扶梯,那體貼入微的眼神勝過千言萬語。

在回東京的新幹線上,一邊吃雞肉便當,一邊想著你是否已回到長滿紫花的家居?突然想起一部西片《愛在黎明破曉時》,心情很平靜很愉快很知足。如果我們的這一天也拍成電影,那該是《愛在黃昏日暮時》吧!

摯愛的,謝謝你賜給我永恆的一天。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日,晚上八時四十九分,回到東京驛。

東京人來人往,個個行色匆匆,像流水般不斷從我身邊穿過,但我並不感到孤單,因為我有你,行囊中放著你送我的情詩集。

這一天,我和全濱松最漂亮的女子在一起,她留下了最美好的形象、談吐、風度,絕對是一百分。知道我去距東京二小時車程之外的濱松的人,不斷打探消息。我則守口如瓶,讓這份美感深藏在心中,釀成一罈罈醇酒,偶爾小酌,就醉臥濱松佐鳴湖畔矣。或許,你要笑我,又在自作多情了。

這次除了你,還應該感謝一直對你印象深刻的李姊。那天在妙高山滑雪場,大夥兒玩雪回來,泡過落地窗外是皚皚雪景的溫泉,閒坐大廳休息,她突然從雜誌架上拿來介紹靜岡及濱松的專書和地圖給我,然後不發一語地走開。可能她早已發現我忙著打電話,我們算是心照不宣吧!於是,我這才打定主意,既然你左右為難,我乾脆直接去濱松吧!

記得多年前,在博愛路見了一面,那時你說,我們這輩子恐怕不可能再見面了。妳似乎下了極大的決心。可是,我們依然藕斷絲連,我們寫信(大約都是我在寫);我們通電話(都由妳打來)。終於,我們重逢了,而且是我百般「耍賴」索來的。這是屬於我們兩人的故事。

無論如何,結局令人滿意。

如果,我只是經過河口湖、箱根,回到東京,然後返臺,卻沒能和你見上一面,那麼這次東瀛之行總是遺憾。在高田公園和松本城看到「落英繽紛」的櫻花,也在柏崎的日本海邊見到一下子掉入海平線的夕陽,這種永恆的美感經驗將會伴隨著你陪我一生。

箱根的櫻花謝了,但依然可以想像此地「花見」之盛況。你說,盼望來年能攜手同遊。可能嗎?雖只是夢想,卻已令我心神蕩漾呀!

過來人說,動心容易癡心難,留情容易守情難。你以為呢?

想你,那眼神、那微笑、那悅耳的聲音………。

從濱松重逢至今,整整一個月了。這些日子以來,睡時夢見的是你,醒時想念的也是你,除了必要的工作之外,我可以說是一事無成,如果說我把這一整個月全都獻給了你,毫不為過。

這是生命中難忘的春天,我在濱松和你相處一天,回來後在電話中說了那麼多話,你又收到我這麼長的信,雖不敢說打破了金氏世界紀錄,不過,全世界像我這樣瘋狂地想念一個人愛戀一個人的,肯定找不出第二位。你說是不?可千萬別笑我自作多情。

這持續一個月的體貼與溫柔,全都是為了你。好在你告訴我,一點也不覺得煩膩,要不然我會傷心。只要你心裡有我,這就夠了。

睿智的人說,愛是九成的責任,而另外一成則是說不出的、迷人的東西。此語深得我心!至於我們的愛,非比尋常,它使我們更愛家人,不但不會影響到家庭幸福,並且沒有責任的牽絆,有的只是迷人的成分。你說,世界上還有比這更好的事情嗎?我們實在太幸運了,在華岡談了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這已是千不得一的機會。彼時的戀情飽受挫折,其中有甜蜜,更有相互的折磨,唯其如此,也才刻骨銘心,永生難忘。回顧過往,益發覺得我們怎會如此勇敢如此浪漫如此無可救藥的感性呢?現在,步入中年,竟然依舊能夠享受戀愛的滋味,我還有什麼不知足呢?很高興與你共同擁有這樣獨一無二的愛。

你知道嗎?當我從忙碌的工作中抽身出來,你就像氧氣,我用力吸一口,便有窩心的舒暢。這種感覺,足以讓我有更大的氣力去面對任何的挑戰。

這的確是生命中難忘的春天。

昨夜夢中,我們去淡水,擁擠的人潮不見了,在黃昏的河岸散步,那悠閒的感覺一如在佐鳴湖畔那般,讓人很舒適很愉快。可是你不愛走路,陪我走了這一段,腳痠了,我好心疼,頻頻向妳道歉,買了鐵蛋、蝦捲、魚酥和酸梅湯賠罪,你終於原諒了我,然後我們並肩坐在堤岸,一邊吃東西一邊看夕陽,啊!彩霞滿天!

雖只是夢,醒來心中卻甜甜的。

這信還沒寄,我又開始想你了。怎麼辦?

誰能救救我呢?

喬 1999年5月20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cpou&aid=168937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