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夫婦(06)觀後感
2006/12/13 01:43:58瀏覽939|回應0|推薦8

今天有好多很想寫的地方,
希望不會寫得太長(不過好像一向也都很長
|||)。

 

先從最有感覺的講起。

「我不想兩個人的時候,比一個人還要寂寞。」

對我們這種孤家寡人已久的傢伙來說,

想要找到一個他或一個她、享受兩個人的感覺都來不及了,

實在很難去想到,原來兩個人,也有可能比一個人還寂寞啊。

嗯,是了,當「一加一小於二」,甚至是「一加一小於一」的時候,

可就吻合山口華脫口而出的這句話了。

如果兩個人相處下沒有原本應有的在意、扶持、信任與相愛,

所產生的失落感、挫敗感、灰心感,
就會造成比只有自己一個人時的寂寞還重的傷害了。

就因為期待值大,落入期望值外的時候,寂寞感也就更大了。

講出來了也好,社長你總算知道自己傷害太太有多重了吧!

 

另外一個重要感想是,

「男人有錢,真的就會作怪。」

(以我男性的觀點來講這話,是有點怪啦)

當然我並不是說我要是有錢就會作怪,

而是社長夫婦給我這樣的感覺。

社長還年輕,還在每天奔走、打拚、調頭寸時,

妻子就陪著他吃苦(連婚禮都沒辦!),

兩人就恩恩愛愛的,還會開車去兜風;

但社長功成名就後,雖然老婆沒有以前那麼吃苦,

而只要持家相夫教子即可,

但是先生卻是埋首工作,不然就是下班後跑去外遇,

這不正是「有錢就開始作怪」的一種型態嗎?

如果還像以前一樣過苦日子,社長又哪有空去亂搞?

(呃,工作不順下的自暴自棄式亂搞不算)

 

社長偏愛東京鐵塔,我也是。

雖然我沒有住過東京,但我也蠻喜歡它。

紅紅的,在夜色中看了既給人平靜,

又給人一種「明天繼續努力」的積極感。

沒記錯的話,它似乎是會隨季節不同調整成銀色的。

不過我是喜歡去社長不太推崇的六本木Hills那兒看東京鐵塔,

(失禮了,社長~)

白天或晚上去,都蠻好看的呢。

下回要再去麻布十番附近,

找幾個走在路上就可以直接看到大大的東京鐵塔的好地點。

(古畑任三郎的「假綁架事件」那一集就有)

 

但社長也太沒原則、太濫(爛)好人了。

要躲就躲到底,

哪有待田一去門口堵到他,

他就得陪他吃飯,還帶她去看夜景的。

這樣根本是還想玩下去吧!

而且吃飯時還扯謊,不願承認已遭老婆識破,

這麼沒有解決問題的誠意,還兩邊都騙,

實在是很想請今泉慎太郎把你抓起來問罪...

如果華後來沒有強迫他當場打給待田講清楚不再見面,

恐怕社長的承諾也只是個屁而已吧!

連打給待田講的時候還一直道歉,好像他欠待田比欠華更多一樣...|||

不過總算還是打電話講了,而待田也(暫時)乾脆地答應不再繼續,

果然很像是(平淡無奇到想吐的)完結篇的情節。

所以讓人很好奇,到底什麼事會讓華生更大的氣而回娘家~

但我怎麼想,都只有「又去找待田了」的可能性最大,

只好看明天怎麼演了。給我驚喜些的橋段吧!

 

待田其實已經從菜穗口中套到了,

社長裝忙不和她見面的那幾天,

其實都很早回家。

但她卻沒有講破這件事。

一直到去看東京鐵塔時,

她才笑著笑著,突然悲從中來。

雖然外遇者有她可議之處,

但看到她變成這樣,其實也蠻難過與同情她的。

她那麼乾脆答應不再見面,

要是真的能堅強地做到,也就好了。

問題是,那會有多痛苦呢......

從她對社長說「我在工作都一直想著你,你也有想我嗎?」之類的話,

以及從「一起出遊」退而求其次到「吃飯」,再退到「喝茶」,

只是為了求兩人能見面,

就知道她已經陷得很深很深了。

我為待田能否跳脫迷障而擔心。

 

社長面對生氣不講話的老婆,倒是顯得乖到一個不行。

像是亂丟的衣服會自己收,

先講「不餓」,看到有準備時又改口「好餓」等等。

只可惜老婆很知道,那只是他出於罪惡感的一種補償心理而已,

除非道歉認錯改過,否則這些前所未有的體貼,其實都只是減分的吧。

 

華最後算是原諒了社長,是嗎?

不過她也趁機把之前隱藏的各種不滿都一次講個乾淨,這是好事。

連「以後馬桶坐塾用完要放下來!」這種小事都講了,

我想應該心中大大小小的不滿,也講得夠乾淨了....

 

但先前小順賭氣不理華,華又賭氣不理太一,

實在是很有趣的連環。

太一講什麼,華原本都不搭腔的,

但小順一回來,華又開始關心地問小順餓不餓、是不是去穿耳洞,

明眼如菜穗,一看就知道爸媽在吵架囉。

菜穗也不知道是第幾次問了,

「爸,你該不會真的外遇吧?」

其實只要她把這件事拿去和慎吾商量,

慎吾若再回想起社長的一些怪異言行,

(問待田個人資料、要他教如何鎖手機,以及KTV不在場證明與貓毛等)

搞不好會變成破案關鍵喔。

 

不過我今天覺得這編劇有點「奸巧」耶,

開始用一些伏筆的寫法,

像華的兩個鄰居太太,

原本以為她們上一集在芭蕾劇場並沒有看到社長和待田的,

沒想到她們當場悶不吭聲,到這一集才告訴華這件事。

或許這樣也好,觀眾原本以為社長順利躲過被鄰居太太看到,

現在卻又發現其實早被看到了,

也算一種看戲中的小小驚奇啦。

 

另外,一開始的「IC Recorder」,

好像就用「錄音筆」,會比較貼近台灣觀眾的用法吧。

雖然那樣譯也沒錯就是。

社長拿著錄音筆自己躲起來錄道歉的話,挺好笑的,

不過用這種間接方式道歉,老婆大人肯定不會接受的,

因為太沒誠意啦。

 

還有,這幾集好像都變成一集介紹兩樣產品?

這是怎麼回事,混時間嗎...

雖然我是覺得還算有趣啦,

但似乎一集一樣比較剛好。

 

待田去堵社長下班時,隨興唱的那首歌又是什麼呢?

感覺上很像什麼過去的偶像女歌手所唱的歌...

(例如,松田聖子?還是Pink Lady之類的?)

想請問,有人知道歌名麼?

( 休閒生活影視戲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urabi&aid=592101