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難道就真的不能悠著點嗎?
2020/04/15 23:10:10瀏覽214|回應1|推薦15

《世界進入多事之秋,台當局須悠著點》當看到這篇社論的時候,一時發懵,不過,看看當下的局勢,想想後續可能的發展,還真的擔心了!

我們就別管這句話的出處了!重點在:“倘舊習不除,自甘猥下,行私恣便,長弊容奸,廉訪得真,即白簡從事,勿謂言之不預也。”

“勿謂言之不預”,老共以前用了好幾次;先是預告,接著,不論是軍事的非軍事的,不管大打小打,不論輕打重打,都伴隨著實際的舉措;絕不落空話。

我們先思考一下:拉夫、募兵、徵兵、事業、使命;在建制、數量等同的狀況下,軍隊成員由不同的組成形式、不同心態的驅動之下;軍隊内聚力、執行力的差異會是幾個數量級呢?我沒有尺標。

我們當今社會對新一代軍人的評價,定見早存,氛圍并不是十分和善。或許該承認!——這個社會對軍人的敬意有待提昇!

對軍隊管理我們干涉太深,對軍人我們苛責太多,要求太多!別説尊重,就連平等對待都衹算差强人意!平日如養驢、養馬;用到的時候,挖水溝、抬垃圾、割稻、摘水果、挖洋葱、擡死豬、埋病禽都得行禮如儀,甘之如飴。其實,軍隊的使命,除了警、消力所不逮的重大、緊急搶險救災之外,平日主要的業務還是軍職專業。如果整體社會,一方面把軍隊、軍人視爲救急用絆創帶、萬金油,隨心萬應,而且抱持著不用白不用的心態;一方面又緊盯著軍内例行事物,稍有風吹草動,群起而攻之。動輒得咎、拘手束腳的環境,能培養得出自重、自律、優秀、專業、高質的軍人嗎?虎賁還能是虎賁嗎?多年來,因果相循以致兵源短缺;如果長此以往,當有朝一日,將無良將,兵無強兵,又將如何?

試想,一方個個千中選一,且多懷陳湯之志;一方是論工計酬的職業打工仔。臨陣時,可恃不可恃?大可各自解讀、各自體會。

再説,新冠病毒疾病終究是會過去的,一個後新冠時代的新世界必將、也必然浮現。季辛吉、馬凱碩等在政壇上具豐富實務經驗的人士都發表過深刻、獨到的見解。相信很多官員都已看過;同不同意,喜不喜歡,是一回事;面對世界在變,還加速度在變的事實,應該不可能毫無感受吧?值此大爭之世,轉轍之時;韜光養晦,積蓄實力,都唯恐不及。卻反其道而行,動機令人納悶。請問:客觀總體環境的主要發展趨勢,能不能、會不會,隨我們一時主觀的意願而改變、逆轉?如果答案是不能而且不會,是不是選擇先自保,再圖强的辦法比較好?此時此刻,捨徐圖自强之策;有話不好好説,對内引導風潮;對外死纏爛打、破罐子破摔,死磕。順我者捧;逆我者,口誅筆伐、竭力聲討,無遠弗届。這麼做,對於全局能產生什麼正面、有效的麼影響嗎?長此以往,能得到什麼裨益嗎?況且,以我們的體量、規模,經濟真的可以自閉自封、自嗨自樂嗎?甚至,全民因此而塗炭也在所不惜嗎?

怎麼感覺2020年的臺北與1900年的北京竟然如此神似?我們仿佛看見瓷器店的掌櫃正引領著自家夥計們,手持棍棒,開啓瓷器店的店門;準備來一場自砸自摔,嵗嵗平安!難不成當朝官員們也經過廟堂籌算,捨此再無機會?再無他途?果真如此,真的會讓人冷汗浹背,憂心忡忡!

還好,目前僅止於“勿謂言之不預”,還沒看到《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統一進程刻不容緩

不過,接踵而來的“敬酒”,絕對夠喝一壺的!至於還有沒有後手?那就不是悠不悠著的那點事兒了!而是看消不消停的表現了。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ash2324&aid=132510161

 回應文章

驀然回首 (拜登出手? 趙少康主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小孩玩大車,井蛙沐猴冠
2020/04/17 09:25
統促黨的張安樂說過「陣前起義,不做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