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聽證會( Hearing )
2014/04/08 05:18:09瀏覽272|回應1|推薦18

我一週去做好幾天運動的社區中心出了點小事。事件發生當時因為正與家人到西、葡兩牙趴趴走又回了一趟台灣,有兩個多月不在社區中心瞎忙。等我回來,坐在大門口笑臉迎人白白胖胖的珊蒂不在了換了個年輕的黑美眉安琪。我初時不以為意,以為珊蒂也跟我一樣出門去了,而且安琪也笑臉迎人對我們這些每天沒事在那裏折騰瞎混的老人們也溫暖親切。我在社區中心混了好多年,從我開始在那裏玩耍,珊蒂就在那兒工作,那時她的頂頭上司是個好胖好胖,工作不是很勤快更會亂混日子的凱莉,珊蒂無怨無尤的在凱莉的手下努力工作。有一天凱莉另謀他職,大家都以為珊蒂這會兒 " 熬成婆 " 了,社區中心該把凱莉的職位等級留給珊蒂,把她升職了吧?跟珊蒂混了好多年的人都這樣認為,也許珊蒂自己心裏也有所期待吧?沒想到凱莉的職缺空不到幾天,突然 " 空降" 了一個叫珊蔓莎的年輕美眉填補了凱莉的職缺空位。

珊蔓莎年輕氣盛,對我們這些整天在那兒鑽進鑽出的老人既沒什麼可掬的笑臉相對更別說有什麼好聲氣耐心的對待。我是沒差啦!珊蔓莎對我而言也就是進門看到了說Hello,出們看到了說Good Bye的人,彼此有善意可以東拉西扯哈啦幾句順便練練英文會話,點頭之交也+分ok的。

珊蔓莎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燒向珊蒂,對珊蒂頤指氣使,完全忽視職場倫理,因為她是上司啊!隨時隨地找珊蒂在她辦公室關起門開檢討會,外面經常沒人坐檯,使得我們上課需要東西時不知如何是好。而且她朝令夕改,珊蒂經常被她搞得無所適從。有次我在一家商店碰到她,哈啦幾句以後珊蒂跟我說sorry。我有點莫名其妙不知sorry從何而來。原來珊蔓莎的第二把火燒向了我們這些義工。我一直在社區中心的圖書館做義工,也跟珊蒂提及前面櫃檯若需要人坐檯我也十分樂意去坐檯。本來已跟珊蒂講好每星期三去坐2小時的檯,但珊蔓莎說以後義工不准在前面坐檯,只能做些沖沖咖啡、洗洗杯子之類的雜事。難不成珊蔓莎忘了社區中心有專門的清掃人員?還是她錯把義工當女佣?她是不是忘了她是公僕,領的薪水可都是我們納稅人的錢。不坐檯就不坐檯,反正我也馬馬虎虎,很隨波逐流的。我就跟但珊蒂說沒關係不坐檯就不坐檯,反正我也很隨和的。過了一陣子,連做了好幾年的圖書館義工也被擠來擠去的,感覺有些莫名其妙,我就是再隨和、再沒原則也有些說不過去了。義工︿,難不成還等著珊蔓莎來fire我?於是我就找個藉口不再去做義工,單純的只是去做做運動。後來發現許多熟面孔一起做不同義工的人慢慢消失不見了。

珊蔓莎的第三把火燒向了老師們,要知道社區中心的老師們全都是無薪義工,yoga、排舞、太極拳等等不同的課全是義務教學,對我們這些閒著也閒著沒事去瞎混日子的老人大小眼還可能自我安慰解嘲不與她一般見識,但對那些貢獻時間、精力及專業的義工老師們如此目無尊長就太不上道了。也許迫於工作上需要有好的表現,珊蔓莎動不動就辦活動,但她動口不動手,ideas漫天飛把珊蒂搞得雞飛狗跳。兩人的工作關係處於緊張狀態,更是常常看到兩個人關起門討論後各擺著一張拉長的撲克臉。

導火線緣於去年感恩節前的排舞party。我們排舞班一年有兩次party,分別在夏天及聖誕節前。歷年來選一星期中各level老師都可參與的一天,從1:00 p.m.--3:00 p.m. 大家一起跳排舞。雖然level不同,但各各不同level的老師都會在前面領舞。這些party一直都是珊蒂籌備策畫,包括跟各level老師溝通「喬」日子、時間等等。幾年來一直相安無事。珊蔓莎上任以後照慣例的party被取消了,也不知是啥原因。因為這些party事實上也只是社區中心提供場地而已,其它全是我們自給自足。只是也沒人真正有興致去探討原因就是了。

但不知為什麼,開始謠言滿天飛,所有矛頭全指向珊蔓莎,也許她多少有些耳聞,就在感恩節前她突然宣佈會有一個舞會而且是個星期四的晚上6:30 p.m. 到9:30 p.m.。晚餐時段開舞,睡覺時段關舞。雖然只是一夜之事但對老人家也是很辛苦的呢!當然,她事先也沒知會任何一個班級的老師更別提商量各項細節了。要知道,雖然這些老師們全都是不受薪的義工,但就是因為這樣,最起碼的尊重更該有吧。

不管多少吱吱喳喳的閒言閒語飄進珊蔓莎的耳朵裏,她仍是堅持 "  我說了算 " 一意孤行沒得商量。珊蒂這時 " 拔刀相助 " 拿出她這麼多年來跟大家互動良好的人脈,活生生的說動了一個老師來領舞,拉過來一些她班上的學生來參加,總算把一個活動辦起來。照理說,珊蒂助陣有功,珊蔓莎至少要聊表謝意。沒想到適得其凡反而得罪了珊蔓莎。

如果這樣,那珊蔓莎就不應該再辦聖誕節的舞會,但她執意要辦,結果開了天窗,既沒老師領舞也沒學生參與。珊蔓莎就責怪珊蒂辦事不力。兩人之間愈走愈遠,終於有一天珊蒂沒來上班了。愈來愈多的流言,說珊蔓莎「黑箱作業」使小人術硬生生擠走熱心服務人群的珊蒂。

一開始社區中心在有人詢問這件事時給的標準回答是珊蒂身體違和短暫休息數日即會消假回來,但大夥一直等到2月底了還不見珊蒂。於是有人發起 " 請願書 Petition " 簽名活動一狀就要把它告到市長辦公處。我那時人不在沒有參與。據說有上百人以上簽名請願不但強力要求說清楚講明白珊蒂為何沒再來上班的真正來因及反對珊蔓莎的「黑箱作業」,She puts everybody in the dark。但第一次請願被  " 抓耙子 " 出賣,無疾而終。第二次出擊又狠又準,一狀直達市長,引起市長嚴重關切。要知道這些整天沒事在社區中心滾來滾去的老男人、老女人可真是不大好搞啊!有退休的律師、醫生、工程師、教師、大公司專搞人事的HR,既便只是家庭主婦一名,但我們人人都是神聖的一票。這樣的民意市長能不坦開心胸、張開耳朵傾聽嗎?

從台灣回來正好碰上第一次的聽證會,雖然沒在請願書上簽名,但我也是神聖的一票,何況在美國住這麼久這還是我第一次去參加這種反對「黑箱作業」的聽證會,讓像 " 劉姥姥 " 的我也去見識一下尊重民意的真正民主吧!

副市長來主持,大家井然有序的舉手發言說出自己的訴求,當然情緒激動者有之,但沒有一個人偏離主題。每一個訴求,副市長都專心傾聽努力溝通,沒有打馬虎眼、沒有虛與委蛇睜眼說瞎話,亂放噘詞,更沒有來個相應不理。說實話,我當時內心是很沖擊的。這麼小的一件事,處理一件人事不公的事,不但煞費周張的辦了一個聽證會,派出了一個高階主管來傾聽民意,既使對我們這些AARP(美國退休老人協會) LKK也完全的尊重,並且努力溝通以達成共識。

幾天以後珊蒂回來了。倒是珊曼莎被申誡留職停薪了一星期。正義似乎得到了伸張。

過兩個星期我們還會有第二次聽證會,聽說這次是市長要親自來主持傾聽民意。針對第一次除珊蒂事件之外所提出的其它論點再作一次全面的良性溝通,使我們的社區中心更方便每一個人。

這次的聽證會使我對「人民的公僕」、「傾聽民意」等這些常見的詞有了新的體悟。由一件小小的社區事件,讓我見識到了成熟的真民主是真正的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民有、民治、民享 )。並不是那些 " 光說不練 " 自戀的為求一己之私利的自以為自己民主的政客手中所操縱玩弄的民主。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aja12&aid=12338896

 回應文章

AZ9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4/09 12:13

安說的是--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